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凡讀英文的,相信沒有誰不讀過Jane Austin 的小説“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此書我整整五十年前讀過,最近因利乘便又讀了一次。(所謂因利乘便,是收拾和抛棄舊書時,察見此書,遂再讀一遍。這多多少少是有緬懷舊事之意。)

   第一次讀這書時,是中學時代。那時我們考會考,英語科須讀十本指定書籍,“傲慢與偏見”是其中之一。這書的内容,已全然記不起了,記得的,是教我們英語的那位老師,以及她怎樣教這一科。

   這老師名字叫Mrs Goddard,其籍貫、(當然是英國人,但來自何郡則不知)背景、學歷我們全然不詳。但記得她十分懶,全年都不作一篇文,(因此不須改文)所以我真是不知自己會考英文怎麽會及格,而且拿了一個良。

   教讀本時,(例如教 “傲慢與偏見”)這位Mrs Goddard 從來不解釋課文或作故事分析,而只是逐個叫學生誦讀。當時的班相當大,有45人之多,每個學生輪流誦讀約五分鐘,到她叫”next”時便停下,由下一個接讀。有一次輪到我讀時,不知是我讀得太好,(一笑)還是她神游太虛,結果讓我讀了半堂,還沒有停止的跡象。當時大家都覺得不對,互相偷望,我也偷偷地對她一瞥,只見她眼定定望向半空,像在思索一些事情。沒有辦法,唯有一直讀下去,直至她囘過神來叫“next”爲止。

   這位老師雖然懶,卻頗願意改正我們的發音和讀書時的語調。而且她夠惡,我們讀錯音,特別是她認爲簡單的錯誤,便大聲喝駡,使我們以後不敢再錯。我的英文口語算不錯,是拜她所賜。

   說囘“傲慢與偏見”,這本書我再讀之後,確實不知道它好在什麽地方。其實這本書應正名為“求偶記”,因爲全部内容都是關於男女選擇對象。我真不知當年自己怎樣理解這本書,因爲我在大學畢業之後才對異性有興趣,發起追求之想。這書沒有深入反映人性,最多只是社會言情小説而已,比起“悲慘世界”、“戰爭與和平”等巨著真是差得遠了。我甚至認爲一些小書如“Dr Jekyll and Mr Hyde”和“The Wuthering Height”也比它好。

   也許,這書受惠於它的名字“傲慢與偏見”,因而擠入古典名著之林。確實,這名字起得好,使我想起了“戰爭與和平”和另一中文著作:“彷徨與抉擇”。(順便一提,“彷徨與抉擇”,周榆瑞著,最近由開放出版社重印發行,值得一讀。)

   自然,這書也不是一無是處,在消閒之外,也可以得到一些知識。在閲讀這書時,我比較了英國社會和中國社會未婚男女的來往關係,這書寫於二百年前,從文中敍述可以看到,英國青年男女的關係是比較寬鬆自由的。他們自由選擇對象,(當然,門戶之見是有的)然而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則需父母同意。而中國同一時間的社會,則基本上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夾八字,過文定。許多時候,男女雙方要在洞房的時候,才第一次見面。當然,中國的情況是“刺激”得多了,但比起西方社會年輕人結婚之前,已知道對方是誰,則是相對落後和封閉。中國似乎要到五四之後,西方思潮湧入,男女社交才開始較爲自由和開放。

(2015/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