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法庭记事(二)]
非智专栏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庭记事(二)

   
   非智
   二
    “结果怎样?”一进家门,他的妻子就急切地问,
    “延期开庭,律师建议给他更多时间同警察联系,要求警察撤诉。”他说,想到妻子的焦虑,他又补充道:“这案子没什么的,看律师的意思,警察撤诉是可能的。”


    “我就担心留下什么记录,对你将来不好。”
    “这是澳洲,按法办事,任何案子在没有经过审判之前都是无罪过的,更何况这只是非常微小的一次纠纷案,没什么的,你别担心。”
    “我是有点担心,几十年从来都不惹官司,这次倒好,直接上法庭。”他妻子还是有点忧戚地说,“不过,不管这个案子怎样,我都会支持你的。”他听了妻子的话,有些感动,虽然平日里同妻子少不了吵嘴争论,也有怄气的时候,但关键时刻,妻子还是站在他一边,只是他觉得妻子过于顾虑,但该说的话也都说了,所以,他亲了亲他妻子说“让你担忧,不好意思。”
   
    把自己关到书房后,他无精打采地坐到皮椅上,想打开电脑写点东西,又来不了精神。这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案,但在澳洲,任何官司都会将你搞得精疲力尽,一般的官司,一场下来,没有一二年是结不了案的。他想起不久前才在《西澳人》报纸上看到的一个新闻:地区法官才刚刚给了一个2013年发生的案子定案,判处犯法者入监狱8个月加罚款$ 8000,但同时又判给予缓刑18个月年,这一缓刑,实际上就是不用入监狱了。法官的这个判决,当然引起社会的议论和受害者家属的不满,但法官的判决一锤定音,基本没有什么人再提出上诉这事。他知道这个案子实际的严重性,媒体报道说,被告由于喝醉酒砸了出租车的门并殴打出租车司机,这个被告被正在巡逻的警察当场抓住,而且还有现场录像,所以可以说是证据确凿,无可抵赖。但法官考虑这个被告只是初犯,而且是酒后出事,尤其是事后有忏悔表态,故此没有给他严判。法官的宗旨是,法律的制定,是规范人的行为;法庭的裁决,是以救人而不是以惩罚人为目的。除了那些对社会、对公众极有威胁性的罪犯,应该被判入监狱外,法庭是尽量不把人往监狱里送。他想,法官的这个观点应该是合理的,因为事实证明,那些从监狱里出来的人,变好的不多,而变得更加狡猾,变得对社会更有危害性的倒是不少。
    他愣着面对眼前刚刚打开,屏幕还在忽闪忽闪的电脑,忽然想起“大棒打不出好人”这一句话,谁说的,他没有一点印象。他知道,中国人喜欢说“治国用重典”,但事实上,“重典”治下,不见得人人守法遵法。十八、九世纪的英国,用的也是“重典”,当时稍有小偷小摸行为,就送往监狱,多偷几次,就流放澳洲。历史记载,流放到澳洲的最小囚犯,是个偷了匹马的年仅13岁的女孩,在英国那个“治国用重典”时期,也没有因此见得犯罪率减少。目前澳洲的法律体系,就是英国法律模式,不过,已在二十世纪后,逐渐改变了那种“重典”治国模式。目前,法官在判案时,更侧重对罪犯的再教育,多是给犯罪者以悔过自新的机会。往往这里法庭所判的案,在“重典”国家来的移民眼里,总觉得法官太仁慈了,甚至会觉得似乎法庭的判决是对受害者的不公。他觉得有必要写这样一篇文章来给移民这儿的华人看,不是让华人知道他的案子,而是让华人了解澳洲的法庭审判和程序。这是个机会,刚好能亲身见证澳洲法庭的办案过程,他想,有点兴奋,似乎已觉得被无辜冤枉而被告到法庭,并不是件坏事,当然,他不能这样去告诉他的妻子,他那个事事担忧容易失眠的妻子,一旦知道他的这种想法,更睡不着觉。
   
    其实,他的案子真是微不足道,那位才上任二个月的见习警官汤姆,可能是为了表现他办事认真,竟然将那么一个小冲突也给上诉到法庭。他除了觉得不公道外,也觉得澳洲的警察素质实在需要有更多提升。在发生事故后的第二天,他就给警察有关部门做了投诉,虽然警察部门回说汤姆警官处理没有失误,但也坦言汤姆是个新上任的警官,才刚刚从警校毕业工作二个月,给他回电话的警察检查官说,我们会让汤姆在今后工作中多获得些经验,但这次他没有做错。他知道再同这位警官在电话里争论,是没有效果的,搞不好,挂一个名头给起诉了,他倒没料到真的警察部门几天后给他送来法庭传票,罪名是“进行人身攻击”,这时他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投诉不成反被上诉,呵呵,这下好了,自讨霉气。
    他是真真的自讨霉气,原来这件事同他无关,他的一个老乡同一位保安有了冲突,相互之间有些争吵,他刚好路过,稍微问明情况后,他就加入同保安的争论,当然,是做了两肋插刀仗义帮老乡的事,结果保安叫来警察,警察理所当然是支持保安,因为他们有着唯一的共同处,都是穿着制服做保卫工作。那个年轻的汤姆警官态度极为不友好,令他有着被歧视之感,这是移民的通病,稍微被冷漠或不友好对待,即刻想到种族歧视,实际上,很多白人警官对同样颜色的人也有着态度不好的时候。他被警官汤姆告到法庭,罪名是“拉了保安的手”,也就是通常法律上所说的“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如果平常拉他人的手,那是一种友好行为,如果情人间,那还是亲密行为,可这时候,拉了保安的手,则成了人身攻击。他并没有拉保安的手,也许在争论中会挥动着手,相互间碰触是有可能的,那怎能说是人身攻击呢?他收到传票时,心里郁闷而且有些愤慨:这警察真是没事找事,那么多小偷破门案子不去破,却来倒腾这个没来由的案子,还把他给告上法庭,真是笑话。笑话归笑话,要讲也得到法庭去讲,警察可不同你去辩论这些笑话。
   
    早前,他曾认识个警官叫尼克,个子高高大大的,理个光头,手背上还有刺青,如果不穿警服,在街上,你一定认为他是黑社会人物。但尼克可是对黑社会嫉恶如仇,是佩斯黑社会小混混和小偷们的剋星。一次他家失盗,他打电话给尼克,想获得他的些帮助,尼克问他:损失大吗?如果不大,就找保险公司,让警察抓小偷,很难,除非你当场抓住或看到他拿着你丢失的东西,不然,即便抓到,送到法庭,也是常常被无罪释放的,警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小偷逮住,送到法庭,要么是最多罚几个小时的做义工,要么就是当庭训几句放走,对于那些流浪的小偷,连罚款的可能都没有,而这些小偷,根本没有被足够送到监狱的罪名,也没有收容所或劳教所来收容教育他们,放到社会上,有些还是照样犯事。尼克警官给他的忠告是“锁好你的门窗,看好你的东西,不要给小偷有任何可乘之机。”
    好好保护好自己,这是在澳洲生活所要学的基本常识。小偷不去抓,那么警察最热衷的就是那些容易不费力的事了,抓抓超速酒驾,是警察最乐意干的事,还有,这种碰到移民同保安吵架,则是最容易对付的,记下你的人名地址,给你一张法庭传票,这就漂漂亮亮地可以向上级汇报,自己干了件维护社会治安的事。尼克后来辞掉警察职务,搞政治去了,他说他要推动法律的改变,要法律对小偷流氓更严厉的制裁。不过,到现在尼克还是没能被选上议员,无奈到了一家保安公司当头儿去了。
    要学会保护自己,不仅是保护自己不被小偷偷,也要懂得保护自己不被保安欺,澳洲的保安,多是上了年岁的男女,像他在法庭所看到的那些保安,态度和蔼,样子可亲,但是那些年轻的保安,包括商场药房外,以及看车场的保安,多是没有什么其它工作技能,找了一份这样的保安工作混日子。这些混日子的年轻保安,最会欺软怕硬,以为穿起制服,就像警察一样威风。他们会找机会勒索那些胆小的移民,尤其那些不懂英语的移民。
    那天,在唐人街他老乡面前所争执的这位保安,就是一位年约25岁的年轻人,个子不高,皮肤黎黑,看样子是中东的第二代移民,这保安神气地要将老乡的车锁住,原因是老乡的车停在不该停的地方,如果要移车,就得拿出$150罚款,老乡为不惹事,拿出了现金交给这位保安,车虽然给放行了,可是,当老乡想要向这位保安索要收据时,却遭到拒绝,于是双方起了冲突,导致警察介入。原本他想警察应该来管这种乱收费不给收据的行为,但警察不管,这不是他们的事,警察回说:这得找税务部门,警察管治安,你人身攻击保安,违反治安条例。“违反治安条例”,这就是把他告到法庭的理由,这就是令他不得不请律师为自己辩白的原因。
   
    律师凯文,瘦瘦身材,穿着随便,没有那种律师总有的西装革履的装束,谈案子也是态度懒洋洋的,一会说,案子比较棘手,估计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可能还得请证人法庭公堂对簿;一会儿说,这个案子不足为虑,他可以联系警察,要求撤诉,不需上法庭。在律师一会儿硬,一会儿软的分析下,他也似乎没有主张,只得按律师的主意去做。第一步,先要求法庭延期开庭,这一点,他已做到;再下来,就是同当事警官汤姆联系,要求他撤诉。
    大约过了二周,律师凯文来电回说没有联系上警察,“汤姆警官在度假,等他回来,再联系,”这是律师的原话。他不知道汤姆什么时候去休假,什么时候将回来,一切由律师凯文说了算,他只是希望,在下一次出庭之前,能听到律师那边会有警察同意撤诉的消息。
   2015年9月29日
(2015/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