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匣子说话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GT:奥巴马当选连任——马克思主义回光返照
·GT:何来“民主转型”?
·GT:中华民族的浩劫与悲哀
·GT:反美——毛魔的既定目标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兴灭继绝
· GT:香港——来龙去脉
·GT:“中华民族复兴”——“复”什么“兴”?
· GT: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 GT:这里根本不存在所谓“体制性腐败”与否的问题
·GT:请不要专门针对毛共匪党而大谈特谈其“腐败”问题
·GT:毛共匪党“红色政权”何啻“非法”也!
·GT:人魔不两立
·GT:“党性”者——魔性也
·GT:“改革”者——悖论也
· GT:中国民运的根本问题究竟在哪儿?
· GT:无赖子习近平妄图为其“改革”自圆其说
· GT:万劫不复的现代亡国奴
·GT:究竟何谓“中国模式”?
·GT:傻逼鲍彤——别做梦了!
·GT:当下中国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黑匣子主义认为,其实,并非什么“‘中国式病毒’肆虐时代的来临”,而是毛式共产魔教主义最后疯狂时刻来临也!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一】

   

   
   我们正在目睹一个“中国式病毒”肆虐时代的来临

   

   
   作者: 张博树

   

   
   “中国病毒” 就是:腐败在征服全世界!即中国式腐败,党国体制之下的这样一种腐败,权钱交易,不但征服了中国人,而且在征服全世界。它通过利用并放大人性中负面的、恶劣的东西,造就一代代病态的、奴化(臣民化)的、精于计算的、老于世故乃至不知羞耻的人格。这些东西构成一个专制体制运行的基础。我们正在目睹的中国新极权主义,就是既要在内政方面实现党国中兴,又要在外交方面实现红色帝国的崛起,后者最根本的特征,就是把民族国家的逻辑和党国政体的逻辑结合起来,给全世界的那些威权政体提供着“榜样”, 因此具有了某种征服世界的力量。这种病毒的危害值得世界高度警惕。

   
   

   
   我们正在目睹一个“中国式病毒”肆虐时代的来临

   

   
    ——在中国研究院“中国式病毒”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5年9月20日)

   

   
    张博树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张博树博士
   
   中国研究院开张两三年了吧,意见分歧的时候居多,但今天好像是个例外,大家异口同声在夸奖何老板。说老实话,夸奖是应该的。你看,我也很认真,我也要夸奖,把何频的文章看了,还做了点笔记。我同意(冯)胜平的说法:极具思想力。思想力,在这里意味着有某种洞悉、洞察。何频是不是把它解释得很清楚了,那是另一回事,但是何频很敏锐、很尖锐地把这个问题提出来了。刚才好几位都提到,对这个现象大家都有所感悟,也都在琢磨,怎么来把这事说清楚?但是谁也没想到这个词:“中国病毒”。我不禁想起李慎之那篇《风雨苍黄五十年》,他说1949年参加“开国大典”时,特别激动,然后看到胡风的一句诗:“时间开始了”,觉得此诗特别贴切,但又心生嫉妒,这么好的诗怎么让他给提出来了?我们现在大概会有同样感觉:大家都在琢磨同一个问题,怎么“中国病毒”这么贴切的词让何频提出来了?(笑)
   
   我自己也在认真琢磨这个事。刚才有些讨论,说“中国病毒”哪儿来的?毛负的责任大,还是邓负的责任大?何频自己的文章里,讲到邓负的责任更大。我基本上赞成这个说法,因为当下所谓“中国病毒”,它指的是什么?最概括的回答就是:腐败在征服全世界!中国式腐败,党国体制之下的这样一种腐败,权钱交易,不但征服了中国人,而且在征服全世界。这当然是“中国病毒”的第一个显而易见的特征。那么这种党国体制下、中国式的权钱交易,这样一种腐败,什么时候形成的呢?什么背景下形成的呢?显然不是毛泽东时代,这是“文革”以后,改革开放年代,邓坚持了毛的专制独裁那一套,又放开了市场的潘多拉匣子,他把这两个东西结合起来了,有了这两个东西,才有了中国式权钱交易,才有了腐败蔓延,才有了孙立平讲的“社会溃败”。这个背景和逻辑应该说很清楚。毛泽东那个年代有没有责任呢?有责任。正是因为毛泽东把“斗私批修”,把乌托邦社会改造工程和道德禁欲主义推到了极端、推到了极致,才可能有后边的这样一种整个社会的大翻转,金钱的力量、物欲的力量以惊人的方式重新迸发出来,这个历史逻辑的连续性,是以反向的形式表现出来的。
   
   另外一个连续性链条就是我刚才说的:毛时代奠定的专制极权的政治体制,被邓全盘接受下来,一直到现在。没有监督的权力和市场经济结合起来,造成最野蛮的社会后果,这是中国今天这种权贵经济、道德堕落和腐败,社会溃败及其蔓延的基本背景。过去这类现象只是在中国国内,国人互相感染、互相中毒而已。改革开放、打开国门以后,和外国人的交往多了,做买卖的时候也多了,外国人跑到中国来,中国人跑到外国去,这个过程里,很自然,中国人会把国内那一套生意术也用在老外身上,且屡试不爽,同样有效。外国商人为了赚钱势必在中国式生意经面前就范,学会了“搞关系”,巴结中国官员。这个过程,用(罗)小朋的一个词,并非是说谁在主观、故意地如何如何,这是一个自然扩散的过程。把中国国内那些在我们看来是很龌龊、很低劣、很见不得阳光的做法,逐渐变成了一种国际间交往的潜规则。而老外过去大概没这个东西,但他们能够接受,能够心有灵犀,一点就通,这当然涉及刚才好几位都谈到的“人性”——胜平用了这个词,这个词在这儿需要进一步解释,因为人性内容很复杂,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我觉得要更准确概述的话,应该是:这样一种中国式的腐败,是利用并放大了人性中负面的、恶劣的东西。我在过去的写作中把这种负面人性归结为“生物性”,这不是一个生物学概念,而是哲学人类学概念,这里无法展开。简单说,正因为它是人性里边都有的,所以,不管是哪国人,接受起来并不困难。只不过在西方的法治经济范围内,这东西没有伸展空间,而在中国就不同了。所以这是一条。就是说,中国式腐败征服全世界,这个过程,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是一种自然的、甚至是集体无意识的、但导致了重大后果的一个过程。
   
   用“中国式病毒”的扩散来形容这个过程,我觉得是相当贴切的。当然,如果我们把这个词的适用范围再扩大一下的话,那还有其他的现象。比如,中国政府的对外援助,往往被西方批评,你援助不讲规则,不讲底线,只要对自己有利,什么人、什么政府都支持。中国政府自己则美其名曰“我们真心帮助发展中国家,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中国不少老百姓大概也相信这个东西,他们不了解更多的情况嘛!而在西方,美国也好,欧洲国家也好,在对某一个发展中国家提供经济援助、进行经济合作时,是有一定政治条件的,比如说,你不能是一个过于专制的政府;我给你提供援助的话,会要求你在国内政治、社会方面,做某种改革。也就是说,他们把经济援助、经济合作和受援国的政治民主化进程,当作一个有联系的课题来处理。中国则不是这样,因为党国统治者自己就不赞成什么民主化,他自己就是拒绝民主化的。那么他这种援助除了地缘政治方面的考虑外,在客观上造成的结果往往是支持、加强了那些专制政体,反过来又使讲原则的西方在这些场合显得比较被动,比较尴尬。这是不是也是某种“中国式病毒”的扩散?我不知道何频原来的思路里是否包含这些东西,但我觉得如果我们做伸展性讨论的话,这些内容也可以列入。
   
   我们现在需要一个更准确一点的学术上的定义或者概念,来把这个东西抽象出来。我跟何频在短信交流时也涉及这个问题。到目前为止,你这个文章基本还是描述型的,还不能说是一个严格的学术意义上的定义。当然我也没想好。假如我们借鉴一下,西方现在有个词不是叫“软实力”嘛,一个国家除了硬实力以外还有软实力,指的是我不是靠武力,也不是靠国家强力,而是靠我的价值观、靠我的文化产品、精神产品所弘扬的那些东西,对其他国家的人民产生吸引,让你认同我,这叫作软实力。比如说美国大片、迪斯尼动画片,谈的都是非常普世价值的东西。不是光靠武力征服,而是靠一种道德的、价值观念的力量来征服你。这种软实力概念被认为是政治学上一个很重要的发展。
   
   以此作为参考,何频所讲的“中国式病毒”,其实也具有某种“软实力”的特征,只不过着力点正好相反:它也不是靠强力,而是靠吸引,但这种吸引,是利用人性中低级负面的东西,打进去,污染人类心灵、恶化人类交往。它确实行之有效,但从道德角度讲,效果完全相反,它在颠覆现存人类文明中那些最基本的原则。所以我们要把这种“软实力”加上一个定语,称为“恶的软实力”,“负能量软实力”。它是在放大人性中卑劣的东西,但确实对获得实际利益有帮助、有好处,显得特别“好用”,无论是在个体的、民间的场合,还是在国家的场合,这个东西似乎都无所不在。这是不是一种很可怕的现象呢?
   
   那么,“中国式病毒”和今天人们常讲的“中国模式”是个什么关系?在座的知道,我这段时间一直在琢磨“红色帝国”的问题。昨天在另外一个会上我还发挥了这么一种想法,没有写成文章,还在构思当中,就是,最近几年以来,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党国统治者在力图实现党国中兴、谋划内政外交新格局的过程中,正在形成一种新的架构,这个架构可以归结为党国政体和民族国家的结合,它可能具有世界史意义,体现了某种新的历史演进阶段。昨天那个会上,我曾把过去一百多年来人类政治的发展和文明演进,大体划分为五个阶段,我在这里再简单地概括一下:
   
   第一个阶段我指的是19世纪,那是一个在主权国家框架内,弱肉强食、社会达尔文主义“丛林法则”支配一切的世纪。那个年代,强调民族国家逻辑,认可帝国扩张的合理性。当然这个东西从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条约签订、建立近代意义上的主权国家框架以来就有了,只不过在19世纪达到高潮,以至于直到今天的国际关系理论,很多所谓“现实主义”的主张和论证套路,还是建立在对这个原则基本认可的基础上。
   
   第二个阶段是20世纪的前半段: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我把它称为“两战时代”。“两战时代”有两个特点:一个特点是出现了否定19世纪弱肉强食原则的新原则。它比较突出的代表,就是一战结束时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的14点和平倡议,那是一个体现康德主义精神的文件,强调用和平、理性的方式来处理各国间的争端,不应再诉诸武力,用拳头说话应该被历史所淘汰了。这个原则很具有超前性,甚至在美国国内都是很有争议的(威尔逊提出来以后,当时的美国国会并没有批准)。但是这个原则从后来的历史演进来看,具有极高价值和足够的历史深邃性。到了二战结束的时候,联合国的成立,在某种意义上是这一原则的体现,尽管还没有达到完全理想的状态。这是“两战时代”的正面结果。“两战时代”还有另外一个东西:出现了德国纳粹主义,意大利法西斯主义,苏联的斯大林主义,政治上它们都以极权主义著称,外交上都有某种扩张性。具体过程咱们就不说了,比较复杂。这是“两战时代”的特点。“两战”所以能够发生,其实还是19世纪那个社会达尔文主义逻辑的延续。直到二战结束、联合国建立,民族国家的扩张行为、弱肉强食行为才成为被人类共同体禁止的东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