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姜维平文集
·重庆“涉黑”官员乌小青自杀是一个骗局
·薄熙来反贪认定了上限?
·哈珀别被严寒冻僵了思想
·辽宁省全面实行注射死亡引人关注
·割喉与封口,记者何去何从?
·温总理不要再流泪
·切莫剥夺人们的知情权
·薄熙来在亚洲影响了什么?
·如果每个公民都象杨立才
·中国进入了“准”军阀割据时代
·辽宁足坛扫黑,薄熙来是黑老大
·李长春真的要善待记者吗?
·叶挺之子去重庆,为何没有悟性?
·笑看上海官员的精彩表演
·李庄被判刑的惨痛教训
·拘押赵达功表明北京的严冬进一步降温?
·狱中长诗节选(第一至第九节)
·关于刘晓波坐牢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贪腐大智慧
·从李鹏寄贺卡看中共高层新动向
·中南海叫薄熙来走丢了?
·盲人坐牢,令人发指
·汪洋的中式服装与薄熙来的生活照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辽宁贪官张家成留给我的印象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今年6月15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据辽宁省纪委消息,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委员、省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张家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调查。张家成曾任中共鞍山市委常务副书记,辽宁省政法委副书记,辽宁省司法厅党组书记、厅长兼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等职务,一级警监。2012年1月出任辽宁省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委员。对此,作为一个因工作关系,与其多有接触的记者,一点也不感到意外,这个盘踞在辽宁公检法司多年的贪官终于找到了最终,最好,最恰当的归宿:监狱,可能枪毙比终身监禁还好一点,他作恶多端,应当叫他慢慢地不得好死,这不是我的诅咒,这是他徇私枉法必然的结局。
   鞍山的政法王叫“张百万 ”
   上个世纪的90年代中期,笔者任香港《文汇报》驻东北办主任,因鞍山在辽宁省辖区,便有机会经常去“钢都”采访,与社会各界都有交往,对那里了如指掌,鞍山的新闻非常多,不仅是它的经济增长点使然,还因为那里的社会治安较乱,重大的刑事案件频发,多次成为與论焦点,其原因主要是,地方官员心肠黑,什么都敢干,震动一时的香港电影导演钟少雄案,台湾民进党林滴娟案等,都曾发生在鞍山,群众议论说:海城偷,营口抢,鞍山没有共产党,其实,党章里以美妙语言描绘的共产党没有,但讲一套做一套的大贪官张家成,却统治着鞍山的公检法司,他徇私枉法,贪污受贿,养黑贩毒,强奸妇女,无恶不作,所以,人称“张百万”。

   
   说来有趣,张家成是地道的海城人,刚开始时没什么背景,也没什么学历,但天性精明而多谋,从鞍山海城县的牌楼公社干起,后来花钱买了一个社科院新闻专业研究生的文凭,靠上了任中共辽宁省委书记兼海城县委书记的李铁映,通过层层贿赂,爬上了公社,镇,县级的领导职务,后来任鞍山市委常务副书记和政法委书记,我认识他时,就是在这一重要位置上,记得90年代中期,有一个港商在鞍山做生意,搞房地产,搞集资,发内部股票,欺骗了数千人,金额大约在8000万左右,他后来躲债逃跑了,鞍山人就去广东把他当导演的儿子钟少雄绑架到鞍山当人质,与其父谈判,我就是为这事去鞍山采访的,那时,正好此事由张家成主管处理。
   
   接待我的是宣传部的李部长,他人比较合善,但胆小怕事,很油猾,他担心我给他捅漏子,拐弯抹角地警告我,实际上这是多虑,既使我写出有深度的暴露矛盾的稿件,亲共的《文汇报》也不会刊出,虽然,有传闻说是“张百万”幕后操控“黑社会”老大人物干的,但当地官员都一口否定,我也没证据支持,警方并称有人已将人质主动交给警方,张家成希望此事尽快了结,因为外媒也炒热,他担不起责任,故我对他显得非常重要,很快,市公安局长刘爽等人接待了我,还安排我采访了胆颤心惊的钟少雄导演,在香港《文汇报》发了大块文章,副总编王伯遥表扬了我,钟导随后安全回到了香港,鞍山也松了一口气,对“张百万”来讲,官方已达到了目的,被恐吓的钟父答应还钱,人质受到惊吓而毫毛未损,张家成非常高兴,对我一再拍肩膀,说,你一肩担两家,既为我们解了围,又为《文汇报》找到好题目,他不愧是新闻研究生,讲得头头是道,但随后一位鞍山的律师告诉我,他讲“人话”不办“人事”,钟少雄的父亲在鞍山经营多年,不给当官的好处,怎么可能批准他在“钢都”发内部股,搞房地产生意,他骗了老百姓,官方怕引起民愤,又找“黑社会”绑票勒钱,里外好处都是姓张的,难怪他叫“张百万”,他才是真正的“黑老大”。
   在鞍山的上上下下,各行各业,我交往不少人,几乎人人皆知他心黑爱钱,他主管的公检法司办事都以权换钱,抓人放人,关人判刑,没有不花钱的,从看守所到监狱,从劳教所到遣送站,张家成的徇私枉法生意链上,几乎每个环节,都不浇油不转,而“油”就是钱,张家成成了敛财的大“油罐子”,没罪的人判有罪,他敢拿钱;有罪的人判无罪,他更敢要钱,只要有了钱,“张百万”没有不敢签字的时候,知情者告诉我,有一个女职员求他释放先生,张开口要100万,见她有点迟疑,竟说:他是民企老板,还在乎这几个小钱,结果给足数,还要打人老婆一炮,那女人救夫心切,就忍辱负重依了张,结果嫌犯很快就回家了,实际上,人原本就不该抓,张及其同伙,精心设计的圈套,就是为了圈“钱”和“色”。另一个女律师说,“张百万”既要钱也要色,在鞍山出了大名。
   
   吃喝嫖赌“一条龙”到底
   鞍山有一家比较有名的酒店叫国贸大厦,张家成是那里的常客,他吃喝玩乐,样样惧全,先是生猛海鲜,飞禽走兽,后是歌舞,卡拉ok,接着,下半场是桑拿,按摩与打炮,有时玩不够,再来打牌和推麻,故意输钱的求他办事的人不少,他有一个特点:言语比较少,表情冷峻而故作深沉,但索贿受贿,绝对不含糊,收钱时只把办公室的抽屉拉开,摆摆手,眼睛使劲,一句话也不讲,怕录音留证据,他是一辈子搞政法的,反侦查能力绝强。
   鞍山当年有许多装修豪华的桑拿浴,里边的黄赌毒都有,开业时首先得拜“张百万”,因为这属于特许行业,公安局由其独管,张书记不签字下面不盖章,一个老板急于开业,必得给他送钱,那人去办公室,因金额较大,张不敢当场收,和他约在洗浴中心,张先进去开一个箱子,把钥匙给那个随后就到的行贿者,他把120万现金放进去就走了,然后去和张一块洗澡,再故意让张先离开,他自己必须等到张安全后再回家,因为张家成担心录音录像,设计了一种行贿模式,当两个人都脱光衣服,赤裸交易时,高科技的手段用不上才放心。这是当年的小故事,类似的议论太多,至于他把钱又送给了谁,很难讲清楚,不过,肯定的一点是,这些人既能提拔他,也能保护他,因此,群众的风传言辞没有用。知情者说,他是李铁映家的常客,在下面收的钱喂饱了李及其儿子,绰号叫“瘸子”的李力践,这件事在辽宁鞍山,海城已不是秘密,张家成喝点酒过量时,也吹点牛逼,他说,哥们的文凭是李铁映一个电话找薄熙来办的,我也是社科院的新闻研究生啊,但鞍山的律师马某说,他只研究男人的“钱”和女人的“逼”。他是中国“妇科院”“逼”专业的“鑫吻”研究生。他任职多年,敛财达数亿,女人的“逼”操了一卡车。
   
   卡拉ok的精彩表演者
   笔者与张家成因为上述一次邂逅,摆平了钟少雄案,有点面子,故当时“张百万”觉得欠一点人情,他先是安排郎英副市长和宣传部的李部长,请我和两个同事吃了一顿美味佳肴,是中午在市中心的某饭店,而晚上的宴席是张亲自出面,他不仅招待我们记者吃了美食,喝了美酒,还兴致勃勃地与我们一起,到国贸大厦的一楼去唱歌,使我惊讶的是,虽然由于工作关系,我几乎走遍整个东北,酒量不浅,唱得也可以,但却败在张书记手下,记得他脸喝得通红闪亮的,一双剑眉下,细眼眯眯着,贼亮的黑眼色迷迷地紧盯歌厅服务员,还在跳舞时,对我们的女同事动手动脚的,不过,张没做太过份的事,只把《一剪梅》唱得炉火纯青,看来他的艳福不浅,酒店的女孩一大把围着他转,他左搂右抱的,帝王一般的,我则除了喝酒,其它的一切尽显木讷,不过我的《恋曲1990》也不错,记得张书记还夸赞说,你为咱解了围,立了功,以后就是我的哥们,有啥事说一声,就是一个字:办。说实在的,当时张对我很热情的,我真的相信了他的话,不过此后没求他办过任何事。
   
   翻脸比脱裤子快
   虽然,张书记表了态,又成了酒肉朋友,我去鞍山有点便利,还未用尽人情,但很快因为另一次报道的事,他就与我翻脸了。大约是90年代后期,台湾民进党的议员林滴娟和男友韦殿刚到鞍山游玩,因韦欠了民企老板李广志的钱不还,那人花钱找了四个“黑社会”的家伙,以杨荣喜为首,把他们在大连绑架了,又在用车拉他们去鞍山的路上,对林注射了海络因等毒品,而使她惨死在海城,这件事又轰动了全世界,我再次赶到鞍山采访,张家成又成了众矢之的,宣传部的李部长奉劝我别报导,我坚守新闻自由的准则,不理他那一套,继续深入调查,写出一系列文章,都是同业一路领先的,又受到王伯遥的表扬,但这些得罪了“张百万”。
   异乎寻长的,不用说招待记者饭没请我一顿,他与我在海城的新闻中心,鞍山市委大楼等地多次碰面,张书记连一句话都不讲,仿佛不认识我,我见过他的秘书,也是一个狗一样的看主子眼色的小人,他阴阳怪气地对我的同事说,你们这是揭我们的短,鞍山不欢迎你们了,这使我知道了记者在中国官场的位置:你唱赞歌就有饭吃,有酒喝,有歌唱,你要报道阴暗面,就必得受冷遇,不过,他还对我比较客气,“张百万”对我翻脸,只把眉头紧蹙,目不旁视,而没有下令抓我,不是不想整我闭嘴,而是权力不如薄熙来。记得那次报道,我发完有关最后一个嫌犯被捕的消息,就不辞而别了,一般情况下,按照规定,我在东北三省的所有城市活动,都是注重关系和礼节的,如由宣传部接待,临别时是一定要辞行的。有时还要以办事处或报社的名义回请人家的,这回是绝无仅有。
   
   为防止我闹事,关我在顶楼
   年初,我曾在官媒上看到一篇报道说,2012年3月30日,辽宁省人大会议通过人事任命事项。张家成被免去辽宁省司法厅厅长职务。接任者为省司法厅副厅长、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张凡。今年4月1日,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党委常委、省监狱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宋万忠被查。宋万忠也是继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张东阳、大连中院院长李威、鞍山市中级法院院长宋景春、清原县11名法官后,辽宁司法系统落马的又一官员。张凡2012年接替张家成当上司法厅厅长后,宋也在第二年晋升。
   这些消息都和薄熙来的权势走弱有关,它使我嗅出了辽宁官场裂变的气味,我感到做恶多端的张可能人生仕途到底了,油然想起坐牢时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有一次,大连南关岭监狱的领导下令,由管教执行,把我等几个人赶到六楼最顶层看管,不仅在5楼上了锁,而且,还专门安排几个平时与我关系不睦的犯人陪我,实际上是监视我的一举一动,好在六楼有视野非常开阔的玻璃窗,我不知怎么回事,但很快看到一些身份不凡的领导来监狱视察了,原来,张家成善于花钱行贿,被薄熙来提升为省司法厅长了,他与监狱管理局的人,奉命来考察南关岭监狱。
   非常具有嘲讽意义的是,喜欢背着手,用阴冷的目观打量下级的“张百万”,对我关押在此处的情况了解得很细,十分警惕,据传,他下令监狱长对我要严管,不能有丝毫的懈怠,他说,因为这个“笔杆子”太危险了,但他没提薄熙来,他的主子比薄还高,那是李铁映啊,时任政治局委员,为了高升,他可以不顾一切人的感受,但李铁映就是他“大哥”,他早忘了当年在歌厅与我的比唱,也忘了讲过哥们义气的大话,至今忆想,他今天的下场,早在那时就埋下了因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