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大宪章》在中国命运]
郑恩宠
·中国打压律师我女儿在美薪酬增加
·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遭法院粗暴对待
·隐瞒伊朗总统是法学博士为什么?
·40岁卢森堡首相拥有律师执照
·欧盟为何对709律师与访民大不同?
·陈旭倒台当局派员问候放松管制
·陈旭快速倒台我暂停接受采访
·习近平反腐有成就709属败笔
·维权公民靠美元雨是靠不住的
·赞《站起来做原告不做访民!》
·公职律师全面进入北京党政机关
·709家属与访民在美待遇大不同
·女儿从上海被营救到美国前后
·民众看望709律师、家人未来总统候选人
·德副总理外长会709律师家属
·上海市民呼吁释放709律师成健康力量
·文在寅高调参加“光州事件”37年纪念会
·遭上海警方报暴力殴打因揭露陈旭等
·被上海警方暴力殴打已超过24时
·港媒透露韩正的前途
·中央空降公安局长到上海
·十九大预选韩正入常无望?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耿和一家在美国生活也很艰辛
·谢燕益律师28岁起诉江泽民
·与访民英雄陈小明妹妹长谈
·欢迎上海毅然教授加入笔会
·习近平请律师接待全国访民
·公民维权必须走向正确方向
·十九大前51律师博士致人大公开信
·丁忠汉一审死刑改无期律师尽力了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45国百万律师欧律协致信习近平
·709王宇律师夫妇公开发声
·萨哈罗夫最信任人是律师
·又一金融案涉及上海高层
·为何美国第二任总统是律师?
·为人权律师妻子李文足点赞
·职业访民路是必然失败路
·对大量群体事件不要过于乐观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政敌
·上海书展出售为我等平反书籍
·2017司法考试报考人员大增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
·公民权利是律师抗争的结果
·1985年我受理第一个拆迁案(补充)
·在谋生中维权在维权中谋生
·送沈佩兰基督徒郭永丰的诗
·上海“反动文人”教授出国记
·任建宇从劳改犯到执业律师
·《开放》惊心动魄30年
·马连顺从20年警官到执业律师
·2004年律师提出删除“三个代表”
·全国法院对访民问题同一战略
·人权律师团建立四周年征文启示
·维权律师地位突然大提高?
·从杨天水案看维权经济成本
·上海教授律师张雪忠宣布退党
·被香港《开放》评为100位作家之一
·2017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中国将有300万律师
·祝圣武律师被吊销律师证
·律师为在押案犯获国家赔偿6.7亿元
·从韩国《辩护人》到中国“辩护人”
·十九大后律师进村(居)任专职顾问
·关注云南两律师将被吊照?
·中国人权律师团成立四周年
·毛立新律师为死刑犯申诉获无罪
·人权法教授任最高检副检察长
·穆峰律师为15年案犯申诉获无罪
·有刘建军律师帮助访民被取保获释
·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人员调整
·为港商辩护两律师被赶出法院
·共识:律师站在维权最前面
·没有律师死磕就没有中国法治进步!
·建议祝圣武律师向司法部提起复议
·中国被吊证律师联合发声
·上海人权律师李明
·25律师和400公民联合声明
·上海斯伟江律师评央视认罪
·文东海律师遭长沙警方约谈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校长声讨荒唐
·律师已成国家不点名敌人
·十九大重用韩正属习近平低级错误
·北京出现“黑心律师”宣传牌
·港媒:十九大前暴亡党五大危机
·限制律师言论是限制全国公民言论
·彭永和律师退上海律协诉收费7000万
·吴爱英倒台709案会平反?
·习近平高度肯定舒晓琴对访民政策
·十九大前被传唤20日提前会上海
·国家信访局长十九大前接见访民
·十九大前被刑事传唤20日提前回上海
·习近平接班人梯队李克强等四人
·教训:35冤案26件未听取律师辩护
·外媒:韩正明升暗降被调虎离山
·李强接替韩正将打多少上海老虎苍蝇?
·党章淡化“三代表”姜维平论江家出事
·没有中国律师郭文贵必然失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宪章》在中国命运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余杰:习近平为何害怕《大宪章》?
    (博讯2015年10月25日发表)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习近平的性情,用北京话来说就是“浑不吝”,即我行我素、天不怕地不怕。然而,一份八百年前用拉丁文写在羊皮纸上的文件,却吓到他了。
   
    二零一五年是英国《大宪章》(Magna Carta) 颁布八百周年,英国政府安排该文件全球巡回展出。在习近平访问英国前夕,文件正好到了中国展出。这份在中国展出的《大宪章》是英国赫利福德大教堂的馆藏,是一二一五年《大宪章》原件的一二一七年抄本,目前世上仅存四份。
   
    这次展览原定在中国人民大学的一所博物馆展出。但教育部给人民大学下令取消该展览,展览不得不临时换到英国大使官邸。由于地方狭小且需要预约时间,公众很难取得参观机会。
   
    我第一次知道《大宪章》这个名字,是从柏杨所著的《白话资治通鉴》当中。那时,我刚上初中一年级,迷上了柏杨的作品。柏杨感叹说:“英国在它的不列颠小岛上颁布《大宪章》,创立国会,为人类立下万世光芒的楷模,但世界上其他大多数地区,却一片血腥。”他在书中比了《大明律》和比它早一百年的《大宪章》:后者保障人权,非经过法庭审讯,对人民不得逮捕监禁;中国却出现了诏狱和廷杖,出现了一幅惨不忍睹的摧残人权的图画。
   
    然后,我就拼命寻找《大宪章》的中文译本。那时没有网络,查找并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才从父亲工作的工厂的小图书馆找到一本英国史,其中记载了《大宪章》的几个段落。那是我对英美古典自由主义发生兴趣的开端,也是我日后成了一名不见容于中共当局的异议分子的契机。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宪章》确实具有潜在的颠覆性,因此习近平一定要将它与青年大学生们隔绝开来。
   
    从对待《大宪章》的态度来看,习近平时代中国的言论自由比起胡锦涛时代来大大收缩。在胡锦涛时代,央视制作了大型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系列,探讨历史上大国兴衰的秘密。那时,虽然不可能出现八零年代思想解放浪潮中《河殇》那样惊世骇俗、挑战权威的作品,但《大国崛起》至少比较诚实地陈述了英美现代国家的崛起,不仅是经济和军事的崛起,更是自由的崛起,而《大宪章》功不可没。
   
    在《大国崛起》之“英国篇”中,作者指出:“《大宪章》中最为精髓的两条原则是以法律的形式肯定了对臣民财产及人身安全的保障权,以及臣民与君主的契约关系中臣民对君主的反抗权。这两条原则对后来英国社会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保障个人财产,激发个人成为社会发展的动力;人民拥有反抗权,这使革命具有合法性,并最终改变了不合理的制度。”作者进而指出:“更为重要的是:《大宪章》不仅仅是一个契约,它本身就是合法维权行动的标志。《大宪章》的签署确立了这样的一个原则:英国国王的权利并非是至高无上的,他只能在法律的限制之下行使权力,即王在法下,国王的权力不能超越法律。”所以,有《大宪章》的国家和没有《大宪章》的国家,此后的发展道路大不相同:“没有国民的自由,就没有国家的自由,处于不自由的状态,国家和人民都不可能有什么发展,也不会有好的命运和前途。中华帝国和日不落帝国的差距在这个时候就已经悄悄拉开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差距越来越大,直到两个帝国迎头相撞。”
   
    那时,《大宪章》还能在在中国的国家电视台获得正面评价;如今,在新浪微博上,“大宪章”这几个汉字却成为搜索功能中被审查的关键字。难道是因为“大宪章”这个名字容易让人联想到导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入狱的“零八宪章”?如同“死诸葛吓跑活司马”,《大宪章》让习近平疑神疑鬼,他哪有一丁点的自信?
   
    中国官员的愚蠢,本身就成为制造新闻事件的动力。如果不是临时叫停《大宪章》的展览,不会有那么多人从外媒的新闻报道中知道《大宪章》正在中国展览。 《纽约时报》评论说,《大宪章》普遍被认为是英国和美国宪政的基石,而这种制度不利于中国领导人,他们认为“宪政”是对共产党统治的威胁。 “因为《大宪章》这样的古老文献而感到紧张?他们未免有点敏感、脆弱,是不是呢,中国的领导人们?”前英国驻北京外交官、澳大利亚悉尼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凯瑞·布朗( Kerry Brown)在接受采访时说,“可怜的家伙。”
   
    而《泰晤士报》发表了署名克拉克(Ross Clark)的评论文章。文章说,《大宪章》为中国的专制竖起了一面镜子,独裁者的问题并不是他们蔑视公众的不满,而是他们根本就不懂得公众的不满。文章追问说:“习近平和他的幕僚们真的认为中国公众会从《大宪章》的文字中挑出颠覆性的内容吗?”任何希望树立国际政治家形像的领导人,不论其是否承诺进行全面人权改革,都会赞许《大宪章》,以表明自己的统治得到了人民的认可。试图把《大宪章》藏起来的行为只能证实外部世界大多数人的一个想法:尽管那些辩护者口口声声地告诉人们民主终将在中国实现,但是当今的中国领导人已经不屑于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民主派。
   
    为什么习近平连遮羞布都不要了,敢于像希特勒和史达林那样公然蔑视、敌视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习认为,西方国家同中国做生意的自身利益永远都会压倒他们对践踏人权表达抗议的愿望。至少英国现在的外交政策证明,习的判断是正确的——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以「奥斯本主义」形容英国的对华政策,目前是财政大臣奥斯本(Osborne)主导对华外交政策,是财政部主导,而非外交部主导。奥斯本此前访问北京时说,英国应该是「中国在西方的最好伙伴」,他甚至称赞中国对西藏的残暴统治。达赖喇嘛在接受记者梅兆赞(Jonathan Mirsky)采访时,将英国现政府对华政策说成「就是钱,钱,钱。道德哪里去了?」
   
    习近平访问英国,受到女王的酒宴款待,睡在白金汉宫的皇家卧榻上,并且在英国国会发表演讲。英国政府官员绝不会就习上台之后中国限制言论自由、抓捕人权人士的行动发出丝毫抗议的声音。惟一有风骨的英国人,大概就是拒绝参与国宴的查尔斯王子了。 《泰晤士报》评论说:“我们在人权问题上表现不一,让人心痛。一些独裁者因为不能善待自己的民众而受到教训、制裁、甚至轰炸,但另一些人却被请进白金汉宫。··· ···当习近平来白金汉宫坐下来进餐之前,他的菜单应该被换成一份《世界人权宣言》。”
   
    对习近平近乎谄媚的,不仅仅是英国。记者无疆界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谴责说,对于刘晓波被关押在监狱中的处境,中国的伙伴国们如变聋了一般地沉默。当习主席访问美国时,同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美国总统欧巴马没有公开提及刘晓波的处境。法国总统奥朗德和总理曼努埃尔•瓦尔斯也同样没有利用中国领导人访问法国的机会提出这个问题,这仍然是中国共产党的最忌讳的话题之一。习无疑是有史以来在西方民主国家最受礼遇的独裁者,他似乎也非常享受这种礼遇。记者无疆界组织声明指出:“我们呼吁国际社会从暮气中振作起来。二零一零年获奖者的空椅子,象征着西方民主国家对人权和新闻自由的无所作为。”
   
    不过,英国政府的见利忘义行径,并不能遮掩《大宪章》本身的光辉。英国历史学家詹姆斯·C·霍尔特在《大宪章》一书中论述说,《大宪章》是英国的第一部成文法,不仅是政治原则的宣言,更是自然权利的简便表达;它不仅存在于英国漫长而多样的政治旅程中,也在美国被激活和传承。不管习近平如何拦阻,《大宪章》对个人权利和自由的张扬,也必然在中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来源:纵览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2015/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