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运用判断,认识中共(启蒙系列)(博讯)]
观察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运用判断,认识中共(启蒙系列)(博讯)

   

   毋庸置疑,这个标题本身就是生死的大问题!It goes without saying that this very headline is a "to be or not to be" question.

   判断,是人最基本的功能。然而,由于很少有人提及,当然更谈不上有人指导,致使这一功能,像阑尾一样,弃置不用。只有发了炎,才引起患者一时的注意。随之,再置之不理,消失在了宇宙的黑洞里。

   长期以来,人们对中共的认识,一直处在易受攻击和伤害的波动中。尽管这种情况属于人类对事物必然的认识过程,似乎应在可理解之中。然而,如果我们能够运用一些技巧,像锻炼身体一样,至少可以少走弯路,免得总是日后诸葛,只写囘忆录。甚至可以挽救自己珍贵的生命。对中国人,尤为重要。

   生命,自己不珍重,没人会尊重。万万不可托付他人,代理自己,行使自己生来就有的权力和运用本来就有的能力。

   首先,我们必然弄清楚,判断和学问是两码事。两者或许有一些联系,却不是必须。留意处处是学问,细心冷静地观察要比只读书,读死书重要得多。

   读书,是潜移默化,被动地接受作者的影响。这个影响,与阅读者本人的接受能力和消化功能有一定的关系。写作与阅读不同。前者是种创造,其间也掺进了不少臆想和编造。后者,则是被动的接受,尽管其间亦应该包含了某种程度上的去芜存菁。令人不安的是,绝大多数著书立论者,尤其是中国人,人云亦云,东抄西凑,鲜有独到的见解。

   判断的一个关键性技巧,其实就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常识,却被大多数人忽略了:风往哪个方向吹?( Where is the wind blowing?) 它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随大流”。而是本能的直觉反应。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是对客体冷静观察后所做的主观判断。像画家做画一样,点上一笔,倒退一步,眯起眼睛,端祥半天。后者是对非客体即他人的行为所做出的盲目的机械性的主观行动。像学画一样,教一笔,划一笔,不在逼真,只是程序而已。

   感情影响,人性使然

   人是有感情的生灵。感情的高低起伏,温度的冷热,均直接影响人的判断能力。中共,是靠煽情和欺骗起家的流氓集团。如果我们不够理智和冷静,缺乏推理,让感情支配大脑神经,便很有可能成为了感情脆弱的牺牲品,也就是中共的俘虏。俘虏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了中共的俘虏,因为中共从不优待俘虏。

   利益驱动,人的正直程度

   或许会有人说,对中共的认识,我们早就运用了判断,知道了解了中共的本质。只是为了生意和生存,不得不委屈求全,退而求其次。其实,这是站不住脚的,也是危险的。要知道,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如果有一天想洗手不干,小心被中共灭口。如果一直干下去,就属于是非不明,好坏不分。是狼狈为奸,与狼共舞。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又与黑白颠倒,人鬼不分有何区别呢?要知道,狼的贪婪本性是有遗传的,至少,是可以耳濡目染可以传染的。难道真就到了一时的利益驱动而全然不在乎自己的后代是狼孩儿?

   不消说,人人喜欢读到好的文章,也赞赏好的文笔。不是秀色可餐,而是美味绕口三日,绵长不绝。可是,好的判断,并不总是来自好的文章和文笔。恰恰相反,判断力好的人,往往并不一定有好的有灵气的文笔,也不一定是篇难得的佳作。完全有可能像我写的东西,不仅没有文笔,还处处错别字。聊以自慰的是,伟人并不注重细节。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是筒洁剔透得叫你称奇,如此地简单,简单地居然意想不到!更想不到的是,自己仍然坐着,没有立马跳起来!

   综上所述,如何运用判断,认识中共,至关重要。其重要程度,怎么强调都不过分。( The importance of judgement can never be over-emphasised.) 而其稀少的珍贵,不是价值连城,而是价值“去”国。在亿万的国人当中,也只有凤毛麟角的几位。殷海光和胡适,肯定在例。鲁迅百分之百的不在。如果硬要我说出我的同代,我先声明,自己毕竟孤陋寡闻,常常一叶障目。

   我想提名四位候选人:魏京生,陈破空,韦胜,这最后一位,请大家不要介意,我本人,韩尚笑。(注:排名不分先后,大家也可投票提名认证。)

(2015/10/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