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匣子说话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黑匣子主义认为,现如今联合国业已病入膏肓,确实无可救药,小修小补的改革根本无济于事;而实施彻底改组,但似乎又有违现如今的《联合国宪章》,况且,在现如今的联合国体制下毛共匪帮还拥有“一票否决权”,所以更加没有可能,或者,简直就是妄想。所以,惟有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包括《联合国宪章》),别无他途。
   (点击参阅:《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9/hxz/8_1.shtml)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一】

   
   

   
   他正在摧毁整个联合国

   

   
   ——潘基文被瑞典女下属痛批

   

   
   茉莉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英嘉-布里特·阿勒纽斯(Inga-Britt Ahlenius)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在去北京出席大阅兵之前,美国人就警告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说:"不要对中国军队挥手!"因为人们都还记得,那个耀武扬威的军队手上沾着1989年镇压学生的血迹。日本网友则向潘基文呼吁:"我们日本是被国民党打败的,要庆祝抗战胜利,你就应该去台湾啦!"
   
   系着浅蓝色领带、貌似严肃地站在天安门城楼,那个韩国人假装不知道,身为联合国秘书长的他如此丧失原则,如此自降身份去与中国屠夫李鹏、苏丹战犯总统巴希尔一起阅兵,对联合国促进和平人权的宗旨与理想是一个多么大的羞辱。
   
   与此同时,潘基文的前下属——联合国前副秘书长英嘉-布里特·阿勒纽斯(Inga-Britt Ahlenius)正在接受瑞典电台采访,再次尖锐地指控她的前任上司潘基文严重失职。此时欧洲正面临巨大的难民灾难,人们在惊呼:"联合国负责人到哪里去了?"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 "霍元甲女士"出书痛陈上司无能
   
   前几年,一些联合国高级职员在办公楼走廊窃窃私语,给潘基文取了一个绰号:"机会先生"(Mr Chance)。坚持原则无所畏惧的瑞典女性英嘉也同样获得一个绰号:"Ms Fearless",一部关于中国武术大师霍元甲的电影就叫Fearless。在同事们看来,英嘉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与霍元甲很相似。
   
   英嘉曾是联合国高层的第三号人物——联合国内部审计负责人。2010年7月。英嘉刚完成了她的五年任期,立即和一位曾给联合国主编过新闻快报的瑞典著名记者尼克拉斯合作,开始撰写一个长达五十页的报告,激烈地批评她的前任上司潘基文。
   
   《机会先生:联合国在潘基文任期内的溃败》(Mr Chance—the UN's decay under Ban Ki-moon)于2011年在斯德哥尔摩出版。该书回顾了联合国的历史以及所面临的挑战和困难,犀利地指出:潘基文是一位有严重缺陷的联合国领导人,他的无能和失职损害了联合国的事业,并威胁到该组织的未来。
   
   英嘉是谁?她为什么要如此严厉地指责潘基文?要了解这一事件,我们首先要了解瑞典和联合国的特殊关系,以及英嘉本人不同凡响的个性与职业道德。作为一个中立的小国,瑞典人最盼望一个独立而强大的跨国组织,因此长期不遗余力地支持联合国的建设。在纽约联合国大厦,挂着瑞典人达格·哈马绍的画像。1953年,哈马绍从第一任联合国秘书长——挪威人特里格夫·赖伊手里,接受这个被称为"一个不可能的工作"的艰难职务。在那个巨变的时代,哈马绍出色地完成了开拓性的使命,直到他于1961年在刚果以身殉职。
   
   1939年出生的英嘉毕业于斯德哥尔摩经济学院,她从瑞典最大的商业银行开始其职业生涯,一直做到瑞典国家审计署审计长。此后,英嘉还担任过多个国际职务,例如,她主持了世界审计组织审计准则委员会,还曾是欧洲组织最高审计机构的理事会主席。无论在瑞典本国还是在欧盟,英嘉在反腐败和健全财务监督制度方面都负有盛名。令英嘉声名大噪的一场战役是:九十年代中期,在审查在欧盟委员会的管理不善和任人唯亲时,英嘉等人的问责报告导致了该委员会辞职。
   
   以这样辉煌的职业履历,怀着与前辈哈马绍同样的忠诚、理想与使命感,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英嘉于2005年4月去联合国任职,负责内部督察。当时联合国还是来自非洲的安南任秘书长,一年半之后,来自韩国的潘基文接任秘书长之职。据英嘉说,这个韩国人一上台,就解雇了大批前任秘书长安南雇用的管理人员,大肆任用自己人。英嘉本人因是联合国大会任命的副秘书长,潘基文无权解雇她,得以留任下来。在联合国做了五年的监察工作,接受采访的同事们一致承认说:英嘉工作勤奋、严谨、敬业,几乎完美无瑕。
   
   但坚持公开透明之工作原则的英嘉却遇到了大麻烦。她按照成功的欧洲经验,在联合国从事内部监督事务,她的新上司却是一个油滑擅权的东方官僚。在该书中,英嘉指责潘基文试图削弱她的办公室行使监督任务的独立性,说潘基文利用自己的权威搞"黑箱操作",并阻止英嘉行使聘请高级职员的职权。英嘉记叙了这个国际组织"腐烂的过程",指潘基文要对他手下的部门财务混乱、缺乏透明度负责,因为潘基文不愿制订"问责制",使"资深员工可以逍遥法外",也使联合国的事业运作不灵。
    ◎ 喜欢红地毯的"机会先生"
   潘基文是第二位来自亚洲的联合国秘书长。在他之前,有来自缅甸的吴丹担任过十年秘书长。吴丹在联合国工作期间,创建了各种机构,成功地斡旋国际冲突制止战争,因此在国际舞台上深受爱戴。
   
   而这位韩国先生却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物。一些赞美他的书籍称他自小就是读书的"天才",他的故事在亚洲作家笔下感人至深:一个在战争废墟上长大的乡下养猪男孩,成为"全球的管家,世界的总统"。这一类故事如交给好莱坞必定是好电影,因为潘基文被塑造成一个注定要成为救世主的伟大人物。但是,这位伟大人物一到联合国任职,就闹出很多溴事来。
   
   英嘉清楚地记得潘基文初上任的一个场面。那一次,潘基文从亚洲某个危机地区回到纽约,向高级顾问们讲述自己的旅行经历。令资深职员们感到吃惊的是,潘基文闭口不谈那个地区发生的危机和后续行动,而是大谈当地的儿童如何向他献花,邀请他的晚餐和酒会如何,媒体又怎样报道他的行踪。
   
   英嘉评论说,当潘基文叙述其旅行见闻时,他那种兴奋的模样,就像一个六年级学生第一次出国旅游回来。同事们为此深感挫败,因为这个韩国人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危机,他更热衷于旅行世界各国获取荣耀,喜欢踏上如欢迎国家元首般的红地毯。
   
   潘基文令联合国同事大为困惑的溴事还有不少,例如,他竟然搞不清Tel Aviv(以色列的特拉维夫)所滨临的海洋是什么。原任韩国外交官,潘基文也许了解亚洲海洋和南北韩关系,但联合国的工作很多涉及中东和非洲问题,他必须有关于地中海与大西洋的地理知识,必须了解那些地区的历史与现实冲突。
   
   然而,他看起来却是那么"和蔼可亲"。在世界舞台上发言,潘基文常常侃侃而谈,俨然一位贤明的世界领导人的模样。但英嘉及同事透露说,这一切都是他的幕僚准备的,潘基文只会念讲稿,处处依靠秘书处的保护,为他塑造良好的媒体形象。如果要潘基文在无人帮他预备的情况下迅速回答问题,他立刻就会有麻烦,甚至还会出溴。
   
   这样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被选到联合国的高级职员,大都是如英嘉一样智商超人的知识精英,而作为领导人的潘基文却是如此地无知平庸。如前所述,联合国职员私下赠送给潘基文的绰号是"机会先生""(Mr Chance )。
   
   "Mr Chance"这个典故来自1979年上映的美国政治讽刺喜剧《Being There》(中译《富贵迫人来》)。电影讲述一名头脑简单、不识字的老园丁Chance,此人失业,整天看电视度日。因为偶然"秀"了一下从电视里获得的知识,阴差阳错地,他居然当上了政客倚重的智囊。即使这位文盲园丁语无伦次,但他的那些谈植物茎根、季节和植被的简单常识,也被人视为深刻的方案而大受欢迎。
   ◎ "墙头草"获连任联合国高位
   那么,为什么如此无能的官僚能够担任联合国高位?我们先看一则维基解密网站披露的机密电文:"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及日本等国于2007年说服联合国停止使用'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的措辞。"这则消息里面有两个看点。
   
   第一,潘基文上任才几个月,就在台湾加入联合国的问题上,无视"中华民国"的主权,轻率表态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边。第二,在美国等民主国家表示不满并要求联合国更正时,潘基文又赶紧承认自己的言论"太过火了",并承诺将不再使用"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的措辞。
   
   一个周旋于大国强权之间周,见风使舵、唯唯诺诺的官僚真面目,在此昭然若揭。潘基文之所以在针对台湾的不当表态后又立即更正,原因很简单,中国和美国都是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他的秘书长位置就是那些大国给的。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由此可以证明英嘉在报告中对潘基文的指责:他完全无视原则,对超级大国低三下四。正是这种"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性格,使潘基文在英嘉等人的揭露抨击下,仍然于2011年获得连任。中国官方的新闻宣称:"潘基文任期内坎坷艰辛,连任关键在于中国等国支持。"这样我们就明白了,为什么潘基文这次一定要违背原则与理念,投桃报李前去天安门阅兵。
   
   这样一心保高位的"墙头草"、变色龙,完全不是瑞典、瑞士和挪威等民主小国所期待的联合国领导人。英嘉和同事们不禁怀念前任秘书长安南。安南在任时至少敢于质疑美国的伊拉克战争。面对重重国际危机,很有魄力的安南常常展开公开讨论,和同事们一起处理难题。
   
   在早期的联合国秘书长中曾出现过一些非常高尚的伟大人物,例如前面提到的瑞典人哈马绍。哈马绍在五、六十年代尖锐的国际冲突中不畏强权,坚持联合国的独立性,导致苏联的赫鲁晓夫公开逼他下台。1956年,哈马绍建立第一支联合国维和部队,提出了著名的中立维和三原则。秘鲁人佩雷斯·德奎利亚尔在任秘书长时期,曾为促进国际谅解和共同安全做出巨大贡献,使联合国获得1988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