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打压律师官调突变?]
郑恩宠
·吴耀宗儿子:父亲创建“三自”是悲剧人物
·海内外声援刘霞!
·香港两万多人反解放军建中环码头
·当局为何对王成律师抄家传唤?
·关注作家小乔回到上海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还刘霞自由 刘霞关注组发起全球联署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深圳工人维权的启示与希望
·上海张雪忠致莫高义的信
·上海张雪忠为郭飞雄辩护
·20多人在外交部门前静坐抗议!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的内幕与真相
·杭州访民举行茶话会好!
·法律与信仰:法律背后是什么?-访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教授
·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观
·律师参加北京自由改革派誓师会
·刘萍女儿是90后,中国希望!
·12省31律师致信河南政府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曹思源:修宪、取消专政、平反六四!
·赞许志永家人婉拒捐款
·上海逾百青年工人罢工的启示
·律师、公民呼吁修宪修法!
·12律师公开信关注曹顺利病情
·入狱丁家喜是北京律师所主任
·李静林律师为巩进军辩护
·民众抗雾霾 胡佳被传唤
·上海千户不越级上访取得胜利
·律师团就念斌案致信全国人大代表
·骆家辉:中国未来取决于律师、司法独立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立军要访民?
·上海千户理性访民取得胜利
·谭敏涛:2013中国律师界“十大伤不起”
·骆家辉:中国骚乱、逮捕、起诉律师
·支持曹思源《四点修宪案》!
·曹思源:关于修改宪法的四点建议
·骆家辉:接触、支持法律和宗教人士
·骆家辉与公益律师共进午餐
·美报告:中国打压律师所、宗教等常态化!
·孙文广:邓小平的罪行该清算!
·香港万人游行为什么?
·周永康倒台属官场内斗?
·没上海人受美国议员的关注?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9:大陆世相百态
·加入为曹顺利禁食接力祷告
·看看香港想想台湾
·巨额维稳费不是发给访民
·维稳费用于武警、监察、安全设备等
·何俊仁:为香港普选愿坐牢!
·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律师应邀参加美领馆剪彩、晚宴受阻
·30律师要求公开人大十年开支信息
·低龄赴美留学七年增三百多倍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倍以上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以上
·火化毛泽东遗体并迁葬的提案
·访民案何以引最高院的关注?
·杭州律师王成被软禁在公安派出所
·张庆方、刘书庆律师为许志永二审辩护
·两会间律师界对制度的控诉!
·香港律师: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深圳六千工人罢工!
·大学生上访被拘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会”与中共的恩恩怨怨
·每年二百万被害人获赔无门
·中国以多种罪名起诉政治犯、异见人士
·中共官场学历全面造假
·李克强记者会为何不谈周永康?
·范木根法律后援团成立!
·葛文秀等十律师任秦永敏法律顾问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曹胜利被当局迫害致死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艾晓明: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六律师为吉林法轮功学员辩护
·胡佳呼吁完成曹顺利的遗愿!
·美国务院就曹顺利死亡发表声明
·夏钧律师出席台湾立法会听证会
·英、美政府分别就曹顺利之死发表声明
·北大八百右派维权请愿
·将爆发的中国主权债危机
·欧盟、美英关注曹顺利死亡事件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上海主教范忠良在软禁中97岁去世
·大纪元:从陈光诚、郑恩宠、高智晟看中共的维稳费
·香港占领中环温度在升
·刘卫国律师驳外交部发言人
·胡佳:武警巡逻常态化
·军队为何大挂五领袖题词?
·被遗忘的罗隆基
·曹顺利死亡引联合国谴责
·上海37市民上街哀吊曹顺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打压律师官调突变?

   刊于香港《争鸣》10月号
    打壓律師官調突變?
   
   
    (大陸)鄭恩寵


     自七月九日中共在全國打壓律師以來,受到海內外各方的質疑。八月二十日,突然召開全國律師工作會議,官調突變。九月九日,習近平的特使孟建柱訪美。孟結束訪美僅三天,九月十五日上午,習近平主持中央深改組會議,通過了《關於深化律師制度改革的意見》等八個《意見》。在中共的體制內《意見》並不是決定,更不是法律,僅僅是政策性的建議。《意見》剛通過一周,九月二十二日──二十八日,習近平踏上訪美和聯合國的旅程。當局在打壓律師的問題上,為何突然變調?本文僅作初步分析。
   
   
   
     全國律師工作會議突變調
   
   
   
     在全面打壓維權律師以來,僅隔四十天的八月二十日至二十一日,中共突然在北京長安街西線的京西賓館,召開律師工作會議。京西賓館隸屬解放軍總參謀部的正師級單位,向來因承辦黨政軍重要會議而著稱。
   
   
   
     奇怪的是與以往由司法部單獨舉辦不同,此次會議由中共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和安全部聯合召開,六部門的首長均出席,前四個部門的首長在二十日上午的講話,下午便在網上傳開。當晚中共所有的宣傳機器都公開了四部門一號首長的講話,要保障律師執業權。國務委員、公安部長郭聲琨從天津港爆炸事故處理的現場趕回北京開會;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在北京機場被請回,推遲了對保加利亞的出訪。在會議室,三百多名與會人員分八排而坐,每排四十人,各省級高級法院第一副院長,檢察院第一副檢察長和公安廳(局)第一副廳局長幾乎全部與會,個別無法與會的,由同級其他副職替代。律師工作會議,律師代表卻很少,全國各地司法行政機關領導、律協領導和律師代表,加起來不超過七十名。主辦方還第一次請來十四位法學教授到場。
   
   
   
     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會上講:「我國律師隊伍的主流是好的,是一支黨和人民可以信賴的隊伍。」孟表示,受習近平委託,代表黨中央向全國律師致以誠摯的問候和崇高的敬意。律師依法在訴訟每一個環節上較真,在案件每一個細節上挑毛病,有利於司法人員的認識更加符合實情的本來面目,從而少犯錯誤,提高司法公信力。據有關方面對近幾年糾正的歷史上一些冤假錯案進行分析,偵查階段刑訊逼供,監督不力、庭審階段不重視律師的辯護意見,降格作出「留有餘地」的判決等現象,是冤假錯案發生的重要原因。
   
   
   
     在七月九日打壓、抓捕律師的前線總指揮、公安部長郭聲琨在會上表態:要大力推進執法制度改革,依法充分保障律師接受委託、案件知情、會見通信、提出意見等執業權的落實。依法保障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聘請律師的權利,使律師能夠及時向被監管人員提供法律援助服務。要將保障律師執業權利情況作為公安機關案件審核和執法考評的重要內容,及時發現和糾正工作中存在的問題,著力暢通律師執業權利救濟渠道。
   
   
   
     最高檢察長曹建明在會上強調,要深刻認識律師在全面依法治國中的地位作用。認真聽取律師的辯護意見,認真履行對其他執法司法機關妨害律師依法執業的法律監督,更好地保障和促進律師依法執業。最高法院周強院長,在會上事無巨細依次點到律師的知情權、閱卷權、庭前會見權、發表意見和質證、辯論意見、發問權利,以及出庭律師的人身安全。曹建明則列出數據,稱二○一三年一月至二○一五年六月,檢察機關共受理律師控告辦案機關阻礙刑事訴訟權利案件四千一百零九件,通知有關辦案機關糾正三千三百七十二件。
   
   
   
     保護律師比登天難
   
   
   
     中共打壓律師並將維權律師當作「五黑勢力」之首,為何在八月二十日變調?其中有關具體原因是孟建柱作為習近平的特使,於九月九日至十二日訪美,為九月下旬習訪美作準備。孟率中國公安、安全、司法、網信等部門負責人訪美,與美國國務卿克里、國土安全部長約翰遜、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賴斯等舉行會談。中國臭名昭著的侵犯人權、打壓律師、拆十字架等問題,加大了孟訪美的難度。這就清晰地見到中共七月九日全面打壓律師,四十天後的八月二十日在律師工作會上變調,為的是二十天後孟作為習的特使取得入美許可。
   
   
   
     在八月二十日的律師工作會前,中國並不缺乏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二○○四年二月、二○○六年二月、二○一四年十二月,最高檢察院曾經三次發文保障、加強律師執業權利;二○○八年五月、二○一五年一月,最高法院兩次要求在辦理死刑案件、死刑復核案件中充分聽取律師的辯護意見;二○一三年司法部領導下的中華全國律師協會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和改進維護律師執業合法權益工作的意見》,但都屬說一套而做一套的「官樣文章」。
   
   
   
     在八月二十日下午和八月二十一日上午的議程中,三百多名與會者被打亂職業和地域,分到十個小組對孟建柱講話和四份保障律師執業的文件進行研討。在小組會上觀點不同形成對立,一些省級政法委、公檢法領導提出疑問:這些規定符合法律嗎?保障律師權利的觀點是不是比法律法超前?但遺憾的是這些現行法律有關保障律師執業的規定,很原則、很難操作。而司法機關及人員即使違反了上述的法律規定,也沒有任何的懲罰措施,任何人都可我行我素。中共從未將律師當一回事,律師在中共體制中只能被當作另類。
   
   
   
     律師參政治國趨勢
   
   
   
     八月二十七日下午,六十五歲的希臘最高法院院長薩努,成為希臘歷史上首位女總理。一九五○年出生的薩努,從雅典和巴黎大學法學院畢業後,先當律師,二○○八年成為大法官,今年六月一日,就任最高法院院長;九月十四日,特恩布爾成為澳大利亞新總理,一九五四年出生於悉尼,畢業於悉尼大學,獲得政治學和法律學士,曾從事多年記者和律師工作;法學博士馬英九是現任台灣總統,而法學博士後蔡英文將在明年競選下屆總統。當今世界上的律師、法律人出任各國政要比比皆是,早已成潮流。
   
   
   
     九月十五日,習近平主持中共高層會議通過的《關於深化律師制度改革的意見》是否仍屬一紙空文?是否能改變打壓律師的風向?人們應冷靜觀察。
   
   
(2015/10/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