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曾节明文集
·中国反对派人士不入外籍天经地义
·一定的民族主义立场,是反对派人士所必需的立场
·计生、严打、六四、流氓资本主义:邓小平多重元凶罪责不容开脱!
·由于“邓计生”,中国已难逃分疆裂土的厄运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邓计生”问题是鉴别反对派人士民主素养的试金石
·所谓的“邓左派”,根本子虚乌有
·“邓南巡”对中共国权贵资本主义化的作用不容低估
· “占中”是中国民主化决战
· 从另类角度解读“占中”
· 时局观察:金家王朝崩溃,变天暂未到来
· 香港“占中”必胜,黑社会打压火上浇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 中国反对派人士亟需警惕“螺杆”类伪善恶毒共特
·港民加油!“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势不容退,“占中”关键战役,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
·没有“占中”式“违法”的施压,就不会有和平抗争的胜利
·歪解“占中”和芦苇身段,再曝内奸本色
·“占中”已到决胜时刻:丢拿妈,顶硬上!
· “占中”形势分析:假和谈诱降未遂,中共暨其港奸代理下一步意欲何为?
·香港先行民主起来的条件和时机都已充分
·秋天,归宿之美
·由支撑专制政权的三要件看中共国寿数
· 技术和尚武精神的双双退化,导致中国历史上两次被蛮族征服
·习近平不可指望,散播虚假希望是中共阴险伎俩
·民运事业不是维稳事业,应理直气壮搞乱中共的统治 
· 习近平的特色是盲目自信
·盲目自信蛮干,习近平港、台双败内外交困
·中共专制下民主化“渐进的道路”根本子虚乌有
·评香港“占中”运动的失与得
·事实愈发清晰:乌克兰政府以战机击落了马航MH17!
·时局观察:经济制裁和石油大战,正强力制造中俄轴心
·共产极权崛起的真实原因,暨今天在中国的演变
·历史惊人相似:习近平全力打造红朝宗社党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切割令计划保不住胡锦涛
· “计划生育”必然导致“计划养老”
·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反衬出中共即将垮台的前景
·终于想通了:当年胡平为什么一定要打倒王炳章
· 中共即将垮台的一个明显征兆
·青海草原上跨越民族藩篱的永恒歌声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一个疯子的报应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六四”转折关头的赵紫阳清白,但是无功有过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 幼苗即将成树
·共产党国家国民逃奔西方,是为“出头”吗?
·搞民运既要用“正”,也要用“奇”
·西方对纳粹罪行和共产罪行的双重标准态度,暨其对中国的危害
·中共耍流氓的新特点是“挂羊头卖狗肉”,而非“卷旗不缴枪”
·习近平高举马列毛,是在拼命彰显政权非法性
·中国民主化的最佳出路是回归中华民国正途
·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民主选举吗?
·共产浩劫真是列宁违反马克思主义造成的吗?
· 马克思主义的真正价值所在
·马克思主义究竟为什么残暴?
·第四条道路
·习近平治下政变是迟早的事
·时局观察:讨伐“庆亲王”是习近平对曾庆红动手的信号
·简化汉字中的中国危难信息
·暗杀以逞的普京,身后必蹈斯大林的覆辙
·放、收柴静反映出什么?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中共亡于习近平任上,越来越有可能
·蒋介石丢失大陆的首要原因:一个迄今遭忽视的大错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习近平的“反腐”大清洗很有可能成功
·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命性和运势
· 中共的命性和运势
·经济繁荣遮不住李光耀的独夫民贼本质
·习近平“反腐”的实质和前途
· 李光耀与蒋介石的比较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一)
·中道即正道:解读徐文立(之二)
·高官寡头为什么迄今不敢打出自由民主的旗帜对抗习近平?
· 东北经济的加速滑坡,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中共不可能真学新加坡模式
·中国的症结是专制,习式反腐只会使专制更高效,更彻底
·东北“人少致贫”的事实,充分暴露了“邓计生”的无比荒谬性
·计划生育理论的根本谬误
·计生维护者巨谬之一:混淆资源和财富的概念
·以减少人口数量的方式来提高人口素质,是南辕北辙
·世间不存在不侵犯人权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的所谓资源和环保依凭,根本站不住脚
·只需三项政策,可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解读徐文立(之三):徐文立体察儒家安邦思想的不足之处
·解读徐文立(之四):徐文立对中国明清政治解读的偏差
·解读徐文立(之五):徐文立对满清“尊儒”的误读
·解读徐文立(之六):徐文立对满清“经济成就”的误读
·“邓计生”已导致中国新生儿缺陷率世界第一
·中国二十年内的大趋势
·兴衰成败天注定
· 中国经济文化重心,为什么会在北宋之后转移到长江流域至今?
·改朝换代的天意体现在何处?
·纪念“六四”是为了胜利
·尊崇理学导致的外交僵硬,是中国三次亡国的要因
·将来推翻中共的,会是什么人?
·警惕中共当局利用“港独”破坏香港民主化
·再探宋教仁案暨其启示
·倾覆中共政权的方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北宋周易术数家邵雍(字康节),是唯一具体预言中国“六四”屠杀的人,其预言诗《梅花诗》的第九节为:
   
    “火龙蛰起燕门秋,


    原壁应难赵氏收。
    一院奇花春有主,
    连宵风雨不须愁。”
   
    “火龙”指的是邓小平,也指中国共产党,因为邓小平是龙年生人,中国共产党在基督教看来,就是《圣经.启示录》中的“大红龙”——魔鬼撒旦;而在得道的西藏高僧眼里,是九头怪龙。
    “火龙蛰起燕门秋”是指原本沉睡的邓小平中共专政派,被当时发生于北京(即“燕门”,因北京乃幽燕之地)突发事件惊醒了,这个突发事件,很明显是指当时缺乏策略盲目激进的“八九”学运,于是邓小平、陈云一伙下狠手以大军开枪镇压,导致体制内外政改派被一网打尽,中国民主化进程逆转。
    “原壁应难赵氏收”,很明显地指赵紫阳因为“火龙蛰起”而下台,失去了对中国大局的主导地位。
    邵雍在近千年前就预知到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会因发生于北京的突发事件而下台,而且准确地测出这个人姓赵,可见其非凡的通灵预测能力!
    《梅花诗》第八节、第九节都是预测“邓改开”后的中国,值得注意的是:在第八节中,邵雍就已生动的表述了中共意识形态的衰亡,第八节说:
   
    “如棋世事局初残,
    共济和衷却大难。
      豹死犹留皮一袭,
    最佳秋色在长安。”
   
    “豹死犹留皮一袭”生动地表述了中共意识形态衰亡后徒具共产党之形,而无共产党灵魂的状态;
    “最佳秋色在长安”,喻示着中共国的经济发展虽好,已进入末世,其政权却像美丽的秋色一样,即将调落了。
   
    那么,“六四”屠杀后的中国会如何?第九节后两句“一院奇花春有主,连宵风雨不须愁”其实已经点出,意即:“六四”后中国的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都接连是顽固倒退分子,但是不用担心,日后主宰中国的圣人已经在那里了。“一院奇花春有主”,也在说明,中共的垮台当在春天,中共垮台后会有圣人来拯救中国。
    第十节也再次点破这个玄机:中国去共新生当在春天,其曰:
   
    “数点梅花天地春,
    欲将剥复问前因。
       寰中自有承平日,
    四海为家孰主宾。”
   
   
    除此之外,邵雍的《梅花诗》对其他改朝换代的预言,也以神准和富于细节见长;如预测满清的第五节:
    “胡儿骑马走长安,
    开辟中原海境宽。
     洪水乍平洪水起,
    清光宜向汉中看。”
   
    其中的“洪水乍平洪水起”,前一个洪水是指以洪秀全为领袖的太平天国起义,后一个洪水是指以黎元洪为军政府领导人的武昌起义,意即:(曾国藩血腥)扑灭太平天国起义后不到五十年,以黎元洪为领导人的武昌起义爆发;后一句“清光宜向汉中看”,点出了起义发生的地点“汉中”(即湖北),也点出了起义的后果,“清光”,即满清完了(由此也可知曾国藩拯救满清毫无意义)。
   
    简明而富于细节的预言家邵雍是河北涿州人,《宋史》载:
    “雍青年時期即有好學之名,《宋史》記載:「雍少時,自雄其才,慷慨欲樹功名。於書無所不讀,始為學,即堅苦刻厲,寒不爐,暑不扇,夜不就席者數年。已而歎曰:『昔人尚友于古,而吾獨未及四方。』於是逾河、汾,涉淮、漢,周流齊、魯、宋、鄭之墟,久之,幡然來歸,曰:『道在是矣。』遂不復出。」”
    邵雍與名士司馬光、二程、呂公著等交遊甚密,这些朋友后来凑钱在洛阳帮邵雍改了一所宅子,送给邵雍,取名“安乐窝”。
    邵雍大喜,遂移居“安乐窝”,自号“安乐先生”,并作歌曰:
    “自號安樂先生。出遊時必坐一小車,由一人牽拉[2]。
   “ 茅屋半間任逍遙,山路崎嶇賓客少。
   看的是無名花和草,聽的是枝上好鳥叫!
   春花開得早,夏蟬枝頭鬧。
   黃葉飄飄秋來了,白雪紛紛冬又到。
   嘆人生,容易老,終不如蓋一座,安樂窩。
   上寫著:琴棋書畫,漁讀耕樵。
   悶來河邊釣,閑來把琴敲,
   喝一杯茶,樂陶陶,我真把愁山推倒了!”
    邵雍得道后名利心很淡泊,曾两度以身体不好为由,推辞宋神宗的启用。大概只有这种名利心淡泊的人,上帝才会赐予其超凡的预言能力。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九月八日于燥热纽约上州
   
   
   
   
(2015/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