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韩尚笑:点评“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
观察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金融大鳄唱衰中国,悲观预期弥漫达沃斯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精彩与平庸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刘晓波:沈从文自杀与毛式暴力美学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方励之:中国人的骄傲与悲哀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六十九)/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浪漫
·韩尚笑:名词解释(启蒙系列)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羽谈飞:转型中国:务必抛弃两极变革幻想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胡平:为什么“人人生而平等” ——对不证自明的真理的一种证明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生活与生命 (七十)/ 韩尚笑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解惑:为什么澳洲是置业的首选?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布鲁克斯:美国的反政治文化毒瘤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一)》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二)》组图 (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三)》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四)》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五)》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清明是哀伤还是欢庆?(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陈丹青:中国人素质差是反复革命的深刻报应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教授《实话实说房地产(六)》组图(转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尚笑:点评“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

   

   

   读了张力奋先生的这篇文章,有感而发。在欣赏作者的良苦用心之余,略作点评,以期引起讨论。

   一丶读史出身的王岐山,真像作者认为的那样懂什么"后资本主义时期的书与前期的东西、、、、、、” 吗?他向中国官员所推荐的法国史学家托克威尔的名著《旧制度与大革命》,我想他与习近平一样,只知道一些书名而已!

   二、中国在发展就是硬道理,有钱就任性的末世心态中,有心思去做这种思想的实验吗?

   现在,不少学者的最大问题,不是学问深浅的问题,而是对中共认识浮浅的问题。在对知识的僵化套用与对中共的死板说教之间,存在一道“误区的鸿沟”,令人徒增伤悲。在某种程度上,有隔靴搔痒,风马牛不相及之嫌。

   难道大家不觉得像在跟強奸惯犯讲解贞洁对女性的重要一样可笑吗?是不是越细致的论述和说教,说教者的论点就越显得苍白乏力呢?进化与中共,少女与色狼,水火兼容?!

   习近平的执政,是进化还是退化呢?

   附:

   中国应向英国借鉴“进化论”作者:张力奋

   (一)

   星期一晚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飞抵伦敦,对英国作国事访问。上一个对英伦国事访问的中国领导人是胡锦涛,时间是2005年。国与国外交,讲究礼仪与礼遇。与十年前相比,伴随中国经济以及国家影响力的崛起,中国越来越看重其领导人出访的礼遇规格。在很多中国国人看来,礼遇即是实力。

   这次行程四天的出访,中英双方无疑都在以超高规格“量身定制”。习近平出任国家主席后,很少单独安排专访一国。这次访英,应是不多的例外。从北京飞伦敦,航程近11小时,这次他是专门到英伦三岛跑一趟。从白金汉宫到唐宁街10号首相府,英方这次呈上全套国宾与皇家礼仪,铺上英国报章所称的“最红的红地毯”。议程中,习近平将与夫人下榻白金汉宫,与女王私宴,跟王室成员深度接触,并获得在英国国会发表演讲的极高规格礼遇,见证一大摞巨额商贸投资合同的签署,前往首相乡间别墅Chequers做客。最后,卡梅伦首相专程在曼彻斯特为他送行。这些高调的安排似乎在强化一个信号,即中英双边正开始一段“蜜月”。拿在中国人气颇高的英国财相奥斯本的话说,英中两国要享受“黄金时代”。

   临行,习近平在接受路透社答问时说:“英国表示愿做对华最开放的西方国家,这是一个明智的战略选择,也完全符合英国自身的长远利益。”难以想象,仅在三年多前,中英之间曾陷入一段严酷的霜冻期。直接的导因是西藏问题:2012年5月,卡梅伦首相在伦敦会见西藏精神领䄂达赖喇嘛,两国关系随之跌至谷底,双边经贸遭受重创。2013年卡梅伦访华,实为“破冰之旅”,外交再入轨道。英国媒体曾指责卡梅伦内阁为经贸利益向北京的压力叩头。就在上个月,在卡梅伦拒绝见面后,达赖喇嘛以少有的疾言,批评英国首相“将金钱置于道德之上。”

   历史上,中英关系的大起落,一言难尽。十七世纪末,清朝开始与英国小规模通商。1792年,英外交特使马戛尼在承德觐见乾隆皇帝,要求开放多口通商,遭清廷拒绝。1840年前后,英国对华发动“鸦片战争”,卫护东印度公司的商业利益,被中国老百姓以及教科书视为中国近代所有民族屈辱的起始。它也是国家记忆中一块沉重而敏感的疮痂,时而从历史中爬出,抓挠不安稳且敏感的政经现实。

   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两个月后(即1950年1月6日),英国宣布承认新中国,并设立临时代办处,成为最早承认中国新政权的欧洲国家之一。1967年,“文革”爆发初期,英国驻北京代办处遭红卫兵围攻、火烧。1972年,保守党希思首相任内,英方提出将与中国的“临时代办级”升格为全权大使关系。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国策后,缠绕中英关系的主要问题是香港归属。1984年,两国就香港主权回归达成协议。1989年6月4日之后,直至1997年正式移交,中英就香港问题出现过激烈摩擦或对抗。

   近几年,卡梅伦政府在香港问题上刻意低调或回避,以防触怒北京。对卡梅伦彻底调整对华立场,赞者称其务实、以国家经济利益为上,贬者责之为政治投机的实用主义。去年,中国倡导创立AIIB(亚投行),欧美发达国家无人响应。而英国有惊人之举:不顾冒犯老大哥美国,打破二战之后英美在重大地域政治决策上协同一致的传统,撇开盟友,率先申请加入亚投行。此后,中英关系急速升温。中国外交,向来注重投桃报李,你来我往,对英方这一美意的回报,从已透露的重大经贸合作项目与投资额中应能看出因果。

   (二)

   上周,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接受英国第四频道的电视专访。王牌时政主持人J.斯诺在提问时,自嘲地把英国称作一个“中等级别”(middle ranking) 的欧洲国家。刘大使答,英国是一个有全球影响力的国家。

   我同意中国大使对英国全球影响力的判断,不仅在于英国对当今国际政经事务的角色与权重,更在于它对近代社会制度创新的原创贡献。从社会组织架构与制度的层面,我们依旧生活在巨大的英国制度影响之下而不自知。

   英国对现代社会制度与文明的原创贡献,在二十一世纪的日常生活中随处可见:公司制度、银行、保险、金融服务、信托、养老金、税制、福利、文官体系、公学及义务教育、陪审团制度、博物馆、海事、公共媒体、义工、慈善机构、商会、工会、学会、自治团体、旅游。它们已成为现代社会的基本构件或要素。

   几年前,读史学出身的现任中共纪委书记王歧山,曾向中国官员推荐法国史学家托克威尔的名著《旧制度与大革命》。他说:“现在很多的学者看的是后资本主义时期的书,应该看一下前期的东西……”此书深层探究18世纪法国大革命的起源,在中国洛阳纸贵,跟当下中国制度转型中社会矛盾激化、贫富分化、官场贪腐滥权的大背景有暗合之处。

   我以为,在可资中国借鉴的“前期的东西”中,英国社会的进化与转型史,特别是英国十八世纪逐步完善的政治保守主义思想,对当下的中国极有参照价值。如果血腥的法国大革命提醒中国,若不正视政治溃败,则可能触发震荡的冲突与革命,那么以稳定、渐进、有序改良来建构社会制度、组织与共识的“英国模式”,则有益于为中国的社会进步提供一个更平稳的制度参照。

   英媒上周报道,英方为习近平主席访英热身,原计划在北京展出800年前的英国《大宪章》羊皮纸抄本(Magna Carta)。《大宪章》被视为英国宪政的思想源泉与“自由的基础”。报道说,因中方对“宪政”的敏感,展览从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低调地移至英国驻华大使馆的走廓上。这令人遗憾。中国需要对“宪政”以及宪政的讨论脱敏。

   (三)

   在中国的语境或翻译中,保守主义似乎带有某种消极、灰暗的意味。实际上,正相反。其“保守”,只是相对于革命与激进而言,而不是相对于进步。这个政治哲学强调既有的价值或现状,以稳妥方式改良体制并加以维护,尊重传统智慧与历史的传承。作为达尔文的故乡,英国更能体认社会良性进化的价值与途径。

   首先,中国应向英国借鉴培育社会组织的历史经验。1949年后的中国革命以及建政过程中,初建了高度的计划经济与社会控制,但对中国社会组织及其传统的破坏极为深重,有机的社会体系快速瓦解,阶级斗争导致阶级间的对立与冲突。当下,中国的社会组织正在缓慢而艰难地恢复中。没有完善的社会机构,社会就千疮百孔。眼下,中国社会转型所面临的最大制度挑战,即是如何凭借不完善的体制和失信的公权力,走出改良之新路。

   其次,英国保守主义相信经验或逐步得到验证的经验。这与告别革命之后的中国发展路径是契合的。无论对于自然生态,还是政治与社会生态,英国人笃信经验的积累与锤炼以及时间的检验。对引发剧变的激进革命,它存有疑惑甚至反感。保守主义不以宏大的理念作先导,不以理性自负,且认定每一个人所有的理性是有限的。保守主义作为一种政治哲学,讲求体认和实践,即它的功利与实用主义色彩。1688年的“光荣革命”,根植于英国贵族政治阶层对既存体制的默认和改进,保守主义逐渐成为英国价值的主要源流。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英国人对他们保全君主立宪制的高明之处颇为自得,更坚定了其保守主义的基石。一方面,中国为自己本民族的悠久文化而自豪,另一方面,中国近代革命又把传统戳得千疮百孔。革命轻漫历史,导致集体和私人记忆的断层。保守主义的实践或许能够帮助中国拾回历史的脉络。

   第三,英国作为保守主义思潮的发源地,注重政府与公民、社会各阶层之间社会契约的协商与达致,维护向上的流动空间。它以小政府、大市场的经济架构为本,对抗极权主义。当下中国,利益分化严重、贫富差距加大、公权力失信、阶层固化加剧、向上空间变窄、社会不公造致官民对抗冲突,紧张加剧。亟待政府通过一系列细微的社会变革措施,缓解弱势群体的焦虑,建立有效的利益表达、利益协调与利益分享机制,达致更透明的公平与分配伦理,避免社会阶层及其利益机制的严重撕裂,完善民意表达机制与社会契约,减缓社会震荡。

   英国人口为中国的二十分之一,疆域仅为中国的四十分之一。作为近代史上的第一个政经强国,与一百多年相比,今天的英国不再是最前列的政经强国。英国以博物馆出名。它过往四、五百年的社会沿革与平稳转型,使它像一座活的社会进化博物馆。习近平主席抵达伦敦当晚,将下榻文华东方酒店。一墙之隔,就是举世闻名的海德公园。这个英国最大的皇家公共庭园,落成于1637年。四百年风雨沧桑,它仍保有原始全貌,源于人们对制度、法令与惯例的尊重,以及对历史永续的承诺。英国的保守主义思想与实践,在历史上有诸多跌宕与流变,有失利教训,但它毕竟是保障英国500年政治社会稳定的重要源泉。

   当中国代表团在伦敦签下巨额合同时,东道主英国或将回赠一份特殊的礼物——英国的保守主义理念与传统。中国正开始其“大国的想象”。世界希望中国清晰地描述她的未来。英国的经验主义与保守主义理念,对当下的中国转型应有借鉴之用。中英之间的“黄金时代”,不能只靠市场与合同来维护。对正在崛起的中国来说,思想与思想的市场可能比黄金更重要。

   中国需要思想的实验。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作者为英国金融时报FT中文网创刊荣誉总编辑。本文写于伦敦。)

   —— 原载: FT中文网

(2015/10/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