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重游合肥城]
槟郎文集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重游合肥城

   重游合肥城
     槟郎
   
     江南唇齿、淮右襟喉的合肥。27岁漂泊到外省前,你是我家乡的省城。从巢湖到合肥并不远,邻省的南京更把我吸引,我最终冲出故乡漂泊到外省,但对你的记忆虽有限而分明。
     此生永不变的安徽人出身,你是有着特别情结的故乡省城,在游子心中仅次于巢湖。2011年地级巢湖市被拆解三分,县级巢湖市划属地级合肥市。如今我故乡的半汤镇及快要城市化的力寺行政村东李村又直属合肥市巢湖经济开发区。故乡人便成为省会人,他们在我手机上显示的号码便是合肥的。如果我没有去外省而是继续留在巢湖故乡工作,我便也是合肥人。


     而今利用国庆节长假重游合肥城,仅需一个小时的路程。南京出发的高铁舒适而快捷,渐近故乡的山水而情更怯。游子不管漂泊到哪里,都有一种乡愁在内心里。只是到达的不是昔日的老火车站,而是现代化的高铁的合肥南站。
     张辽打败孙权的昔日战地的逍遥津公园,我的初游有学生相伴。那是在家乡师专毕业后不久,我在巢湖一家大企业的附属中学执教鞭。一些可爱的男女初二学生与我同游,而今他们各在何方?我仍然珍藏着与他们在逍遥津公园湖边合影的照片。
     曹操练兵的教弩台,后来成了六朝古刹明教寺。一度冷清后,后来又香火重辉。而今拜访时正逢封闭维修,甚是遗憾。久已向往的纪念宋代包拯包青天的包河公园,含包公祠和包公墓,在合肥古城环城河的东南角。在吏治腐败、访民(冤民加流民)日增的今天,我更理解几千年专制统治下清官的意义。
     淘过书的四牌楼书店,而今正在维修不能遂愿。九狮广场的石阶上,我曾与挚友长坐漫谈。拐进淮河路商业步行街,热闹的逛街购物人流熙熙攘攘。这条街上有新开放的李鸿章府供我参观,还有演员表演李鸿章、丁汝昌、刘铭传的抗日对话;李鸿章劝女儿李菊耦嫁给张佩纶做续弦。我想到淮军与巢湖,想到皖系军阀段祺瑞。近现代合肥以淮军和军阀闻名,名人也集中出现。
     最难忘那年春夏之交,我毕业后工作教书的第一年的尾段,请假偷跑到省城合肥来参加人潮。在长江路上集体散步,在市府广场集体静坐,臂缠红布条。也曾邂逅一个合肥幼师的可爱的女学生,她慷慨地从笔记本上撕下“革命家谱”送我,并劝我不要去危险的北京。骄傲的激情燃烧的岁月啊,可我却很快走进了1989年的监狱。不过命运真会阴差阳错,我不够资格成为囚徒,却成了我不堪回首的狱警,还拿到了五十块钱的安定奖。从此成了共和国的贱民了?
     江淮首郡、吴楚要冲的合肥。故乡传说便有“陷巢州,涨庐州”,可见两者的密切的近邻关系。你是我故乡安徽的省城,而今巢湖也成了你的部分。重游合肥,思绪蜂拥,我永远难忘与你的交情!
     2015-10-7
(2015/10/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