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一)
   
   我在《思想的主权》(On Sovereignty Of Think And On Think Of Sovereignty)第2308条里写过:“爱因斯坦宣布:‘如果光谱线中基于重力潜能的红移不存在,那么相对论理论也就站不住脚了……1920年代的技术不行,所以观察不到,直到1960年代最终的证实终于来了,按照爱因斯坦自己定的标准,他的理论不能够被证实。’”现在,爱因斯坦的科学神话到了需要终结的时候了,否则,那就不再是科学,而是神学了。(2013/11/05 发表)

   
   中肯说来,爱因斯坦的名噪一时,正如那些“股市的精准预测家们”一样,得益于一种瞎猫赌徒的幸运。所以,每一次熊市或牛市,都会出现一两个“股市的精准预测家”。但在实际上,不是他们精准地预测了股市,而是他们不幸而言中了。你想,成千上万的职业赌徒在那里预测,总有一两个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这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们旋即被人当作偶像给捧了出来,并把他们的胡言乱语当作了某种信条。
   
   在这种意义上,爱因斯坦也罢,经济分析师也罢,瞎猫赌徒也罢,并无二致。
   
   例如有些赌徒之所以溺水,就在于他们相信自己具有超级能力,可以胜算。其实,他们只不过是由于幸运或不幸,曾经大赢过几次,所以就受到了催眠,以为自己终究会赢。
   
   正如我在2013/02/03 发表的《思想的主权》176条里说过的:“达尔文的经营能力要强于他的思考能力,牛顿和爱因斯坦也是如此——这是国家主权时代的思想悲哀,也是一切成功神学的通病。”
   
   爱因斯坦这个瞎猫赌徒,在经营能力上是相当富有“犹太人的精明”的,这在他和儒勒·昂利·庞加莱(Jules Henri Poincaré,1854—1912年,法国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理论科学家和科学哲学家)的关系上就有显现。
   
   庞加莱被公认是19世纪后和20世纪初的领袖数学家,是继高斯之后对于数学及其应用具有全面知识的最后一个人。他对数学,数学物理,和天体力学做出了很多创造性的基础性的贡献。他提出了庞加莱猜想,数学中最著名的问题之一。在他对三体问题的研究中,庞加莱成了第一个发现混沌确定系统的人并为现代的混沌理论打下了基础。庞加莱比爱因斯坦的工作更早一步,并起草了一个狭义相对论的简略版。庞加莱群以他命名。
   
   但是,爱因斯坦却对他的成就装聋作哑,目的就是为了窃取其成果。
   
   在1887年,为了祝贺自己脑满肠肥的的60岁寿诞,瑞典国王奥斯卡二世附庸风雅地赞助了一项现金奖励的竞赛,征求太阳系的稳定性问题的解答,这是三体问题的一个变种。庞加莱简化了问题,提出了“限制性三体问题”,即三体中其中两体的质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第三体的质量完全不能对其造成任何扰动。面对这个问题,庞加莱运用了他发明的相图理论,并且最终发明了混沌理论。虽然庞加莱没有成功给出一个完整的解答,他的工作令人印象深刻,以至于他还是在1888年赢得了奖金。庞加莱发现这个系统的演变经常是浑沌的,意思是说如果初始状态有一个小的扰动,例如一个体的初始位置有一个小的变动,则后来的状态可能会有极大的不同。如果该小变动不能被我们的测量仪器所探测,则我们不能预测最终状态为何。裁判之一,著名的卡尔·维尔斯特拉斯说,“这个工作不能真正视为对所求的问题的完善解答,但是它的重要性使得它的出版将标志着天体力学的一个新时代的诞生。”
   
   在1898年,在“时间的测量”中,他阐述了相对论原理,根据这个原理,没有机械或电磁试验可以区分匀速运动的状态和静止的状态。和荷兰理论家洛仑兹的合作中,他把时间的物理推向极限来解释快速运动的电子的行为。1905年,庞加莱发表了关于相对论的论文。该论文的课题是“部分运动学的,部分动力学的”,并包括洛伦兹关于洛伦兹变换(实际上是庞加莱给它这个名字的)的证明的更正。
   
   大约一个月后,爱因斯坦也发表了一篇相对论论文。爱因斯坦好像存心剽窃,不仅不引用庞加莱的工作,他还宣称从未读过!直到十几年以后,爱因斯坦才被迫引用了庞加莱并且承认了他的发明权,这是在1921年一篇叫做“Geometrieund Erahrung”的演讲稿中。在爱因斯坦其后的生涯中,他评论庞加莱为相对论的先驱之一。在爱因斯坦死前,爱因斯坦说:洛伦兹已经认出了以他命名的变换对于麦克斯韦方程组的分析是基本的,而庞加莱进一步深化了这个远见。
   
   爱因斯坦就是这么一个无耻之徒。
   
   (二)
   
   虽然爱因斯坦冒充“量子理论的始作俑者”,可他本人一生都不能理解量子力学的结论。所以他才会说“上帝是不投骰子的”,旨在排除量子力学对物理世界概率性的描述。尽管爱因斯坦已经去世60年,但他的拾人牙慧所造成的争论。却变成科学界的热门话题。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可悲了。
   好在,几天前由荷兰物理学家发布的实验结果终于表明,爱因斯坦错了。
   
   一个邪恶的科学偶像,终于破碎了。
   
   从量子力学诞生开始,争论就没有停止过。尽管以丹麦物理学家波尔为代表的 “哥本哈根学派”认为量子力学是完备且自圆其说的,爱因斯坦等物理学家却始终坚持量子力学不是最终理论。当然不是最终理论。一切理论都是人想出来的,不会比人类的寿命更长的。但是,愚蠢的爱因斯坦却抱残守缺,认定物理世界的主宰是传统的机械决定论,而非概率。
   
   两派长期针锋相对,唇枪舌战,他们争论的焦点落在了“量子纠缠”(quantum entanglement)上,而量子纠缠直接挑战了经典物理学的定域性描述。比如,两个朝相反方向运动的光子,只要不受干扰,无论相距多远都可以在瞬间传递信息。打个比方,即使牛郎和织女分居在银河两头,彼此心映即刻完成,无需时间。依靠剽窃他人成果起家的爱因斯坦当然理解不了这样的思想能力。因为按照他从别人那样拷贝来的相对论,信号传递的最快速度是光速,两个相距甚远的物体是不可能在瞬间交换信息的。也就是说,如果银河系有 10万光年大,那么牛郎的呼唤需要10万年后才能被织女知道,绝不是发生于顷刻之间事情。爱因斯坦为此还提出了著名的“隐变量理论”,将量子力学不能给出确定结果的概率问题,归咎于人们对某种尚未发现的“隐变量”的无知。他认为,那两个彼此背离而行的光子,一定是具有某种内在的机制,决定了它们之后的行为,只不过人们不知道罢了。也就是说,牛郎和织女在每年分手的时候都要约定好,在日后的某个时刻彼此互相思念,只是这样的约定还没有被王母娘娘发现而已。
   
   简而言之,如果爱因斯坦是对的,那么人们依然可以按照传统的科学理念去理解世界。如果哥本哈根学派是对的,那么人们就不得不推翻许多根深蒂固的观念,重新去审视我们的世界。人们也不得不承认,真实的世界和我们通过感官所接触、所看到的世界在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在当时,许多人都认为这样的争论不会有结果,因为这已然超越了科学范畴,上升为一个哲学问题。
   
   可是,转机终于出现在1960年代中叶了。当时爱因斯坦的肉体已经死掉10年。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的约翰·贝尔(John Bell)在赴美国访问期间,发表了著名的论文,将这一看似抽象的哲学问题简化为一个清晰的数学不等式,它被人们称为“贝尔不等式”。贝尔不等式其实是说,如果爱因斯坦提出的隐变量存在的话,那么在特定的实验条件下,实验结果(大量独立重复实验的统计概率)就会被限制在一个范围之内。一旦实验测量超出该范围,即贝尔不等式不成立的话,那么爱因斯坦就是错的,隐变量理论也就不正确。由于贝尔不等式可以直接付诸实验观测,爱因斯坦与哥本哈根学派之间的争论不再具有形而上的神秘色彩。取而代之的是,人们开始热衷于贝尔不等式的实验观测。
   
   然而实验测量并不简单。在过去的50年里,人们提出了不计其数的实验方案,但每一个方案都有漏洞。所以,尽管许多实验得到了违反贝尔不等式的结果,但由于漏洞的存在也无法在逻辑上直接证明贝尔不等式不成立。令人振奋的是,最近由荷兰代尔夫特科技大学的Ronald Hanson领导的科研团队,终于实现了没有漏洞的实验观测,50年来第一次无懈可击地直接证明了贝尔不等式不成立。
   
   Hanson团队的实验设计十分巧妙。他们在相距1.28千米的两个实验室里,分别用微波去激发处于极低温的钻石里的电子。当电子被激发出来时,它们同时也放出与自身相纠缠的光子。两边的光子通过光纤传送到位于两实验室之间的另一个探测地点,这里精确记录着光子到达的时间。如果两边发射过来的光子同时到达并以特定方式干涉,那么两个光子就会立即将自己所“代表”的电子纠缠起来,实现远程的量子纠缠。这好比远隔10万光年的牛郎和织女各派一个天使在鹊桥相会,如果两个天使同时到达并正确表达了主人的意思,那么牛郎和织女就实现了远程的“约会”。
   
   由于两边的实验室在同时测量电子的自旋,一旦两个电子实现了远程的量子纠缠,仪器就会记录它们自旋在不同方向出现的频率。大量观测数据的统计结果显示,贝尔不等式的确不成立。该实验唯一不尽人意之处,在于两边的光子精确同时到达的成功率很低,大约1.5亿个光子对中才能有一对光子成功干涉并实现电子的远程纠缠。因此,该实验一共進行了22个多小时,却只得到245次有效数据。不过,该团队目前正在努力改進,以期提高效率。
   
   他们的实验结果刚刚出炉,尚未来得及发表于正式期刊上,但已经得到物理学界的普遍关注。 “这是量子物理学一项里程碑式的文章”,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的Howard Wiseman评价道,尽管他本人没有参与这项实验。工作于悉尼大学的物理学家Christopher Ferrie认为该实验将有深远影响,他说“物理世界和人们日常直觉上看到的世界有着深刻的不同,人们将对此不再有任何的怀疑”。维也纳大学的Anton Zeilinger领导着一个与荷兰Hanson相竞争的科研团队,当他看到Hanson这项举世瞩目的成果时不禁说道“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实验,除了要祝贺他们的团队以外没有别的了。”他还说,如果爱因斯坦活着的话,他一定会对此印象深刻。
   
   不过在我看来,他高估了爱因斯坦的道德。因为,如果爱因斯坦活着的话,他一定会对此装聋作哑的!因为爱因斯坦根本不关心真理,只关心自己的名利。这才是爱因斯坦,一个瞎猫赌徒的本来面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