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观察
·反向而动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 /韩尚笑
·吃的學問 / 韩尚笑
·人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二)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三)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四)/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五)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還有一個多月,就到了習近平上台三周年。一般來說,三年是道坎兒,孔子曰「三年有成」,毛時代有口號「三年大見成效」,民間諺語說,「三歲看大,七歲看老」。這三年,習近平做什麼、怎麼做,不做什麼、為什麼不做,做不成什麼、做不好什麼,都已經大白於天下,他的價值理念、政見學識、領導能力、執政風格,也全都已經暴露無遺。

   比起兩「代」前任江澤民、胡錦濤,頭三年裡習近平算是個狠角色,鞏固權力很快,權力抓得很牢,事情管得很寬,做事風風火火,令人印象深刻。某種意義上講,這三年習近平走的是上坡路,他兼職無數,集權無度,一言九鼎,言出法隨,黨內地位已堪比毛、鄧,獨裁體制大放異彩,「集體領導」黯淡無光。這三年甚至稱得上是大刀闊斧、轟轟烈烈的三年,只可惜,大刀闊斧的並不是全面改革,而是全面專政,轟轟烈烈的也不是經濟發展,而是對內打老虎、對外亮肌肉。打老虎當然是好事,卻因其明顯的選擇性而淪為權力鬥爭工具,亮肌肉無疑是蠢事,除了招惹是非、自找麻煩,沒有別的用處。

   今年九月,習近平有兩件大事,一是閱兵,二是訪美。種種跡象表明,這兩件大事不僅是習近平頭三年內政外交的高潮所在,也極有可能成為他十年任期乃至全部政治生涯的頂峰。九三大閱兵別出心裁,純屬習近平的自選動作,其政治意義一則昭告天下,繼天立極;二則鎮公民、攘日美、聯俄國,名義上是展示軍容、軍備與軍威,實際上展示得更直接也更充分的,乃是習近平的領袖威權與個人風采──用閱兵副總指揮、北京軍區副政委王健中將的話來說,「首先檢閱的是三軍將士對黨中央、習主席的無比忠誠和堅決擁護」。

   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則是習近平從上任伊始就精心盤算、期待已久的事情,尚未成行,就被中宣部的吹鼓手們與鄧小平「旋風九日」──中美建交之初(一九七九年)鄧以副總理身份首次對美國進行的歷史性訪問──相提並論。習近平本人對此訪亦有厚望:中國作為世界老二欲有所作為,習近平作為中國老大欲建功立業,「中國夢」欲美夢成真,若得不到美國的祝福和配合也就罷了,起碼也要得到美國的妥協綏靖、容忍寬諒而不是虎視眈眈、掣肘遏制──此即習近平所謂「新型大國關係」之最低架構。所以,訪美在習而言是三年外交重中之重的重頭戲,後七年裡各項內外舉措之調整修正必將以此訪所得為變量,意義不可謂不深遠。

   然而,這兩件大事都辦得頗不順利,甚至可以說,很不吉利。閱兵這種勞民傷財的事情,其效果就是「見光死」,《老子》古訓「魚不可脫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軍威與「君威」不如留幾分懸念為好。習近平原本指望借抗戰勝利大閱兵廣邀賓客、籠絡歐美、孤立日本,一展「四海晏然,萬邦來朝」的大國雄風,卻因過於張揚,以至弄巧成拙,一是遭西方國家冷落,二是被黨內大佬搶鏡,硬生生把一場軍國主義盛宴變成了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君不見,習近平在閱兵式上毫無奕奕神采,反而一臉倦容,滿腹憂愁好似寫在臉上;檢閱途中更是心不在焉,眾目睽睽之下昏昏然錯行左手禮,此乃不祥之兆,欲青史留名的閱兵佳話只怕從此變作一世笑柄。

   而此次訪問美國,顯然時機不對,氣氛更不對,是一次尷尬之旅。一則奧巴馬任期將盡,已無時間和精力與習近平共同解決重大問題;二則在美國當前的大選氣氛之下,國際信譽和人權記錄欠佳的中國政府本來就是公共靶子,是兩黨候選人和美國輿論競相抨擊的對象,而習近平的「領袖魅力」尚未達到改變美國大選氣氛的程度,所以很難指望此番習奧會既有面子、又有實益。中國公眾若真對習近平訪美抱有鄧小平「旋風九日」那樣的高期待,只會帶來更大的失望。何況中美關係倒退已久,自習近平上台以來,在國際舞台上親俄反美姿態一覽無遺,更有公開反對「西方價值觀」、大搞「七不講」、拆毀教堂十字架、驅逐境外NGO、對美國發動網絡攻擊和竊密、「山寨」美國高科技產品等一系列「傷害美國人民感情」的暴政之舉,互不信任情緒早已瀰漫在兩國政府和民間,習奧二人其實心照不宣,互視對方為戰略威脅,此事彰明較著,天下皆知。而習近平做得最蠢的事情,是他的言行把那些傳統上親華的美國精英人士也逼到了牆角,在美國學術界,由親華轉為疑華、「反華」的,前有沈大偉,後有蘭普頓,最近蘭普頓斷言,習的內外政策令「中美關係逼近臨界點」。此情此景之下習近平此次訪美,即便籌謀良久,亦必事倍功半,出訪效果無非也是「見光死」。

   問題的嚴重性在於,閱兵不順,訪美無功,此二事並非偶然發生,而是習式內政外交一連串失誤與失敗的必然結果。近三年以來,中國的內外形勢明擺著一日不如一日。隨著打虎戰役步步深入,中共高層內鬥日益激烈,偷懶耍滑、怠政惰治的官場新習氣在中共中下層紮根。目前看起來,習王打虎拍蠅離「取得決定性勝利」仍遙遙無期,這意味著高層惡鬥、中層偷懶、下層怠政的狀況將長期存在下去;而與此同時,中國的周邊和平環境正在實質性逆轉,越來越激烈的反中情緒不但在日本、菲律賓、越南蔓延,在台灣和香港也愈益顯性化,就連「鮮血凝成友誼」的朝鮮金家王朝,也已經走到了公開翻臉的邊緣──而朝鮮一旦與中國翻臉,其不按常理出牌的魯莽行為給中國國家利益造成的衝擊必定比東海、南海衝突更加嚴重。

   在此內憂外患愈演愈烈之際,持續高速增長了三十多年的中國經濟也不再「給力」,目前已出現增速下滑、匯率急跌、股市崩盤等危機狀況,美聯儲史無前例將中國疲弱的經濟表現作為美元暫緩加息的理由。在今日中國,股民焦頭爛額,境外投資者、私人企業家也人心惶惶,而習當局的應對措施則是手忙腳亂、毫無章法,比江朱、胡溫大失水準,暴力救市愈救愈跌,國企改革愈改愈糟。為減緩資本加速流出的趨勢,新華社屬下的瞭望智庫發出「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恐嚇。不消說,此類言行和暴力救市的效果一樣,不可能解決任何問題,只會加劇老問題,引發新問題。

   習近平剛上台之時,對他有好感、有期待、有幻想的中外精英大有人在,不過才短短三年,如今已恍如隔世。當初也曾有自由民主派人士吹捧習「是中國最好的大大」、「正在下一盤很大的棋」,如今又有人拾起了這個下棋的比喻,不過意思已經大不相同了。劉少奇之子劉源上將的智囊、曾以「抱著定時炸彈擊鼓傳花」妙喻胡錦濤的張木生批評說,習近平「把一手好牌下成了滿盤臭棋」。也許是頭三年裡集權太過,亮劍太兇,所謂物壯則老,物極必反,習近平過早地走上了內政外交的下坡路。

   来源:争鸣杂志2015年十月号

   

   ——转自新世纪,2015-10-01

(2015/10/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