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王建民的悲哀]
姜维平文集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李鸿忠高升,李铁映乐了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川普骚扰女人的指控不可信
·“习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变吗?
·黄奇帆坐牢前的哀鸣
·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党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建民的悲哀

   王建民的悲哀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1966年,文化大革命暴发时,保卫毛泽东的红卫兵要抓人,一般情况下用得罪名是“反革命份子”,现在,到了20世纪的中国,抓文人也不少,但用的罪名五花八门,极尽奸巧之计,比如,抓捕王建民用得是“非法经营罪”,前几天,我写了一篇文章,涉及维权人士郭玉闪,他也是被官方以同样罪名“捉放曹”的。总之,警方要根据上级领导的命令抓人,很容易找到理由,至于徇私枉法对国家和法制的破坏,一概不在当官考虑的范围之内,用警察的话讲,先抓了再说。不过,现在与文革时期也有所不同,最大的变化是,那时抓人执行任务的“工具”,比如,“红卫兵战士”,从心里是认为被抓者是该整的,而如今正好相反,有相当多的警员心里很同情被抓者,只是为了完成上级任务不得不顺从旨意而已,不要小看这一人心相悖的变化,它孕育着社会的随时可能发生的变革。


   
   王建民就是在这样一个风云变幻的时期跌倒的,他做梦也不会相信自己会被抓,因为建民一直认为他是在香港办杂志的,不仅身份是美国籍,又有港人的还乡证,而且,他自己写的文章越来越少,既使写了也是非常温和的,善意的,他只是提供作者和读者一个與论平台,尤其他认为有前老板张晓卿做参照系,他办的《脸谱》与《新维月刊》都比较包容,有些东西甚至被反共的右派视为“亲共”,海外有一家观点激烈的媒体对其称为“香港党媒”,只有像我这样的与他有10几年交情的老朋友,才对其了解得深入骨髓,当2014年5月31日,建民被捕后,有一个资深媒体人士告诉我,建民是军方的“文化特务”,还讲了许多故事,我不知道真假,也不便核实,反正我是无党无派的,我也不管他是什么党的,哪个派的,什么背景的,反正他曾是我的好朋友,这是铁的事实,在我人生最黑暗的年代,他对我不抛弃,不漠视,曾为我始终不渝地大声呼吁,我也应当同样对待他,毫无疑问,有关他的是一个“因言获罪”的冤案,不论最后的判决结果是“神马”,深圳法院用“神马”罪名了结,都无法在笔者心灵中诋毁或矮化王建民的形象。
   
   在笔者看来,建民至今不放也未判,是因为警方包装得太困难,文革时砸烂了公检法,强加一个罪名可以信手捻来,如今,毕竟要经过三个部门:公,检,法,要有一审和二审,国内媒体可以闭嘴,但海外网媒却可以深入腹地,要用“非法经营”等罪名取代“反革命”,要包装出一个创办家庭作坊式的杂志的“反革命集团案”,有点牵强和可笑,但官方也不想放过他,不论深圳以至广东的贪官污吏怎样绞尽脑汁,怎样给专政的工具施加压力,按照两级法院审判的程序,总要把案子拿到深圳的法庭上,并公布于众,那么,届时,不论建民态度如何,都不会改变我的判断:这是广东贪官对港媒揭露地方官员腐败内幕的打击报复,是周永康式的徇私枉法者对“一国两制”和“中美关系”的破坏,是对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践踏,是“共青团派”对习近平“依法治国”的嘲弄。
   
   但是,这不等于说,王建民没有值得自我检讨的地方,换句话讲,他跌了一大跤,必须知道原因何在,这一点正是此文的重点,如果说建民有缺点的话,那就是说,他过于自负,过于轻信,当媒体表扬和事业有成的虚幻云雾,在眼前撩绕时,他既看不清别人,也没看清自己。回忆上个世纪,我也是这样,但现在我有一些改变。所以,去年他被捕前的一周,我曾从高瑜被抓而敏感地嗅出了血腥味,打电话明确地奉劝他立即离开深圳避险,但建民坚决不听,他过度自信地相信上述笔者所言的一些人,包括官员,商人和警察,王建民误以为中国垮越式的进步了,不会抓象他这样的鼓吹改良的文人,而忽略了环境与体制对人的驱使和捉弄,当上级根据形势需要下令抓人时,警察是绝对不会对其网开一面的。
   
   建民看不透别人,始于上个世纪,记得我与其认识后不久,有一次他代表《亚洲周刊》到大连采访,我介绍他认识大连年轻的画家范旭,范与我相交多年,山东人,才学出众,但郁郁不得志,我想通过建民的笔捧捧他,以便他在画坛脱颖而出,那时,范旭在大连富丽华大酒店刚搞过画展,在地方产生一些影响,但在全国范围内知名度不高,因此,作为《亚洲周刊》驻中国的特派员,他对范旭非常重要。那天,我做东请吃饭,约了画家范旭,但建民有一点勉强,虽然见了面,但也没写什么,却对我引见的另一个所谓的“陶艺大师”发稿猛捧,至今,我的脑海里还能浮现出建民对范不屑一顾的表情。当时,我对建民说,范旭是一个对朋友重感情的人,虽然画技有待提高,但应当全力帮助。后来,2006年我出狱后,在大连古玩城与范旭不期而遇,他见到我不仅慷慨解囊,而且在谈及薄熙来时,他坚定地说,你要继续写下去,一点都不要怕,你不要写书法,这不是你的专长。我念及与建民一起聚餐的故事,感慨万千,对其表示愧疚,我说,当年没能帮你而时常感到难过,他却很大器地说,你已经尽力了。而另一个被建民吹捧成为“陶艺大师”的人,后来才知道是安全局的“线人”,2000年12月3日,我被捕的前一天,他曾带着郑义强等几个特务,去一家餐厅指认我,这件事足以说明建民看人不准。
   
   类似的故事还有一大串,河北某民企老板孙某某曾坐牢,是建民一手炒热的,不仅为其连篇累牍地宣传,而且还找人为其打通关系,几年前此老板东山再起了,他的秘书还通过我要建民新的电话号码,可见交情不浅,但这种长于锦上添花的人,不会雪中送炭的,当我求其为建民请律师或给以援助时,他竟变成入海的“泥牛”,永无声息,因此,美国拒绝这个民企老板入境是大好事,因为他不够朋友啊。此外,还有建民曾深入哈尔滨一家监狱采访“贪官”朱圣文,顶着巨大的压力,冒着被抓的风险为其呼吁;还有黑龙江省被迫害致死的张律师的女儿,也是建民与我帮忙申冤的,相信他没得到一点好处,可是,当建民进了看守所,他的太太拉扯三个孩子,窘困得不得不去摆摊卖鱼,这些人都选择了沉默和旁观,更不用论及那些大名如雷贯耳的文人了。总之,可以想象的是,在去年的5月底之前,围绕着建民唱颂歌的人当中,一定有磨刀霍霍的叛徒,两面派,背后准备捅刀子的坏人,看不透他们是建民的悲哀。
   
   然而,仅仅停留在这样的怨恨他人的层次上看问题,就流于肤浅了,不错,人性的特点大都是趋利避害的,但社会的体制和生存环境对人的思想性格的再造和制约才是根源,象现在这样动辄因为言论而抓人,并且不在乎罪名的形势,怎么能不使大多数人深感恐惧呢?象河北的民企老板孙某某想再发展,再赚钱,当然他的胆子很小,他担忧自己帮了建民而危及前程,甚至再进监狱,故此,对他的困境装聋作哑,也应当理解;象朱圣文的太太,张律师的女儿,那个双重身份的“陶艺大师”,等等,都是普普通通的凡人,他们既便同情受难者,也不敢有所表示,是不是用这种宽容的心去理解,才是对的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些身在海外的朋友又如何解释呢?总之,建民之败,在于看不透他人,但我还是认为,与其责备上述这些曾伤害或令我们不爽的人,不如期待后集权时代结束前的一种变革:由60年代的心口一致到今天的口是心非,再到明天新的思想高度的人格统一,可能有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我们现在走到了哪里?
   
   2015年10月7日于多伦多大学。
   自由亚洲电台10月8日首发。姜维平博客10月8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