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哈利路亚,炉山            ——炉山18天日记

   缘起:原先工作的单位于2014年的12月31日中午在食堂贴出告示:本公司于2015年1月1日起放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次经顾义民介绍,说苏州王健要成立个公司,招人。王健本来认识,但不熟。后来电话了两次,得知去浙江乐清,龙森也去。龙森是熟人,得知龙森也去,心中很是欣喜。

   4月29日 晴 礼拜三

   今天是林昭的忌日。往年,派出所要派人看住我,防止我去灵岩山聚集。今年不知怎的松动了点,使我得以成行。

   早上4:30起,5:30父亲送我到车站,5:50分228路公交车到横泾桥,在常熟南站买的7:20苏州北站的车票。

   到8:10在苏嘉杭上过相城堵住,本来预计8:25就可以到苏州北站了。高速上堵住,蛮心焦的。因为前一天,跟王健电话过,他问我要不要提早出来,说有地方住。我拒绝了他。28号正巧是我外公的头七,不去有些说不过去。

   我发了短信跟王健打了招呼。结果9:15才到北站。提着拉杆箱去火车站乘地铁。从汽车北站到火车站有一段距离,一路上匆匆忙忙。好不容易10:10到桐泾公园1号出口,看到龙森王健,松了一口气,因堵车延迟而焦虑的心情一扫而空。

   王健开车。一直在走地面道路,我心里疑惑,为什么不走高速。但我没有问。王健只是说往湖州方向走。路上走,不知走到哪里,只看到路标有可以上乍嘉苏的,接派出所秦教的电话,跟我屄嘴,我叫他放心,我不去灵岩山。过中午走上G320到杭州临平才上S2高速。转到2501转S26到枫林岩头下来,已经是17:08分了。向晚的气息迎面而来。

   高速上下来问了两个讯,到鹤盛乡怎么走。显然王健来过,但不熟悉。因为我开惯自动挡的车,所以一路上一直由王健开车。走上雁楠公路,公路曲里拐弯,尽管临近傍晚,但是山沟夹道里的空气发出明朗的脆响,也许和心情有关吧。失业了几个月,又找到了工作,又摆脱了父母的烦唠,迎来一阵如释重负的轻松。

   摸到炉山村17:45分。看到黄胜芳老板。黄老板像八十年代的那种土豪老板。大着肚皮、矮胖结实、地方支援中央的头顶。大家简单的寒暄。中午饭也没吃,我只是简单的吃了两个王健带的茶叶蛋。路过S26诸暨服务站吃了一串豆腐干和半个饼。龙森倒是有提议吃中饭,但大家都没吭声,后来停车龙森买充值卡,大家都没提吃中饭的事。晚饭是在村边教内的一位胖大婶家吃的。还有蔡伯和陈摩西,两位老人都很慈祥,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是牧师,全国各地都要去布道。18:49吃过晚饭,各自自由活动了会。后来到教堂又谈,蔡伯介绍情况。

   21点铺被子睡觉。

   浙江的茶叶很好,不知谁,放了一袋龙井茶叶在,睡前泡了杯茶,感觉很舒服。

   

   4月30日 晴 星期四 早6:08起,昨晚住在教堂楼上。教堂建在垦出来的山的凹凹里。后来才知道这个教堂刚新建好,还没开堂。不知开堂是怎么回事,不知开堂和没有开堂又有什么区别。

   教堂楼上宿舍区有卫生间,有淋浴的,但没有热水,所以昨晚淋了个冷水浴。我是随遇而安,对生活要求不高。

   尽管有卫生间,但我不喜欢坐、喜欢蹲着上大号,所以上公厕。公厕就在村大楼前面,隔了一条山涧。公厕比我想像中豪华,比我想象中干净。显然有专人负责卫生。

   早饭还是在胖大婶家。

   上午,在村大楼的5楼整理房间。村大楼是我为记叙方便,我给记的名字。其实炉山村没有村的专属办公地点,只有教堂转弯过去一个挂牌的老年活动室。这个村大楼挂牌的是一个农业公司,就是黄胜芳老板的包括杨梅园、枇杷园、茶叶产地庞大的综合性农业经营公司。

   我们来时,车就停在村大楼的场上。

   不过,虽然村里没有专属办公用房,但黄老板好多年,据说欠村里三十万,这个农业公司大楼抵押给村里也差不多了。

   昨晚来了以后,看见2楼茶叶车间有人在弄,既有烘焙的、又见茶叶包裹在网袋内在机器上拍打的,一个二十七八的小青年跟我们敷衍了几句。我还问他要了刚烘焙好的红茶,味道真不错。

   后来才知道,这个小青年就是村长。

   村长是这个村唯一的年轻人,其他的、包括胖婶的儿子,都出外打工去了。

   5楼,是在整体4层的基础上加盖的。中间楼梯上来有个平台,往两边走。靠右手有个大面积的平台,有食堂,有宿舍,有床铺,有被子。原来是用来传教的。有洗漱器具等私人用品。有点……说不好听点有点电视里绑架案的现场,就是人不在,但人活动的痕迹都在。整个人去楼空的印象。我们就地打扫,归一归,收拾收拾,整理出了三间卧室。我和龙森紧挨左手边两间,王健在右手边和蔡伯陈摩西的宿舍一起。

   将近中午的时候去教堂拿行李。龙森空身荡荡,我还带了个拉杆箱带了点替换的衣服和一个毛毯。我们人生地不熟,悉听安排。后来蔡伯解释,说教堂楼上有一家教友因为家里造房子搬在那儿住,我们去住,破坏了他的起居习惯,他颇有怨言。

   上午忙一点。中饭还在胖婶那儿。太阳很好,正好晒晒洗洗。把教友留下的被子,我们挑好的干净的晒了,不知是谁,还给我们留下一只脱水机。所以换下来的衣物,到晚间也干了。

   下午就松一点。说是下午,其实已经忙到14点才歇口气了。

   18:37吃过晚饭。

   晚饭还是胖婶代烧的。

   胖婶人很随和。大家在胖婶家,很随意。

   

   5月1日 晴 礼拜五

   早上6点起。刚才起夜后再没睡着,莫名地涌动起一阵担忧。新住在5楼上,也许是房子久不住人,也许是房子背后靠山,山上都是竹林,加上我住的这间天窗玻璃碎了,虫蚁颇多,特别是亮着灯的时候,虽然不怕,但扰人心绪。带来的毛毯垫在底下,盖了一条这里的被子,背上干痒。

   真切感受到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

   下半夜没睡实。而我一直睡眠很好。

   昨晚试了一下,先是发现公共淋浴间的电热水器很好用,回过来试我房间内的,发现也好用,加热很快,只是有点担心不大安全。

   我们在收拾2楼。2楼左手是茶叶加工场。村长在弄。黄老板种的茶园,村长夫妻用村里的老年妇女摘,从制茶到卖,都是村长一手在操作。楼梯口上来是会客室,外面一个小阳台。右手边是大厅,大会议室皆会客室。到底是茶叶化验室。看来已废弃多时了。

   9:12,黄老板来了好多人,开了一辆厢式货车。来的有木匠,水电工。带来了几根替补的水管和零件,看来这幢大楼废弃已经很久了,需要修补的地方很多。黄老板兴师动众,为我们能扎根下来,创造条件。

   忙一天。临歇工,黄老板还在规划蓝图,早歇工的朋友,显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道,下山回到家,要七八点钟了,而此时,刚17:30。

   18:40吃好晚饭。菜是简单的土豆,山上野菜,还有,咸的掉渣的海鱼。还有几块胖婶早上烙的烧饼。我有点累,没吃出饭菜的香味。

   胖婶家出来,路上亮起了路灯。

   楼道里换了感应灯,地上残留着忙碌后的碎渣,绕过碎渣,我们回到5楼。

   

   5月2日 阴 小雨 礼拜六

   早5:45去公厕,遇到两条狗,吓的退了回来。把急着要出来的憋回去,有点不爽。在不远的平桥上观望着山涧,流水依然淙淙。但没心情。一会伺机返回,因为狗离开了,原来是一村妇在上公厕。

   8点过一点走,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后来在路上才知道送蔡伯回平阳。走的时候,公厕门前有红纸的告示,说出村公路在拓宽,禁止通行。本来一指宽的路,两车交汇,有些困难。特别在山坳的地方,更显危险。我们就只好往村后走,走芙蓉线。没想,不知什么缘故,半路上向人打听,说芙蓉线也走不通,幸亏一位好心司机,带我们走上了大荆线。

   从炉山到庄屋,崇山峻岭,九曲十八弯,景色很美,路况很危险。过庄屋就好多了。9:45路过上什么坦村吃早饭,3个饼,10块一个;海鲜面,15一碗,共105元,我吃过最贵的一次早餐。海鲜面听起来不错,实际上小店里下的土的掉渣,一堆面,舀了点煮好的杂海鲜,却贵的吓人。按理,这里离沿海近,海鲜应该不那么贵,这碗海鲜面不知属于欺客还是怎的,不得而知。

   一路过显胜门到雁荡镇路过雁荡景区门口上高速,11:53到蔡伯家吃中饭。在蔡伯家上了一小会wifi,要吃饭,就下线。好几天不上网络,与世隔绝的感觉。

   现代人的现代病,我暗自笑自己。

   吃过中饭就走,去鹿场,蔡伯儿子的。王健早先来过,看得出无啥兴致。我们第一次来,见了很稀奇,拍了很多照。

   可惜不舍得花流量,没有即时上传。

   我跟随蔡伯去办公楼,蔡伯拿给我们一桶油。回去就打算不麻烦胖婶要自己烧饭了。

   跟蔡伯陈摩西分手以后,13:50回到平阳佰联超市。我买了一个牙膏两个榨菜,10:30元。王健和龙森还在超市里。我发了个短信告知我的方位,然后坐在超市的入场口看刮奖。刮奖的小青年和外地人居多,穿着普通的穷人居多。

   14:35离开超市。王健买了面粉挂面,龙森因为没带行李,买了替换的衣裤。所以后来王健说我你花的钱最少。16:55原路回到炉山村。回来再看,庄屋到炉山这段,一边悬崖,一边巉岩,确实险峻,如果天黑开车,不夸张,好比与死神接吻。后来王健说,开一身冷汗。

   17:15吃过晚饭收拾好。王健龙森喝了点白酒,我不喝。本来我嗜酒,但肝不好,看着他们对盅,有点眼热。三个人分了一个早上的那种夹心饼,晚饭吃粥。

   一夜睡的安稳。

   

   5月3日 晴 阴 礼拜三

   早6:30起,龙森烙的面粉饼很好吃,我们俗称“油拉团”(油蛤蟆)。8点离开我们驻地(村5楼),先去黄老板的杨梅园。出游而能碰到好天气,不亚于捡到金子。特别是在异乡为异客的时候。心情更是无法形容。

   黄老板真是家大业大,我们看到、走到的才一小部分。在杨梅园里弯弯绕绕,杨梅粒儿才花生米那么大小,青色的藏在叶子后面,毫不起眼。沿着山脉有用木头电线杆拉的电线,依傍在电线杆边的、是我们小时候才有的吸虫、杀虫的荧光灯管,灯管底部是药水池。

   从承包山地、开垦山地、引林种植、建设设施,黄老板花费了很大的人力物力,而且当时的交通条件还不好,只有一条碎石路。我们呆了一阵子,才知道,只有近两年才开始大力修路,主要的是链接楠溪江和雁荡山的这条雁楠公路,附属的小公路才陆续开通。我们一路上,随处可见挖机出租的广告。

   黄老板了不起!

   在林木间,我们还看到了一座新做的山神庙。说是庙,其实是两间相对的三面不透风的棚屋而已。但里面的山神披红挂彩,甚是鲜艳。

   王健和龙森是基督徒,对山神当然没啥感触。

   我们返回的时候,注意到,路边有地窨,或者称地洞,用碎石塞的很密实,给人神秘的感觉。问了一个乡民,他的口音很重,问不出什么,遂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