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徐水良文集
·再谈俄罗斯
·巴黎枪击再次证明必须正视一神教问题
·国际社会必须表态反对屠杀异教徒的教义
·民运的问题不是朋党问题是阵线问题
·简单解释证伪概念及其陷阱
·再谈证伪说的语言陷阱
·关于科学的定义
·总体事实,赵紫阳无功有罪
·驳刘路为中共作伥反民主的发言提纲
·胡平和吾尔开希都把原因和方向找反了
·假政治协商和真政治协商
·驳几种否定言论自由的护恐说辞
·马列教一神教两者是相通的
·中共情报机构的一个重要策略
·“做思想工作”的说法本身就是洗脑说法
·谈文革造反保守和抄家等问题
·不赞成吴稼祥的阴谋论
·实践证明马列共产制度是人间地狱而不是天堂
·马克思在精神产品中下毒,信徒中毒变恶魔,老马没责任?
·再批马列及其信徒
·再谈马克思主义及其阶级专政等错误
·再次澄清被搅成浆糊的国家、专政和民主理论
·劳动价值论与剩余价值论性质不同,应原则肯定
·对柴静雾霾演讲的看法
·如果我是习近平,就设法逼左派权贵和走卒政变叛乱
·科学、理论和技术、策略的区别及联系
·驳胡平“专制就是垄断做好事的权力”
·用比喻方式谈谈马克思主义
·共产党农村制度是最野蛮的制度
·也谈中国大陆政变的可能性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答和小敏:事情没那么简单
·也谈李光耀
·再谈民运圈的派别划分
·中国农民是最反共产党毛泽东的群体
·关于陈尔晋问题答刘路
·很多人上了陈大骗子的当
·高耀洁: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
·介绍79民运的不同派别
·一部分“贪官”是中共派到海外送钱的特务
·也说马列教一神教的政教合一
·关于计划生育问题的看法
·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继续讨论两教、两棍问题
·把民运揭露特务与延安整风混为一谈是特线阴谋
·自由主义把私有制说成民主基础是荒唐谬论
·再谈公域私域和民主基础问题
·再谈钟国平文章
·钟国平理论早已是陈词滥调
·都是信仰惹的祸
·写给民运朋友
·新教信仰与宪政民主正相关?
·批判极权专制教义根除IS思想根源才是治本
·三个一神教放弃原教旨教义才是根本解决办法
·再谈平反64等问题
·全民起义和平反64
·奴才意识还是公民意识
·乔忠令先生被上海当局关押精神病院,请大家关注帮助
·关于乔忠令先生情况(来信摘录)
·中共精神病院的残酷黑幕
·开放杂志的结论完全错误
·评蒯大富的蒯十点
·台湾统独问题的几种策略选择和比较
·中共对付真民运真异议人士的一个策略
·和平革命和不流血暴力革命的必要条件
·近日再谈一神教问题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的讨论
·关于同性婚姻和一神教信仰(后半部分)
·驳草庵居士
·坚持本职还是不务正业
·再谈“一中两府两国号”和洪秀柱的“一中同表”
·胡安宁和他同学,究竟谁是中共特线?
·王林之类江湖骗子何以在中国红火
·关于革命问题再辩论(驳冯胜平等)
·司马逸:革命的形势与忽悠——驳冯胜平
·不赞成刘仲敬意见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揭露曾节明造假大陆国民党
·大陆国民党在十年前“成立”过一次
·不要相信特线假组织
·曾节明竟然顽强表现自己缺德、无耻和卑鄙
·关于宗教信仰和亲共势力入侵美国的一个评论
·简单评论北大教授强世功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理论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一)
·基督等一神教是共产主义鼻祖(二)
·孙丰张三一言论革命文章三篇
·也说偶像
·天津爆炸评论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的草包造假
·只有极端反动才反对和平演变和革命
·戏揭刘刚撒谎笑料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一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二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三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请大家补充)


   
   毛泽东在1937年8月在陕北洛川会议上的讲话:
   

   "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避开与日本的正面冲突,绕到日军后方去打游击,要想办法扩充八路军、建立抗日游击根据地,要千方百计地积蓄和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对政府方面催促的开赴前线的命令,要以各种借口予以推拖,只有在日军大大杀伤国军之后,我们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夺取国民党的政权。"
   
   " 有的人认为我们应该多抗日,才爱国,但那爱的是蒋介石的国,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祖国是全世界共产党人共同的祖国即苏维埃(苏联)。我们共产党人的方针是,要让日本军队多占地,形成蒋、日、我,三国志,这样的形势对我们才有利,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日本人占领了全中国,到时候我也还可以借助苏联的力量打回来 嘛!"
   
   "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总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 
   
   《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67年版。
   
   
   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一日,朱德、彭德怀、刘伯承等率八路军总部抵达山西太原。毛泽东生怕朱、彭求战心切,报国心切,从延安发去一封「从远处大处著想」的反复告诫的电报:今日红军在决战问题上不起任何决定作用,而有一种自己的拿手好戏,这种拿手好戏中一定能起作用,这就是真正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争(不是运动战)。要以创造根据地发动群众为主,就要分散兵力,而不是以集中兵力打仗为主,……集中打仗在目前是毫无结果可言的。
   
   千叮咛,万嘱咐彭德怀等人不要打日军,尤其不要打正面战,而应以创立根据地、发动群众壮大自己为第一要务。
   
   一九三八年五月,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演讲《论持久战》:“……抗日战争拖得越久,拖个十年八年,对共产党越有利。若实现了对日作战的速战速决,国民党掉过枪口就又消灭共产党。同志们决不应当忘记,日军作为我们的敌人是暂时的,国军作为我们的敌人是长久的。正是有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大规模入侵,爆发全民抗战,我党我军才获得新生的机会,才有了再次发展壮大的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要感谢日本军国主义。是日本军国主义加上张学良、杨虎城,救了我党我军的命。什么叫爱国?爱国必须先爱党。共产党都不存在了,你还爱什么国?爱那个围剿我们、屠杀我们的中华民国?现在总的形势,是三个国家,日、蒋、我,新三国。同志们要多长个心眼,明白一个道理,让日本人占领的土地越多、越广,於我越有利,就是最爱国。因为日本占领的地方,我们可以等他撤退时去接管、去抢占!相反地,蒋介石占领的土地越多,国统区越大,我党我军就越被动,你去夺它,就叫打内仗……。”(以上内容在后来公开发行的各种版本的《论持久战》中被删除)
   
   “只有在遭遇日寇、并且是不得不打时才可以打,而且主要是打伪军,打后就宣传别党不抗日,共产党才是抗日的……”(──1937年8月中共中央对南方游击区的秘密指示)。  
   
   一九三六年底,当毛泽东率领红军将领致蒋介石书,表示愿意归顺,请求不要再攻打红军时,中共红军仅存不足二万人马,其势力亦不足三县之地。全面抗战开始后至一九三七年底,中共因靠抗日招兵卖马和向国民党索要军费,已经拥有十万军队,占地三万五千平方公里,人口一百五十万。至一九四三年,在敌后共一亿八千三百万的总人口中,中共已经能够控制拥有五千四百万人口的根据地。至一九四五年,中共已经在全国建立了十六个根据地,其中五个有各级政权,八个有行政委员会,三个为军事区域,中共党员既已达一百二十万人,其军队也已达一百二十万之数,人口已达一亿以上。与一九三六年的中共相比,仅在军力上便是八年前的六十倍;与在八年全面抗战中伤亡了数百万官兵、阵亡了二百余位将官的国民党军队相比,其反差之大,足以令人触目而惊心。难怪中共党史学家们要说,中共正是在“八年抗战”之中,才“为解放战争的胜利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转载]莫斯科驻延安特派员揭露


   
   
   莫斯科驻延安特派员揭露:毛假言抗日,暗通日本共同对付蒋介石
   
   塔斯社记者、莫斯科驻延安特派员彼得,揭露了比毛种植和贩卖鸦片更要严重的事实。这个事实,就是毛曾长期暗通日本。而这个惊人的事实,亦在中国大陆近年出版的《南京志史》一书中得到了证明。彼得这样写道:“我无意中看到一份新四军总部的来电。这份总部的报告完全清楚地证实了:毛等与日本派遣军最高司令部之间,长期保存着联系、、. 、、. 电报无疑还表明与日军司令部联系的有关报告,是定期送到延安来的。” “叶剑英告诉了毛,我已经知道了新四军发来的电报内容。主席跟我解释了很久,说明领导人为什么决定与日本占领军司令部建立联系。”“领导人中只有几个人知道此事,毛的一个代理人,可以说一直隶属于南京的冈村宁次大将总部的,什么时候需要,他都可以在日本反间谍机构的严密保护下,畅通无阻地往返于南京与新四军总部之间。”然而,“领导人却要做出打日本的样子欺骗莫斯科。”
   
   大陆出版的《南京志史》披露了一则被封存了近半个世纪的丑闻。毛当年竟然背着国民政府,背着四万万浴血抗战的同胞,私下里透过秘密渠道与日本最高军政总部议和。这篇史料一见光,史学界为之哗然。
   
   该书揭露:一九四五年六月,设在南京的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来了一位神秘人物,此君自报家门:我是新四军联络部长扬帆。卫兵们大惊失色,紧急通报上去,军部的长官连忙出迎,慇勤接待,抗战史上的一篇黑幕故事从此开始。事情是这样的,太平洋战争的爆发,使日本陷于战线过长的困境。中国战场上,国军仍顽强抵抗。为了挽救这种极其被动的局面,冈村宁次向新四军军部发出了议和信息…… 新四军接报,因事关重大,即由华东局请示中央。延安方面反应奇快,密电答覆:可以和日方秘密接触。
   
   六月初,日军派出了以日本天皇的干儿子、日军总司令部参谋部对共工作组组长为首的使团,向毛共提出了局部和平的方案,并建议毛共方面派出负责官员前往南京与日军总部首脑直接谈判。经毛共中央驰电批覆,新四军联络部长扬帆便起程赴南京。
   
   抵宁次日,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今井武夫和扬帆开始正式谈判,并提出“局部和平文本草案”,除双方停止军事行动以外,日方还答应让出八个县城,新四军保持中立,也可以将来和日方合作,共同对付蒋介石的国军和美、英方面、、. 、、. 这化敌为友的第一次正式谈判自然未获实质性成果,但已协商好保持秘密接触的级别、方式、地点、时间,为进一步谈判做好了准备工作。这一系列卖国勾当便是弗拉基米若夫在一九四五年八月发现的秘密。
   
   在中国大陆,几乎人人皆知,毛曾指骂蒋介石在抗战刚刚胜利之时,便立即从峨嵋山上赶下来“摘桃子”了,意即下山“抢夺”抗战的胜利果实了。然而,姑且不说蒋介石曾多少次亲自下山指挥抗战,也不说蒋介石在山上曾遭遇过日本飞机的多少次狂轰滥炸,单就整个的抗战历史而言,亦正是以蒋介石为代表的中华民国和中国国民党才真正领导并坚持了抗战,是国民党军队才为保卫中华民族的血脉而浴血苦战、壮烈牺牲。因此,抗战胜利后,即便是蒋介石要走下山来“摘桃子”,也是理所当然。
   
   相反,恰恰是毛,才在八年抗战中执行了一条假抗日和真扩张路线。而毛既从来没有走下黄土高原,更没有命令和指挥过一次抗战,更不用说上过一次前线。相反,他所有的电报指示,不是制止毛共军队抗日,就是教导他们如何“专打友军,不打敌军”,直至命令他们“长期隐蔽、积蓄力量”,从而为战后立即发动那一场残酷的内战,“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并终于夺取了中国大陆的政权。如是,毛的江山“非得自于国民党,而是得自于日本”的历史事实,才真正揭穿了“摘了抗战胜利这个大桃子的”,不是别人,恰恰是毛泽东。
   
   难怪共产国际的特派员气愤地指责说:“毛在侵略者面前向后退缩,却乘中央政府和日军冲突之际为自己渔利。在民族遭受灾难、人民备尝艰辛并作出了不可估价牺牲的时刻,在国家受制于法西斯分子的时刻,采取这种策略,岂止是背信弃义而已、、. 、、. 什么国际主义政策,跟毛哪能谈得通,连他自己的人民也只不过是他在权力斗争中的工具罢了!千百万人的流血和痛苦,灾难和忧伤,对他来说,只是一种抽像的概念。啊,个人在历史中的作用啊!我们往往是过分地把它简单化了!”
   
   

毛澤東感謝日本侵華三十六周年


   

柏新 2008.9.27


   
   
   三十六年前的今天,即1972年9月27日,日本首相田中角榮(Kakuei Tanaka)訪華,就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侵略中國道歉,當時中國最高領導人毛澤東,竟感謝日本侵華!古今中外大部份國家都曾遭受過外敵入侵,但從來沒有一個國家的領導人,會感謝敵人來侵略殘害自己同胞,這是中國歷史上最可恥的一刻,凡我中華兒女都不該忘記,中共當然不想人民記得這一段醜史,今天許多中國人都不曉得有這件事。
   
   自甲午戰爭至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侵略中國多年,給中國人民帶來巨大的災難,雖然幾十年過去,但每當中國人民想起日本侵略的歷史,依然義憤填膺,中共多年來都宣傳自己抗日,故不少人可能會懷疑,毛澤東真有說過感謝日本侵華嗎?
   
   答案肯定有,而且不僅一次,起碼說過七次,這一點不容否認,因為連中共官方刊物都有記載,請哪些無知者多讀歷史,多研究一下中共的官方文件,以下是筆者整理出來,有關毛澤東感謝日本侵華的材料,如有其他補充,敬請各位朋友電郵指正:
   
   ++++++++++++++++++++++++++++++++++++++++++++++
   一)早在1956年,毛澤東與訪華的前日軍中將遠藤三郎談話時,便說過:「你們(日本皇軍)也是我們的先生,我們要感謝你們。真是你們打了這一仗(侵華),教育了中國人民,把一盤散沙的中國人民打得團結起來了,所以,我們應該感謝你們。」
   
   (以上是根據內地經濟日報出版社,1998年由王俊彥著的《大外交家周恩來》上,第210頁所披露。)
   
   ++++++++++++++++++++++++++++++++++++++++++++++++
   
   二)1960年6月21日,毛澤東接見日本文學代表團,與左派文學家野間宏等人時就說過:
   
   「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講過這段事情(指中共在抗日時期的歷史),其中一部份人說日本侵略中國不好,我說侵略當然不好,但不能單看這壞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幫了我們中國的大忙。假如日本不佔領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不會覺醒起來。在這一點上,我們要感謝日本皇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