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观察
·【韩尚笑呼吁】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呼吁】
·韩尚笑:《我的直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被毛粉追到天涯海角之后 ——阻止颂毛登陆
·韩尚笑呼吁
·颂毛演出拷问着海外华人良知! ——强烈谴责中共将毛尸阴魂抬进澳洲
·跟我学英语
·雨中的思考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没有傻逼的国家
·跟我学英语
·感悟 /韩尚笑
·跟我学英语
·孙宝强:澳洲之耻 文明之殇
·韩尚笑:选择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赞】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秦晋:澳洲音乐会答记者问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无题 /韩尚笑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呼吁:将海外反毛抗毛引入新阶段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一个能玩坏先进文明的族群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博迅独家特稿)韩尚笑:人类文明的最大劫数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无眠—#买单#
·无眠:《老B养的罪行》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纵容下的強权中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我们中国人、、、、、、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不难的选择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华人真该参政吗?(原载博迅)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国殇日
·夏飞岩:“红潮”遇上了“逆流”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下跪的自由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度假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度假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来源: 自由亚洲

   

   自视甚高的台北市长柯文哲以为可以玩转中共,意得志满地飞赴上海演出“双城记”。结果,他自己被中共玩弄于股掌之间:不仅像被套上马鞍的马一般,重复九二共识及“两岸一家亲”的谎言;而且还像小学生一样被安排参观中共一大会址,接受中共伪造的党史教育。柯文哲没有在中共的统治下生活过,当然不知道共产党的厉害。就连那些老谋深算的国民党政客,一个个都是共产党的手下败将,更何况柯文哲这样一位过于轻敌的政治素人?尤其让人莫名惊诧的是,柯文哲在被问到参观中共一大会址的心得时,笑着表示,参观时想,当年只有十三名党员,后来居然变成这么庞大的组织,觉得“星星之火,足以燎原”,满厉害的。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星星之火,更可以锻造出中共这个冠绝古今、祸害全球的极权主义政党。如果柯文哲要向中共这个最初只有十三个“破落户”、二十多年后却席卷天下的政党学习,还不如向希特勒和他的跟班们学习——希特勒和早期的纳粹党徒,当初更是一群谁也看不上眼的流氓无赖、乌合之众,却能在更短的几年时间内,通过民主选举上台执政,终结魏玛共和国,并在数年间就创造出德国的经济和军事力量大大超越英国和法国的奇迹。那么,柯市长为什么不拜希特勒为师呢?中共对人类文明的破坏,可以跟纳粹相媲美。如果跟纳粹学习,有违自由和正义的原则;那么,跟中共学习,为什么可以当作一句轻松的笑话来讲呢?

   柯文哲表示,他对历史很有兴趣。但是,他的一系列言行显示,他的历史乃至整个人文素养存在严重欠缺。这是台湾的医师教育内在的缺陷,柯文哲是其牺牲品,不可苛责之。但是,柯文哲可以积极展开“自救”——通过阅读填补知识结构上的漏洞。我想,柯文哲一定没有读过自由主义思想家殷海光写的一本小书《中国共产党之观察》。如果他在临行前读过这本书,就不致于在跟共产党交手时,出现“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悲剧情势。所以,我要好为人师地为他推荐这本好书。

   相信共产党就是自取灭亡

   在中国赢得抗战胜利、共产党乘势发难的上世纪四十年代中期,殷海光猛然发现,“中国共产党问题是攸关中国民族的历史与生命之存亡绝续的重大问题”,便率先研究此课题。他“惊讶于千千万万的人在此欺骗之中而不知欺骗之存在”,“不愿漠视这种欺骗所加于国家和人民的灾害”,遂埋头写出这本小书。他用纯正的自由主义价值,像镜子一样照出中共用谎言重重包裹的独裁本质。

   殷海光首先梳理了中国共产党的简史,概括出其五大特性,即诡辩性、独占性、坚执性、国际性和崇尚暴力。他痛斥共产党说:“这样一群人,以撒谎为真理,视阴谋为珍宝,以食言自肥为家常便饭,视反复无常常为得计,无国家思想,无民族观念,无信无义,无父无子。”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共产党真是个‘绝物’,中国共产党问题是一个‘绝症’。消灭它,或者被它消灭!你不消灭它,它要消灭你,它今天不消灭你,明天要消灭你;明天不消灭你,后天一定要消灭你。”

   殷海光在书中指出,在对外关系方面,美国的对华政策对于中共的成败至关重要。若美国积极帮助国民政府改善经济问题、拓展政治基础,那么共产党籍此作乱的内在因素就可以消除;若美国采取消极放任的政策,中国的局势很有可能恶化,“如果剿抚靡定,而且中国人民不能清楚地了解暴动的结果更形悲惨,那么中国共产党一定更形猖獗难治了”。后来半个多世纪中国历史的演进,果然被殷海光不幸而言中。国共内战刚一爆发,美国看到国民党的统治日渐糜烂,遂放手不管、袖手旁观,直到韩战爆发、中美直接冲突,这才重新出手帮助防卫台湾;而那些甘心乐意地在淮海战役中帮助解放军的中国农民,做梦也想不到共产党允诺的“打土豪、分田地”的前景,居然是十多年后在风调雨顺中活活饿死数千万人的大饥荒。

   中共的江山,与其说是打下来的,还不如说是骗来的。共产党不仅欺骗无知的本国人民,也欺骗过于天真的美国人。美国资深中国问题幕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新书《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中提到,美国人被中国骗了六十多年。从韩战相信北京宣称不出兵开始,到冷战时为求联中制苏、提供中国情报、协助中国惩越战争,一直到天安门事件发生后,美国还是交付中国先进军事科技设备。他在书中提到中国领导精英——尤其是军方鹰派——很多的战略观都受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思想影响,包括中国要以“天下体系”的世界观来统治世界,《孙子》、《战国策》中教他们如何欺敌、如何装可怜,进而骗取了对手的支援而壮大自己。

   白邦瑞痛心疾首地承认,他自己也被骗了。除了在尼克松时期积极向基辛格建议与中国合作,在里根时期担任国防部助理副部长时,更为了博取中国欢心,主张提供先进刺针导弹给阿富汗叛军来攻击苏联直升机和战斗机——等于美国出武器帮中方打击对手苏联,这让邓小平非常高兴。白邦瑞说,中共一直学习老祖先的智慧,懂得“无为”、“借刀杀人”。中国人让美国人相信他们没有称霸野心,相信他们会和美国诚心合作,更相信他们与美国人终究会分享共同价值观。“一九六七年我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政治学教授就强调西方和日本是如何如何地欺负中国,暗示我们这一代必须设法弥补前人之过错。”白邦瑞说:“这个视角——不惜代价协助中国、几乎盲目到看不见中国人的亲善或恶意——笼罩了美国政府与中国打交道的方法。”白邦瑞的这本新书,梳理了殷海光去世之后半个多世纪的中美外交史,以沉痛的自我反省验证了殷海光超越时空的预言。

   为什么说民盟是共产党的帮凶?

   一九四五年,抗日战争刚刚结束,饥寒交迫的中国人民大都希望休养生息,社会上弥漫着“厌战”和希望国共双方实现“政治协商”的情绪。对此,殷海光提出一个重要观点:中国国内的工农大众及知识界人士、甚至国民党内部的某些派系,不假思索地相信共产党画饼充饥的宣传术,对共产党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是当时中国面临的最大危机。他苦口婆心地劝诫民众,不可期待共产党有民主及和平主义的思想。他指出,从抗战及抗战之前的历史来看,共产党从来不是一个可以谈判的对象。“一切‘会议’、‘协商’都是表面文章;即令有点收获,最多只能换取一时的不彻底的安宁。共产党如果看见内外情势不佳,会摇身一变,作个笑脸给我们人民看看。等到机会一来,它马上又出毛病了。”

   当时在知识界籍籍无名的殷海光,不仅坚决反共,而且对自诩为国共两党之外“第三势力”的民主同盟作出猛烈抨击。那些民盟的知识分子,多半以社会清流自居,赢得许多民众特别是年轻学生的支持。殷海光却发现:“无论民主同盟的领导人如何装饰他们自己,装饰得似乎能够站起来,似乎能够单独行走,而共产党牵着他们的一条绳子太粗了,无法藏在衣襟里。”换言之,民盟的那些学者名流,用冠冕堂皇的左翼思想掩饰他们要在共产党政权下分得一杯羹的私心。在这个意义上,民主同盟的正人君子们玷污了“民主”这个美好的名词,他们其实是听共产党号令的傀儡。

   殷海光预见到以民盟为代表的“第三势力”在中共得势之后可悲而又可耻的结局:“假若中国共产党胜利,国民党失败,大势已去,它不再需要民主同盟这类组织。……它既不复需要,当然‘鸟尽弓藏’,在共产党新地政权,立足不稳的时候,它是可以分一点政权给其他小党小派的。可是,一旦其势既成,它一定要夺回来,一点一滴也不留下的。”果然,在中共建政以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当年民主同盟台面上的光鲜人物,一一落入毛泽东精心设计的网罗,或受尽羞辱而死,或关入牢狱被折磨而死,或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民盟领袖章伯钧的女儿章诒和在《最后的贵族》一书中,描述了民盟高层人物在中共政权下的悲惨命运,不仅他们自己倒霉,甚至连累到妻子儿女。整本书都可视为殷海光当年预言的一个小小注释。然而,《最后的贵族》一书的自我反省相当不足,基本上未触及民盟当初帮助共产党夺取天下的斑斑劣迹,反而炫耀和怀念这群“伪贵族”在还受中共礼遇的五十年代初,“食有鱼,出有车”的奢侈而优雅的生活。殊不知,有因才有果,正如圣经所说:“生有时,死有时;栽种有时,拔出所栽种的也有时。”四十年代中期,民盟跟共产党签下了卖身契,出来混,这笔债迟早要还的。

   殷海光、徐复观、王实味:三位命运迥异的先知

   在左翼思想大行其道,非得加入共产党或与共产党为友才能显示“进步”的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有清醒认识的中国知识分子屈指可数,其中有殷海光、徐复观和王实味这三位命运迥异的先知。

   王实味本来是中共的自己人,是一名投奔延安并获得优待的北大学子。在“整风运动”中,他撰写并发表杂文《野百合花》,批评延安“歌啭玉堂春,舞回金莲步”的等级制度。毛泽东本来想将王实味当枪使,打击王明等政治对手,没想到王实味像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装》中的孩子一样,大胆地喊出“皇帝什么都没有穿”的事实。毛泽东哪能容忍王实味推倒他一手打造的延安这个“动物庄园”,遂对王实味痛下杀手,将其定性为“反革命托派奸细分子”、“反党五人集团成员”、“暗藏的国民党特务”,监禁并残酷折磨。路见不平的作家萧军曾当面请求毛泽东对王实味从轻发落,被毛断然拒绝。毛说:这事你不要管,王实味的问题复杂。一九四七年,国民党军队进攻延安,时任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与副部长李克农批示:“将王实味就地秘密处死。”七月一日夜,王实味被行刑队用大刀砍死后,置于一口枯井中掩埋。

   另一位则是后来在海外成为学术大师的徐复观。一九四三年,徐复观奉命派驻延安第十八集团军担任联络参谋工作,在此期间曾与中共高层多有直接接触,并观察延安政情、军情。一九四三年十月下旬,徐复观返渝后,在与侍从室、军统局高级人员交谈时,“历述延安荒谬狂悖之情形”,认为对中共问题“非用武力不足以解决。任何方法,徒枉空言。而用武力,在目前政治现状下,前途并不可乐观!”后来,徐复观撰写了一份延安印象意见书,上报蒋介石。在这份报告中,徐复观批评毛泽东当时口称革命,在窑洞里仍抽大炮台香烟,专讲享受。他也提醒蒋介石:中共虽困在延安,但他们有所用心,不可轻看。同时他认为国民党必须改革,要注意民心向背。蒋介石曾在徐复观意见书上作“眉批”,并下令印成小册子,在少数高级情报人员中传阅。然而,自私心极重的蒋介石无心对既得利益集团盘根错节的国民党动大手术(编注:此结论似有偏颇),最终导致国民党在国共内战中兵败如山倒。徐复观后来淡出国民党政权,在香港和台湾从事著述和讲学,将自由主义思想注入儒家传统,成为研究中国思想史的大家。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