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 “共妻”论反进化]
石三生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秦光荣为何不“光荣”引咎?
·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全民竞猜:马航客机“去哪儿了”
·他们知道马航客机“去了哪儿”
·平度当局终于选择“自宫”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平度与马航、维权及其他
·马航客机失踪之谜与“塞翁失马”
·中央巡视到山东
·揣测中央巡视山东的结果
·两个“女婿”大闹人间
·杨恒均的”戏”
·杨恒均的国师梦与顾晓军的趋势论
·流于形式的“八规”与“四风”
·加藤嘉一有多假?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
·许志永获刑也无缘诺贝尔和平奖
·鬼子加藤嘉一与韩寒
·百度收了许立全多少钱?
·蔡奇调京 石三生被牵连
·许立全若安好 反腐便是扯淡
·莫言气急败坏 诺奖形同鸡肋
·与莫言、许立全等说说知心话
·中纪委一边反腐,一边为贪官打气
·致“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设计者们
·中纪委反腐形同游戏
·中纪委为何不让我说话?
·上访去
·中央巡视组驻地的口号
·裸奔中的潍坊市政府
·政府犯罪为何有恃无恐
·官官相护何时了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妻”论反进化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五百一十一
   
   一篇《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让百度机器人都感到了些许的羞耻---撤销了推荐。却让顾晓军先生兴致大发,竟连发两文予以批判。
   
   虽然能感受到顾先生的用心良苦。但又不得不承认:他的批判与发明“共妻”论的谢教授同样未必全都没有道理。比如,在《理想:共产;目标:共妻!》中的“道德,是为社会服务的。如果社会需要共妻,道德、就没有必要扭扭捏捏!”。就与谢教授的“价格问题”说严重附和。


   
   甚至,顾晓军先生还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共妻——他的父亲与他的叔叔,共他妈一个妻。”试图证明“共妻”现象存在的合理性。萨特不就认为“存在就是合理”的吗?
   
   尽管如此,当人类的近亲—猴子都已经进化到“王权”(顾晓军语;如果进化论成立的话)时代后,人类再退化(有进化就应该有退化吧?)到原始的群婚时代。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的人类将还不如猴子呢?
   
   答案是不言而喻的。猴子共夫,是自然的选择---优胜劣汰。而谢教授的低收入人群“合娶”,却是不折不扣的劣、弱组合。连袁隆平杂交水稻,都要选取超级优势的植株进行杂交。如谢教授这般的低收入人群轮奸一个女人,其后代会是个什么样子呢?用脚指头就可以预知到了:无非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只能去打洞吗。君不见人家王思聪,不靠爹爹的钞票,只是基因优良,就眨眼赚到了40亿的身价?
   
   很显然,谢教授的“共妻”论是反文明的进化。特别限定了“低收入人群”,则是阶级论、以及反人类的种族主义的变态复合。“低收入人群”等于是“光棍”的推断,与法西斯帝国的“日耳曼民族”说、“支那猪”说简直难分伯仲。贫穷就必然打光棍。必然意味着爱情将在低收入人群中消亡。不论是否愿意,低收入人群中的女人们都只能沦为“慰安妇”的角色。
   
   当然,尽管反文明,谢教授的“共妻”论也可能是实现共产主义的一剂强心针。无论是谢教授其乐融融的“兄弟几个合娶一个老婆”,还是顾晓军先生的“一个女人几条汉”,都暗示着共产主义的生活方式似乎可以从一个女人的裤腰带开始。
   
   在现实社会中,我们看到的多是兄弟为财产反目成仇。而谢教授与顾晓军先生,则都看到了:因为共享同一个女人,人们从而实现了共产的生活。这是否意味着---小“共妻”,就能实现小“共产”;大“共妻”,就必然会实现大“共产”呢?
   
   我以为,小共妻,就会小共产。无论是从谢教授眼中,还是从顾晓军先生的《一个女人几条汉》的文学作品中,似乎都是成立的。也符合顾氏哲学的“自洽”论。但大“共妻”是否会实现大“共产”呢?能回答这个疑问的怕是只有百度新闻的机器人了。
   
   为此,石三生建议当局像开设上海自贸区一样,先开设一些“共妻”试验区,实践由谢教授与“共妻”代表---国民岳父韩寒联袂担纲。而思想导师,则由顾晓军先生兼任。首选精神读本,就以《老乌龟》、《一个女人几条汉》等为主
   
   【2015年10月23日星期五 06:58】
(2015/10/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