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臺灣藍營的深藍團夥]
藏人主张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2017年度人权报告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臺灣藍營的深藍團夥

   臺灣藍營的深藍團夥
   
   作者:程凱
   
   臺灣政壇有藍、綠兩大陣營。藍營中有“深藍”,綠營中有“深綠”。深綠主張“急獨”,深藍主張“急統”。過去我總以為深綠對臺灣危害大些,因為他們會招致中共武力犯台;而深藍的那幫人,只不過大中華情結太深,讓民族主義蒙住了眼睛,相信他們在維護臺灣主權和人民福祉上是不會含糊的。


   
   上個月我應美國舊金山“光復民國(大陸)工作委員會”和《黃花崗》雜誌邀請,到臺灣參加“紀念抗戰勝利,光復民國大陸”研討會。“光復委”和《黃花崗》都由著名作家和中國近代、現代史學家辛灝年創辦。我在參加研討會期間,從會場內外眼見耳聽臺灣深藍人士的言行,方知我原先對深藍的認識大謬不然。
   
   辛灝年還是蜚聲海內外的演說家。研討會開幕的前一天,辛灝年在臺北師範大學禮堂發表紀念中華民國抗戰勝利七十周年演講。會場上,兩位深藍人士的激烈表現令我驚愕。辛灝年在演講中,不但講了在八年抗戰中,中共一分抗戰、二分應付、七分發展;而且講了中共無恥自稱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辛灝年還提醒臺灣人民警惕中共對臺灣的政治、經濟、文化全面滲透。辛灝年對中共的揭露和對臺灣人的提醒,激怒了在場的深藍人士,他話音一落,便有一位拄著雨傘當拐杖的人一躍到聽眾席前,指責辛灝年來臺灣批評共產黨。此公暴跳如雷,蠻橫喝止別人發表與他不同的意見。而同時在會場側門,另一位深藍人士糾纏著來開會的“光復委”成員,聲言不准他們來臺灣批評共產黨。這人比那位拄著雨傘當拐杖的人更凶,幾乎要動手打人。
   
   這種情形我幾天之內遇到不止一次。在研討會借臺灣立法院議事廳舉行的一場會議上,我又見到有深藍人士对批評共產黨的發言者粗暴攻擊。我自認為自己閱人無數,見怪不怪,但來到臺灣,見到深藍人士這等模樣,也不禁目瞪口呆。
   
   研討會期間,正值中共舉行“大閱兵”,前中華民國副總統、國民黨主席連戰不顧勸阻,執意前往北京為中共自稱抗戰的“中流砥柱”背書。連戰是臺灣藍營中深藍的精神領袖。他登上北京天安門城樓大閱兵觀禮台,臺灣群情激憤,頓時為千夫所指。其實這只是事情的一面,另一面是:馬英九完全可以動用總統權力,向連戰發佈禁制令,但他沒有做;朱立倫完全可以主導對連戰的黨籍處分,但他也沒有做。我在隨“光復委”拜訪陸委會時,問接待我們的聯絡處長:陸委會將對連戰採取什麼樣的懲戒措施?聯絡處長的回答語焉不詳。為什麼?原因在於這些人都不敢惹連戰和以他為精神領袖的深藍勢力,甚或他們本身就是連戰的同路人或者半個同路人,如朱立倫的岳父就是深藍幹將。連戰回台不到一個星期,又威風八面了,廣邀各界參加他的金婚紀念宴會,似是對所有勸阻者、對激憤的臺灣民眾肆意嘲弄。
   
   問題還在於,臺灣學界、新聞界也不乏深藍人士,他們的任務就是對中共的大陸政策做正面詮釋,要求臺灣就範。研討會上有一位臺灣中央研究院研究員發言,講國民黨緬甸抗日遠征軍,講著講著就扯到連戰出席北京閱兵式有多麼重大深遠的意義,實在可悲可歎。
   
   我還隨“光復委”訪問了國民黨中央黨部,再見識國民黨領導層一位重量級人物的深藍面目。此人名叫高孔廉,他與發明了子虛烏有的“九二共識”的蘇起,被人稱作馬英九大陸政策的哼哈二將,曾擔任與大陸談判的臺灣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如今是朱立倫的紅人,擔任國民黨主席特別顧問和大陸工作部主任。《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與《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便是他與中共合謀的傑作。臺灣去年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太陽花運動”,如果沒有為中共全面滲透臺灣打開方便之門的《服貿協議》就不會有“太陽花運動”,而沒有“太陽花運動”就不會有國民黨全面潰敗的“九合一選舉”,沒有“九合一選舉”就不會使得國民黨竟無一人是男兒只能推出一位上不了檔次的女子洪秀柱競選總統讓國民黨註定落敗。所以高孔廉是國民黨將被臺灣選民唾棄失掉政權的始作俑者,當然他的後面是馬英九和國民黨的深藍勢力。
   
   高孔廉值得多寫一筆。在會見中,此人完全不知總結他與大陸交往的教訓,反而抱怨臺灣的媒體,他說他特意召開記者會,宣揚國民黨政府與大陸經貿交往的成績,第二天沒有任何一家媒體報導他希望報導的任何一個字。他誇耀他與中共高層的親密關係,一不小心說漏了嘴,透露他對前身為“國家計委”的大陸“國發委”官員抱怨說,在制定國民經濟發展計畫時,沒有將臺灣列入,如何體現“兩岸一家親”?高孔廉與中共合謀的,不就是把台灣經濟送到中共的屠刀下任由其宰割的“兩岸經濟一體化”嗎?看看高孔廉,就可以一眼看清臺灣藍營中的深藍推動兩岸經濟合作到底是想幹什麼。
   
   我不知道高孔廉在與中共官員交往中是否近墨者黑了,我知道前任臺灣海基會董事長、高孔廉的上司江丙坤,被揭發兒子利用老子的關係在大陸經商賺得缽滿盆滿後,匆匆辭職。臺灣深藍的頭面人物,少有純屬認識偏差者,他們的思想與言論也超出了意識形態範疇。他們與中共結成了利益共同體,不惜出賣臺灣人民的利益維護中共的利益也就是維護自己的利益。連戰家族百分之七十的資產轉移到大陸,嫌國民黨不夠藍拉一幫人組成新黨的鬱慕明所有店鋪都開在大陸,難怪他們去大閱兵,不敢不去,他們的主子已不是臺灣人民而是對岸的中共。
   
   我向來反對台獨,尤其反對深綠的急獨,儘管他們的理念和訴求值得同情,但他們會把中華民國臺灣推向災難。這次造訪臺灣,不幸得知:原來臺灣最大的危險不是深綠而是深藍。深藍是國民黨內一個投共賣台的團夥,有強大的中共作後盾,有對岸瞄準臺灣的一千五百多枚導彈加持,他們越來越明火執仗、有恃無恐,左右著臺灣的政局和國民黨的兩岸政策,誰也奈何他們不得。這個團夥的存在,使得國民黨的藍越染越深,使得馬英九的藍也越染越深。其實,臺灣對岸有中共這個強敵不可拍,可怕的是臺灣有個賣台的深藍團夥,他們完全有可能、有能力把臺灣賣給中共,讓中共不費一槍一彈將臺灣推入血腥之中。從拄著拐杖當雨傘的那個人,到連戰,到高孔廉,毫無疑問,深藍是中共滲透和進犯中華民國臺灣的帶路党,深藍是台灣人民的敵人。
   
   (原載《動向》雜誌二零一五年十月號
(2015/10/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