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东方安澜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下午13点刚过,接常熟国保孙治国电话,说要乡下来,找我谈谈。我近来不知怎么的,心灰意懒,什么动作也没有,呆在乡下屋里,不是河滩上、就是马桶上,或者灶台上,总之,没超出家前宅后三尺地面。不想怪风平地起,灾祸从天降,本来想是老孙和我这个监控对象之间简单的碰面,没想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15点我进派出所时,老孙和另一国保王健已经摆好了阵势。在会客室架起了两个摄像头对准我,让我感觉如临大敌的气氛。老孙拉长了面孔,面相像中午刚参加了死人宴,还没从悲痛中解脱出来,让我吓了一跳。我仔细看了看他,不大像是得了间歇性精神障碍,又或许是被领导吃了批评,谁知道呢。反正他说的蛮严厉,告诉我现在是同步录音录像。

   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再说,我的饭碗雇主因为迫于国保的淫威而敲掉、年年4月29号因为林昭的事而威胁我全家,国保把我身上所有的东西都剥夺了,我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除了内心所拥有的丰盈,我别无他物,而这,也真是我成为国保头号公敌的原因所在。

   王健首先问我,你29号做了什么?我说过了10来天,记不起来。他又提醒我,网上做了什么?我由于付不起网络费,已经断网很久了,偶尔出门蹭蹭网。这下我放心了,如实说了。这下,两个国保不答应了,两个人眼睛睁的像铜铃一样,就像电影上演的,即将死的人不甘心归天而怒恨的样子。我说,天掉下来有地顶着,不值得这样老羞成怒、气急败坏,年纪大了,当心心脏受不了,你们也不过赚一份工资吗。

   绕了一大圈,我总算弄明白,大意是:“习近平参加妇女峰会,一边抓捕女权5姐妹,希拉里打脸”,这么一个帖子,不知他们哪里查到,说是我转帖了,要我如实交代。可怜我很少上网已经很久了。这个11,一直闭门家中坐,我一阵苦笑。我说,29号的事,你们拥有最先进的技术手段,为什么到今天才找到我。我问王健一天撒几泡尿,连撒尿也弄不清楚,何况远隔了10天的一个帖子,又何况网上的信息量铺天盖地。我问孙治国,有没有抓捕女权5姐妹这档子事,他说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我对两位说,你们手段高超,既然你们知道这个帖子不好,就应该在流传之初就删掉,为什么让它流传出来祸害网友!你们到底是钓鱼还是内斗,你们存的什么心,大概只有你们自己明白了。

   我跟国保提议,能不能让我跟你们工作一段时间,让我增强自己的政治敏锐性。他们避而不答。从他们这次穷凶极恶的架势来看,领导,或者领导的领导给孙治国王健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所以他们不惜动用手段找个最佳人选栽赃迫害、急于要找个替死鬼交差。

   我是不是这个替死鬼,听天由命吧。

                            10、9

(2015/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