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杜导斌谬论]
徐水良文集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以下近四百篇文章,尚未恢复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杜导斌谬论

   

徐水良


   

2015-9-23日


   

   
   杜导斌的说法,民运不是败于特务,而是败于民运自己对特务破坏的警惕,纯属一派胡言。他的逻辑是:特务不要紧、或无关紧要,把眼睛闭起来,相信和信任特务,问题就不存在了,特务就不破坏了,民运就胜利了,荒唐之至!
   
   【顺便说,杜导斌说的民运,实际上只是指狭义民运圈,不是一般的全民性的广义民运;民运没有政权,没有抓特务能力,他攻击的抓特务,仅仅是指提醒人们警惕特务、或揭露特务的做法而已。】
   
   王炳章就是类似杜导斌特务不要紧的逻辑。但海外民运就是在他手上败于中共特务。海外民运圈败于中共特务。大家见问题严重,才开始重视揭露特务问题。可是,兵败如山倒,民运圈被人数大大超过真民运的中共特线控制和占据,成为沦陷区,并且有中共强大支持,人数很少处境恶劣的真民运无力光复沦陷区,无力把狭义民运圈夺回来,狭义民运无法起死回生。
   
   实际上,大家这里看到的客观事实明明白白的是:海外民运圈,不是败于中共的直接镇压,而是败于特务,只要特务问题无法解决,民运圈就将一直失败下去。这才是真实的逻辑。
   
   不去解决失败的根本原因或最重要原因,即败于特务的问题,那民运圈败于特务的情况将永远继续下去。
   
   把眼睛一闭,不见特务问题,不去警惕特线问题,只要相信和信任特线,特线就不存在了?他们就不破坏了?民运就胜利了?
   
   相反的,谁要警惕、重视和解决特务问题,那特线们就反诬民运就是败于自己警惕特务、揭露特务,有这样的逻辑吗?但特线们长期以来,就是坚持这种逻辑,坚持不懈地以这种逻辑保护特线,漫天造谣污蔑真民运人士。
   
   特务胜利了,当然就要坚持并且继续沿用让他们取得胜利的前述杜氏这类逻辑和谬论,并且反诬警惕特务、揭露特务的才是特务,反污揭露特务才把民运打败了。并且不断漫天造谣、污蔑、抹黑揭露特务问题严重性的真民运人士,以便把水搅浑。这纯粹是不讲事实,不讲道理,不讲逻辑,只有简单反诬,用谣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不断造谣反诬的特务逻辑。
   
   说到底,中国的民主事业还是要靠全体中国人。无论狭义民运圈胜利还是失败,整个民主事业都将取得胜利。对于整个民主事业而言,民运圈只是起先驱者的作用。民运圈如果能解决特务问题,那当然就能取得胜利。但是,现在看来,根据国际共产主义极权专制国家的经验看来,一般情况下,在共产极权国家,民运圈无法战胜特务。因此,共产极权国家的民主事业,除波兰情况特殊以外,其他国家都不是靠民运圈取得胜利的。把眼睛仅仅盯在狭义民运圈上面,本身就是非常错误的。其实,这些国家的民运圈的作用,就是启蒙,就是甘当民主事业的偏师及掩护,就是为未来积累知识和经验,包括对付特务问题的经验。
   
   正是苏联东欧国家的经验说明,在共产极权国家,特务都是占民运圈绝大多数,光靠民运圈不可能战胜共产党取得胜利,所以我们才得以转移方向,把眼光转向全体中国人。包括在特务异常猖獗的极权特务国家,无法形成长期的大圈子大组织,那我们就去引导民众,自动组织大量中共难以发现和破坏的无形的小圈子,来积蓄力量。
   
   中国民运和狭义民运圈的规模和作用,早已经远远超过苏联东欧民运的总和的好多倍。特线们长期污蔑贬低说远远不如东欧民运,那不是事实。但是,共产极权国家掌控着强大的国家政权和国家力量,包括强大的武装力量军队和警察,并且惯于用特线破坏民运,使民运圈无法形成长期统一的大规模组织力量,使分裂的、民间的民运圈无法对抗共产国家和共产党的国家力量。这种国际共产国家的客观情况和客观规律,不是少数民运人士凭主观愿望就能改变的。
   
   顺便说一句,即使在民主国家,民主国家的政权和国家力量,有法律约束,不能渗透破坏合法政党和社会团体。如果法律允许,那任何政党和社会团体,也同样不是国家力量的对手。美国麦卡锡法,允许FBI渗透共产党组织,结果,美国FBI探员占了共产党员的大多数,美国共产党同样很快被小丑化,比中国的民运圈还要惨得多。因为中国民运符合自由民主的历史大潮流,而美国共产党则违背历史潮流。
   
   这是麦卡锡对美国的巨大功劳,所以,共产阵营和左派特别痛恨麦卡锡,努力把他搞得臭不可闻。
   
   但与中共类似的打江山坐江山的人,往往就是不重视民众,非要在特务占绝大多数的狭义民运圈小圈子内碰得头破血流,以为光是凭特线占了绝大多数的狭义民运圈,就能打败中共。杜式谬论和特线谬论,就是利用了这种打江山坐江山的习惯思维,非要把共产极权国家无法单凭狭义民运圈打败共产党,取得胜利取胜的原因,归结到根本不是打江山坐江山的狭义民运身上,用各种理由来指责狭义民运圈不能单凭自己的力量去打江山。
   
   每个真民运人士内心里都应该非常清楚,在共产极权国家,我们留在狭义民运圈奋斗,只是对全民族的民主事业起掩护作用,及尽可能理论传播和引导作用,而不是,也根本不可能去打江山坐江山。
   
   真民运的正确策略,是不断用正确理论、舆论引导民众。这方面,尽管真民运没有媒体支持,但中共仍然不是中国真民运的对手。所以,理论和舆论方面,中国民运是大胜中共,通过几十年努力论战,在理论战线不断打败中共,使得马列主义毛思想邓理论和中共其他谬论,在民众中臭不可闻。因为理论论战的胜负,主要取决于理论的正确与否,人数多少、媒体掌控,金钱和暴力力量的强大,不起决定作用。但在组织方面,却是另一回事,大圈子大组织不断遭到中共特线渗透破坏,狭义民运圈四分五裂,溃不成军。因为组织力量要靠人数,要靠金钱、媒体、政权和其他力量,需要公权力的保护,不渗透破坏、不镇压取缔,才能立足。所以真民运在组织方面的策略,就是大圈子大组织不断遭到中共特线渗透破坏,狭义民运圈四分五裂,溃不成军,那就改变策略,尽可能策动民众,自发组织尽可能多的、中共难以破坏的小圈子,来积蓄力量。一旦时机成熟,像苏联东欧那样,突发事件发生,广大民众起来了,与广大民众相比,特务只是少数,那特务问题,在突发事件中的作用比重,就将大大降低。这个特务问题,就不再起决定作用。这就是可能的解决特务问题的办法。
   
   有网友说:军事斗争中,除特务是常理,需要建成一个铁血集团。一般选举制度下,特务也没多大用处。
   
   笔者回答:除非你有武装,占领一个地盘,建立政权来保护、领导和支持铁血行为,否则,这个设想也是不可能实行的。
   
   在民主制度下,一般情况,特务选票与广大民众比只是少数,特务的作用当然小。而且民主制度遵守法律,不使用特务渗透破坏合法正常组织。但在民运圈,中共特线严重渗透,特线占了大多数,要选举,必然是特务占优势。
   
   中共使用大量维稳费特务费。来支持中共的特线和所谓的“统战”,对媒体侨界民运等等等等,都大量砸钱。
   
   中共情报机构制造假民运,不仅可以打败真民运,而且可以让中共投入更多经费。中共砸钱越多,落入中共情报机构、经手人,特线头子口袋的钱就越多。他们当然要选他们自己人来掌控一切。
   
   
   附:
   

杜导斌:海外民运就毁于抓特务


   

论抓特务


   
   
   1、不管别人如何,站稳自己脚跟,不要抓特务,没根没据的,说不清,容易破坏互信,人人猜疑,坏处更大。
   
   再说,特务也是公民,是人,享有与你我同等的人权,理应尊重.观点和利益不同,可以辩论,可以宽容。特务如作出侵犯人权和其它罪恶行为,可设法让其承担责任。如果仅仅因为意见不同,就对特务不以人权相尊重,必欲除之而后快,那岂不是同样侵犯人权?
   
   【徐水良按:这是多少年特线人物的惯常谬论。你闭眼不看特务,不猜疑,特务问题就解决了?特务渗透民运,不是破坏民运,相反却是搞民运?连特务及其破坏都不让人们去搞清楚,却要“设法让其承担责任”,这不是讲梦话胡话,又是什么?】
   
   2、太平洋很大,连中美两大国都容得下,互联网更大,难道还容不下不同意见?可交换看法便在一起交流,话不投机,或辩论,或不在一个群里便是.
   
   3、海外民运,就毁于抓特务.当局利用自身信息资源优势,四处渗透,两边扔手榴弹,搞得相互猜忌,互信全无.
   
   4、我二十年的经验,丰富的学识,不如几个小年轻?一抓特务就等于陷入无知之幕,进入对方埋伏圈,被对方牵着鼻子乱跑.不抓特务,对人以事以理论是非、而非以情绪为根基建立信任,对方的优势资源就等于丧失了用武之地,就是掌握着战略主动,特务多是社会底层,与你观念对立,短期利益有冲突,其实长期利益有很多重叠.
   
   5、民主国家有没有针对民众的特务?没有。为什么没有?因为民众之间,民众组成的团体之间,有竞争,但没有斗争,更不能搞阴谋诡计,国民间必须互信互谅,然后才能团结合作。一个放眼未来的自由人士,不宜以是否特务为标尺界定彼此关系,而应该以主动尊重对方人权为底线,以正义法治为标尺裁量与任何其他公民间的关系。
   
   6、从方法论的角度讲,民主是直面分歧,以辩论中寻求共识的制度和理念;专制则是寻找差别以使等级正当名分,靠回避分歧压制冲突来维持表面的所谓和谐,实则以流动不居的所谓敌我友为标准划线。民主不惧分歧和冲突,把分歧和冲突摆在桌面上来设法加以解决,所以民主根本不用担心什么特务来刺探隐秘,只有防民如防贼的专制独裁制度下才有特务这种怪胎。
   
   7、郑酋午: @太阳城?,民主化后,不用担心线人特务。但民主争取阶段,要坐牢的,要被控制的,所以,对线人还是要注意。
   
   太阳城: 赞成,前面已经说过了,不正当的事不干。 对于当局的恶法,自己愿意故意违反以促进法治正义进步的,我们尊敬,不愿意坐牢的,可选择不去违反。
   
   8、姬原2: 目前“抓特务”,不具備条件;但,防特务,是每個坚定担责的民主党政者必須高度重視的……
   
   太阳城: 我认为不必把注意力过多放在防特务上,而应放在对自己的言行担当责任上。

此文于2015年09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