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法庭记事(一)]
非智专栏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庭记事(一)

   
   非智
   一
    约定开庭时间是早上十点,他匆忙将该做的事交代给他的助手,就急忙开车赶到法庭。
    开庭是在地区法院,在海德街,这是条繁忙的街道,来往车辆很多,最头痛的是很难找到停车的地方,虽然靠近法院有一个停车场,但基本上在这个时间是停满了车。


    他在这条街上兜了二圈,终于在第二次拐进停车场时,正好有一辆车开走。他停好车,琢磨着要停多长,至少二个小时,他自己估量。打好停车票,看了下时间,已差五分十点,赶到法庭是要迟到,他心里有些着急,忙边走边给律师手机,律师的手机占线,他匆忙闯过行人禁行的红灯,大踏步穿过法院大门。
    活了这么四十几年,还是第一次到法院开庭,而且还是西人的法院,他真不知道要办什么手续,要经过哪些关卡。
    法院大厅右边是个咖啡厅,左边一个大柜台,上面放着个牌子,写着询问处,在这柜台外已有几个人排队等着。询问处的右后方,有一个大厅,摆着些椅子,几个银行一样的柜台,在每个柜台的上面,亮着红色电子数字,椅子上零零散散坐着几个人,他不知道那个大厅和柜台是干什么,也不清楚那些等着的人在等什么?是否他也得等在那边?他不清楚,所以他也在询问处排队。
    在等着咨询时,他才注意到,右边靠近电梯处,有着一个像登机前的安检设备,有二条不长的输送带将个人物品传送经过 X光检查,还有几个已上年纪的保安人员手里拿着检测器,在每个经过安检们门时的人身上扫描检查。他真没意识到法院竟如此森严,早先在国内他到过法院,那还是八十年代的事,他的一个朋友是法官,他到他的办公室找他了解事情。那时的法院就像一般政府办公楼一样,任人出入,根本没人在意,最多有一个上了年纪的门岗坐在门口传达室,给一些不太清楚的人做些指点,功能就像这里的询问处一样。出国后,一晃二十几年,回国内也从没再进过法院,实在不知中国法院是否也如此森严。
    轮到他咨询了,他将那张法庭传票递给询问处那个样子像印度人的中年妇女看,那印度人把手往安检处一指,说从那儿进。
    时间早于过了十点,他心里有些急,耽心误了出庭。顺利经过安检门后,他在电梯口等着,这时律师回了他的手机,告知他,他已在法庭门外,问他人在哪里?他说就要上楼,律师说,开庭是在第三庭,在五楼左手边第三个房间。
    他找到第三庭时,见到律师正在同人通手机,法庭外面的凳子上等着不少人,他估计这些都是来参加出庭的,法官一天要判许多案子的,不同案子,安排时间不同。律师将手机收线后说 “来了,先等一下。我再确认一下,你是否确实没对那个保安动手?你没有拉他的手? ”“没有,根本就没有身体接触。 ”“好,你有证人对不?有几个?”“至少三个,如果要多,可以五个, ”他又问, “怎么?还没开庭? ”“要稍等一下,法官还没到,不过我们可以先进去。 ”律师说完就先走进法庭,他随后跟上。
   
    法庭设计有点像他在西澳大学的大课堂,对着门,是一个高台,高台有两层,最高一层,有个半环形的台子,台上放着一个大约 20寸的电脑,一把高背椅;在下面一层,也是个台子,分开放着二台小一点电脑,电脑后早已坐着二个二三十岁的法院女工作人员,他想,她们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女书记员。
    在女书记员下面,就是法庭大厅,第一排的左边坐着穿警察制服的男女警察律师,他们一般是起诉人员,这是刑事庭,案子基本上是由警察起诉的,在同警察律师同一排凳子的右边,则是被起诉人员和其代理律师的座位,一般是空着。法官、书记员、警察律师及被告席都放有麦克风。
    第一排椅子后面则是四五排带桌子的长凳,一个穿着法警制服的法警,坐着正在看手中案子的排序,另一个亚洲裔的法警站在该法警旁边,不停来回上下走动,一会儿从警察律师手中拿过案子递给另一个法警,一会儿走到旁听席维护次序,他无非是要求人们把手机关掉,或不要大声说话。
    好几个律师模样的人则坐在那些带有桌子的凳子上,他们坐着静静地翻阅文件,有的则交头接耳细声说话,这竟让他想起在夜总会见过的在吧台喝酒的那些掮客。
    中间一条过道隔开了旁听席同律师席,旁听席大约有六排,基本上坐满了人,除了被告还有一些是被告的亲戚朋友
    他没有亲戚朋友来参加开庭,他妻子说要陪同他来法院,因为他妻子觉得这是个冤案,她替他担忧,他则无所谓,他认为,清者自清,没有的事,被诬告,最后还是会被洗刷清楚的,何况这是个微不足道的小案,当他的律师凯文接手这个案子时,就似乎漫不经心的,没有把这案子放在心上。当然,他对警察部门不经过认真调查而偏听一面,就胡乱对他起诉感到愤怒和不满,自从他无辜被警察起诉后,他对警察的形象就大打折扣了。
    这时他才注意到,每个进来的律师模样的人,都会对着法官所坐的高台鞠躬,或低下头致礼,不管法官是否高坐其上。他意识到这是法律界人士,表达对法官的尊敬和对法律的敬畏。在澳洲,法官的社会地位和名望远远在政治家和官员之上,人们可以痛骂政治家或官员,但没人敢对法官指手画脚的。在法治社会,法官是独立的,他们不偏重哪一党、哪一派,即便是总理或州长对他们所作出的审判,都不能给以任何干预的,如果有谁胆敢伤害法官 “一根毫毛 ”,法律就即刻有让他或她滚人或入监狱的权威。
    他也发现,在大厅两旁,有用木围栏围起来的地方,都带有坐椅,他估计,一边是陪审团的席位,另一边是重刑事嫌疑人聆讯的地方。后来,因为这个案子,他在几次出庭时,就见过一个在押犯人,就是在面对法官席位右边围起来的地方听庭的,当时还有二位押看人员。
    这是他第一次到刑事法庭,不免有些好奇,在法官还没出来前,他东张西望地把法庭了解了一下,最后又发现,斜对着旁听席,在法官高台的左边,有一大扇玻璃窗,玻璃窗那边是另一个房子,一个女工作人员坐在大玻璃窗后面,前面有麦克风,耳朵上有接听器,这可能是个监视室或什么的,他想。
    已将过了十点半了,还没见到法官的身影,大家都耐心等待,谁也不敢有怨言。他不知道他的案子是否排在第一个,律师凯文已坐到律师席去了,正同一个犹太律师咬耳朵说话,他不好走过去问。还好法官迟到,他没什么可着急的。
    突然间,他听到那个走来走去亚洲裔法警喊了声什么,周围的人都站起来,他也忙站起来,只见一个高个子法官从法官台旁边的一个小门出来,径自走进法官台,众人对着台上的法官弯了个腰。然后等法官入席后,大家也才坐下。这使他想起在国内读小学时,当老师走进教室,全班同学也是在班长号令下,齐刷刷从座位上站起来给老师鞠躬的情景。
    法官嘴对着麦克风,眼睛看着电脑,开始询问也是对着麦克风的坐着的法警有关案子的安排,并宣告开庭。于是,法警,一个两鬓斑白的澳大利亚人对着手中拿着的材料,开始唱名。第一个出庭的不是他,是一个土著人,土著人从他后面的椅子上站起来,走到被告席,他的律师也从律师席走到被告席,于是土著人和他的律师两人站在那儿同法官对话。
    法官先确认了被告身份没错后,警察律师就站起来对着面前的麦克风,按照手中拿的传票内容读一遍。等警察律师坐下后,法官就问被告认罪吗?被告律师说,他的委托人不承认起诉罪名,需要更多时间来收集资料应对起诉,所以要求延期一个月再开庭。法官在电脑上查看了一阵后,同意了,他给了个日期,问被告同意不同意,被告律师即刻说可以。于是,这个案子的开庭便结束。
    大约类似这种案子审过了三个后,轮到他出庭。他很别扭地听到麦克风沙哑的声音念着他的名字,于是赶快站起来走到被告席,他的律师凯文也跟着过去,这次,律师给他的建议是先申辩无罪,然后再要求延期审判,他同意了,因为凯文律师说,他需要时间来同起诉他的警察沟通,以便要求警方撤诉。
    所履行过堂程序是一样的,他拿到那个走来走去亚洲法警给他的开庭延期通知后,就匆匆走了,他没有像其他走出法庭的人临出门时,还回过头对着法官弯腰致敬,不是他对法官的藐视,而是他实在没有这个习惯和意识。直到第二次出庭后,他才有了这个回头对法官鞠躬的意识。
   
    第一次上澳洲法庭,过程极为简单,除了获得法官同意延期开庭外,没有什么实质结果。被告还是被告,罪名 “对他人人身攻击 ”还挂在那儿,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洗清这个 “罪名 ”。
   
    他原来预计开庭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打了二个钟的停车票,结果还有一个钟的空余,可谁知道,实际还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他的案子,一个月后得再来一次。他觉得将还可以停一个小时的停车票丢掉可惜,正好看到一辆破旧脱漆的现代车开进来,停到对面刚留下来的空位子,他就走过去,将那票递给刚从车内出来的一个黑人小伙子,那黑人很高兴说了句感谢话,他估摸,这个黑人小伙也是被传到法庭的,一个贫穷的黑人,能给他点帮助,他觉得有些高兴,他想,毕竟是做了件好事。
   
    车开出停车场往右手一拐,到了海德街,他才发现,路边有着专门提供给警察的停车位,已都停满了警车。
   
   2016年 9月 22日
(2015/10/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