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法庭记事三]
非智专栏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庭记事三


    非智
   
    他来的早了,停好车,还有充裕时间,他慢悠悠地逛到地区法院。
    这次的开庭在不同的法庭,还是五楼,是在最右边的五号庭。他原以为这次还会像上次一样看到走廊有很多人在等开庭,不料,上楼后,见到庭外没几人,凯文律师也没在庭外走廊,他以为是他到得早了。

    他的开庭时间还是早上十点,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十分钟。他还在走廊上琢磨是否给凯文挂个手机,一个四十几岁,身材肥胖,制服将身体挤得鼓鼓的,走路一晃一晃的法警向他走来,问:“几号法庭?”“五号”他简短回答,“诺,就在那边。”胖法警指了指不远处一个房间,房间门关着,也许还早,他这样想,便说“我知道了,谢谢。”法警见他没动,又说“知道了,怎么不进去?”“开庭了吗?”他有点诧然,“是啊,大家都进去了。”法警不以为然地说,然后又摇摇晃晃地往前走。是个巡庭法警吧,他想,急忙往五号法庭走去,门一拉,他才发现,庭里已坐满了人,凯文正在律师席上埋头看什么文件。
    这个五号庭,同上次的三号庭,略有不同,似乎小了些,没有大玻璃窗的监视室,同样有二层高台,但法官下面的高台只有一台电脑,坐一个戴眼镜,领带整齐,下巴刮得光光的男性记事人员,开始他还误以为这人就是法官。法警依然是那位亚裔,另一位法警也没变,坐在麦克风前面,警察起诉人员今天只有二位,一男一女,面前堆着一大堆文件。
    还没开庭,但大家等着,法庭只有叽叽喳喳小声说话的声音。一会儿,亚裔法警又来要大家将手机关掉或搞成静音,他把手机搞成静音,顺便看了下时间,差三分钟十点。
    在没有联系上警官汤姆后,律师凯文又建议再延期开庭,他有些困惑,就这样不断延期开庭行吗?而且,延期了,警察那边没有消息,不是更耽误时间吗?他是做好上法庭的准备,况且他也告知那些证人准备出庭作证,有几个豪爽应诺,一两个吞吞吐吐,不过,他认为,只要有三个证人也已足够,不管花多少钱,这清白是要洗刷的,而且他妻子也表示无论花多少钱,都要为他洗清罪名。“你认为还需要再延期?如果延期没能达到什么效果,我还是觉得直接开庭好。”这是他的意见,因为他是完全有把握打赢这场官司的。凯文说,“再试试,如果这次不行,我们就准备开庭。”也许是人们潜意识认定律师在处理案子时的主张总是“正确”之故,最后当事人多采纳了律师的建议。他也一样,虽然对律师同警察联系迟迟没有结果还有些想法,但还是同意律师意见,准备要求再一次延期开庭。
    准十点,法官从小门进来,等大家刷地站起来弯腰后,就坐到他的位子上。这次的法官还是男的,打了个黄色领带,戴着副眼镜,样子很像他大学里的一个教授。这位大学教授模样的法官清了清嗓子,就开始问下面的法警有关开庭的案子安排。已有上次的经验,这次他已淡定多了,他知道第一个案子一定不会是他的,所以只有耐心等待。
    第一个案子是一个殴打伤人案,出庭的是一个小个子,留着长头发,走路弓着背的年轻白人,从他面前经过时,他看到这个年轻人的眼神带着股凌厉之气,似乎随时都会对在他面前的人发起攻击。年轻人的律师,一个带着“基帕”小帽的犹太人,也从律师席上走出来,随着年轻人站到被告席。
    法官确认了被告的名字是肖恩后,对着面前一张纸,将肖恩被起诉原因念了一遍,随后起诉方的代理,那位肩上有三道杠的男警察就站起来,对着麦克风说“肖恩先生于去年七月十八日在肯宁顿的一次公共聚会上殴打人,还跳上那人的身上,将那人打伤,情节严重,而且,肖恩先生有过多次攻击殴打他人的历史,这已是第三次了。希望法官能对肖恩先生严判入监狱。”
    “我不同意判肖恩先生入监狱。是的,肖恩先生是有过多次打人的事,他也认罪,而且也对被打者道歉。不过,那都是在别人欺负他后,他的自然的回应,也可以说是一种自我保护。我们也清楚肖恩先生是个容易暴怒的人,他的家庭医生说他有抑郁症,对他的处理,应该是到医院去,而不是到监狱里,请法官裁决。”肖恩的律师在法官同意他发言时,对肖恩做了辩护。
    “我认为这个小伙子是有问题,”法官在听完警察起诉及律师辩护后说,“他三次打人,特别是这第三次更为恶劣,他必须得到教训,必须为他所做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但我不想将他送入监狱,我更倾向让他去看心里医生。 我的决定是罚款$5000, 即刻安排肖恩找心里医生。”法官说完,将手上那张纸往下递给男性书记员。警察起诉员也没再有什么异议,肖恩和他的犹太律师听完审判后,就从被告席上退出。在法庭,法官的话就是绝对权威,如果说在民主国家,没有威权,不讲威权,那是不全面的;在民主国家,总统总理不威权,但法律是威权的,代表法律的法官是威权的。法官可以传召总统总理到庭听讯,但是总统总理却不能干涉法官的判案,虽然澳洲宪法规定议会有权力推翻法官的判决,但由于司法高度独立,在历史上基本没有发生议会推翻法官判决的事。任何人都有再进一步上诉的权利,但那是到更高一级法庭,而不是到更高一级的政府部门或官员那里,什么上访之类的现象,完全不可能出现,有问题,有纠纷,直接就到法庭上,由法官解决,而不是由官员批条子做指示解决。
    再下来的案子是一个在押犯人,听到法警宣告后,他从右手边的小门进入木围栏围住的聆讯处,同时进来的有二个看押人员,看押人员穿的不是警察制服,而是保安制服。在澳洲,政府为省钱,连监狱也让私人保安看管。被起诉的犯人没有穿囚衣,体格健壮,脸上留着稀稀拉拉的胡子,一进来,就往旁边椅子一坐,低下头,也不看法官席。两个看押人员一个站在小门边,一个就近站在犯人身边,犯人没有戴手铐,看押人员也没佩戴任何武器。
    犯人叫迈克逊,是个盗窃犯,因盗窃已被判入狱,在蹲监狱期间,警察部门又破获了一起盗窃案,经审查发现,窃贼竟然还是这个迈克逊,于是又将蹲监狱的他再次起诉。警察的起诉说,迈克逊是个惯犯,已多次因为破门或破窗盗窃被判入监狱,但总是贼心不改,放出来后又作案。最近警察所破这个案子是在迈克逊被捕之前所犯,但迈克逊被捕后并没有坦白交代,等到警察抓到这个案子的另一个同犯,才把他也告出来,故此,法庭将他从监狱里传来听审。
    听到法官在确认名字时,犯人迈克逊站起来走到木围栏边,面对着法官,毫无表情,一脸任你怎么判都行的无所谓的样子,他没有律师为他辩护,这个案子估计是走过场的一种形式,因为迈克逊早已被判入监狱,罪名是确凿无疑的,现在不过是再给他加刑罢了。果然,法官很严厉地说迈克逊累教不改,没有忏悔之心,没有坦白交代之意,已对社会和他人的生活构成威胁,故此再加判10个月刑期。迈克逊听了法官判词,没有吭声,傍边的看押人员对他小声说了什么,他急忙点头对法官说:谢谢法官先生。然后掉头就走,二位看押人员随后也跟着出去。
    这个案子审理不长,大约不到10分钟,他看了下表,早已十点二十五,这次他打的停车卡只有一个小时,上次到法庭,只半小时就结束,所以这次他想,停车一个小时足够。
    他期盼着下一个案子会是他的,但这时法警又宣告了另一个案子,被起诉者叫威廉顿,法警高声念出威廉顿名字后,竟没见到任何人站到被告席,他正在纳闷,听到法官通过麦克风对着他头上挂在墙上的一个屏幕说话,他才知道,在澳洲还可以有影视庭审。在屏幕上的威廉顿从监狱里同法官对话,声音沙哑,也许是那边话筒的问题,断断续续,他才听出原来这个在监狱的威廉顿向法庭申请假释,理由是他的母亲生病需要他看顾。法官问为什么他妻子不能看顾他的母亲?威廉顿说,他的二个儿子已经够他妻子忙累,哪里还有时间照看他的母亲,他要求法官发仁慈,能同意给他假释,法官说,他可以考虑这个问题,但需要威廉顿递交假释申请,威廉顿说他已递交了,法官问,哪个律师递交的?威廉顿说,他没有请律师,由他自己递交的,法官告诉威廉顿,最好由律师递交,法官对着屏幕说,你现在所要做的事,是找个律师,然后由他向法庭递交申请。屏幕里的威廉顿似乎还想申辩什么,叨唠了几句,法官说,这是他的建议,如果威廉顿想获得法庭同意给他假释,最好去找个律师。屏幕上最后说,好的,谢谢法官先生,然后就安静下来了。
    这时凯文走过来低声对他说:“可能下一个案子就是你的了,我已同起诉警官沟通了,希望他同意把案子再延期,警官同意了,现在就需要法官同意并确定下一次的开庭日期。”
   他点点头说:“就这样吧,我真不希望这个案子拖太久。”
   凯文说:“如果警察不撤诉,这个案子就需要证人出庭,那时间更长,可能需要一年多才能结束,当然,除非你放弃申辩而认罪,那样就可能在今天结案,最多就是判罚款。不过,这个‘人身攻击罪 ’可是要跟着你好长时间的。”
    认罪是不可能的,因为本来就没有罪,何来罪认?他知道多数律师办理华人案子都简单迅速,因为,几乎大部分华人都选择认罪被罚款这样的结果,当然,一般律师也会提出这样的建议,“认罪”接收罚款结束案子回家的结果,虽然挂着个“罪名”,但是比之长时间请律师在法庭上申辩,金钱和时间是节省许多,这里的律师算费,是以分钟计算的,收你一个邮件,打你一个电话,都要收钱。而且像这种小案,所挂的“罪名”微不足道,所以,有些人也不在意,能省钱最好。但他不这样认为,清白就是清白,不能为怕麻烦为省钱而无辜获罪,这官司他一定是要打到底的,无论时间多长,无论花多少钱,这就是他的性格,倔强、坦直。
    听到他再次同意延期后,凯文就退回到他的律师席。
    下一个案子还不是他的,这个早晨审理的案子竟那么多,怪不得法庭准时开庭,上一次法庭的经验根本不能适合今天的情况,看来,要熟悉法庭程序,不是来了一次两次就能够做到的。他开始担忧他停车超时被罚,想再去投币加时,又担忧离开时案子刚轮到他,那就糟了。心里有了担忧,就没再在意到底法官审的是什么案。在法警嗡嗡地公布被告名字时,只见一个高个子穿着黑色西装,蓝色领带的白人,同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亚洲人随着他们的律师一起走到被告席,他只听到,他们的律师要求法庭延期他们的案子,法官同意了,不一会儿功夫,这三人都退了下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