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石三生
·当局或借厦门纵火案诱导新型犯罪
·厦门日报越俎代庖向死人宣战
·从延安城管到革命圣地
·奥巴马或特赦棱镜泄密者
·愚蠢的美国泄密者斯诺登
·前谷歌副总裁李开复为何乱弹琴?
·中美英接踵上演间谍闹剧
·斯诺登与陈光诚
·再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四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五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六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
·时评家石三生的遭遇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二十
   
   自己对前一篇《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的失望还是显而易见的:居然没有一个莫言的支持者肯站出来为他说一句哪怕是狡辩的话。
   
   默认,是否就意味着连莫言的支持者们都认为他解释的“望”狗屁不通呢?一个身为中共党员、副部级、专业玩弄文字的高官,其肆意歪曲汉字本意的伎俩与赵高指鹿为马有什么不同吗?


   
   要知道,就算莫言歪曲“望”为“观望”成立。“举国翘首望重庆”的“举国观望”又狗屁不通了啊。至少,司马南、孔庆东们不会“观望”,乌有之乡不会“观望”,周永康也不会“观望”吧?莫言哪里来的神通,可以通吃左右、甚至代表了周常委、孔氏孙子们表达了对薄书记的“讽喻与调侃”呢?
   
   敢公开“讽喻与调侃”。还真把如红透西边天的薄熙来当成魏忠贤了?就算薄熙来也像魏忠贤一样文盲、没看出“讽喻与调侃”的寓意来。那获赠打油诗的重庆作协的“文友”难道也看不出来?如果连重庆当局都没人懂莫言的打油诗。那什么狗屁“讽喻与调侃”还有什么意义?
   
   莫言既然将一首不入流的打油诗都寓意得如此晦涩难懂。瑞典文学院那些对汉语一知半解的洋鬼子们是如何猜出莫言的《酒国》是反对计划生育的呢?果然是反对计划生育的,为什么莫言开篇就让那女司机说自己是“盐碱地”呢?“盐碱地”难道是卫计委的错?不能生与不准生,是同一个意思吗?
   
   更离谱的,是莫言在《宣讲家》中透漏了重庆市委、宣传部当时正在大张旗鼓进行的什么“一百首诗歌”、“一百篇小说”、“一百部喜剧”等“唱红打黑”的文化工程。莫言既然如此喜欢寓意,应该不会否认自己参与的、“百位文学艺术家手抄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也是重庆市委“100”工程的一部分吧?
   
   不然,据说老毛的座谈会,参与者是72人。参与抄写也应该是72个吧?或者,108也可以吧?阿拉伯有无穷的数字,为什么莫言偏偏要参与严重与薄熙来书记共鸣的“100”呢?左手支持薄;右手反对薄。莫言这么做的时候,不会感到人格分裂的太厉害了吗?
   
   就算“翘望”就是“观望”侥幸能蒙混过去,毕竟那个通过研究猴子发现了中共进化真理的李常委代表党肯定过莫言。可莫言继续歪曲“百位文学艺术家手抄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为纯属一场商业炒作,就太荒唐了吧?
   
   如果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也可以见钱眼开。中共为什么不多出版一些魏忠贤啦、秦桧啦、汪精卫啦、“四人帮”啦、甚至东条英机啦等等领导人的讲话呢?不就是为了赚钱吗?不就是一个商业好机会吗?
   
   别的我不敢说,莫言们敢手抄东条英机的讲话,在东瀛一定是会卖疯的!说不定啊,莫言们“讽喻与调侃”了小日本,人家还一边屁颠屁颠地掏着日元;一边还点头哈腰、连说“阿日嘎头”外加“勾搭姨妈斯”呢。
   
   当科学实验都证明了对牛弹琴可以改善肉质后。莫言们还将不入流的打油诗寓意到不但让当局者迷,甚至连局外人也全不清的地步。难道只是为了显摆中国作协玩弄文字的魔幻本领吗?
   
   【石三生 2015年11月1日星期日 06:21】
(2015/10/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