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究竟路在何方?]
匣子说话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究竟路在何方?

   
    黑匣子主义认为,《路》之作者黄向明说来说去,归根结底,却仍然以马克思主义为正宗,以社会主义为正道,只不过被毛泽东搞砸了,而周恩来叶剑英朱德邓小平习仲勋之类其实都是英雄好汉,以至于他其实根本没有找到“路”矣!
    那么,究竟路在何方呢?
    一言以蔽之:“讨马讨毛讨共,铲除共产魔教,埋葬毛僵尸,颠覆毛匪帮,解放全中国,拯救全人类!”——这就是路,而且是必由之路也!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史詩式的長篇小說《路》連載

   

前 言


   
   

   
   ——黃 向 明 ——

   寫《路》難,難於登巉巖!
   尋「路」更難,難於上青天!
   小說《路》從落筆到殺青,經歷了半個世紀、50個春秋,18250多天。它描寫了從1949年10月1日「毛始皇開國」直到1978年鄧小平執政,這三十年來中華民族的悲壯歷程。然而,建國前的「五四運動」、「北伐戰爭」、「軍閥混戰」、「八年抗戰」、「延安整風」、「解放戰爭」等重大歷史事件,以及歷代名人的奇聞軼事,則以插敘或倒敘的筆法,多有涉獵。
   故此,《路》既是一部現代史詩式的長篇「政治」小說——《討毛檄書》;也是一部全面鋪敘「毛始皇」獨裁統治時期各種殘酷鬥爭的「歷史」小說——《帝國外史》;同時還是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結合,主要人物之心理描寫以及風花雪月之精心勾勒,三者並駕齊驅的「抒情」小說——《浮世彩繪》。
   合三而一,亙古未有。不亦樂乎?不亦悲乎?
   展卷賞閱,果然不禁有點飄飄然沾沾「自喜」——這大抵是中了窮酸秀才「文章是自己的好」這一謬論劇毒太深之故。
   展卷再閱,果然不免有點惶惶然惴惴「不安」——這大抵是確信「毛左」們必定眾口一詞,同聲痛斥老朽:「大逆不道,混淆是非;顛倒黑白,荒謬絕倫。淺不足與測深,愚不足與謀知。真個不知天下有羞恥二字!」幸好,區區「早慣狂風暴雨,何懼閑言非議。」故將以「兩耳不聞庸人吠,笑駡由他我自聾。」的「鴕鳥政策」應對。但求當局莫將老朽一顆赤子之心視為蛇蠍心腸,一腳踹進「另冊」,而拒之國門之外,成為有國歸不得的孤魂野鬼,那就阿彌陀佛,感謝上帝,叩拜阿拉,謝主隆恩啦……
   罷了,罷了,「亂我心者明日之事多煩愁。」然而,「煩愁」既不能「消愁」,又何益之有?「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是「福」,是「禍」,也都只好由他去吧。鄙人生性豁達,自信吉人天相,必可逢凶化吉。即便大禍臨頭,那也視之為「禍兮福之所倚」的先兆。須知,自欺欺人,有時也是苦中作樂,聊以自慰的妙訣之一喔。
   如今還是權將「福」與「禍」,「自喜」與「不安」統統拋諸腦後,老老實實轉入正題吧。
   竊以為,文學即「人學」。其主體自然是「人」,社會的「人」、時代的「人」、歷史的「人」。這裏所說的「人」,指的是「人類」:不分膚色、國家、民族、性別、宗教、黨派、信念的「全人類」。流傳千古的文學巨著不隸屬於某個國家或某個階級,它是人類共同的寶貴財富。真正的文學家則應峻拒任何組織或集團的擺佈與控制。他們為「全人類」,也只應該為「全人類」服務。否則,即便能夠揚名立萬、顯赫一時,卻仍是奴顏婢膝、人所不齒的「御用文人」。信手翻開《世界文學史》,就能看到眾多無可辯駁的鐵證。
   一個優秀小說家創作的根由與動力,就是自覺或不自覺地為了人類的福祉,去描述芸芸眾生各自特有的形貌、性格,品德、為人,思想、感情,行為和經歷;刻畫他們在人生長途中,喜、怒、哀、懼、愛、惡、慾等七情,生、死、耳、目、口、鼻等六慾,種種撲朔迷離卻又是理所當然的千變萬化;揭示在盤根錯結的大千世界中,人與人、人與社會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進而透過人生百態、世態炎涼明鏡的折射,痛陳他們在劫難和絕境中的苦難與彷徨,沮喪與絕望;展現他們在感悟與覺醒時的掙扎與苦鬥,振作與剛強;從而形象、細緻、深刻地揭露時代、制度、社会與事件的真實面貌,勇敢而透徹地挖掘、剖析其實質與根源。我堅信,多瞭解一分歷史的真相,就能多獲得一分智慧和力量。
   我們生活的時代既已充滿了謊言、欺詐、扭曲和瘋狂,就更需要有一批人,置生死於度外,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與廣大民眾一起,奮起撥開迷霧,驅除幻想,擦亮眼睛,看清現實的真相與實質,從而幡然醒悟,立志為光明與美好的未來奮鬥終身!
   本書通過我國幾十年歷史進程中的多次「政治運動」,無情地揭露了「毛始皇」及其鷹犬們倒行逆施、禍國殃民的醜惡面目。卻也更加高度讚揚了周恩來、葉劍英、彭德懷等剛正不阿、為國為民的偉大革命家,以及無數赤膽忠心、維護真理的工農大眾、優秀黨員、知識分子和民主人士。熱情歌頌並反映了他們的真誠、果敢、人 性、愛心、苦鬥與磨難。
   唐太宗李世民云:「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註:瞭解國家興亡更迭的原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鏡,以防己過。」
   區區才疏學淺,胸無點墨,自然不敢妄論本書內容何等豐富翔實,人物多麼栩栩如生。卻也自詡其中確有「銅」,有「古」,也有「人」,足可用以為「三鏡」。
   老拙撰寫本書的初衷與主旨,正是企盼廣大讀者,特別是那些偶然看到本書的國家領導人,能夠以此「三鏡」,「正衣冠,知興替,明得失……以防己過」,從而群威群膽,前仆後繼地去求索與開拓一條創建天下大同的「人生之路」、「民族之路」、「國家之路」。若然,在下便會喜極而泣,不亦樂乎了。
   《路》既然是「小說」而非「史籍」,自然會有許多杜撰與虛構的人物、情節和故事。
   曹雪芹的千秋巨制《紅樓夢》是「小說」,而非「史籍」。然而,它又可當作形象化、個性化的「中國封建主義社會的歷史」來賞閱。
   《紅樓夢》中有一幅對聯:「真作假時假亦真,無為有處有還無」。即所謂:真亦是假,假亦是真;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真並非真,假並非假。有亦是無,無亦是有;有中有無,無中有有;無並非無,有並非有。如此透徹地詮釋了「真」、「假」,「有」、「無」的內在聯繫以及與佛學「色空」教意近似的深奧哲理,而又能以賈寶玉和林黛玉腸斷魂消的幽婉情史,深刻而生動地折射出封建制度的腐朽與沒落,實不愧為神來之筆、永世絕唱。
   《路》也是「小說」,而非「史籍」,我亦希望它能當作形象化、個性化的「中國社會主義社會的歷史」來披覽。
   為此,何不仿效曹雪芹那種絕妙的創作手法呢?我於是橫下一條心,來他一個邯鄲學步。因此,小說《路》所描寫的人物、情節、事件、史蹟也都是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真假兼有,虛實具備。如此等等,無非是為了力求讓真實的歷史與虛構的情節,虛構的人物與真實的事件水乳交融,合為一體。這樣或許能為小說增添些許「人性」與「藝術」的色彩,誘發讀者去咀嚼、去品味、去揣摩、去猜詳、去勘誤、去校正,從而引起他們閱讀小說《路》的雅興與樂趣。
   怎奈老朽不學無術、志大才疏,結果難免東施效顰、貽人笑柄,這也是萬般無奈的事啊……
   區區在此鄭重聲明,儘管小說的某些重要人物當中,有的是以一個或幾個真實人物作為「模特兒」虛構而成,但絕非其人之正身。因此懇請袞袞諸公萬莫千方百計將「人物對號入座」,以免造成極其嚴重的誤解和無盡無休的爭執。
   坦率地說,不才在撰寫這部長篇時,犯了千百年來「墨守成規」的學者、名宿們認定文學創作不可容忍的兩個「大忌」:
   一曰:小說刻意在某些章節直接援引了一些史料,作為故事合理發展與人物性格展現的社會背景和史實依據,使得本書可以作為那個時期的「史蹟」來參閱。
   在此,我要提醒各位讀者,「毛產黨」統治下的中國沒有「常思奮不顧身,以殉國家之急」的「史聖」司馬遷,只有「犯上難,懾下易」,「俯首帖耳、唯命是從」的「史奴」。因此,我國這段時期的所謂「歷史」,只不過是執政黨根據「革命」需要,通過「史奴」們的手,精心「揉捏」出來的、形象各異的「泥人」。政治局勢的變化、掌權人物的更迭、政策方略的驟變等等,都會使這個「泥人」的面目與形象,波譎雲詭、說變就變,真偽難分、不可端倪。
   另一方面,現今大量曝光的秘密檔案,通過網絡迅速傳播到世界每個角落,使我們得以看到部分歷史的真相。然而,其中亦有一小部分,因其「逢官比反」的偏激觀點,難免有誇大、失實乃至編造之嫌。其內容真假難辨,無從考證,信與不信,見仁見智。唯有仰仗讀者的之智慧及判斷以洞察明辨。
   所幸,本人開宗明義,已然鄭重聲明,小說《路》是《帝國外史》而非《正史》。
   故此,區區不敢保證書中所有從史書、論文、網絡摘選的歷史資料都準確無誤、翔實可靠。如有紕繆罅漏,「過」不在本人,「罪」在時代也。
   《三國演義》乃根據《三國志》和《三國志——裴松之注》等史書編寫的小說,故稱之為《三國外史》亦無不可。所以,書中很多人物、情節與故事純屬虛構。然而,即便如此,其中不少內容卻是歷代許多軍事大家精讀、鑽研以致借鑒的經典戰
   例。
   《路》既是《帝國外史》,當權諸公何不屈尊嘗試一下以《路》為「鏡」,「正衣冠,知興替,明得失……以防己過」呢?
   二曰:作者在搦管揮灑時,難免偶爾也會百感交集,心潮澎湃,便顧不得什麼「寫作禁忌」,勃然而興,振筆疾書,寫下點滴議論和批註。為的是把自己的感悟與慨歎,揉合到小說的情節敘述與人物描寫之中,從而使作者的膚淺瞽議與讀者的真知灼見相互碰撞,激出火花。
   儘管這些有悖傳統創作常規的嘗試,必會招來無數批評和非議。然而,小老兒性本頑梗,剛愎自用,「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既然「自以為是」,又要「標新立異」,就得拿出「履險如夷」、「百折不撓」的勇氣,準備接受「口誅筆伐」、「群起攻之」的後果。本人將延頸鶴望,翹首以待。
   《路》是我傾訴自己志趣、信念與理想的天地。它向讀者展示了我窮一生之精力,經過悠悠五十年的苦苦求索,一直祈望找到的「人生之路」、「民族之路」、「國家之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