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回答王希哲]
徐水良文集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高耀洁女士说得非常对,就是要实行正当防卫
·反对派圈子水平竟然还不如你?——再答韩一村
·又驳韩一村
·关于粤语保卫战的讨论
·你们称精英,真精英要羞愧得跳河了
·是制度问题而不是讲不讲道理的道德问题
·对茅老文章第一节谈点不同意见
·为批评茅老文章答张健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答王希哲


(近日相关帖子汇编改写)


   

徐水良


   

2015-9-17日


   
   
   【按】对于狭义民运圈,我的心情,可以用德国诗人海涅的一句话来概括:“我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徐水良 2015-9-17
   
   

简单介绍王希哲的投共演变历程


   

徐水良


   

2015-09-15


   
   
   老王社长(王希哲):就徐水良先生(及查建国们)最近的“洗脑”说,谈点什么。
   
   踏并:别扯谎了,什么是真正的“洗脑”,你这文革余孽比谁都清楚。
   
   徐水良:【既然王希哲对本人和査建国发难,我就简单说几句。】他制造种种谬论,不过是为自己软骨头投共涂脂抹粉而已。
   
   准宗教无神论信仰——马列教的洗脑术,学自一神教。纳粹洗脑术,学自一神教和马列教。虽然马列教洗脑术技巧上比不上一神教,纳粹洗脑术比不上马列教。但马列教洗脑术因为不如一神教精致,所以必须用残暴来补充。尤其不学无术不懂装懂的毛泽东,为了保护自己的“大救星”地位,防止他胡说八道的谬论和不学无术不懂装懂的真相被戳穿,就表现得特别残暴,不断屠杀镇压哪怕只是在私下谈话和日记中表达一点点不同意见的所谓的反毛反革命,并且禁止民众看一切毛和中共不喜欢的书籍,禁民众听一切他们不喜欢的声音,否则就判刑或杀头。因此,毛式洗脑的残暴,几乎是历史上最最厉害的。
   
   由于毛式洗脑术的特别残暴和黑暗,所以中国人几乎全部不得不被洗脑。任何人,不管内心里的想法如何,都不得不尽可能表现出对毛无比忠心的样子,并且要做得几乎不留破绽,稍有破绽,不是坐牢,就是被枪毙。
   
   但是,毕竟有一部分人会逐步觉醒。尤其林彪事件以后,不少人觉醒。其中,王希哲也是开始部分觉醒的一个。
   
   随着四人帮垮台、毛翘辫子,尤其是79年中共三中全会以后,许多人对毛的批判和否定,从私下转向公开,那是一个大转折。所以,民主墙时期的民运人士,绝大部分对毛及毛式专制,采取否定态度。像陈尔晋那样赞扬毛泽东的,寥寥无几。陈只有把他赞扬毛的文章,冒充成多年以前1976年的文章,才能自吹思想先进。所以,那时也是王希哲对毛的批评程度最高的时候,可以认为那是他达到半觉醒程度的时期。
   
   但为什么后来别人走向彻底否定毛,而王希哲却反过来转向毛左,变成拥毛呢?
   
   原来,王希哲入狱后表现为软骨头,他自己也一再承认他入狱后竹筒倒豆子,并且有立功表现。因此,为了表现他自己忠心共产党,他几十次申诉自己拥共不反共。及到出狱后,他还写第四十几次申诉,说自己拥共不反共。他把他的申诉寄给我,要我帮他呼吁。我严厉批评他说:你搞什么名堂?现在大家都反对共产党,你却要写第四十几次申诉,说自己拥共不反共,还说自己有立功表现,不知道落后到哪里去了!快别搞了,否则,彻底毁了自己的形象。之后,王希哲虽然不再搞申诉,但对我的批评很不高兴,原来说请我帮他的回忆录写序言,也转请徐文立写了。
   
   之后,就是中共抓住王希哲把柄,迫他投共。然后,与刘晓波一起发表所谓的《双十宣言》,王然后到海外,从此开始了他们的两面人生涯。
   
   当然,王希哲心里并不平衡。所以,出国不久,他对中共不时有反叛,迫使中共暴露不少内部秘密。但是,他的反叛越来越弱,到最后,终于死心,开始彻底忠于中共。为了表示自己的忠心,他与张鹤慈一样,表现的比任何一般特线人物更加忠心。这就是王希哲张鹤慈现象。以至不少特线人物,都批判王希哲张鹤慈,把他们当沙袋打,来达到掩盖自己真实身分的目的。
   
   王希哲那个丛林法则,打江山坐江山的强盗逻辑,就是为了表忠心这个目的发明的。
   
   现在的王希哲,不断宣扬他的谬论,包括把别人完全觉醒以前的东西,歪曲抹黑后加以攻击,一是为了对中共表立场、表忠心,这表忠心的目的,目前主要是盯住中共的钱袋赏赐,其他目的已经变成次要目的;二是为了给自己涂脂抹粉,掩盖自己的无耻。
   
   老王社长:不必东拉西扯。楼下回复你了。
   
   徐水良:毛式中共强盗逻辑,中共对全民洗脑,全民就是纳粹,必须为 中共陪葬。对中共的忠心献媚献到胡言乱语丧心病狂的地步。别的特线是媚态可掬,你是媚态疯狂。
   
   你什么都赖。许多次自诩竹筒倒豆子现在也要赖。至于你羞羞答答批评共产党,被中共认定反共,你当然也要赖。更何况现在你与那时不同,你从那时羞羞答答批评中共,到现在转变成厚颜无耻媚共,并处处表现比中共法西斯更加法西斯。你当然要尽量抹去你因为与中共不一致被中共投入监狱的异己分子这种所谓的“污点”。
   
   只是,你一再献媚你不反共,你对我们讲,没有用,中共认定,给你平反,才有用。中共不平反,你再献媚,也只是表示你是没骨头的奴才而已。人,只要有一点点骨气,都不会在对方一再把自己当阶级敌人迫害,甚至投入监狱的时候,还一再向对方献媚表忠心。那只能是没有任何骨头,早已投靠对方的软骨头叛徒的表现。
   
   ===
   
   广成子:老友将皈依基督教,我心理上接受不了
   
   徐水良:我鄙视胡安宁,但比较倾向他的一个说法:民运人士软弱,但只要不信教,还有救。信了教,就没救了。这是胡安宁在王炳章、王希哲等先后信主(信教)的时候说的。
   
   对胡安宁的说法,虽然不能一概而论,说情况全部是这样,但根据民运圈的实际情况,确实有相当的普遍性。
   
   这是因为,民运人士以民主为职责,与一神教极权专制的教义完全对立,信主就是背离民运民主本意。不管是真是假,真信假信,都一样。因为,如果是假信主,那就是进教会后连上帝也敢骗,没道德底线;如果是真信主,那就是彻底背叛和迷失。而且,胡安宁主要是根据实际情况说的。绝大多数情况,民运人士投共当线人,往往是声名狼藉了,为了自我安慰和赎罪,就去信主,目的是换一套伪装继续骗人,并且也在精神上心理上安慰自己,为自己的背叛找借口,为自己的坏事赎罪找安慰。如此而已。
   
   所以,民运中声名狼藉的人,绝大多数都信了主,成为一神教的宝贝。不少还成为一神教的精神导师——牧师。从民运转而信主当牧师的,往往就是这些声名狼藉的人,
   
   当时胡安宁介绍王希哲的情况说:王希哲住纽约州上州时,王炳章等常常送一些要搞政治庇护的女士给王希哲玩弄,然后王希哲为她们出证明。但王希哲回纽约,王炳章等不送了,他当时去看王希哲,说王希哲像一头发怒的狼,在房间转圈子,大骂王炳章石磊狗眼看人低。后来,王炳章石磊只好让他去嫖妓。
   
   王希哲等一些最著名的所谓民运领袖的情况,我早有耳闻,但听了胡安宁的话,仍然使我震惊,看来,这类所谓的民运领袖,其实从政治到生活,都与中共权贵一样,烂透了。
   
   当然,这个规律是胡安宁根据王希哲等原来不信主的民运人士(有朋友向我介绍,王希哲刚出国是还说“他妈的基督教”),后来却信主实际情况总结的;不能一概而论,有不少先信主或后信主的民运人士,都是很不错的。
   
   不过,从世界历史的角度看,马列教党棍如中共权贵和一神教神棍如ISIS等原教旨主义者,是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全世界都必须认真面对和解决这两大敌人的问题。人们可以侧重一类敌人,但绝不能把另一类敌人说成自己人。在文化方面和意识形态方面,未来五十年,是普适价值和科学,与马列教一神教决战,最终解决马列教一神教的时代。这将决定几十年后,马列教将成为规模不大的小型黑社会而几乎完全丧失影响力;一百年后,一神教也将成为类似的势力而丧失影响力。本人是从世界性人人类历史的观点看问题。
   
   
   ===
   

答楼下王希哲


   

徐水良


   

2015-09-17


   
   
   王希哲,你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无赖。自己白纸黑字写的东西,估计别人现在手头没有你的东西,你就放肆抵赖。
   
   那就回答你一次:
   
   第一、关于你揭发他人问题。
   
   1、你第四十几次申诉写得明明白白,你抱怨你揭发同监犯人立功,中共没有给你奖励减刑。你认为我现在手头没有你这分申诉,所以就抵赖。我现在手头确实是没有,但并没有销毁。所以你抵赖时,最好留点分寸。
   
   2、再说一个我亲身经历的证据:
   
   坐过牢的犯人的常识,就是被关押的人对中共审讯人员说的任何事情,中共都会用来讹诈他人。所以,1981年本人被捕以后,不讲话,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中共就不可能去讹诈他人。
   
   但是,我在法庭受审时,中共出示的,却有你王希哲和徐文立等一些人的证词,还有上海政保线人金陆旗拍的我给上海朋友的信件的照片等等。中共就凭这些给我判刑。你不揭发或交代,会有这些证词?其中你们那个组党事件,也坦白交代出来了。结案时核对我本人案件(仅仅核对我本人案件本人的事,非本人事情一律不予核对)问我,我说没有组党这回事,王希哲没有对我说过。你当然对我说过,但两个人之间的讲话,你不讲,中共会知道吗?公开的事情,你无法对中共否认;但两个人之间的谈话,你有必要交代出去吗?更何况那是事关重大的事情。因为只有你一个人说你对我说过,我就坚决说没有,你没有对我说过,中共就无法定案,否则,承认了,就又是组织反革命政党罪,又得加大约五年徒刑。同时,也给你王希哲自己增加罪行。
   
   第二、关于竹筒倒豆子问题。从揭发正义党开始,我们揭发有人竹筒倒豆子,你就出来为他们辩护,说民运没有秘密,都是公开的。你王希哲自己入狱时,也是没有保留全部讲清楚的。类似的话你说过多次,但因为连发表你文字的北美自由论坛等网站,也早已不存在了,所以你就放肆抵赖。但我还是劝你抵赖得有分寸一点。也许有别人也还记得你这些话,也许有人还下载保留你的这些话,也许本人几百盘软盘或许还保留你的文章并且也许还能读出来,留点分寸为好。
   
   什么民运没有秘密就都可以公开、都可以如实交代,这完全是为软骨头辩护的遁词。请问,你那个组党事件只有你一个人告诉我,你说出来了,如果我又如实承认,不是让我多一个罪名,多判几年刑,同时也增加你的罪行?你说出来,倒是“民运没有秘密”的伟大行为?我否认,倒是错了?
   
   第三、至于你被中共抓住的把柄问题。那是你的伤疤,本来我是不说的。但你既然一再抵赖向我要证据,那就回答你一次。这里仅仅说一个把柄:因为你反叛中共和正义党,正义党就公布你其中的一个被中共抓住的把柄,你就马上发疯做什么?你料定这类材料违反本坛坛规,本人无法上贴,而且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北美自由论坛关门了,这个把柄材料也没有了。但告诉你,正义党网站上还有其中的一篇,按坛规,我不能上贴,但给链接还是可以的,我给链接,你自己去看吧(见附件2):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