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曾节明文集
·清朝火器政策的源起、演变及其深远恶果
·简论共产专制政体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自由圣火》首发稿)
·黄海刺胡者非江泽民,而是曾庆红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一个民族应该怎样才有尊严?
·我为什么断言胡锦涛不可救药?
· 何谓“明君”?兼驳清朝“明君”的制造者和敬拜者
· 胡锦涛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显露
· 记梦:惊心动魄的劫后重明(善本)
·曾节明:射毁卫星事件透视:台海进入战争的前夜
·胡温公开决裂露征兆
·“西天取经”之路是中国创建自由文化的必由之路
·中共垮台,中国决不会崩溃:兼同王力雄先生商榷
·对鸦片战争始末的再追溯及近现代文明弊端的一点反思
·台湾乱象反思:中国最适宜采用虚位元首制宪政政体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反法西斯阅兵”的反效果,反映出的中共亡党危机
   
   
    此次中共习近平当局筹办的“9.3”阅兵式,扰民程度超过了胡面瘫主持的中共国“六十大庆”阅兵式:不仅北京五条商业街停业;连住在街边的人家依窗观看都不准,中共恶狠狠地威胁小老百姓:在窗前“窥视”阅兵者,后果自负!就差没把以狙击手枪毙这几个字说出口;甚至周边地区的公厕,上厕所都要“实名制”、、、、、、
   


    对于此种神经病般的蛮横限制,再愚昧的小民恐怕也忍无可忍了,老百姓纷纷抱怨:上厕所要搞“实名制”,“文化大革命”也没这么搞呀!
    老百姓怒骂说:你酿的搞阅兵式不是给人看的吗?连窗前看热闹也不准,那你在何必来闹市搞阅兵式呢,去深山里搞不得了?连在自家窗前看阅兵也不准,什么道理?真他妈的横呀!
    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如梦初醒说:什么是法西斯?这不就是法西斯吗!你他酿的就是一个大法西斯,你有什么资格庆祝反法西斯胜利七十周年呢?
   
    更有敏感的读书人,禁不住翻过中共的“防火墙”,到网上查了查中共“抗日”光荣历史,结果查到的却是毛主席“联日、联汪、反蒋的抗日统一战线”、查到的尽是中共勾结日伪、专打抗日国军的“皇协军”战绩、又查出中共于“敌后”大种鸦片,专门向“国统区”贩毒自肥的光辉历史、还查出某“伟大领袖”勾销日本赔款,十余次感谢“太君”侵华的伟人言行、、.于是一传而不可收拾,借习近平“九三”抗日反法西斯阅兵的东风,真相如燎原野火一般地蔓延,引发了天津大爆炸般的网络效应。
   
    人们纷纷大骂:什么他酿的“纪念抗日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分明是“纪念不抗日暨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嘛!
    人们怒骂:有本事你往东海、南海与日本干一仗收复钓鱼岛去呀,关起门耀武扬威专门吓唬老百姓算个球!
   
    于是乎,这出由习不良苦心策划的、以窃夺国民党抗日功绩、冒充民族利益代表为手法上演的树威、维稳大戏,还没上演就收足了反效果。习近平的“反法西斯阅兵”,完全变成了一场“法西斯阅兵”,它正有效地向中国民众展示:什么才是法西斯——日本德国算个球?老子才是法西斯!
   
    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共做什么几乎都收反效果,这是中共气数将尽的表现,气数将尽,则百事不顺——“放屁都砸脚后跟”。
   
    反效果反映出中共在意识形态的深刻失败。本来,中共所宣扬的一切,多须反着理解才能的真意,如“为人民服务”,实则“为特权服务”,毛主席宣扬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恰反映出毛贼东“毫不利人,专门利己”的心声;中共国的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实为“中华特权专制国”、、.但“六四”前、尤其是“邓南巡”前的中共国,中共的意识形态还有相当多的人相信,因此,反着理解中共话语的人不多。
   
    但自“邓南巡”全面走资以来,中共国早变为有专制特色的权贵资本主义国家,中国大陆已遍地是老板,这种情况下,中共还在坚持的马克思社会主义假意识形态,还能哄谁人?
    “邓南巡”二十三年来,中共挂羊头卖狗肉已多时,邓效颦和江贼民还有点自知之明,意识形态上邓“不争论”,江炮制“三个代表”来蒙混,胡锦涛和习近平却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自己明明卖的是狗肉,却拼命高举羊头招牌,以为只要拼老命的招摇,别人就会相信他的伪共的假意识形态了
   
    习近平上台以来,将马克思和毛泽东举得比毛共辅导员胡锦涛还高,而没有任何意识形态创新,习近平自以为这是“维稳”不二法门,殊不知这除了增加中国民众对共产党的厌恶和鄙视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许多人认为“邓南巡”之后,中共政权法西斯化了,但是当年德、意法西斯是有真意识形态的,日本帝国也有武士道精神,佛朗哥的西班牙证明,法西斯国家只要不发动外战,便比共产党国家好得多,也容易和平演变成宪政民主国家。意识形态树不起来,是邓小平缔造的伪共政权与法西斯政权的一大区别,因此,中共政权只能被称之为次品法西斯政权;今天中南海伪共次品法西斯政权,唯一超越正牌法西斯的地方,就是专制超过了德、意、日法西斯。
   
    习近平上台后高唱“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但这“三个自信”竟要空前地封网、抓人、打压公知、抓捕律师、、.来维持,暴露出他的“三个不自信”;而此次反法西斯阅兵式,如临大敌专制到了神经病的程度,反映了这个“三个自信”的政权是何等的虚弱,那种草木皆兵戒备的架势,既是防备老百姓,更像是防备“自己人”刺杀或政变!
   
    这一切都反映出中共政权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它不能搞马列毛、不敢搞儒释道、学不来新加坡、更不愿接受宪政“普世”、、.于是意识形态危机愈演愈烈,做什么都名不正、言不顺、让人鄙视,这样的政权还长得了吗?
   
   
   曾节明 写于民国104年九月一日中午于阴天纽约上州
(2015/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