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79)]
点滴人生
·佔中運動和八九民運異同
·佔領運動 退場在即
·論清場中的暴力事件
·政事漫談﹕自由黨和中共是什麼關係﹖
·港事漫談﹕佔中運動中警方的反覆表現
·港事漫談﹕不可能的任務
·港事漫談﹕學生如何爭回人心
·港事漫談﹕樹欲靜而風不息
·港事漫談﹕最後一個佔領區如何處理
·港事漫談﹕聞梁振英上京述職
·香港日記
·香港日記(2)
·香港日記(3)
·香港日記(4)
·香港日記(5)
·香港日記(6)
·香港日記(7)
·香港日記(8)
·香港日記(9)
·香港日記(10)
·香港日記(11)
·香港日記(12)
·香港日記(13)
·香港日記(14)
·香港日記(15)
·香港日記(16)
·香港日記(17)
·香港日記(18)
·香港日記(19)
·香港日記(20)
·香港日記(21)
·香港日記(22)
·香港日記(23)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79)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15/10/2

   感謝您,馮敬恩同學!

   這次港大校務委員會否決了任命陳文敏為副校長,我們一點也不感到意外。所感到意外者,是那些投反對票的委員所持的理由。感謝也是校務委員的馮敬恩同學,沒有他的揭露,我們不知道校務委員會内發生了什麽,也不知道凴什麽理由任命被否決了。

   馮同學凴著無比的勇氣,面對必然的建制派的批評及可能的制裁和懲罰,披露了部分内情,第一時間維護了社會大衆和香港大學持份者 – 包括筆者本人 -- 的知情權,此所以筆者說要感謝他。

   十二比八的票數,我們只要看看校務委員會的名單,便不難估到誰是這十二個人。梁振英委派的六個人,無一例外,一致行動,都是投反對票。你說他們不是投梁之所好,不是梁振英派到港大控制這個最高學府的走卒,誰人相信。

   要知道,一個廿餘人的組織,如果你有六票鉄票,即控制四分之一的票,你便有很大的決定權和發言權,因爲其餘的四分之三,一般是不會全部傾向或集中於另一方的。這是投票學。

   而且,也是重要的是,這六個人,除了是聽命的投票機器外,還是校委會的觀察者和監督人。誰人說什麽,誰人的取向是怎樣,會議一完,自然有人向上擧報。(現在有人指責馮敬恩洩密,是的,他洩密,但他是對全世界講,沒有個人的利益。但是,這六個人,或六個人的代表,只對背後的主子講,這是完全不同的情況。再説,陳文敏被推薦為副校,誰人向文匯報洩密了?)

   有這六個梁振英的特派員在座,要支持陳文敏,給他説項,真有些勇氣才行。其他的人,或所謂“獨立”、“中立”的人,一般都是趨炎附勢,盡是說些有權力的人喜歡聼的話,以便日後得到青睞,因爲他們心知肚明所謂保密會議,實在不保密,只是對社會大衆保密,對有權者絕對不保密。這解釋了何以會上有人提出陳文敏沒有博士學位、學術研究不夠格、操守有問題、跌倒沒有慰問等荒誕理由否決物色委員會的推薦。(事實上,這些理由比等埋首副更荒謬、更可笑和更丟人現眼。)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是香港大學最高的權力機構,梁振英只是委派了幾個人進去,便搞成功了顔色革命。香港大學作爲香港最高和最有歷史的學術堡壘,已經失守了。其他的大學,情況不會好多少,將步港大的後塵。不過,我相信香港人是不會這麽容易就範的。

(2015/10/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