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民主宪政的七大要素]
熊飞骏的博客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宪政的七大要素

民主宪政的七大要素

   (民主常识系列之一)

   ——熊飞骏

   中国向望民主的国民越来越多,但真正了解民主的公民却不乐观。

   绝大多数中华大国民心中的民主宪政还停留在“一人一票”层面。

   其实“一人一票”只是民主宪政的要素之一,并且还不是最关键的要素。

   人类世界那些出了名的独裁政权,有些也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

   希特勒、普京和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三位对本国人民造成深重灾难的独裁狂人,就是“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

   这里所说的“一人一票”是民主式的,是候选人通过法定民主程序产生的公正公开选举;而不是候选人由官府“内定”的金正日、萨达姆式选举。

   为什么“一人一票”也会选出祸国殃民的独裁狂人呢?

   因为民主宪政有七大要素,缺一不可,而不只是“一人一票”。正如一个人必须有“眼、耳、口、鼻、脑、手、足”才能算人,只有“嘴巴”的无眼无脑无手足怪物不能算人。

   民主宪政有哪七大要素?

   一人一票、三权分立、司法独立;

   新闻自由、地方自治、人权保障、议会财政。

   前三种要素是民主政治的躯壳;后四种要素是民主政治的灵魂和保障。

   没有灵魂的躯壳是行尸走肉。

   一个国家从专制转轨到民主的过程中,后四种要素比前三种要素更重要!

   人类世界那些不成功的民主国家,都是只有前三种要素;后四种要素要么没有要么不完善或形同虚设。

   没有后四种要素保障的民主政治都是民主形式专制内容,很容易被专制绑架,走上反文明的邪道。普京俄罗斯和委内瑞拉各位懂的。

   一个国家只要拥有新闻自由、地方自治、人权保障和议会财政,哪怕政权不是“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也属相对文明人道的国家。一战前的德国就是光荣先例

   “一人一票、三权分立、司法独立”中华大国民容易理解,我们的人文教科书就是这么讲民主的。

   “新闻自由、地方自治、人权保障、议会财政”的必要性多数国民则不知情。

   新闻自由是民主宪政的第一大要素!是民主政治最有力的保障,是真民主和假民主的试金石。

   没有新闻自由的“民主政权”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假民主!

   所以《美国宪法》中的“人权法案”把“言论出版自由”列为第一条!

   美国“新闻自由”达到了令习惯专制的中国人匪夷所思的水准。

   美国媒体人不能诽谤普通平民,不能造普通平民的谣,否则坐牢赔钱的干活。但媒体人诽谤政府和政务官则享有司法豁免权,享有“说错话的自由”。政府政务官对付媒体人诽谤造谣的方式就是辞职不干,你一成普通平民媒体人就绝不敢乱说乱喷。

   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是公认的道德完人,可他在总统任期内却被那些想博观众眼球的小报小刊诽谤得不成人样,甚至于连和母亲乱伦那样的荒谬谣言都造得出来。

   华盛顿对付人身攻击式诽谤谣言的方式就是“尽量不看报纸”。两届总统期满后坚决拒绝参加没有挑战对手的第三届总统选举,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反抗”小报记者的造谣诽谤。这次他对付人身攻击谣言的方式就是“辞职不干”。

   毕福剑在私人场所唱京戏调侃我朝太祖那事,在美国根本就不算个事。这事要是发生在美国,那个擅自把视频发到网络的阴人,注定要被司法问责公开道歉赔大钱,因为他未经老毕允许把他的私聊视频公开侵犯了他的隐私权。老毕则名声权益大涨。

   普京俄罗斯实行严格的书报检查制度,“新闻自由”只停留在宪法条文上,所以是赤裸裸的假民主国家。

   专制国家争取民主,第一步要争取“新闻自由”!而不是争取“一人一票”。

   专制国家没有成熟的民意,只有“被谎言强奸的民意”。

   成熟的民意建立在“真相、常识、逻辑”基础上。

   “新闻自由”才能造就成熟的民意,是普及“真相、常识、逻辑”的必要条件。

   没有3-5年“新闻自由”的基础,突然“一人一票”直选国家元首很危险,很容易选出希特勒、普京、查韦斯等擅长操纵民意的独裁狂人。

   埃及穆巴拉克独裁政权突然倒台后,三个月内举行全民普选国家元首,结果选出了穆斯林兄弟会,比前军人独裁政权还不如。

   各位设想一下,如果中国突然在三个月内直选国家元首,最有可能把谁选出来?

   台湾民主就是先开放党禁报禁,在民众中普及“真相、常识、逻辑”后,再全民选举台湾总统。

   结果台湾民主健康稳步向前发展,20年时间就走完了美国人200多年走过的民主路程。揭露了中国人不适合民主的邪恶谎言!证明中国人民玩民主比西方更出色。

   和台湾同时期走上民主之路的西方国家俄罗斯则出现了大倒退。中华民族不是劣等民族!俄罗斯才是劣等民族!拥抱劣等民族才是真正的汉奸卖国贼!

   …………

   地方自治是民主宪政的第二大要素!“民主”最大的敌人是“集权”和“腐败”,没有地方自治的民主政权很容易走向中央集权和买官卖官式腐败。

   什么叫地方自治?

   中央政权和元首由全国选民公开公正“一人一票”选举产生。

   各省、市、州、县、乡、村等地方政权和行政一把手不是来自上级政权的任命,而是由辖地选民通过公开公正的一人一票选举产生。

   各级地方政权和政务官只对辖地选民负责,不对上一级政权负责。乡长不听县长,县长不听市长,市长不听省长,省长不听总统。总统去某县某省执行公务,地方行政长官不能陪同也不用陪同。

   其实民主国家政权没有上、下级之分,乡长本质上和总统一样大,都是选民选举出来的,都只对选民负责,为选民服务,而不用管县长、市长、省长、总统叫啥名字有啥爱好;更不用逢年过节婚丧嫁娶前去拜年送礼。只要在宪法框架内执行公务,不越权越界,不去品尝中央政权才拥有的军权和外交权,你就算天天在电视报刊互联网上公开辱骂栽赃县长、总统都奈何不了你。因为县长、总统升不了你的官也降不了你的官。政务官又没有控告国民造谣诽谤的权利,只有平民百姓有这权利!

   美国各州就象一个独立国家,州政府除了不能染指军事、外交等宪法明文赋予的中央政府权力外,都可在宪法框架内自行其是。中央政府无权向各州下达红头文件,州长也不用去华盛顿参加中央政府举持的政务会议。同样下面的各县长、乡长也不用来州政府参加政务会议;州政府也一样无权向下面的县、乡政府下发红头文件。

   因为地方各级政权和行政一把手都是辖地选民选举产生,上级政权没有任命下一级政务官的权力,就不存在卖国买官现象,以官位做交易的腐败也就没有生存土壤。

   俄罗斯告别马列专制走上民主之路后,在叶利钦治下有地方自治,省长由各省选民选举产生而不是由中央政府任命。普京上台布置成熟后,就在2006年取消了各省选举省长的权力,改由中央政府任命。结果俄罗斯政治上大倒退回沙皇专制,腐败则大踏步前进。

   马列中国的买官卖官各位懂的,徐才厚、郭伯雄在军队竖立了光辉榜样。所以我国一旦走上民主之路,地方自治是绝对必要的!除此遏制不了官场腐败。

   一旦实行地方自治,地方会不会闹独立搞分裂呢?

   人类世界成熟的民主国家,从欧共体、北欧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地方政权闹独立分裂成功的。

   地方政权闹独立分裂成功的基本都是独裁专制国家和被专制、军队绑架的假民主国家。

   普京俄罗斯是典型的民主形式专制内容的假民主国家,所以极有可能第二次解体!

   为什么没有地方自治的专制国家更容易闹分裂呢?

   因为专制政体为地方政权的分裂准备了制度条件。

   前苏联中央政府权威丧失后,各加盟共和国闹独立的核心力量不是平民百姓,而是地方共产党政权!

   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为何能成功闹独立从苏联分裂出去?

   各加盟共和国一把手和主要政务官虽然是中央政府任命的;但下属各市、县的地方政权和主要政务官则是加盟国政权任命的。下属各市、县地方政权要和加盟国政权保持高度一致,而不是和中央政权保持高度一致。

   当中央政权衰弱权威丧尽后,各加盟国元首如果想独立自己当总统,下属各市、县因为平时都和加盟国政权高度一致,此时也会惯性高度一致赞同加盟国政府的独立分裂主张。再说独立分裂后自己的官位自动升一级,县长升市长,市长升省长,有利于各级官员的利益,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

   如果前苏联各加盟国的政权是民主地方自治产生的,就算中央政权在某个阶段权威丧尽,也不容易成功闹独立从苏联分裂出去。

   地方闹独立搞分裂必须是省一级行政版图,最小也是市一级。一个小县小乡是无法闹独立分裂的。

   加盟国下面的各市、县、乡地方政权不是加盟国政权任命产生的,而是本地选民选举产生的。平是只听本地选民不听加盟国政府的。

   当加盟国元首想闹独立搞分裂时,下面各市、县、乡没必要听他的,制度设计决定了他们可依旧只承认中央政府。留在一个大国版图内总比留在一个小国版图内对人民有利面子也好看些。在没有外来武力干预下,多数市、县的选民都会选择留为大国子民。市、县、乡政权要听选民的,自然也不会赞成独立分裂。

   …………

   人权法案保护公民天赋权利。

   1787年美国费城制宪会议制订出的《美国宪法》提交各州通过时,人口最多的一个州宾西法屁亚要求把《权利法案》作为修正案列入宪法,作为该州通过宪法的前提条件。

   《权利法案》主要是美国第三任总统杰菲逊的智慧,制宪会议期间他出使法国没能参加。杰菲逊是著名的人权主义者,自然对《美国宪法》没有列入明确而实在的人权内容不能容忍。

   人口最多的州不通过宪法,《美国宪法》就会流产,更何况多数州对杰菲逊的提议很共鸣。于是制宪会议同意把《权利法案》列为《美国宪法》前10条修正案。公民言论和出版自由(新闻自由)排在第一位!

   《权利法案》列入美国宪法是人类的最大智慧!如果没有《权利法案》,美国就不是今天的美国了,说不准会堕落成普京俄罗斯。

   美国立国226年间,联邦最高法院判决的著名案子,多数都是涉及《权利法案》条款的,可见《权利法案》重要到什么程度。

   所以“人权保障”是民主政治的不可或缺要素!

   一个人拥有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言论信仰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生命安全不受威胁的自由、自我发展的自由、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权、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些权利是人所固有的,属天赋人权!不能被任何形式的政权所剥夺。多数人选举产生的政权,没有权利剥夺少数人的天赋人权。为了保护公民的天赋人权,防止多数人暴政,民主体制设置了“司法独立”条款。

   民主宪政的精髓:多数人说了算,但保护少数人的权利!

   天赋人权还包括必须包容一个人天生的无法自我克制的生理缺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