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交大碎影(之一)]
张成觉文集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假作真时真亦假——卓娅故事的真相
·我们身边的英雄
·上上下下话高强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國起飛的天上和人間》
·“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时事三题
·温家宝的“遗产”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什么藤结什么瓜——太空人三题
·凶手没有隐形
·刘云山,给我闭嘴!
·胡适、鲁迅异同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交大碎影(之一)

   自1956年8月考入交大(西安)起,至1960年9月底由上海發配新疆止,本人實際在校2年零1個月。有幸親聆其教誨的教授只2名:一為程孝剛教授,一為孫增光教授。
   
    程孝剛(1892年8月16日-1977年8月1日),字叔時,江西宜黃人,機械工程專家,原交通大學校長。
   
   程教授於1909年進入江西省高等學堂學習,1913年作為省公費留美生前往美國普渡大學留學,攻讀機車專業。1917年獲機械工程學士學位。1918年返回中國。1921年與熊純如侄女熊耀初成婚。他長期從事鐵道建設,曾任職於中東、津浦、膠濟、北寧、粵漢等許多鐵路。期間還曾於1928年出任交通大學秘書長,並代校長蔡元培主持校政。抗戰結束後出任交通部技監、中國機械工程學會會長。1947年任交通大學校長,翌年辭職。


   
   1949年後擔任浙江大學教授。1952年起回交大任教,歷任運輸起重機械系主任、校務委員、副校長。1955年當選中科院技術科學部學部委員(院士)。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市科技副主席、《辭海》副主編等職。1977年8月在上海逝世。
   
   猶記得蒙程教授訓誨,乃1956年9月初,於交大西安部分教學大樓某階梯教室。程教授以運輸起重機械製造系系主任之尊,向我輩一年級新生訓話。中央新聞紀錄製片廠專門派出攝影師現場拍攝紀錄片。
   
   出席者大概包括運起系蒸汽機車製造,內燃機車製造兩專業共6個班的學生約200名。
   
   當時程教授地位顯赫,既是中科院學部委員,全校僅有的三名一級教授之一;又是全國人大代表,備受我輩景仰。
   
   只見他老人家開講之前,先在黑板上徒手繪出大陸鐵路通車線路圖,一揮而就,瀟灑流暢。
   
   之後概述中國鐵路發展簡史,言簡意賅,指出當時尚未造出的內燃機車因其熱效率遠高於國內現有的蒸汽機車,故屬發展方向,激起我們內燃機車三個班的同窗之自豪感。
   
   其後他針對時下流行的大學畢業生“學非所用”之怨言,謂在學5年間修讀的各種科目不下30餘門,將來分配工作只要能用上其中一門,就不能說“不對口”。此種說法似頗具為當局用人不當辯護之嫌,但從全人教育的角度看,也許亦不無道理。
   
   我對於作為國內機車業學界泰山北斗的程教授,自然是高山仰止;但親聆謦欬亦僅此一次而已。
(2015/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