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网海拾遗]
徐沛文集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六四是土 埋葬五四
·生日随想—兼评柴玲
·坦克人与天安门
·天安门下红祸起 —献给六四英灵
·三个女人三台戏 — 我看王容芬与柴玲
·从“五七”到“八九”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网海拾遗

   下文发表于我上网后一年,距今快12年了,清水君也已走出小监狱进入大监狱,但更多的仁人志士则从大监狱落入小监狱。我本想统计2003年上网后被抓的同行、同道与同修,但没做到,因为数不胜数!不过我永远记得第一个被捕的网友是清水君。于是发现下文还未收入我的文集,特此拷贝在此:
   
   致清水君
   
       我推崇中华文化,算是命该如此,因为我20多年来以外文为业,在外国度过了17个年头,但能牢记在心的却多是中文的唐诗宋词、民谚古训,虽然象“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样的话我至今无法赞同。“佳节”和“亲”对我个人而言没什么特别意义,相反,一个平常的日子一个不曾见面的人会令我思念不已。思谁似乎也由不得自己作主,过去的这一年里,我想得最多的则是清水君。


       去年(2003)春节前上网被清水君文集打动了我的中国心后,我一有机会便坐在电脑前,读中文写汉字,总算有了“坐”家的姿态。逝去的这个羊年便是我今生最驯服的一年。以往我在家坐不住,总想往外跑,以至一年里几个月的时间都在外云游。
       就是说我得感谢清水君,是他促使我落入中文网。尤其是获知他回国被绑架入狱后,我的思绪动不动就围着他转。圣诞节期间应邀去参加全德华人福音营,看见大厅里不少留学生,我就想,要是清水君能有机会听到牧师们有关“科学与信仰”等的专题报告就好了。来自加拿大的洪牧师的报告非常精彩。在我看来这位复旦大学化学系82级学士,美国宾州大学物理化学博士的心路历程足以开启清水君的无神论症结。洪牧师也曾寄情民主运动,以救国自许,也跟我一样,没走多远就搁了浅。因为他也发现民主回答不了什么是人权,尊重人权的理由是什么。而一深入思考,就必然要涉及“天”,涉及“上帝”。后来是他妻子的一系列神奇经历促使他在哥伦比亚大学作博士后期间开始信神,并获得基督教研究硕士学位,成为牧师。我自己从小信神,不曾入教,是受不了现代宗教的人味,我只愿接受神力的感召。我能接受法轮功就归功于我敬重圣经也相信基督,对东西方的宗教都有所了解。
       六四后与中共决裂的高干千家驹,在80高龄看透无神论皈依佛教时写的心得体会也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清水君。翻阅清水君的忘年交陈泱潮的文集时则希望清水君能象陈先生一样能在牢狱中从无神论者飞跃成有神论者,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在华人世界辞旧迎新之际,我得空清理爆满的电脑,发现给清水君的一系列信件,实在舍不得把它们删掉,尤其是至今还有不少同胞不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干脆整理出部份段落,也算是寄托对清水君和无数被中共剥夺人身自由的同胞的思念。
   
       “64”那年我在一个西班牙岛上度过了我的23岁生日,那天送我玫瑰的加拿大人也是个中学生。回德国入海涅大学不久就从电视上看到了由北京大学生们塑在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由女神……当时还不知道你眼中的赵伯伯会因此下台。后来读北宋的预言“梅花诗”,发现“愿壁应难赵氏收”时,我才恍然大悟,这就是所谓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我读了《转法轮》后,才满足我的求道之心,终于可以作个名符其实的徐行者了。佛法难得更难修。在我还是妙龄女郎时,就有出家的念头,现在身为半老徐娘才得以入门,可谓找得辛苦!自从我认定法轮功是大道后,就在努力“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但我可不代表法轮功。在德国的法轮功弟子医学博士等人才济济,遗憾地是没我这样的文人,昔日的文友又都拖儿带女,跟不上我的新变化,所以我上网以文会友,找到你门上,但愿我这个古董能回报你给我的帮助。
       在我看来法轮功类似互联网。炼法轮功和上网一样,全是个人行为,功民和网民一样,没人组织,只是分别由法轮和电脑结成了自由群体而已!法轮功的抗议活动和网民联合抗议中共逮捕不锈钢老鼠一样。(本来我也想在网上签个名,但无奈我的电脑技术太差。)总之,人权是功民,网民或者说中国人必须争取的!爱国民主志士如你,崇尚自由的人如我,应该为刘妹妹发言,张大伯炼功的人权呐喊,却不能要求网民和功民们站在你我的高度,不是吗?
       谢谢你的表扬,我会以此为动力,争取早点儿发表能博君一笑的女人之见。李鹏和鲁迅是我正在瞄准的靶子。请别忘了告诉我你欣赏的网上好手!除了对你的文我一见钟情外,我也看到了你的色彩和我的单一,现在我脑袋里只想着得同化真善忍,比过去就更简单了。
       在德国已过了十多个冷冷清清的年了,有时压根儿不知年就已过。当然也没人给我买过红头绳!从形式上看来沛儿连喜儿都不如,哈哈……但沛儿不是中共编造的白毛女。我虽没红头绳可扎,即心甘情愿地把一头黑发编成辫子供人捉摸(琢磨)。我的第一篇女人之见算是千呼万唤始出来。欢迎你捉我的小辫!我已下决心,今年争取平均每月发一篇中文,不能与君一唱一和,那就自得其乐吧!
       我的中文常常词不达意。我给你电话号码是想要你的,要不打电话,我少有说中文的机会。你不用拒绝平凡就已不同凡响了,这我一看你的文章就知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觉得你更该珍惜这份天才。听说去年11月来又有43位有名有姓的同胞因法轮功死在中共的魔掌下,我真想写篇悼文,却没有灵感。我这个自比悟空的女人,修炼法轮功后,猴性大减,善心大发,动不动就落泪,却落不了笔……
       真正的文人都是纯真之人,这是你我的共性,所以你的文章让我感动,令我想起我的来路,“党烧”我也害过,或许它是我们的必经之病,我坚信是烧都回退的。我的文笔也曾让人想起鲁迅,虽然我和你一样不把他当族魂,一个压根儿不懂珍惜中国文化的人怎能是族魂呢?你有本事把鲁迅拉下台,为什么不努力取而代之?你有这份天才,与其把它花去组党,何不搞个与“左联”相对的文人联盟?如果你读了我发给你的两篇文章,你就知道我一直有心要帮助国民摆脱共产党的毒害,但力气有限,本来通过修炼法轮功,体力、精力大增,正想写篇揭露共产党是最大邪教的檄文,上网才发现你这高手已经领先,虽然我和你的观点不全相同,包括对鲁迅的看法。
       现在我竭力想避免的瘟疫已在世人的无知中从“天”而降,但大多数人还不明白为什么。看着窗外美丽的春色,我的眼泪滚滚而下,哪里还有别的心思?人造了孽,就得还,这是天理!你是否有空看我的文章,比如“恕我直言”,我的文字功夫不如你,但我写的都是真话!SARS没有预防药,瘟神只怕“真善忍”。唉!我不知该如何让你这个花岗岩脑袋开窍?
       每次看了你的大作都惊叹不已。不想重复恭维的话,在此只想说如果你能摆脱无神论的束缚,那么你就会如虎添翼。事实上你对伊战预言的准确表示你有些超感功能,只不过因为你不信神所以意识不到而已……
   
   (博讯2004年1月27日)
(2015/09/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