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陈破空)]
观察
·生活与生命(十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八)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十九)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一)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二) / 韩尚笑
·歡迎䀚山素姬訪華,歡迎中共進步 /韓尚笑 (原載英國BBC)
·生活与生命(二十三) / 韩尚笑
·理想与现实 ---- 昂山素姬访华随想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二十四) / 韩尚笑
·是南海填岛还是中南海填堵?/ 韩尚笑 (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二十五)/ 韩尚笑
·走近中美互动新大陆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七)/ 韩尚笑
·中国特色还是中共特色?/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八)/ 韩尚笑
·中国文人的表达特色 / 韩尚笑
·我与博讯(随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二十九)/ 韩尚笑
·我的观察和判断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 韩尚笑
·希腊的困境与奥林匹克的语境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二)/ 韩尚笑
·唤醒我那沉睡的民族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三)/ 韩尚笑
·从英语学习看人生 —— 跟我学英语系列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四)/ 韩尚笑
·读史的陷阱 / 韩尚笑
·悲从中来还是悲从中去?/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六)/ 韩尚笑
·对豺狼虎豹的探讨 / 韩尚笑
·从爱恩斯坦的误解看表达的不简单 —— 跟我学英语系列 [2]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七)/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八)/ 韩尚笑
·爱恩斯坦的误解 — 跟我学英语系列 [3]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三十九)/ 韩尚笑
·中国崛起还是中国毁了自己?(启蒙系列)/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一)/ 韩尚笑
·中国明天会更美好?(启蒙系列)/ 韩尚笑(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二)/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三)/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四)/ 韩尚笑
·中国人到底苦在哪儿?/ 韩尚笑
·韩尚笑:习近平的希望V普京的绝望(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四十五)/ 韩尚笑
·中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一”改动)
·不得不说的话 / 韩尚笑(原载博讯,有改动)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六)/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七)/ 韩尚笑
·恶梦还是现实?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四十八)/ 韩尚笑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上)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中)
·纪念抗战70周年的讲稿 / 韩尚笑(下)
·生活与生命 (四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 韩尚笑
·大阅兵,专制最后的哀鸣 / 韩尚笑(原载“纵览中国”)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一)/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二)/ 韩尚笑
·为什么中共抗日消极反日积极 / 韩尚笑
·习近平的局限还是缺陷 /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三)/ 韩尚笑
·殷敏红:苏联对中国的伤害远远超过日本
·生活与生命 (五十四)/ 韩尚笑
·陈奎德:中国未尽的公民作业 (原载纵览中国)
·韩尚笑:抗战,到底该怎样纪念?(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韩尚笑:爱国,和泥玩的儿戏(成人必读)【原载博讯】
·生活与生命 (五十五)/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六)/ 韩尚笑
·中国国家主席访美期间请让拉斐特广场保持开放— 《华盛顿邮报》社论
·韩尚笑:这,就是大写的艾未未
·洞穴之人
·韩尚笑:人的误会还是活的误区(原载共识网)
·六十四问习近平 作者:公民力量
·韩尚笑:狼真来了?(启蒙系列)(原载博讯)
·韩尚笑:不搞扩展,只打内战 (原载博讯)
·12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呼吁释放刘晓波 (BBC)
·威克: 高智晟打破沉默指拘押期間曾受到刑求
·韩尚笑:吃肉与自由,发展与民主(原载博汛)
·从文革浩劫中走出来的习近平 作者:储百亮 狄雨霏 译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梁晓声:我不能忍受宣称 “不如回到那个时代”的人
·到美国去上访 作者:东步亮
·生活与生命 (五十七)/ 韩尚笑
·美国和人权组织谴责中国打压女权活动人士(转自BBC)
·生活与生命 (五十八)/ 韩尚笑
·木然:大学里的反智主义
·韩尚笑:为什么亲共一家反共大家?(原载博讯)
·夏明:国外瞎忙,不如回家补网(BBC)
·韩尚笑:习近平访美构建了大国关系吗 (博讯)
·未来互联网上的人权 ——在互联网自由技术展示会上的演讲(摘译)
·生活与生命 (五十九)/ 韩尚笑
·生活与生命 (六十)/ 韩尚笑
·《争鸣》时评:习近平的下坡路 ——从阅兵和访美说起
·韩尚笑:习近平吃肉的遗传
·韩尚笑:TPP的进步意义
·余杰:殷海光为何能看穿共产党的假面 ——殷海光《中国共产党之观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陈破空)

   

   2015年初,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推出他的新著《红太阳帝国-中共最后的分赃》。汇集他最近几年对中共政权与中国政治的思考和文论。

   这个书名,让我联想到另一个书名:《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那是南京大学已故历史系教授高华的遗作,揭露毛泽东的极权控制术。夏明的《红太阳帝国》,则是揭露当今中共政权的本质与虚实。对照之下,高华论一人,夏明论一国;高华著作具有历史感,夏明著作则赋有时代感。

   把暴发的专制中国命名为“红太阳帝国”,出自夏明的灵感。这类文字灵感,在书中处处闪现,正是夏明写作的独特之处。如人大制度,被比喻为“政治昙花”;中共最高权力被比喻为“一颗魔戒”;中共特权被比喻为“一根绞索”;当前中南海政策被比喻为“邪途老路”;中共到全球办孔子学院,被比喻为“四砸孔家店”;北京津津乐道的“中国模式”,被比喻为“21世纪世界之癌”……这些生动的比喻,大大增强了该书文字的张力,也大大增加了一本政治类书籍的可读性。

   夏明称“红太阳帝国”,是对王沪宁仰慕“太阳帝国”的暗讽。王沪宁曾认定,日本的“太阳帝国”会战胜美国的自由体制。这个预言失败之后,王沪宁又幻想,中国能够继承日本,成为挑战美国的下一个东方民族。

   提到王沪宁,谁都知道,就是那个被称为“三代帝师”(历经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三代领导人)的中南海最高智囊,现任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同为复旦大学校友,王沪宁与夏明,曾为师生、同事,相处十年。但两人却走上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王入党、当官、并节节高升,成为体制内的理论宠儿,帝王的抬轿伕;夏则遁出体制,投身民主运动,经历1989年血与火的洗礼,最后远渡重洋,成为北美自由大地的一名独立学者。

   书中,夏明以他的近距离观察,剖析了王沪宁的思想轨迹:饱读西方社科著作,却依然迷失于马克思主义的偏门;游学美国半年,却始终没有克服对美国的不理解和排斥心;逆反“西方中心论”,自以为西方最终衰败、东方必然崛起(先是日本、后是中国)。夏明毫不客气地点出王沪宁逻辑思维的自相矛盾:迷信“马克思主义绝对真理”,却又相信“政治生态学的相对主义”;用西方的马克思主义定理,去否定西方的普世价值,为“中国发展道路”制造所谓东方“合理性”。

   其实,王沪宁与中南海掌门人的关系,亦师亦徒。表面上,王是参谋、顾问、师爷,为领导人出谋划策;实际上,王是仆从、奴才、徒弟,揣摩上意,咬文嚼字,为权力者的铁血统治寻找和炮制“理论根据”。前有姚文元,后有王沪宁,都是出自上海滩的“青年才俊”,均因攀附权势而飞黄腾达,跻身中南海政治局。“学而优则仕”,御用文人,如此而已。

   如果夏明要选择走这条“通天大道”,并不难。六四后,夏明虽然留学、任教海外,但仍可自由地出入中国,还曾是中共当局统战、拉拢、收买的重点对象。然而,在出入中国的那些年月里,这个本着为中国人民做点实事、为中国做建设性贡献初衷的海外赤子,目睹中国官场、社会的种种怪象、乱象、败象,腐败透顶,堕落无边,光怪陆离,深深失望而至深恶痛绝,最终,因为拍摄一部反映四川大地震灾民苦难的纪录片《劫后天府泪纵横》,而彻底与红色王朝决裂,与王沪宁们分道扬镳。

   与王沪宁等辈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夏明也饱读西方社科著作,却能精通其要领、汲取其精华。夏明书中,对西方学者及其学说的引用,顺手拈来,俯拾皆是,足见他对西方政治、社会和历史学说的博闻、博学与娴熟。作为一个良心不泯的知识分子,人权、自由、民主、宪政,才是打动他心弦、令他心向往之的理想境界。秉持独立人格,坚信普世价值,成为夏明教授坚定不移的人生坐标。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夏明言锋所及,处处刺穿独裁者的画皮。比如,他指出:这是一个培育仇恨的政权,“且不说中共掌权后即开始背叛自己的盟友(反右)、饿死自己的人民(大饥荒)、迫害自己的功臣(文革)、吞噬自己的子女(上山下乡),最后它把自己领袖的未亡人也投进了监狱,让她走投无路、上吊自杀,也把自己的‘伟大领袖’变成了‘反革命家属’。”好一部宏大而离奇的荒诞剧!

   “中共最后的分赃”,这是夏明著作的副标题。是的,分赃,只有这个词,才能更精确地解读当今统治阶层的心思和作为。时值前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令计划被法办的消息传出,其罪名,与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等人的罪名如出一辙:巨额受贿,通奸,窃密。权钱交易,权色交易。

   可以预见,即便再抓出一些贪官,抓不完、杀不绝的共产党人,都将是这个模子:贪污或受贿,通奸,窃密或泄密,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关键一条,都是腐败,就是分赃。

   拒绝民主,为的是保住权力;维稳,为的是维护既得利益。对共产党而言,这是一个大分赃的年代。只是,分赃不均,必然导致内讧、引发内斗。成者为王,高高在上,光环四射;败者为寇,锒铛入狱,声名扫地。任何惯行分赃的团伙,包括匪帮、黑社会、以及形形色色的地下组织,都概不例外,因而时常发生火并,人头落地之声,不绝于耳。

   “红太阳”已经陨落39年,有人却幻想当新的“红太阳”。海内外热议习近平欲行强人政治。然而,当政治强人,根据何在?毛泽东成为政治强人,靠的是推翻一个政权、建立一个政权,并打倒党内各路政敌;邓小平成为政治强人,靠的是颠覆毛泽东的经济路线,并摆平党内各路政敌。习近平想当政治强人,政治上超越毛?抑或,经济上超越邓?其抱残守缺,宁左勿右,并无丝毫超越迹象;而反腐遇阻、打虎受挫,要铲除党内各路政敌,又谈何容易?

   况且,毛泽东掌权27年,邓小平管政20年,习近平能撑多少年?10年?更长或更短?由此可见,政治强人一说,迄今毫无根据。作为全书的结语,夏明戳穿中南海诸公的迷梦,曰:“中共的‘红太阳’不过是一群邪恶之徒在阴暗的洞穴里投射在石壁上的幻影而已。”振聋发聩,足以令红墙内外的人们玩味、深思。

   (RFA)

(2015/10/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