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9月9日至11日禁食祈祷3天]
徐永海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肯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王丹与基督精神
1998年
·认识唯物主义的错误,树立科学正确的信仰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宇宙只能是上帝创造的
·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科学无罪
·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刘念春与基督徒
·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1999年
1月
·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2000年
1月
·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月
·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6月
·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旧稿: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何德普:请关心我们老百姓在拆迁中的住房问题
·我们不会忘记因组党而被抓的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
·就宗教问题答洪哲胜先生
7月
·奥尔布赖特来华访?200910/xuyonghai/1
·基因组计划对心理学将产生的影响
·生命图纸是如何发挥作用的
·随着DNA变化生物进行相应演化
·人与人之间在想象力上存在极大差异
8月
·我们敬重彭明先生,再过几天他将被释放
9月
·渴望帮助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工作
·人与人之间在表象能力上存在着极大的差异
10月
·站在老百姓立场上为老百姓说话做事
11月
·宽松的土地政策和有效的计划生育
12月
·抗议北京市公安局用传唤手段阻止《民主民生问题研讨》会的召开
·民主民生问题研讨
·西部开发问题面面观
·土地私有化的兑现和少数民族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9月9日至11日禁食祈祷3天


   9月9日至11日禁食祈祷3天
   
   在3天中写了《求主帮助使我战胜困苦而禁食祈祷》、《十字架遭强拆达四位数我禁食祈祷》、《胡石根长老失联已两月我禁食祈祷》,为这三件事情祈祷,求主保守。
   

   
   1、求主帮助使我战胜困苦而禁食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9月9日
   
   1、因帮助辽宁鞍山遭酷刑的基督徒和浙江萧山遭强拆的教堂,我们曾被判刑坐牢
   
   2000年辽宁鞍山李宝芝等基督徒,因为家庭教会遭到警察的酷刑并被劳动教养。出于肢体之痛,我拿出刚发的工资1千元(后来成了我被判刑的罪状)刘凤钢弟兄去鞍山参加了李宝芝劳教上诉案的开庭。后我们写了文章,发表在美国华人基督徒杂志《生命季刊》上。
   
   2003年浙江萧山凸渡沙家庭教会教堂遭强拆,在美国的基督教“对华援助协会”傅希秋主席委派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去萧山探望萧山教会,后刘凤钢弟兄写了文章,张胜棋弟兄发给了傅希秋主席。受傅希秋主席委派,刘凤钢弟兄第二次去萧山时被抓,接着我们也被抓。
   
   “我们信仰耶稣来具有大爱的心”无罪,“我们通过文章述说鞍山教案、萧山教案经过”无罪。可是因此,我们却被被判有期徒刑和剥夺政治权利,刘凤钢各3年,我各2年,张胜棋各1年。因为我坐牢,我失去了医生工作,妻子失去了护士工作。
   
   2、虽然经历如何多苦难,但是我们依旧是坚持基督信仰,坚持家庭教会,为主传福音
   
   出狱后我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使我一直不能正常生活、工作,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医保。因经济困难,有病也不能及时治疗,出狱后曾好多年不得不忍受病痛的折磨。因交不起暖气费,近来供暖公司通知我,他们将到法院诉讼我。
   
   面对如此艰难,我依旧坚持信仰,坚持带领家庭教会。25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面向良心犯及家人传福音,不论经历多么艰难,我们依旧是坚持聚会学《圣经》。尤其是近来年,一些曾因维权坐过牢的访民也来到我们教会,他们更需要福音。
   
   只是,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因此多年来,我们对这些访民(也是主内肢体)没有给予过什么具体上的帮助,对此我感到十分惭愧。
   
   3、我禁食祈祷,求主感动有能力的肢体、朋友来帮助出版《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一书
   
   1984年我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一直从事医生工作,直至2003年坐牢。作为精神科医生(目前失业),我一直进行对脑科学的研究,希望能从科学角度来解释“为什么信仰耶稣后,人心就会发生改变,就会具有大爱的心”等问题。
   
   经过几十年的研究,我终于有了一些成果,并完成了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10万多字)。如其中开头写到:“科学将帮助我们人类知道:‘一定是真的存在上帝’并将解决未来的能源问题”、“科学将帮助我们人类知道:‘耶稣就是上帝’并将以此来解决未来的人心问题”。
   
   如果“能源问题、人心问题”得到解决,我们人类的前途就会一片光明,在此请肢体们、朋友们参与探讨。由于我是个良心(释放)犯,在国内出版此书有一定难度;为此我禁食祈祷,求主感动有能力的肢体、朋友给予帮助。
   
   附:《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一《我们为什么要单单地信仰耶稣基督》(见后)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十字架遭强拆达四位数我禁食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9月10日
   
   1、去年1月,因基督信仰,我们曾被关;我们家庭教会无罪,为此我们要求国家赔偿
   
   这些年来每周五都是我们“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聚会学习《圣经》的日子,可是2014年1月24日这一天我们受到警察的冲击,之后13名基督徒及慕道友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以“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1个月。进看守所的第一天,我就开始禁食祷告,持续禁食了23天,体重减轻了20多斤,身体虚弱以致双脚都被冻伤。
   
   我没有所谓的神迹(健康人都可以),只是心中平静,相信掌管一切的耶稣必与我同在,使我在持续禁食到二十多天时,还能上下楼,还能在监室的“风圈”里慢跑。这让我深深感受到,耶稣基督是听我们祷告的主,使我们能够在艰难困苦中深深地感受到主与我们同在。由于感受到有主的同在,使我战胜了狱中的恐怖与艰难。
   
   被关了一个月左右,从2014年2月23日开始,我们13人陆续被释放出北京第一看守所,3月5日张海彦弟兄最后一个被释放,他被关了37天。出狱后的我们依旧不自由,如张文和弟兄在3月5日被关进精神病院至今,已1年多。我们家庭教会无罪,为此我们要求国家赔偿,来为我们基督信仰竭力争辩,在此请肢体们为我们祈祷。
   
   2、去年2月份开始,大量十字架遭强拆,作为基督徒我们十分心痛,为此请求联名呼吁
   
   自2014年2月,又出现了大规模强拆十字架现象。《回顾和反思浙江“拆十字架和教堂”的事件》一文中写到:“浙江拆十字架和教堂事件是自2014年2月27日,杭州余杭区黄湖镇黄湖基督教堂门顶上的十字架被拆除开始”。《浙江拆十字架逾1700,下一目标是最大教堂崇一堂十字架》一文中写到:“到7月中旬逾1700家教堂被拆十字架”。
   
   从2014年2月到2015年7月,遭强拆的十字架已接近2000,已是四位数;并且还有教堂遭到强拆,如在2014年4月浙江温州三江基督教堂被强拆,此教堂曾用了很多时间才刚刚建好,具有上万平米。这些年来,强拆教堂、强拆十字架的现象,就不时地出现。如早在十多年前的2003年,萧山凸渡沙教堂遭强拆,因报道此事,我们还被判刑坐牢。
   
   面对如此多十字架遭强拆,北京92岁的李克(老)牧师心中实在伤痛,写了《就十字架被强拆92岁老牧师的紧急呼吁》,一些肢体参与了联名。其中写到“急切恳请党中央、国务院早日施行依法治国,出台宗教法”。在此,我们求主感动更多的主内肢体们来联名,来使国家领导人知道此事,来使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联名信[email protected]
   
   3、我们的基督信仰不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我们要为我们的基督信仰竭力争辩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宇宙是从起始点中诞生的;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脑科学告诉我们,到了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通过对耶稣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拿去心中的恨,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如此大爱的心,带给社会的只能是和平、和谐、和睦。
   
   我们信仰的核心是耶稣,是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这些与科学并不矛盾。《圣经》的核心是耶稣,自然《圣经》与科学也不矛盾。在《圣经》中是有一些文字与科学不符,但是《圣经》中明明白白地写到:“字句是叫人死,精意是叫人活”(林后3:6),《圣经》是让我们体会精意,而不是固守字句。
   
   我们基督信仰与科学并不矛盾。可是某些人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迷信的,都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而打压基督教。这些人只相信科学,只听得懂科学语言,为了使他们知道“真的存在上帝,耶稣就是真理”,我写了《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一文。为此,我禁食祈祷,求主感动这些人也来接受耶稣基督。
   
   附:《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前言一《我们为什么要单单地信仰耶稣基督》(见后)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3、胡石根长老失联已两月我禁食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9月11日
   
   1、这些年里,胡石根长老定期在圣爱团契、中原教会、雅和博教会等教会讲道(分享圣经)
   
   2015年7月10日是星期五,是我们这小小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定期聚会学习《圣经》的日子,可是这天胡石根长老却没有来。从这天开始,胡石根长老失踪了,一直没有他的消息。在7月21日和8月6日,我(徐永海)和我们的朋友李柏光律师两次去德外派出所,去报失踪,去查询,均没有胡石根长老的消息。
   
   在7年前的2008年10月,被判20年、坐牢16年多的著名民运人士胡石根出狱,住到了德胜门外的德胜小区。离我家很近,他家挨着功德林监狱的南墙,我家挨着功德林监狱的北墙。当然功德林监狱早就没有了,那些高级别的犯人都关到秦城监狱了。曾关过杜聿明、宋希濂,黄维、陈长捷、沈醉等著名战犯的功德林监狱现仅剩下地名及少许围墙、角楼等。
   
   胡石根在北京第二监狱坐牢时,就参加过那里的一个《圣经》小组的学习。很奇怪在中国这个最严的监狱里竟然有一些犯人每周在一起学习《圣经》。出狱后的胡石根,在2009年后,也与我们在一起学习《圣经》了,并在2010年受洗,2012年按立长老。这些年里,胡石根长老每周都定期在圣爱团契、中原教会、雅和博教会等教会讲道(分享圣经)。
   
   2、胡石根长老国学深厚,他是用他生命来解释这天下为公、大同社会、新天新地
   
   胡石根长老1955年出生,父亲去世的早。作为家中最大的男孩子,他早早就参加了工作。文革后恢复高考,因所谓的政审不合格,前两年没能上大学。1979年政审不再严格了,胡石根考上北京大学中文系,本科加研究生。毕业时又因所谓的政治原因不能留北大,而到北京语言大学当老师。因积极参与六四,六四后又纪念六四、组党等而被判20年。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
   
   胡石根长老是用他生命来解释这“天下为公”。胡石根长老智商极高,不然不会在当了8年工人后还能考上大学,考上北京的大学,考上北京大学。胡石根长老国学深厚,尤其是国学中的“小学”(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等),他编写的书籍至今还是研究生教材。因此多年来,我们一直希望胡石根长老能开个课程“国学与圣经”,来给大家讲讲“国学与圣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