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京夫子: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
独往独来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原公安厅长揭秘:三年大饥荒为何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
·总参“731”在行动:揭秘刁爱青焚尸案
·张洞生: 对当朝启动政治改革抱幻想不是时候
·苏联大饥荒——红朝大饥荒“模板”,苏联崩溃
·铁流:他亲自处决了自己的父亲
·习大继承中共60多年的反人类反人民反文明的暴政是在自走绝路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序--第三回)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20回--第29回)
·张洞生:唤起民众的觉醒与抗争,才能迫使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
·张洞生:是谁在‘挂羊头卖狗肉’?是谁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辛灏年:揭弥天大谎 中共是怎样发动内战、打败国民党的?
·张洞生: 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121回--第126回)完
·轰动世界而中国人却不知道的事件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一)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谢泳谈中国知识分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京夫子: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

京夫子: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
   目 录
   
    1、 毛泽东氏的第一个女人
    2、 毛泽东的第一个恋人

    3、 毛泽东认可的第一位夫人杨开慧
    4、 先乱后弃的红军美女贺子珍
    5、 女作家丁玲忆当年风流
    6、 延安史沫特莱之谜
    7、 吴广惠小姐之谜
    8、 可叹可怜的女星兰苹
    9、 冯凤鸣之谜
    10、人见人爱的孙维世
   11、彭德怀元帅获罪毛泽东
   12、毛泽东和儿媳
   13、青岛佳丽
   14、千呼万唤张玉凤
   15、张玉凤来了
   16、小小行军床
   17、毛泽东回家乡
   18、元帅之怒
   19、毛泽东游江南
   20、一班秀才谋批毛
    21、上官云珠妙哉
    22、畅观楼事件
    23、江青“破雾”而出
    24、重会上官云珠
    25、康生道喜
    26、凤生龙子
    27、文联化装舞会
    28、毛泽东观看现代革命京戏
    29、上官云珠进出中南海
    30、庐山白玉莲
    31、两主席辩论印度尼西亚革命
    32、国庆惊魂
    33、杭州密谋
    34、诱捕罗瑞卿
    35、湖南骡子山西驴
    36、又食武昌鱼
    37、彭德怀之死
    38、国家主席刘少奇之死
    39、接班人林彪的下场
    40、走资派利用毛泽东
    41、张玉凤升任政治局机要秘书
    42、毛泽东挑选革命接班人
    43、文革派利用毛泽东
    44、奉陪到底周旋到死
    45、毛泽东走在最后
   尾声 北京最后的爱姬
   
   
   
   
   
   
   
   
   
   
   
   
   
   序 言
   
   研究中国当代历史,一个重要课题,应研究毛泽东。研究毛泽东,首先又要打破毛泽东迷信,把“魔”还原为“人”,或者说,把“神”还原为“人”。透过“人”的毛泽东,更能客观地看到当代中国历史饶有兴味的真实一面。
   人有七情六欲,毛泽东非正人君子。观其一生,正是七情六欲都很旺盛。从来帝王皆风流,自古美人慕英雄。毛泽东本人及其追随者们无论是怎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呼风唤雨,高筑思想的祭坛,建造主义神殿,但是物质不灭,生命之树常绿。作为“神”毛泽东终归虚妄、荒诞,作为人,毛泽东才真实可信。
   研究人的毛泽东,从来就是中共的一大禁忌。研究毛泽东的性史,更是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然而西人弗洛伊德氏有言,性乃人的基本出发点,我国老前辈孟夫子亦有教诲,食色性也。我们虽然不敢完全苟同两位前辈的高见,但透过毛泽东与一系列女子的性关系,即俗称“风流史”,或许更易于达到把毛泽东从高居着的神殿上请下来,做一个凡胎俗骨再到人间红尘走一遭。
   那么,我们或许先要问上一声,毛泽东是什么样的人?
   可以说毛泽东原是个激烈的封建主义的造反者,却又不自觉地成为封建主义的卫道者。毛泽东原是一个矢志摧毁封建王朝的革命家,却又不自觉地建立了自己的新王朝。他奋斗一生,没能战胜、超越他为之深恶痛绝的封建主义,封建主义却以三千年的文化根基战胜了他、塑造了他。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什么社会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小农经济闭关自守的王国。他的基本素质是小农经济的产物——帝王思想加上些诗人的浪漫气息。正是这帝王思想和诗人气息,决定了他和许许多多女人的奇妙关系。也决定了他和他的同志们,他治下的黎民的大悲剧的关系。
   这就是历史的毛泽东现象,或可称为毛泽东所属的时代的不幸。我们这样来讨论毛泽东,绝无贬低其地位、价值之意亦不会有损他多姿多彩、玩世不恭的一生。
   因之笔者著作的,不是披露政治人物隐私、秘辛之类的闲书。界乎正传与野史之间,或可称为别传。外传吧。书中所涉毛泽东的私生活种种,包括性生活种种,虽多属海内外尚未有所闻所传者,但绝不是流俗的空穴来风。
   相信读者阅后,自有明鉴的。作者唯一需要保留,是尽量避免提及有关的材料来源,以策众多朋友的家室安全。
   是为序。
   
   人面至今(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
   毛泽东的私生活,虽然至今视为中共的特级绝密,在今后五十年内外,难以坦诚相识。但跟毛泽东有着超越“同志关系”的女人,实在多于过江之鲫,其中的名女人即有十几位之多。其中与毛泽东相从最久、影响最深的则是四位:
   杨开慧、贺子珍、江青、张玉凤。
   其余的那些一夕风流、数夕云雨的无名女子,在毛氏的生活激流中,自然是些匆匆过客,甚至是些稍纵即逝的浪花而已。
   在本书中将要叙述的名女子还有:
   长沙一师才女陶斯咏,话剧演员吴广惠,华侨美女冯凤鸣,周恩来的干女儿孙维世,电影明星上官云珠,杂技之花夏菊丽(据很多媒体说应叫夏菊花)……
   然而本书的主人公不是杨开慧,不是贺子珍,不是江青,而是那位于1958年夏季起就工作、生活在毛氏的身边,从毛氏的生活护士而生活秘书,从生活秘书而政治秘书,最后晋升为中共中央政治局机要秘书的神秘女郎张玉凤。
   为了给读者一个完整的、由远而近的清晰印象,本书在叙述毛氏与神秘的张玉凤小姐的主要故事之先,要依时间顺序,一一介绍十几位名女人与毛氏的关系。或许,读者将通过本书领略到一幅幅波谲云诡的历史图画,而饱尝了眼福呢。
   再为序。
   
   
   
   
   
   
   第一节
   毛泽东氏的第一个女人
   1893年12月26日,毛泽东出生在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一个拥有大小十六间房、22亩稻田的富农家庭。父亲毛顺生是一个只学会了算账付钱的文盲,农忙种田农闲做谷米生意。像所有闭关自守、刚愎自用却又家道日异的富裕农民那样,只敬财神菩萨灶王爷,而不崇信至圣至尊的孔夫子,甚至十分看不起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读书人,且读书人常常都是些妖言惑众的“乱党”。母亲文其美是位典型的农家妇女养猪打狗、生儿育女、伺奉丈夫。据毛泽东本人回忆,母亲为人慈祥,很会饲养母猪,并以猪娃放债。少年时代的毛泽东曾代表父母到贫穷的村邻们家里去催讨米债猪债。依毛氏后来奉行不二的学说,应该算作从小参与了家庭的剥削活动。
   毛顺生是毛泽东最早的生活导师,教育方法无非是喝骂加巴掌棍棒。毛泽东六岁就被赶下田间劳动。而且他父亲竭力反对儿子读书识字,认定了“读书无用论”。十三岁上,更强迫儿子中止了学业回家种地。十四岁上,身体早熟的毛泽东,已长成一个小伙子的高大模样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娶了一位温良驯和的李姓女子为妻。毛泽东是长子,父母亲执意让他继承家业、早生子嗣,为富农之家传宗接代。
   据说这李姓女士长毛泽东六岁。以当时毛氏家族的经济条件,在当地的社会等级,娶李女士为媳,这儿媳肯定是面目姣好、命相主子,颇为性感的乡村小妇人。
   毛泽东却对他的第一任妻子永无好感,甚至很少提及。1937年在延安的窑洞里他对美国记者斯诺口授《自传》时也只以不屑一顾的口吻谈到过这第一次婚姻。后来出版的《毛泽东同志青年时代的故事》(萧三著)、《毛泽东同志的初期革命活动》(李锐著)、《毛主席青少年时期的故事》(周世钊著)《我与毛泽东行乞记》(萧瑜著),则都是讳莫如深,未提及毛泽东的第一次婚姻。
   李姓女士成了毛泽东生活中的一个谜。毛泽东从小记恨自己的父亲,而依恋自己的母亲,提到父亲毛顺生时,终是把他描述成一个靠巴掌拳头维持其专制家长统治的“暴君”。毛泽东从小就缺乏对人的同情、宽恕和容忍,应该是来自他的父亲。抵制乃至反叛奉“暴君”父亲之命而成的第一次婚姻,冷落乃至抛弃第一位妻子李氏,对于性格如父亲一般桀骜、固执,且一心向往着走出韶山冲,到山外边去上学堂闯世界的毛泽东来说,自是不难解释的了。他一生憎恨他的父亲,却又从父亲身上继承了专制强横、刚愎自用的秉性。
   可是各种版本的关于毛泽东生平的著作都说,毛泽东少年时代早熟,十四岁上已长得高高大大,一个小伙子模样。湖南地处亚热带,庄稼四季生长,草木终年长绿,早熟早婚正是那个地区子民们的生理使然。毛泽东十四岁时是1908年。从1908年娶李氏为妻,到1920年与北大教授杨昌济的遗孤杨开慧女士同居;毛泽东与李氏有过长达十二年的夫妻名份。这也就是毛泽东从十四岁到二十六岁。正是一个正常男子由性能力成熟到性能力极旺盛的时期。即便是说毛泽东因极端仇恨自己的父亲而刻意冷淡与李氏的关系,但在长达十二年的火一样的青春岁月里,李氏又不是妖魔鬼怪,小夫妻间能无床第之事?毛泽东从小喜读杂书,终生性欲极盛,能与李氏同榻而眠竟水火无侵?按照常理,他便是出于对父亲的报复心理,也会在青春妙可的李氏身上寻找发泄的。后来的无数事实证明,许多女人都只是毛泽东发泄性欲的工具而已。
   1949年之前,在韶山冲老一辈人们中有一个传闻,即毛泽东在长沙上学期间,回家时发现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妻子之间的不洁关系,称为“扒灰”——这在当时中国乡村流行的大妇小婿常要造成的乱伦悲剧。从而使得他深恶痛绝、记恨终生。
   毛泽东的第一次婚姻没有留下子嗣,却是不争的事实。大约也是他后来对李氏不置一词的原因之一。李氏是在何年何月毛泽东休弃的?她见到了毛泽东的第二次婚姻吗?她是何年何月离开毛氏家族、离开这个世界的?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李氏是坐花轿来到毛家祠堂、跟毛泽东拜了天地的。她是毛泽东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举行过结婚仪式的女子,一个不幸的早夭妇人。
   
   第二节
   毛泽东的第一个恋人
   毛泽东的第一个恋人不是杨开慧女士。
   杨开慧女士的父亲杨昌济先生,湖南长沙板仓乡人氏,是一位学贯中西的大儒。杨先生受聘北京大学教授之前,曾在毛泽东就读的长沙第一师范执教。其时他门下有三位杰出的男弟子和三位杰出的女弟子。三位男弟子是蔡和森、萧瑜、毛泽东;三位女弟子是陶斯咏、向警予、任培道。蔡和森后来成为中共的早期领导人之一,萧瑜则是中共著名诗人萧三的兄长,后客居海外,长期服务于联合国文化机构,向警予后来成为蔡和森夫人,留学法国参加共产党,为中共早期著名的女革命家,1928年国共分裂后被枪杀于汉口;任培道女士一直从事教育工作,据说至今健在于台湾。
   毛泽东的第一位恋人,为陶斯咏小姐。
   陶斯咏,湖南湘潭人,出身名门,大家闺秀。跟毛泽东是同学兼同乡。其时,正是五四运动前后。西风东渐,青年知识分子们掀起了反对封建文化、反对封建婚姻,求民主自由,求个性解放的时代大潮。个性解放的一个主要方面就是知识青年的性自由。在得风气之先的大中城市,男女自由恋爱、非婚同居一时成为社会新潮。
   据毛泽东第一师范的挚友萧瑜称:陶斯咏小姐是他一生中所认识的最温良、最文秀的女子之一。她于1914年即参加了毛、萧等人创办的进步组织“新民学会”,是少数早期会员之一。约在1919年至1920年前后,毛泽东与陶斯咏在长沙共同开办了一间书店进行革命活动,名为“文化书店”。两人深深坠入爱河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