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推行一條防止「噩梦成真」的新路线 ]
严家祺
·
经济学、货币金融学、全球总账本
·
·严家祺:全球总账本
·嚴家祺:全球單一貨幣構想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中国外汇储备大规模流失的后果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全文: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嚴家祺:經濟學理論的第五次革命
·嚴家祺:比特幣的正背兩面
·朱镕基兒子對『股市暴跌』的答案
·『貪民』的名字是『笨錢持有者』
·金融貪官想審判王岐山
·『衍生經濟』過度擴張有什么后果?
·金融風暴三大定律
·怎樣計算股市中的『財富轉移』和『純粹蒸發』
·严家祺:中国正在打开资本流动的大门
·中国将公开宣告房地产大崩盘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聰明的『金融人』怎樣把他人的財富轉移到自己手裡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想分外汇储备说明了什么?
·金融风暴成因论
·傻瓜经济学
·金融是一種“社會技術”
·請問,『觀念經濟』與『知識經濟』是什麼關係?
·2001年对中国『卷入全球经济』的预测
·空间数量级
·論創新和財富轉移
·從高空中看中國股市
·世界是一個“騙局”
·全球化中的商品技术资本和人的流动
·朱镕基两大政策长远损害中国经济
·
大尺度时空观
·
·展望第三千纪
·《前哨》2013-8《人类长远目标》
·地球的命运,人类的前途(《前哨》2011-5)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大尺度”时间观
·變“尺度”時空觀:看幾個現象
·變“尺度”時空觀
·论国家狂妄的根源
·“超羽流”和地震能量
·氣候“冷化”“暖化”的三个周期
·“星球”的表面学
·“地球呼吸”和“气候暖化”
·嚴家祺:今天人類對宇宙的認識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地球黄金钻石储藏地有三处
·
赵紫阳、1989和“六四”
·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悼念“天安门母亲”成员徐玨
·中国共产党秘密定下赵紫阳的30大罪状
·对严家祺“专制政体论”的批判
·六四和中南海宫廷政治
·專訪嚴家其:六四、屠殺與中國宮廷政治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香港《明报》邓小平毛泽东对话录
·对1989年广场“邓小平辞职了” 传言的说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1卷1496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推行一條防止「噩梦成真」的新路线

推行一條防止「噩梦成真」的新路线


嚴家祺


   

从「憧憬」到「噩梦」


   

    十月革命后,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以武力夺取政权的中国共产党人,一直憧憬着一个美好的「新中国」,相信「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一九四九年中国共产党取得中国大陆政权后,按照苏联模式,建立起公有制、计划经济和一党专政的体制。斯大林去世后,情况发生了变化,苏共二十大的「非斯大林化」,使毛泽东产生了一种心理,担心自己身后也会遭遇「非毛泽东化」。「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开始从「憧憬」变成中国共产党的「噩梦」。
   
    十月革命后的俄国、苏联,对中国有异常巨大的影响,这种影响,至今仍未消失,而且极大地左右着中国政治发展的方向。苏共「二十大」后,毛泽东为了防止「噩梦」出现,开始走上了一条与「赫鲁晓夫修正主义」相反的道路,一九五九年的「反右倾机会主义」、一九六四至一九六五年的「四清运动」和其后的「文化大革命」,从根本上说,是毛泽东为防止赫鲁晓夫道路在中国出现、为防止「苏联今天变成中国明天」的「噩梦成真」而作出的巨大努力。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苏联东欧的民主化、特别是苏联的解体,使中国共产党人产生了一个远比「非斯大林化」更可怕的「噩梦」,就是担心中国一旦民主化,就会导致中国解体。「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愈来愈像「魔咒」一样紧紧地罩在中国共产党的头上。经历了江泽民十余年「非公有化」后,中国官场腐败、贫富两极分化愈来愈严重,中国各地大规模的和平抗议层出不穷,为了防止「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中国共产党开始推行一条防止「噩梦成真」的新路线。
   
    国与国之间的差别远过于人与人间的差别。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与一千多年俄国历史,除了在「东方专制主义」上有共同点外,很难再找到更多相同点。毛泽东时代向苏联「一边倒」,「学习苏联老大哥」,可以说是中俄历史上的「奇迹」。现在,担心苏联解体现象会在中国民主化后重演,完完全全是「杞人忧天」。为了驱除「魔咒」,有必要毫无偏见地考察一下苏联解体的真正原因。
   
   

苏联解体不同于「分合循环」


   
    从秦始皇建立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以来,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两大循环」,一是「王朝循环」,二是「分合循环」。俄国历史只有一千一百多年,有「王朝循环」,而无「分合循环」。俄国和苏联历史除了「王朝循环」以外,最重要的现象就是贪得无厌的扩张和「一次性断裂」。
   
    俄国从诺夫哥罗德ܩ基辅这些城市建都立国时,中国已是唐朝末年。那个时代,库页岛早在唐朝黑水都督府管辖下。明朝的永乐大帝在乌苏里江以东建立双卫城,后称双城子,也就是今天的乌苏里斯克。当时俄罗斯民族复兴的中心──莫斯科公国,还没有台湾大。到伊凡雷帝自称沙皇时,中国处于明朝中叶,当时俄国像阿富汗一样,完完全全是一个内陆国。俄国为了取得波罗的海、黑海出海口,与邻国进行了一场又一场的战争。当俄国向西伯利亚扩张又想夺取太平洋出海口时,用武力威胁逼迫腐朽的清政府,签订了一个又一个不平等条约,夺取了从库页岛、双城子到海参崴的一百五十万平方公里中国国土。只是到了十月革命初期,列宁宣布要废除与中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放弃帝俄在中国侵占的领土。斯大林一掌权,立即露出旧日沙皇的本性,贪得无厌的扩张。俄国曾三次参与瓜分波兰,波兰在亡国一百二十三年后得到再生,二次大战中斯大林以建立「东方战线」为藉口,一九三九年又吞并了波兰二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接着又占领了芬兰的部份国土,在这些土地上成立了卡累利阿──芬兰加盟共和国。在这一时期,苏联又吞并了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波罗的海东岸三小国,把罗马尼亚的比萨拉比亚和北布科维那纳入苏联疆域。
   
    俄国苏联的历史是一部贪得无厌的扩张史,一九九一年苏联的解体不过是这一扩张史的终结,对俄国的邻国、对世界和平事业来说,都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
   
   

「一次性断裂」不乏其例


   
    在世界历史上,一些国家依靠侵略、扩张在陆地上建立连成一片的大帝国,除俄国外,还有古代的罗马帝国、亚历山大大帝的帝国、拜占廷帝国、阿拉伯帝国、蒙古帝国、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等国。亚历山大大帝的帝国横跨欧亚非,是依靠亚历山大大帝十余年远征建立起来的,公元前三二三年他一死,帝国就发生「一次性断裂」,一分为三。十三世纪成吉思汗西征,战场遍及中亚、西北印度、北部伊朗、北美索不达米亚、高加索和南俄草原,成吉思汗的后继者继续推行扩张政策,到十三世纪中叶,蒙古帝国幅员极为辽阔,北至贝加尔湖、南至淮河,东至高丽,西至俄罗斯,存在了五百多年的阿拉伯阿拔斯王朝国家,不堪一击,被蒙古所灭。然而,这样的大帝国缺乏内部的自然联系,很快就解体了。土耳其人建立的奥斯曼帝国一度横跨欧亚非,但帝国内部,在居民的人种、语言、宗教上,在社会、经济和文化发展水平上,在对中央政权的依附程度上,都有重大差别,由于奥斯曼帝国内部缺乏密切的经济联系和必要的内聚力,当它扩张到极限后,就一步步走向解体,一次大战后,奥斯曼帝国完全解体。
   
    苏联的解体是缺乏内聚力的庞大帝国「一次性断裂」的最新例证。
   
   

两个过度是苏联解体直接原因


   
    任何事情,一旦过度,必然走向反面,这就是「物极必反」。苏联解体与「两个过度」有关。第一个「过度」是苏联「过度扩张」且不自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成了战胜国。如果苏联在二战后能主动地放弃那些以建立「东方战线」而吞食的土地,特别是让波罗的海三小国在二战后恢复原状,今日苏联十有八、九不会解体。立陶宛是苏联解体的「触发剂」。一九九一年三月十一日立陶宛宣布独立,同年「八一九政变」期间,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相继宣布独立。第二个「过度」是「八一九政变」的策划者企图阻止八月二十日苏联「新联盟条约」的签署而适得其反。「八一九政变」的失败,使苏联和一些加盟共和国的独立要求更为高涨。「八一九政变」可以说是苏联解体的「催化剂」。没有「八一九政变」,苏联就不会四个多月这么快就迅速解体。
   
    一九九一年苏联解体后形成的俄罗斯,人口只有苏联一半,土地丧失了四分之一,军队失去了三分之一。苏联解体不是中国式的「分合循环」,而是「一次性断裂」。即使今后有个别国家愿意与俄罗斯合并,但昔日有二千二百四十万平方公里的苏联再也不会在地球上出现。今天,还会有谁会为古罗马帝国、拜占廷帝国、奥斯曼帝国的消失而哀叹呢?
   
    说「一次性断裂」不好,丝毫也没有肯定「分合循环」的意思。分合循环给中国人民一而再、再而三带来战乱和灾难。中国只有打破「王朝循环」和「分合循环」,才能走上和平、持续发展的康庄大道。
   
   

苏联解体的「体质」原因


   
    国家是一种有生命的、固着在一定地域的「行为体」,国与国之间「体质」差别很大。苏联解体的「体质」原因是僵化的计划经济和过分沉重的军费负担。在斯大林以后的时代,苏联虽然局部引进了市场经济机制,但苏联经济总体上仍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计划经济体制。在苏美争霸过程中,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二十年中,苏联军费每年平均占国民收入的百分之十六左右,而美国只占百分之六至百分之七。过重的军费负担加在僵化的经济体制头上,导致经济滑坡,引起社会危机。正由于这一原因,戈尔巴乔夫深悉需要改善苏美关系,集中力量解决国内困难,以增强苏联的体质。
   
    苏联解体的另一原因是苏联作为一个「民族单一率」很低的「多民族国家」,苏联缺乏妥善处理民族和地区关系的政治经济体制。在世界各国中,只有少数国家是单一民族国家,如朝鲜、韩国、日本、葡萄牙、海地。大多数国家都是多民族国家。在多民族国家中,多数民族占本国总人口数量的比例很不相同。在中国,汉族占中国总人口的百分之九十四。在苏联,俄罗斯人作为多数民族只占总人口的一半。当然,多民族国家,即使民族单一率较低,也能保持国家的统一,其「四项前提」是:(一)在一国内部不同民族、不同族群中的大多数人可以无阻碍地相互沟通;(二)不同民族、不同族群在法律上和在事实上享有平等权利;(三)不同民族、不同族群在法律上和事实上共享整个国家给他们带来的和平、安宁和各种福利、利益;(四)在一国内,人民有充分的迁徙和流动自由。
   
    苏联的解体正是与苏联作为一个国家在「民族关系」上表现了很弱的体质,与上述「四项前提」有很大的距离。苏联解体在民族和人口上表现得最为突出,俄罗斯在提高本国「民族单一率」时,却付出了失去一半苏联人口的代价。
   
   

「苏联」不是带「地域特徵」国名


   
    苏联解体还有一个潜藏在苏联人内心深处而未被说出的原因,这就是,苏联从来就不是一个带有「地域特徵」的国名。苏联是苏维埃的联盟,而苏维埃与「地域」无关,是一个「意识形态」名词,自一九二二年苏联成立第一天,没有一个人能为由俄罗斯、乌克兰、南高加索和白俄罗斯组成的联盟国家起上一个带有「地域特徵」的国名,就像南斯拉夫、亚历山大大帝的帝国、奥斯曼帝国一样,注定了这些国家解体的命运。一九九一年戈尔巴乔夫企图改革苏联的国家结构,与九个加盟共和国领导人为新苏联起「国名」时,竟然把国名定为「苏维埃主权共和国联盟」。俄罗斯等国政客愚蠢之极,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阿拉木图会晤商讨建立「独联体」时,仍然没有一个人想到要给「独联体」头上冠上一个「地域名称」。所有这些表明,苏联,一个连「地域特徵」国名都没有的国家,它的命运就是解体。
   
    当然,政治家在历史变革中有重大作用。人类五千年的历史一再表明,不是历史创造英雄,而是英雄创造历史。在苏联解体上,戈尔巴乔夫是一位被动者,「八一九政变」的几位策划者和野心勃勃的叶利钦才是苏联解体的推动者,正是叶利钦,让俄罗斯回复了它本来应该的样子。
   
   

放下「苏联噩梦」,中国才有出路


   
    毛泽东怀着「苏联变修」的「噩梦」,其政策一步步指向在中国「防修」、「反修」,最后发动了「文化大革命」。邓小平掌权后,不再怀有「苏联噩梦」,在八十年代的大部份时间里,与胡耀邦、赵紫阳在一起,使中国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这是一条没有「噩梦」的发展道路。一九八九年的「六四大屠杀」,造成了中国政治的大转折,接着苏联解体,然后,整个九十年代,「苏联噩梦」虽开始浮现,但尚未主导中国政策。进入二十一世纪,由于官场腐败、两极分化造成愈来愈严重的社会矛盾,大规模的群众性抗议层出不穷,加上台湾分离主义势力日趋发展,现在的中国,似乎开始实行一条不同于邓小平、江泽民的政策。这种政策的心理基础就是害怕「苏联噩梦」在中国成真。这种政策已初见苗头,而尚未定型。人需要心理健康,国家也需要有心理健康。一个国家,如果怀着「噩梦」,成天忧心忡忡,害怕「噩梦成真」,这个国家是没有办法发展的。毛泽东怕「苏联变修」的「噩梦」在中国出现,其全部政策已给中国造成了巨大灾难。如果今日中国领导人又要把防「苏联噩梦」在中国出现,作为制定各种政策的出发点,肯定会南辕北辙、适得其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