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润涛阎:马克思只想骗一男一女两个人 ]
独往独来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吴敬琏再发声:国家养只会“造词”的专家有什么用?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鄭 平:請民運人士關注高智晟的吶喊,讀《二○一七,起來中國》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中共制造英雄过世 邓小平亲口证实欺世盗名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洞生:新黑洞理论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 张琏瑰::朝鲜核问题的严重性
· 王岐山被正式赋闲,习王的打虎权被正式剥夺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乐山水;川普对华清算,北京退到哪一步?
·急速客:从反蒋英雄到毛的叭儿狗
·曾伯炎;1957罹难右派众生相——写在反右60周年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历史的错位(1~10)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齐大圣;从“毛病不除,恶习难改”到“今年何夕,除夕除习”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
·林 木; 方励之学长点滴及其他
·吴江;重温胡适的10句名言
·钱学森胆战心惊渡过文革前后20年
· 韦君宜;思痛录
·金复新;今朝扶共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贾行家:我说我们东北,失落的人、绝望的人太多了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高新:习近平崇毛、拥邓是情感还是功利?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红二代揭习上台及中共政局四年巨变内幕
·【网络民议】严防给肯尼亚造成新的风险和负担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王在安;地球上存在第四次世界大战吗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中共专制腐败实录
·董狐;王岐山被‘调虎离山’记
·张洞生;觉醒的民众应与反共民主行动派一起,结束中共暴政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张洞生:支持配合郭文贵,痛打盗国贼落水狗王岐山
·曹长青: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二大爷别院|计程车司机: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挣扎和觉醒
·曾庆红握有习近平“作风问题”检讨
·溪谷闲人:美国经济好转,川总统说到做到。
·王之:齐奥塞斯库同志的故事
·董狐;对19大和以后的政治形势一些管窥之见
·赵岩专访郭文贵10•31文字版
· 陆道渊 :‘庄子切棒悖论’、‘调和级数悖论’等的浅简彻底解决
·日本专题 了解现代化高科技的日本
·比南京大屠杀更甚 以杀人为乐的广西文革大屠杀
· 陆道渊:对数学基础的0和1的新认识
·朱忠康:重评毛泽东
·川普总统在韩国议会上的精彩演讲
·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张洞生著台湾出版的《黑洞宇宙学概论》在大陆《天猫Tmall》出售
·徐文立:真实的以色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朱忠康:中国最高端出了个谎话连篇的造假者
·自由亞洲電臺:为什么袁立必须消失?
·张洞生:对中共专制独裁政权向自由民主制度转型的探讨
·新浪博客:孔子和平奖已成为获奖者的魔咒?
·反思录 ——从当代历次重大冤案中,探索真实的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润涛阎:马克思只想骗一男一女两个人

络日志正文
   
    润涛阎:马克思只想骗一男一女两个人 2015-10-02 04:38:40
   
   

   
   想起了1973年的中秋节那明亮的月亮以及一个缠绕我多年的思考难题,迄今已42年了,依然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记得那天不是周末。我们县高中是当年洋人办的教会学堂,学生有住宿的宿舍,虽然是大通铺,但也是很厚的木板搭起来的床。由于县有好几所社办高中,只有考高分的才被县高中录取。赶上了邓小平第二次复出后的“修教路线回潮”。只要自己愿意,被录取的学生都有免费的床位。我选择住宿,主要是想利用晚上时间读杂书,那时我家里还没有电灯,在煤油灯下读书很不舒服。
   
   我在前作(三个姑爷与老丈人的对话)里提到过,老校长是我爸的同学,由于出身不好被批斗,免了职务不说,还当上了看大门的。我常常找他聊天,当然都是晚上悄悄地去。学校有规定,晚上10点教室和寝室都要关灯,那时学校是军队建制,必须遵守作息时间。这个看大门的老校长必须在晚上10点整把大门锁上,早上6点把大门打开。学校的大门是在院子里的最北边,大门外就是东西柏油马路。大门里边西侧有一间房,本来是一位老残废军人住在里边,文革一来,老校长被打倒,这位残废老军人到年龄退休了,看大门的差事就交给了老校长,这算是对他的侮辱还是废物利用,我没打听过。
   
   俗话说,十五不圆十六圆。中秋节的第二天晚上,我先从教室走出来到大门外熘达,看到附近没人才到老校长的门口。他的窗户底下是玻璃的,他要在晚上时刻看着大门是否有外人跑进来。他非常清楚我这么做的道理:如果从院子里边直接去找他,很可能会被靠近组织的积极分子发现而上报,那就麻烦了。那年头要与阶级敌人划清界限。一个历史反革命分子要是在晚上跟年轻学生谈话,是不是在给学生灌输反革命言论?阶级斗争的弦都绷得很紧。其实我倒是没必要如此提心吊胆,因为学生们都把我当成偶像看待,现在的话叫粉丝,崇拜得很。我相信没人会给我上报。然而,对老校长来说,我必须小心再小心,可不能给他惹祸。
   
   老校长有个办法:把他屋里的灯关上,这样,外面的灯很亮,我俩就可以透过玻璃看到外面是否有可疑的人进入。事实上,他说他从来都没发现有坏人到学校里来过。这样,外面的人看不到里边的我。可为了保险起见,我俩到最里边的地方,他躺在床上斜靠着被褥卷,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我们用蝇子的声音谈话。
   
   他问我今晚找他有什么重要的大事要告诉他。我说没有,打从林彪死后就再也没有令人振奋的新闻了。他有点失望,便问我今晚要谈什么,是不是看上了女同学而苦恼。我告诉他,我有一个疑问想不出答案,需要他指点。他问是数理化还是历史。我说都不是,与教材无关,是有关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的难题。
   
   之所以我找他谈论马克思主义,是因为我几次到他屋里,他都在读马克思的书,有时读的是资本论,有时读的是五十年代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将近三十卷,排满了他一个大桌子。他屋里的地方很小,看不到教科书,全部是马克思恩格斯的着作,而且我发现连一本列宁斯大林的书都没有。我那阵子也在潜心读资本论,就是受他的影响。好奇害死猫啊。好奇他这个老古董怎么会那么认真地读马克思的书,也就不得不自己也读了起来。好在图书馆里马克思的书没人借,随时都可以去读。读着读着就读出了问题,解不开,就只好找他这个聪明的老古董。那些政治课老师都是应付差事的,根本就不会花工夫读马恩全集。找政治课老师谈,等于去刁难人家。搞不好人家一上报,现行反革命罪行就坐实了。
   
   一听说我要跟他谈政治话题,虽然是理论话题,但毕竟马克思共产主义那玩意已经成为人民心中骗人的鬼话,要是让外人听见,那一定猜测我们是在否定马克思主义,他立刻起身到外面走了一圈。回来后关上门,让我按照刚才的音调说话,他到外面去听,是否能听见。我说外面不可能听得见我们这么小的声音的。他还是测试了一下,回来后才放心问我有什么疑难问题。
   
   “我读完了资本论,对马克思用数学来研究经济实在是佩服啊!”
   
   “你是高中生,还没读大学。大学里就有经济系,其它的经济学家也都得懂数学啊。”
   
   “原来是这样。我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马克思为何不把共产主义实现的理论也用数学表达呢?如果他用数学表达,那就立刻发现他的共产主义理论是无法实现的了。”
   
   “等等。你先停一下。为何用数学表达共产主义理论,那共产主义就无法实现了?”
   
   “因为马克思主义在逻辑上是不能自洽的啊!在逻辑上不能自洽的理论是无法在实践中得到预期结果的。”
   
   “在逻辑上不能自洽?你说说看。”
   
   “按照资本论的理论推理出资本主义不合理的逻辑,推理出无产阶级推翻剥削他们的资本家的合理性。可按照这个逻辑,共产主义是无法实现的,因为二者存在着相悖现象。”
   
   “我没听明白。你再详细一点。”
   
   “马克思认为,实现共产主义需要两方面的因素,一个是物质极大丰富,一个是共产主义思想也就是人民的政治觉悟极大提高。打个比方吧,您读懂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假如您现在就是马克思,我问您一个简单的问题:到底是穷人政治思想觉悟高,还是富人政治思想觉悟高?请您回答我。”
   
   “当然是穷人政治思想觉悟高,这还用问吗?穷人,我们这里就是贫下中农和工人无产阶级。富人,就是地主资本家。地主资本家是专政对象,当然需要改造思想,怎么会有比穷人更高的政治觉悟呢?”
   
   “穷人的政治思想觉悟高?可按照马克思的理论,是先有生产力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才有人民政治思想觉悟的提高。物质是第一性的,精神是第二性的。先有物质后有精神。等到生产力高度发展了,人富裕多了,思想觉悟也就高了。按照马克思这个逻辑推理,富人的政治思想觉悟要高于穷人。靠富人帮助穷人提高思想政治觉悟,这样才能实现共产主义。我说的对吗?”
   
   “这得让我想想。是不是说在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以后的富人与穷人不等同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富人与穷人?”
   
   “如果从资本主义直接进入共产主义,那您的说法可以蒙混过关。可马克思说的非常清楚,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必须经历一个社会主义阶段。而在社会主义阶段,是按劳分配。如果不是大锅饭,真正体现按劳分配,等于按照每个人对社会的贡献大小来分配,那么,贫富差距一下子就拉开了,而且还比资本主义时期大。比如说,像发明家爱迪生,发明了电灯电话等无数改变人类生活的发明创造,他一个人就令有五千年文明的数亿中国人汗颜。这类人在按劳分配的社会,一定是富得流油。比他贡献小一点的就更多了,只要按照马克思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原则,贫富差距就非常大。这是我的推理。在科学落后的时代,如果按照按劳分配的原则,贫富差距反而小,越是科学发达,人与人之间在贡献上差距越大,完全按照按劳分配的原则虽然没有剥削了,在劳动与收获方面公平了,但贫富差距更大了。按照马克思的推理,社会主义社会按劳分配其贫富差异比资本主义阶段小,因为在资本主义社会存在剥削,不是按劳分配。如果穷人的政治思想觉悟高于富人,按照马克思的推理,在社会主义阶段穷人越来越少,政治思想觉悟高的也就越来越少了,共产主义也就无法实现了。如果富人的思想觉悟高于穷人,为何要鼓动穷人造反镇压富人呢?唯一的解释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富人的财富是靠剥削穷人得来的。而在社会主义社会,按劳分配,富人的财富是自己创造的。那问题就来了:按照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理论,物质决定精神,物质生活水平高了的地主资本家,为何精神就不被物质决定了呢?为何马克思不给出是什么元素决定‘物质决定精神’什么元素导致‘物质不决定精神’?还拿爱迪生的例子来说,假如爱迪生生活在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他的贡献按照比例来算他会是地球上最富的人;不论他在资本主义社会是最富的人还是最富的人之一,他都是富豪无疑。那他为何在社会主义时期他的政治思想觉悟就高于穷人,而在资本主义社会他的政治思想觉悟就低于穷人而应该受到穷人的专政镇压?”
   
   “后生可畏啊。我可是从小就信仰马克思主义的,我读书时是共产主义小组组长。那时有很多国民党员质疑马克思主义,可没人说出过马克思主义本身在逻辑上不能自洽!”
   
   “我的第二个问题就来了。为何聪明的恩格斯当初不问马克思到底是穷人政治思想觉悟高还是富人政治思想觉悟高?既然马克思推理出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是普遍真理,与社会制度无关,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为何在资本主义社会物质不是第一性,物质不能决定精神?如果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增高而政治思想觉悟也增高,为何鼓动穷人镇压富人改造富人的思想?马克思凭什么说在按劳分配的制度下富人就会有共产主义思想而把自己劳动所得的财富让穷人共产?既然没有社会主义这一阶段就无法进入共产主义,可有这一阶段后的富人怎么就跟资本主义阶段的富人反过来了变成政治思想觉悟高于穷人了?现在咱们县委书记有吉普车,很多人连自行车都买不起,为何县委书记不把他坐的吉普车送给穷人以表明他的由于物质条件高于穷人而政治思想觉悟也高于穷人?反过来说,如果在社会主义按劳分配阶段,穷人的思想政治觉悟也是高于富人,也就等于越穷越高尚,那社会主义如何过渡到要什么有什么的共产主义?”
   
   “你说完了没?”
   
   “完了。就两个疑问。您回答我就好。让我也明白明白个中道理。”
   
   “你现在可以听我说了吗?你别说话,我来谈论这个话题。对不对,30年后你再回答。”
   
   “好。我洗耳恭听。”
   
   “我们人类最大的偏见就是把一些名人给神化了,把弱肉强食、成王败寇发挥到了极致,早已偏离了真相。比如我们把马克思列宁看成导师后,就神化了他们。其实,很多人在成功与失败之间只差分毫。比如说,要是吴三桂没有那个小老婆,李自成的皇帝就稳住了。后来的文人马屁精该是何等神化闯王?当年,那些国民党员同学说列宁是个嫖客,死于梅毒,我们地下共产党员们都骂他们造谣。直到我们看到布尔什维克批判托派分子时说拿列宁死于梅毒的事实遮掩不了列宁的伟大光辉,我们才知道列宁真的是嫖客。那时有人说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是嫖客,常去八大胡同,我们知道那时国民党造谣,后来共产党开除了陈独秀的党籍,公布了他的私生活多么糜烂,那些崇拜他的我们非常震惊。那时有人说马克思背着燕妮与保姆偷情还生了私生子,我们绝对不信。后来读到恩格斯承认了这些才知道事实上我们把导师神化了。其实,说起来还是曹雪芹把社会看得清楚啊。你记得好了歌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