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小平头夜话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对张小刚关于原民阵网站谬论的回应

   
   费良勇
   
   从2012年布达佩斯会议开始,盛雪主政,张小刚“辅政”,始终以阴暗的心态看待别人。自己喜欢说谎,不相信别人会说真话,自己贪腐,不相信世界上有清廉之人,自己胡搅蛮缠,却口口声声指责别人不干“正事”。不管盛雪是对是错,张小刚都百般护驾,自以为帮了盛雪,实际上害了盛雪, 也乱了民阵。透过民阵近三年来的乱象冷静分析,很容易看出,张小刚是许多问题的始作俑者,或者是推波助澜者。张小刚的所作所为,逃得出众人的眼光吗?
   
   面对张小刚对于民阵原网站的满嘴胡言,我提示几点:
   
    1. 我已经给出了1&1公司的 电 话,该 公司是德国知名公司。请张小刚先打电话或发电邮向1&1公司询 问清 楚以 后,再来发言。也请民阵应急工作小组委托可靠人士向1&1公司询 问详 情。
   
    2. 请张小刚不要以网络或软件专家身份自诩。即使是软件专家,也可能只是某几个程序的专家。搞系统程序的 人, 不一 定懂应用程序。系统程序升级,一般会尽可能兼容自己的旧版本,不可能考虑到完全兼容应用程序。
   
    3. 我已经驳斥了盛雪污蔑我删除了数据的说法。我明确说过,没有数据被删除,只是因为系统软件升级后,同 原网 站所 用程序不兼容,网站不能正常启动,从网上只能看到网站头,但打不开网站。数据当然都在服务器硬盘上。如今张小刚花了很多篇幅来论证数据丢 失的问题,这不是瞎扯吗?服务器有一个甚至多个备份,这点小常识还需要张小刚来说教吗?
   
    4. 因为网 站打 不 开,数据当然无法拷贝。除非服务器公司设法解决有关技术问题,重新打开网站。服务器公司曾答应解决问题,但花了大半年时间也未解决这个问 题。当然,只要服务器公司舍得花功夫,这个问题是能够解决的。但服务器公司愿意并有能力解决各种应用程序在系统软件上的兼容问题 吗?
   
    5. 服务器 公司 后来 提出要我们更新写网站的软件。他们的结论是网站软件与新系统不兼容。这就意味着网站 必须重新编写。我当然想过同服务器公司打官司。但多方咨询后,我感到这种技术更新换代引起问题的官司很难打。即使打赢了公司,也可能花了 功夫输了钱。若是输了官司不是更吃亏吗? 而且,这种官司旷日持久,一般人承受不起时间和精力的白白耗费。
   
    6. 我已经 说 过,原 网站是多语种对应模式编写的,后来发现不实用,放文件太花功夫。编写网站的软件发展很快,既然旧软件已经落伍了,而且同系统软件不再兼 容,我们还死抱着不能再启动的网站干什么?
   
    7. 试问, 按照 民阵 的那一条章程,按照哪个国家的那一条法律,因技术问题引起网站瘫痪后,我这个原主席有义务要按照原貌重建一个网站移交给新主席及其“辅政 者”?
   
    8. 我当民 阵主 席和 论坛理事长,自掏腰包,出钱出力为民阵和论坛建网站,有错吗?这网站是产业吗?这同公产私产有什么关系?陈毅然的先生说过, 盛雪把民阵当公司来经营。这句话还真说到点子上了。张小刚满嘴这产那产的,大约也是认同把民阵当公司来经营赚钱。
   
    9. 请大家 上论 坛网 站详细看看,这是我自己的私产吗?这难道不是在传播论坛、民阵、整个民运以及自由民主信息。我吹嘘过自己是“中国民主运动的领军人物”, 是“重量级的民运领袖”吗?究竟是谁在恬不知耻地吹嘘自己?并搞出极端荒唐可笑的“誓死捍卫盛雪”的造神运动来?
   
    10.欢迎盛雪和张小刚来德国走法律途径就民阵网站事宜提出诉讼追讨,并要求费良勇赔偿损失。我费良勇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真金不怕火炼。你张小刚有本事报上真名实姓。请问民阵里除了盛雪以外,还有谁知道“张小刚”姓甚名谁?张小刚六月初专门去墨尔本造谣圆谎,据说拿出一个录音带让大 家听,内有一位民运协调会的“民运大佬“的发言。很明显,张小刚想利用这位民运大佬的发言造新谣来说明我对悉尼会议进行“逆向操 作”,继 续造谣惑众。张小刚怕谎言被戳穿,要求与会者不得将录音内容外泄。张小刚为什么如此鬼鬼祟祟呢?为什么不敢把录音带公开放出来呢?唯一的 可能就是录音带做了手脚。我一分析,所谓民运大佬可能指的是汪岷先生。所以,我打电话给汪岷先生询问此事。汪岷先生说了,他可以 百分 之百 地证明,在悉尼会议前很长时间内,我同他根本就没有通过电话,根本就不存在我对他进行“逆向运作”的问题。盛雪和张小刚如果不觉得丢人, 可以在德国把墨尔本的一幕重新上演。不过,德国人可没有墨尔本善良的民运朋友那么容易糊弄。
   
    11.关于盛雪和张 小刚 以极 端阴暗心态看待别人,处心积虑造谣中伤,这里再举几个例子:明明是我鼓励韩文光老先生去参加悉尼会议的,盛雪和是非者却造谣说我阻止韩老 先生去悉尼开会;盛雪说我“居然连多伦多85岁的韩文光先生都不放过,简直是疯 了”,为 此韩 老先生写了声明,证明盛雪撒谎。由此看来,盛雪为了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连85岁的老先生都不放过,简直是发疯发狂,心肠太歹毒了;彭小明写了揭露批评盛雪和张小刚的文章后,张小刚硬说是“以彭小明名义写的文章”;苏君砚写了《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以后,盛雪和张小刚硬说是“隔洋捉笔”完成的;
   
   盛雪从2014年8月起就利用微信大肆攻击慕尼黑会议是黑会,是中共的人大政协会议,是帮中共维稳的会议;张小刚最近还是这个腔调;盛雪和张小刚多次造谣说我把民阵内部文章发给小平头了;2015年7月24日,盛雪公开发文说:“小平头、朱瑞、费良勇、刘劭夫、陈毅然、彭小明,这两年来你们公开合流,很好。”
   
   (这又是盛雪之流的主观武断,上述几个人都在揭露盛雪不假,但是盛就凭此说他们合流了?这是盛雪把自己团伙沆瀣一气、臭味相投载到别人头上了。其实上述言论是盛自己杯弓蛇影,恐慌反应过度。费、彭与盛是内部之争,利益之争,狗咬狗一嘴毛。就算是彼此撕破脸顶多也就拿男女关系来说事,是故他们之间点到为止、配合默契地只涉及情色贪腐之指责,绝无各自通共本质之揭露。彭小明在题为“民主政治团体内部论争的君子作风”的邮组通信,迂腐得可爱。彭小明将与盛雪之争定位为君子与小人之争“严重的内部争议,双方可以有权利陈述所有的观点和证据。……好好讲理就行了”——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舍本逐末地去纠缠盛雪剽窃“主编”呀、淫乱呀等等细枝末节的花边新闻,而对盛、费死保“共特”李震(盛从民运人士手中将已缴获李震企图删除图片的相机当场交还李震是关键)、费良勇与沃维汉之死的关系,以及刘劭夫揭露盛雪与人民日报记者李学江之间的猫腻,陈毅然质疑盛雪在悉尼开会——陈毅然在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一文质疑盛雪13位来自香港,并不认识盛雪的神秘商人,却有8人上台发言为盛雪唱赞歌。“而这些香港与会者自己说他们的飞机票是有人出钱的。他们还去了新西兰自己也不用花钱,甚至在外吃大餐也不用自己掏钱”。为什么民主中国阵线不调查盛雪的这些政治问题?而大谈“严重的内部争议……好好讲理就行了”?!我们与盛雪是阵营(原则)之争,敌我之争,生死之争,绝无妥协的余地。详情请看下面: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
   
   其实,首先把民阵内部问题散发到外面的,就是盛雪和张小刚。我同小平头和朱瑞从来没有联系。盛雪和张小刚说我与小平头公开合流,请拿出证据来!关于盛雪和张小刚的有关谣言,我将另外撰文分析。
   
    2015年8月27日
    (全文大约2200字)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

   费良勇避重就轻,只谈盛、张风月贪腐一地鸡毛,刻意回避中共控制海外民运的战略阴谋。关于2012年布达佩斯会议,牵涉到东道主的特务李震,以及中共派遣重量级特务李伟东到布达佩斯布局统领海外民运的阴谋。平头有必要独辟一章论述。不要让淫乱、贪腐的表面遮掩了盛雪、费良勇、张晓刚中共特务的真面目。稍安勿躁,且听平头给各位娓娓道来。
   
   
   (1)关于李震

   
   李震,生于1969年1月,1992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东欧语系匈牙利语专业。1992年至1996年在北京(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从事东欧问题研究工作。1996年下海并移居匈牙利(实际是披个合法外衣潜伏海外)。1997年在布达佩斯创办《欧洲中华时报》,任社长兼总编。为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理事,匈牙利华文作家协会秘书长;陕西海外联谊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匈牙利新闻摄影协会会员;匈牙利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图1:2006年民阵柏林大会期间,李震在柏林原东西德边界岗亭留影。
   
   核心提示:他是中共“和统会”会长,也是费记民阵理事;他是民运柏林大会的窃贼,也是中共使馆的贵宾;他是中共统战部2007年“全球华人和统会”布达佩斯会议的东道主,也是同年“敌对势力”费记民阵布鲁塞尔大会的座上宾;他2012年四月因李克强访匈而上了央视新闻联播,却于同年十月做东召集费记布达佩斯大会——他就是中共统战部特务、被誉为“变形金刚”的李震!
   
   看官对李震分身有术叹为观止。如果不是平头贴上“敌对势力”的标签,读者肯定如坠五里云雾之中,还以为费、盛记民阵是中共统战部招牌下的机构呢。李震将特务与“民运骨干”的角色共冶一炉,其红与黑角色转换之频繁、跨度之大,有如川剧之变脸。此时更有“民运宋江”费良勇、盛雪企图以民阵为“投名状”,向布达佩斯之共特李震、李伟东摇橄榄枝乞求朝廷的招安,以换取功名利禄、顶戴花翎……
   
   详见:·“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详见: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2)关于李伟东

   
   李伟东是《中国改革杂志社》原社长。而中国改革杂志社是王岐山亲自设立的智囊机构,名义上是一个杂志社,实际上是王岐山为国务院设立的一个智囊机构,这就相当于当年赵紫阳手下的体改所,或者是相当于当年毛泽东手下的《红旗杂志》。所以,李伟东长期以来就是王岐山的军师,其职务也相当于中共部长级高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