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匣子说话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中国应该再次出兵朝鲜》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一个亡国奴的控诉与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一枭《关于修宪的呼吁》一文
·〖跟帖〗回应荆楚《坐井观天的东海一枭——略谈基督信仰与儒教的理念冲突》一文
·〖你知道吗〗(31):儒教是怎么来的?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既讲逻辑又超逻辑的儒家》一文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再回应东海儒者《揭开反儒派的盖头来》一文
·〖跟帖〗感慨于美国众议院2010年12月8日已401:1通过的决议案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你知道吗〗(32):儒教是怎么来的?》一文的跟帖
·〖跟帖〗回应云霄一羽对《〖粉匣子〗讨马讨毛讨共 目录索引》的跟帖
·〖跟帖〗再回应《怎样推动国内本承认共畜政权合法性呢?》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天易论坛宣言——天道至大 易道天成》
·〖跟帖〗回应宣昶玮《统治阶级的存在,是当今全球阻止社会进步的第一障碍》一文
·〖跟帖〗回应胡 平《评毛泽东热》一文
·〖跟帖〗回应宣昶玮《人民的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不可被代表》一文
·〖跟帖〗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再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三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黑匣子主义认为,1949年,毛魔即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即毛共流氓无聊强盗混账集团血腥武装篡权窃国,成为大陆中国血腥的“当权者”之后,即在其所谓“解放后”的“红区”中国大陆,为了通过其极其血腥的“思想独霸”达到其极其血腥的“思想统一”,强行捆缚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手脚”,割断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喉舌”,堵塞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耳孔”,蒙蔽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眼睛”、“鼻孔”以及“脑袋”,从而使大陆中国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们有脚不能走,有手不能挥,有口不能言,有目不能明,有耳不能聪,有鼻不能闻,有脑袋但不能有思想,迷迷瞪瞪,浑浑噩噩,香臭不分,正邪不辨,黑白不明,天日不懂,麻木不仁矣。
   而所幸的是,在这互联网上发现,毕竟还有清醒着的存在!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网 文

   

鄭若舜


   10月29日上午 2:37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他们的国际环境有点不好,一个姓罗的将官在其博文中呼吁:“亲爱的人民,我们应该去战斗!”结果,不仅没有得到期待中的“登高一呼,应者云集”的场景,反倒遭到无数网民的反驳、讽刺和谴责,最终体无完肤、灰头土脸。这就是其中的一篇回应,非常精彩,贴出来与博友们分享。
     感觉到危机来临了,歇斯底里地叫喊了,
     到现在你他妈的“我们亲爱的人民”了,
     “我们”“我们”的,你感觉很亲切是吧?
     第一,养老双轨制,看病多轨制,“我们”,不在一起吧?
     第二,开着公车,游山玩水,抱着二奶,吃香喝腊,“三公”挥霍时,“我们”,也不在一起吧?
     第三,高收入全保障,吃特供享特权,“我们”,还不在一起,对吧?
     ——要打仗了,战争来了,你他妈的“我们”了!
     还什么“亲爱的”“我们”!
     对不起,“我们”,不是一伙的:
     你们是你们,你们是“八旗子弟”你们是红二代,官二代,你们是500个掠夺13亿人财产的权贵家庭,你们只是你们,也只能是你们;
   
     而我们是被你们掠夺的群体,我们是被掠夺者,我们才是我们。
   我们去了就是保护这种被掠夺关系。
     听好了,告诉你们——我-们-不-去!
   因为我们的前辈,在你们的欺骗下,帮你们打了一场国共内战,从此埋下了不幸的种子,
     我们再也不去打仗,因为我们不会去阻挡文明的脚步
   我们不去打仗,因为我们不会去阻挡来解放我们的解放军!
     我们不去打仗,因为我们也不想去保卫被你们压榨与掠夺的机器,你们的政权。
   去看看日本,去看看德国,他们的战败,才是国家走向文明复兴,人民获得幸福的转折点,去看看南北朝鲜,去看看大陆与台湾,所谓的胜利者维护的其实就是反动和邪恶,落后与独裁。
   按最坏的估计,即使我们成了西方的亡国奴,就像澳门与香港,也会比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谓公民要强很多,
   
     ——去招集你们的子弟兵吧,将军!
     从第五大道的奢侈品商店里,从马尔代夫的海水里,从瑞士雪山的滑道里,去召集他们吧!
     太远了,是吧?而且,飞机的头等舱太少,商务舱也不够,
     那好吧,那就近一些:
     就从京都或省城的大机关里,从CBD的写字楼里,从夜总会包房里,去召集他们吧。
     自己的子弟拿着枪,你们会放心:起码他们不会掘祖坟;
     自己的子弟拿着枪,保卫自己的利益,也算是尽了本分;
     但愿,那些个脑满肠肥的家伙还能拿得动枪;
     但愿,他们会像祖辈那样,勇敢向前奋力拼杀。
   说什么我们也不去!不去打仗!
   当我们曾经也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却原来只是帮人做了嫁衣裳.
   ——不!我们,不去!!不去打仗!
   当我们知道无数越战士兵用鲜血和生命守卫的老山法卡山被划给了越南,
   ——不!我们,不去!不去打仗!
   我们看见为你们牺牲的越战士兵家属,领到的抚恤金还不值半条驴.
   ——不!我们,不去!!不去打仗!
   ——我们看见过越战退役老兵为生活艰难奔走的身影;
   ——不!我们,不去!不去打仗!
   ——我们听见过老志愿军手捧几百元颤抖的感谢国家的声音。
   ——不!我们不去!不去打仗!
   当我们知道越战其实是帮屠杀过200多万柬埔寨人的红色高棉围魏救赵的计谋.
   ——不!我们,不去!不去打仗! 
   总之奴隶不会为奴隶主能够继续奴役我们而去打仗!
     我们会等待,等待着;我们有足够的耐心等待,
     我们会观看,观看着;我们会心平气和地观看,
     观看你们的完蛋,并且为你们的完蛋再出一把力吧。
   

此文于2015年10月3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