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观察
[主页]->[诗歌]->[观察]->[纽约时报: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
观察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澳洲价值守护 阻止悉尼颂毛活动(转载)
·韩尚笑:跟我学英语
·Embrace Australian Values - Stop Maoist Concert in Sydney
·《抵制红潮免祸害华人——致澳洲华人同胞的公开信》
·【韩尚笑呼吁】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呼吁】
·韩尚笑:《我的直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被毛粉追到天涯海角之后 ——阻止颂毛登陆
·韩尚笑呼吁
·颂毛演出拷问着海外华人良知! ——强烈谴责中共将毛尸阴魂抬进澳洲
·跟我学英语
·雨中的思考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一个没有傻逼的国家
·跟我学英语
·感悟 /韩尚笑
·跟我学英语
·孙宝强:澳洲之耻 文明之殇
·韩尚笑:选择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赞】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秦晋:澳洲音乐会答记者问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无题 /韩尚笑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呼吁:将海外反毛抗毛引入新阶段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一个能玩坏先进文明的族群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博迅独家特稿)韩尚笑:人类文明的最大劫数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无眠—#买单#
·无眠:《老B养的罪行》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纵容下的強权中国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我们中国人、、、、、、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不难的选择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华人真该参政吗?(原载博迅)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国殇日
·夏飞岩:“红潮”遇上了“逆流”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点评】
·【韩尚笑点评】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下跪的自由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度假
·跟我学英语
·韩尚笑:度假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跟我学英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纽约时报:不会唱赞歌?中国媒体替你唱!

   
   
   作者:赫海威 译者: Tang Wing Sze(实习) Lee Wing Yan(实习)
   
   


   一名澳大利亚记者并没有说过西藏人民过着“美好的生活”,但却被这样引述。一篇支持共产党言论的观点文章,错误地将一位人气颇高的美国作家列为其作者。
   
   一直以来,外界知道中国官方新闻媒体会大费周章地正面描绘中国状况,颇具创意地调整标题,以及忽略重要事实。但几位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最近表示,中国新闻媒体引述他们的言论时,有捏造或重大修改的现象。
   
   
   Michael Forsythe/The New York Times
   
   马若德
   
   查看大图何伟
   Darryl Kennedy
   
   何伟
   
   
   
   下面来看一些最明显的案例:哈佛大学历史和政治学教授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本月在北京的一个马克思主义会议上谈及习近平的“中国梦”。他说,习近平所说的中国复兴说“在智识上是一个不连贯、不广泛、缺乏力量的理念,”不足以与西方思想抗衡。但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对此的回忆不同。它把马若德的话改成了,“中国梦”将会对人类发展做出巨大贡献,发挥积极影响。
   
   在本周三的一封电子邮件中,马若德称这个引述“完全是捏造的”。之后《环球时报》删除了这句话。《纽约客》撰稿人何伟(Peter Hessler)也写过几本关于中国的书,他有一天很惊讶地看到自己的署名出现在官方报纸《中国日报》今年1月的一篇观点文章中。该文高度赞扬中国的政治模式:“我认为,我对中国制度本质上有多么稳定有了更好的了解。”
   
   何伟要求撤文,称该报对以前的一个采访重新包装,删节了关键部分。但是,《中国日报》的编辑只撤下了英文网站上的文章。何伟后来把这件事写在《纽约客》中,他说,“其实我应该会想到有这种事发生,因为《中国日报》在推销当局的思想方面是出了名的。”
   
   两年前,澳大利亚记者罗文凯(Rowan Callick)参加过政府组织的一次赴藏之旅。回来后,他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中国日报》一篇有关西藏的文章提中。西藏因社会动荡而声名远扬,但那篇文章却援引作为《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的亚太编辑的罗文凯(Rowan Callick)的话称,“我惊奇的发现这里的人们有着美好的生活。”
   
   在西藏,罗文凯是见过官员和当地记者,但他说自己从没说过那些话。罗文凯说,他后来收到了文章作者个人的道歉,对方解释称,错误地把其他人当成了罗文凯。这篇报道的原文至今仍可在官方电视台CCTV的网站上看到。
   
   2012年,当发现《环球时报》上出现以自己名义写的评论文章时,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国家安全学院院长罗里·梅德卡尔夫(Rory Medcalf)感到十分震惊。梅德卡尔夫曾经受《环球时报》访问,但他从未答应为其写作评论文章。梅德卡尔夫说,该文扭曲了他的观点,其中有一处指西藏人是“分裂分子“,梅德卡尔夫说自己没有使用这种说法。
   
    就此事件,《环球时报》难得地发表了采访梅德卡尔夫的记者的道歉声明。“我从这个尴尬事件中看到的是,在国际参与程度扩大的情况下,中国媒体以及整个中国都在面对的挑战,”该名记者写道。
   
   在周三的一封电邮中,梅德卡尔夫指出,最近的一连串捏造及错误引用外国专家言论事件,揭示了中国对媒体的严格管控与部分中国记者报道真实新闻的抱负之间的角力。
   
   梅德卡尔夫说:“我们不能假定,所有在中国官方媒体工作的记者和受聘的外籍编辑都会安然接受新闻材料在与公众见面之前经过的扭曲。
   
   
   赫海威(Javier C. Hernández)是《纽约时报》记者。
   
   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本文作者@HernandezJavier。
   
   
   
   —— 原载: 《纽约时报》
(2015/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