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西儒卢梭]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儒卢梭

   西儒卢梭

   卢梭与康德、施韦泽、哈耶克、亚当斯密,是我最欣赏喜爱的西方哲学家,堪称五大西哲或西儒,他们对道德真谛都有一定程度的认知,都强调道德的重要性和根本性,他们的思想和精神与儒家颇多相近相通之处。东方有圣人,西方有圣人,此心同,此理同。

   卢梭是西式性善论者。他在《论艺术和科学》、《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中分析,人本来是淳朴善良的,由于有缺陷的社会制度,生活于社会中的人才变坏,并堕入罪恶的深渊。只有建立一个健全的社会政治制度,才能帮助人们恢复良善。

   卢梭也是西式“文化决定论”者。《爱弥儿》的一个基本预设前提是,没有文化的支撑,制度就无法有效运行。因此,必须通过教育,将“人”转化为“公民”,像爱弥儿一样的公民。只有这样,正义而合法的政治秩序才是可能的。

   卢梭对因果律有一定的认识。他在“论主权权力的界限”时说:“凡事必有因,无因则无果,这是理性法则和自然法则的共同要求。”

   卢梭强调政治自由(公民自由),也重视道德自由。他认为,人类因社会契约而获得的,除了公民自由,还有道德自由。他说:

   “我们还可以在社会状态的收益中添加道德自由,只有她才能人人类成为自己的主人。因为,仅受欲望的驱使便是奴役,而遵守自己为自己制定的法律才是自由。”

   卢梭特别重视社会习俗,视之为政治法、民事法律、刑法之外的“第四种法”。他说:

   “(第四种法)是所有法律中最重要的一种,它既不镌刻在石碑上,也不镌刻在铜表上,而是镌刻在每个公民的内心,它是真正的国家根本法,它每天都获得新的力量。当其它法律暮气沉沉或者趋于消亡的时候,它能够恢复它们的活力,或者替代它们;它能够保持人民的法制精神,不知不觉地用习惯的力量替代权威的力量。我所说的是习俗、习惯,尤其是舆论,这部分不为我们的政治家所知,但是其它所有部分的法的成功都有赖于它。伟大的立法者虽然看起来似乎局限于一些法规,实际却在暗暗关注它,因为前者只是穹顶上的横梁,而缓慢生成的习俗却最终形成了它无法撼动的拱顶石。”

   这里的的习俗、习惯和舆论,有点类似于儒家所说的传统、风俗和清议。

   卢梭重视法律制度的与时偕宜和社会基础。他说:“正如在建高楼大厦之前,建筑师要先检测勘探土地是否能够承受其重一样,智慧的立法者并不是一开始便制订良好的法律,而是看法律所针对的人民是否适宜承受它。”这与“礼以义起”的建制精神相通。儒家在政治制度上也强调时代性和适宜性,反对复古主义和理想主义。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第二卷第十章“论人民”中进一步提出人民素质和法律制度关系之密切,对适合立法的人民进行了苛刻的限定。什么样的人民才适合立法呢?他列举了几种特征:

   “应当是那种已经通过某种起源、利益或和约的联盟结合在一起,却又不曾受到真正的法律束缚的人民;是那种没有任何根深蒂固的习俗或迷信的人民……这种人民既不富有也不贫穷,可以自给自足;最后,这种人民结合了旧人民的坚定和新人民的顺服。”

   这段话意味着,良好的制度法律的建立有赖于一定的民德民智。

   儒主权在民但治权不在民,故家重民意但不唯民意,政府和领导人获得民众授权之后,有责任对民众进行文化启蒙、道德教化和制度规范,导之以德,齐之以礼,禁之以法。卢梭也是如此,并不认为人民的意愿就是始终正确的。他尊重人民又深知人民的不足和缺陷。他说:

   “普遍意志始终正确并且倾向于公共利益。但是,这并不能带来如下结论:人民的决议始终具有如一的正确性。人民始终以他自己的利益为目标,但是他并不总是能看到自己的利益所在。”

   卢梭又说:“人民甚至不能容忍别人为了消除他们的缺点而碰触它,就像愚蠢而胆怯的病人看到医生就发抖一样。”但是,政府和领导人不能因此放弃医生的责任。

   卢梭特别强调政治和法律层面的自由和平等。他说:“如果有人探究所有人的最大利益,即所有立法体系的目的所在的话,他们会发现,可以将之简化为两点主要内容:自由和平等。”对于平等,他的理解和定义非常正确:

   “至于平等,不应该将这个词理解为是权力和财富的绝对平等,而是指就权力而言,它不能演变为任何暴力,并且永远只根据身份和法律行使;就财富而言,任何公民都不可能富裕到购买另一个公民,也没有任何一个公民穷苦到被迫出卖自己。”

   这样的平等,就可以有效避开平等主义的陷阱,与儒家的差等原则毫无冲突,并可相反相成。差等之中有平等,天命之性人人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平等之中有差等,有尊卑。礼别尊卑,同时将尊卑局限一定范围内,避免尊卑绝对化。 当然,卢梭和西儒所阐义理即使是正确的,也不如中华圣贤的中正,其间深浅精粗之别,有赖于择法之眼的认真辨别。例如,卢梭对天命之性并无深刻认知,所谓“人本来淳朴善良”的善,并非超越善恶相对的本性之善,而是习性之善;卢梭所言道德自由,是指主动“遵守自己为自己制定的法律”的自由,离儒家“从心所欲不逾矩”的道德自由,在境界上不可同日而语。其倡导的依托于人本主义思想的公民教育,与仁本主义的君子教育,远为逊色。2015-10-18

   注:本文所引卢梭之言,凡未说明者皆取自其《社会契约论》(译林出版社2014年1月第1版)首发北京之春

(2015/10/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