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姜维平文集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近几年,我走了许多地方,接触了杂七杂八的各种人,在美国,在加拿大,在欧洲,经常聊到美国劳改基金会的负责人吴弘达,几乎所有的认识他的人都对他印象不佳,有的骂他“老贼”,有的说他“不义”,有的甚至称他是“畜生”,我一直保持沉默,其实,在我的内心深处,他是我厌恶的海外名人之一,但我本不想公开批评他,我觉得像他这样的一个已是耄耋之年的人,太不应当做那些下三滥的事,写他都是沾污我的笔,但近日读了的何德普的文章《支持王菁,谴责吴弘达,小谈雅虎赔偿》和此前见诸于网络的王菁女士发表的公开信,我的心里非常难过,我自己所受到的冷遇无所谓,因为毕竟我们全家人都移居海外了,而何德普还在北京,王菁的先生杨海还在国内,他们及家人都是非常不容易的,都是令人同情的,然而,吴弘达是如何对待他们的,美国的司法部门及美国民主基金会等,确实应当承担一份责任,应当认真地调查一下,不能再让吴弘达继续表演下去了。
   有关何德普和杨海的遭遇,以及流亡到美国的王菁的故事,读者可以点击他们的名字查阅,我不需多言,虽然,我未必赞同他们的一些政治观点,对他们与吴弘达的交往也不太了解,但结合自己的亲身感受,我想问吴弘达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么多的人都烦他,他究竟是个什么思想性格的人,他独掌劳改基金会的一大笔资金,都做了哪些有益的工作?他的经济账目是否是清白的,他为什么招来如此之多的批评?记得几年前,我曾有一次告诉他,网上有关对他的指责,非常尖锐,他听了竟反问我:是吗,你在哪看的,我怎么没看到呢?一种满不在乎的口吻,仿佛他是一个十全十美的名人,但是,事实根本不是这样,吴弘达是一个不诚实的人。
   2009年2月4日,笔者从中国大连来到加拿大的多伦多,那时,我想得非常天真而幼稚,因为在共产党的监狱里有过苦度铁窗生涯的经历,我以为,类似我这样遭遇的海外相关人士都会无私地帮助我,实际上,情况并非如此,有的人确实是尽力护送,有的人只想利用我的知名度而谋取私利,甚至还要诬陷和打击,对吴弘达的总体印象,他不属于前者,对他的认识,我经历了由敬仰,崇拜到失望,震惊的过程,这一刻骨铭心的幻灭,由于始于去国之初,给我的精神打击相当沉重。

   以前,我在香港媒体工作,读过不少有关吴弘达的报道,我还看过一张他从监狱出来,踏足美国机场的照片,对他冒险深入专制政权统治的中国进行采访非常佩服,对他主持的美国劳改基金会充满了期待和幻想,因此,抵达多伦多不久后的一天,我从网上找到吴弘达的地址和电邮,给他发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谈及我的近况,委婉地请求他的关照,我想象的结果是,他同情我这样的被劳改过的记者,会全力地帮助我,不仅仅是道义上的,而是经济上的。但是,如同石沉大海一样,从此没有一个字的回复。
   不过,我与他还有一点缘份,2009年4月22日,应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的邀请,我第一次前往美国首都华盛顿,除了参加颁奖礼,就是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谷季柔的采访,这些都完成之后,还剩下一点时间,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晓雪,代我做了安排,我和太太去参观了几个单位,其中就有美国劳改基金会,其实,我心里有点不太高兴,但以前的生活经历磨练了我的耐性,有时我对自己强忍不快而违心顺从,感到不可思议,也许这就是囚徒的后遗症吧。那天,我们乘坐晓雪租来的一辆车,静静地驶进了美国华盛顿的一个狭小而僻静的街道,吴弘达创办的劳改基金会,就设在一栋破败而陈旧的小楼里,它是二层的,有地下室,吴给我的第一印象很不好,他满脸苦相,有一双阴郁的眼睛,步履蹒跚,讲话阴阳怪气的,记得他告诉我,你逃出中国,得到了自由,但你自由得“饿死”,然后,一边带我参观,一边大笑起来,他的意思是,象我这样的书生,没什么技能,找不到工作,赚不到钱,我恐怕要没饭吃,我非常生气,但我强忍着,一点也没流露我的愤怒的感情,我一句没提给他发函的事,他也不提及,仿佛一切都没发生,假如他解释说,他太忙没来得及回复我,我对他的怨气会烟消云散,但这样的奇迹没有发生,我明白了,他不是一诚实的好人,不论什么党派,不论哪个国家和民族,都有好人和坏人,吴弘达不属于前者,令人震惊的是,美国为什么愿意资助他这样的家伙?我对美国充满失望和困惑。
   那天,他给我仔细介绍了美国劳改基金会的概况,还自我吹嘘了一通,一再表白,他是如何克服困难,白手起家创办这个基金会的,甚至使美国的字典里首先出现了“劳改”这个英文词,接着,又渲染了一番他代表师涛母亲等人与美国雅虎公司的一场官司,他说他们打赢了官司,赚了一大笔钱,多达2000多万美金,讲到这,我随他到了地下室,在阴暗潮湿的曲里拐弯的几个房间里,我看到一排排玻璃柜,里面展示着一些所谓的证明中国劳改制度问题的物品,但特别杂乱而单薄,离我原先的想象有天壤之别,印象最深的是陈破空在狱中邮寄出的一封信,其内容是揭露中国监狱生产的出口商品,等等,我真的想哭,我想起自己坐牢的事,很想讲述许多类似的故事,我告诉他,我冒险带出一部自传的书稿,但吴似乎不太感兴趣,他给的感觉是,你把书稿的版权给我,我出书,然后才可能谈帮助的事,他一再强调,某某人在这里出了书,连稿费都没有,只给500册样书,他们就高兴得要命。我听了,真想扇他两个耳光,但我强忍着燃烧心头的怒火,沉思了片刻。
   他曾问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参观?我对他说,是晓雪安排的嘛,再说,我也是劳改过的政治犯。他听了这些,才有了一点温暖的笑容,但额头的皱纹呈现如同刀割,却把我的心割碎了。也许是晓雪和太太的温情细语打动了他,到了中午,他执意要带我们到唐人街吃顿饭,一边走,一边说,我今天要动手术,要不是招待你们,我就赶到医院去了,我们都非常感动,但走出大楼,我惊呆了,他的汽车很大,很好,是黑色的,放在后院里,我想,一个办劳改基金会的名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车,假如他和晓雪一样,没有房车,把节约下来的资金“刮”下一小片,帮助我这样的劳改释放犯,可能更符合他的身份,总之,我太嫉恨他了。
   他驾技不错,路也很熟,他一边开车,一边得意地晃动脑袋说,他的儿子才几岁,很可爱的,我明白了,他是老夫少妻,又晚年得子,现在,成为大名鼎鼎的美国劳改基金会的主席,当别人有了“自由”没了“金钱”的时候,他却成了大富翁,等等。。。。。。再往下的故事细节,我大都淡忘了,总之,我清楚地记得,临分手,我对他说,你将来到了多伦多,一定要告诉我,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回请你,他答应了,彼此留下联系方式,他还赠送我两本书,一本是他的传记,一本是《劳改手册》。
   但是,此后断断续续的交往并不愉快,先是他在2010年的“六四”纪念日,邀请我去美国华盛顿与“丢鸡蛋”的3个坐牢者参加一次演讲会,不巧,我那时正好在法国和挪威;再后来,他主动打电话说,请我去美国参与基金会的工作,做网站编辑,我太太还可以同行,也可以适当安排工作,尽管太太不情愿参与这些,但为了陪我也勉强同意了,于是,他索要了太太的“个人简历”,并商定了工资意向标准,但等了一段时间,吴弘达又提出索要英文简历,等等,仿佛在等待什么东西交换一样,叫人琢磨不透,有一回,他打电话给我,委婉地讲了条件:我要为他新搬家的劳改基金会写点什么,当然是赞美的而不是批评的东西。。。。。。我终于恍然大悟,这是令我最生气的一件事,多年来,我养成了一种习惯:为了心底的信念,为了坚守一份思想的自由,我不希望别人叫我写什么或不写什么,包括我的亲友,从2009年开始,自由亚洲电台一直发表我的评论,从未指点过我;而吴弘达一认识我之后不久,就提出交换条件,于是,我拒绝了,我也没给他邮寄英文简历。再以后,他从国内请了一个比我更有名的,和更有才华的年轻作家。
   但是,如同对待香港《前哨》杂志等媒体一样,我曾给他们基金会办的网站《观察》写了五六篇文章,其中有一篇题目是《塔上的“和谐社会”能维持多久》,发表后,我的电脑被黑客攻瘫痪了,但我没有一分钱的收入。《观察》的约稿信中明明规定了稿酬标准,他也知道我是以稿酬为主要生活来源的,但他从未给我支付过任何稿费,还谎称我的稿费邮寄丢了,给了欧洲的陈某某了,并说,这是他的前任做的事,账目上都有记载,为此我很生气,因为他是唯一的敢于死皮赖脸地违约,不付我稿费的编辑,这在海内外新闻界都是绝无仅有的,连中共官媒的编辑都不屑于这样做,我当时仔细想了一下,他之所以要这样,是想借刀杀人,让这件事激怒我,再利用我的笔去攻击他原先的于其翻脸的同事,于是,我忍无可忍要发声,还是打碎牙齿,咽到了肚子里,记得愤怒之余,我给他写了一封简短的电邮,大意是:你都是快80岁的人了,你离死亡还有几毫米,竟能“忽悠”一个坐牢的记者区区几百元的稿费,你真好意思,你是一个不诚实的人,等等,他收到我的信函没有,不得而知,从此我们不再电话联系了。
   大约又过了一两年,有一天,我读到报上发表的一条新闻,说他在多伦多举办的一个电影节上,尽情地表演了一番,那电影描述的是反右时劳改队“夹皮沟”的故事,他当场告诉观众,他是眼见为实的证人,博得观众的一片同情,那文章打动了我的心,我感到自己太“小心眼”了,有点过意不去,太太也说,人家毕竟“宴”请了我们,还赠送了两本书,并有聘用我们的意向,这已经很够朋友了,所以,你找找他,看他走没走,如果还在多伦多,安排一下时间,一定请他吃一顿饭,我立刻千方百计与其联系,给他发了邮件,但是,终是没有音讯,至此,我彻底地失望了,吴弘达是靠坐牢经历发财的名利双收的人,他不会把我这样的“自由得饿死”的人,放在心上的。美国人知道他,自有意识形态的考虑,大概也与其英文不错,善于交际钻营有关;美国民主基金会不在乎他的人品,更在乎他的利用价值,他似乎用精彩的表演,力求使美国人形成“思维定势”:只要是关押在中国监狱里的囚徒都是好人,好人办的劳改基金会,当然什么都好。
   从此,我们就绝交了,彻底地断了联系,如果不是读到王菁和何德普类似的故事,我不会回顾这一系列生活片段的,至于吴弘达是否性侵了王菁及其他人,是否对不起何德普,只有上帝知道,我以上帝的名义起誓,以上我讲得都是真实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