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曾节明文集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工委完成换届
· 中共垮台在即?中共垮台后中国会不会崩溃?
·因声援刘晓波,荆楚平安夜遭广西警方威胁盘问
·论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发展
·图说戈尔巴乔夫和胡锦涛的区别
·在泰民运、信仰人士旅游点发传单声援刘晓波
· 声援刘晓波:在泰民运人士公园发放《零八宪章》
·民运宜多党联盟而不宜政党合并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即将来临的巨变轮廓勾勒
· 中国巨变轮廓勾勒
·巨变轮廓勾勒
·对刘晓波案走向的几点预判
·瓦解中共政权的最佳途径
·为什么西方右派会整体没落?
·中共政权为什么不可能长寿?
·与其谋求港独,不如支持大陆民主化
·邓小平隔代指定胡紧套的根本原因
·逼迫谷歌仅仅是个开始
·有关宗教的一点感悟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 天不厌我中华,中国男足彻底粉碎恐韩症!
·为什么“重典”治不了中国的“乱世”
·胡锦涛企图借助伪儒家保极权是枉费心机
·安全受迫,李志友全家露宿于联合国门前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此次中共习近平当局筹办的“9.3”阅兵式,扰民程度超过了胡面瘫主持的中共国“六十大庆”阅兵式:不仅北京五条商业街停业;连住在街边的人家依窗观看都不准,中共恶狠狠地威胁小老百姓:在窗前“窥视”阅兵者,后果自负!就差没把以狙击手枪毙这几个字说出口;甚至周边地区的公厕,上厕所都要“实名制”、、、、、、
   


    对于此种神经病般的蛮横限制,再愚昧的小民恐怕也忍无可忍了,老百姓纷纷抱怨:上厕所要搞“实名制”,“文化大革命”也没这么搞呀!
    老百姓怒骂说:你酿的搞阅兵式不是给人看的吗?连窗前看热闹也不准,那你在何必来闹市搞阅兵式呢,去深山里搞不得了?连在自家窗前看阅兵也不准,什么道理?真他妈的横呀!
    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如梦初醒说:什么是法西斯?这不就是法西斯吗!你他酿的就是一个大法西斯,你有什么资格庆祝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呢?
   
    更有敏感的读书人,禁不住翻过中共的“防火墙”,到网上查了查中共“抗日”光荣历史,结果查到的却是毛主席“联日、联汪、反蒋的抗日统一战线”、查到的尽是中共勾结日伪、专打抗日国军的“皇协军”战绩、又查出中共于“敌后”大种鸦片,专门向“国统区”贩毒自肥的光辉历史、还查出某“伟大领袖”勾销日本赔款,十余次感谢“太君”侵华的伟人言行、、.于是一传而不可收拾,借习近平“九三”抗日反法西斯阅兵的东风,真相如燎原野火一般地蔓延,引发了天津大爆炸般的网络效应。
   
    人们纷纷大骂:什么他酿的“纪念抗日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分明是“纪念不抗日暨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嘛!
    人们怒骂:有本事你往东海、南海与日本干一仗收复钓鱼岛去呀,关起门耀武扬威专门吓唬老百姓算个球!
   
    于是乎,这出由习不良苦心策划的、以窃夺国民党抗日功绩、冒充民族利益代表为手法上演的树威、维稳大戏,还没上演就收足了反效果。习近平的“反法西斯阅兵”,完全变成了一场“法西斯阅兵”,它正有效地向中国民众展示:什么才是法西斯——日本德国算个球?老子才是法西斯!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做什么几乎都收反效果,这是中共气数将尽的表现,气数将尽,则百事不顺——“放屁都砸脚后跟”。
   
    反效果反映出中共在意识形态的深刻失败。本来,中共所宣扬的一切,多须反着理解才能的真意,如“为人民服务”,实则“为特权服务”,毛主席宣扬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恰反映出毛贼东“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心声;中共国的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实为“中华特权专制国”、、.但“六四”前、尤其是“邓南巡”前的中共国,中共的意识形态还有相当多的人相信,因此,反着理解中共话语的人不多。
   
    但自“邓南巡”全面走资以来,中共国早变为有专制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国家,中国大陆已遍地是老板,这种情况下,中共还在坚持的马克思社会主义假意识形态,还能哄谁人?
    “邓南巡”二十三年来,中共挂羊头卖狗肉已多时,邓效颦和江贼民还有点自知之明,意识形态上邓“不争论”,江炮制“三个代表”来蒙混,胡锦涛和习近平却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自己明明卖的是狗肉,却拼命高举羊头招牌,以为只要拼老命的招摇,别人就会相信他的伪共的假意识形态了
   
    习近平上台以来,将马克思和毛泽东举得比毛共辅导员胡锦涛还高,而没有任何意识形态创新,习近平自以为这是“维稳”不二法门,殊不知这除了增加中国民众对共产党的厌恶和鄙视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许多人认为“邓南巡”之后,中共政权法西斯化了,但是当年德、意法西斯是有真意识形态的,日本帝国也有武士道精神,佛朗哥的西班牙证明,法西斯国家只要不发动外战,便比共产党国家好得多,也容易和平演变成宪政民主国家。意识形态树不起来,是邓小平缔造的伪共政权与法西斯政权的一大区别,因此,中共政权只能被称之为次品法西斯政权;今天中南海伪共次品法西斯政权,唯一超越正牌法西斯的地方,就是专制超过了德、意、日法西斯。
   
    习近平上台后高唱“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但这“三个自信”竟要空前地封网、抓人、打压公知、抓捕律师、、.来维持,暴露出他的“三个不自信”;而此次反法西斯阅兵式,如临大敌专制到了神经病的程度,反映了这个“三个自信”的政权是何等的虚弱,那种草木皆兵戒备的架势,既是防备老百姓,更像是防备“自己人”刺杀或政变!
   
    这一切都反映出中共政权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它不能搞马列毛、不敢搞儒释道、学不来新加坡、更不愿接受宪政“普世”、、.于是意识形态危机愈演愈烈,做什么都名不正、言不顺、让人鄙视,这样的政权还长得了吗?
   
   
   曾节明 写于民国104年九月一日中午于阴天纽约上州
(2015/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