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遥远的史铁生 遥远的民主墙 遥远的文坛]
吴倩文集
·你们挚爱的耶稣:我呼唤所有那些不确定我是否存在的人们。
· 圣母玛利亚:未来的时期对于每一位基督徒都具有挑战性。
·你们的耶稣:请诵念《祈祷运动》祷文之(92)为获得毅力的恩宠
·你们的耶稣:当你们剔除真理,或篡改它,它不再是真理。
·耶稣基督:天主教和基督教教会的领导者们现在已经感受到荆棘之痛
·你们的耶稣:不要去理会那些为了改变我的话而向你提出的质疑和盘问。
·耶稣:请接受我现在赐予你们新的“治愈神恩”
·你们心爱的耶稣:为分裂你们的《祈祷小组》,撒旦不惜一切代价。
· 救恩之母:废除我圣子的所有标记将意味着大结局的开始。
·你们的耶稣:难道你们不知道我只对少数几个灵魂传达我的讯息吗?
·救恩之母:堕胎在我父的眼中是最深重的罪。
·你们心爱的耶稣:其实是真先知们的使命引起大愤怒
·你们的耶稣: 一直有恶势力尝试夺取你们的货币和你们个人存取款权。
·耶稣基督:我的真光现在将照耀没有被教导过真理的国家
· 你们的耶稣:我敦促我的门徒提醒人们阅读圣经的重要性。
·你们的耶稣: 透过我《祈祷运动小组》的祈祷力量
·你们心爱的耶稣: 当他们知道有个‘死亡不存在’的未来时,他们会欣慰地抒怀
·天主父:这就是为什么只有神迹才能拯救人类。
·你们的耶稣:我父的干预已经展开,祂的义怒将震撼整个地球。
·天主之母:基督的遗民军旅将会凯旋。
·你们的耶稣: 我发送的迹象将会被人立即识别出来。
·耶稣说:人必须在任何时候都要努力活得像我一样。
·天主之母:当你们努力组成《祈祷小组》时,许多人会觉得孤立无援。
·天主之母:你们必须为所有那些居于高位、有权势治理你们国家的人祈祷。
· 天主圣父:来吧! 沿着真理的道路,跟随我的儿子。
·你们的耶稣:我的能力推动着你。
·你们的耶稣:我的话语将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传播。
·你们的耶稣:“共济会”的权力已经增强,并且大肆出没.
· 你们的耶稣: “假先知”现在将接管罗马宗座。
·你们的耶稣:他们将天主的子女服属于“小兽角”统治之下.
·你们的耶稣: 他们会说他犯了某罪,然而对于该罪他是完全无辜的。
·你们的耶稣: 我在之前提到的政治领袖,其中一个很快将被暗杀。
·你们的耶稣: 我钟爱的追随者,你们就是我的教会。
·你们的耶稣: 祈祷将会,并且能够,拯救全人类。
·你们的耶稣: 我的受难日(圣周五)来临时,许多灵魂将开始意识到我对全人类
·救恩之母:《祈祷运动小组》将挽救数十亿的灵魂。
·你们的耶稣: 他的宝座已被盗取,他的权力却没有失去。
·救赎之母:为所有那些统治罗马天主教教会的人诵念我的玫瑰经。
·你们的耶稣:当人们开始抢夺食物,因为饥荒攫住了人类,“第三封印”将被开
·你们的耶稣:随着他们把自己绊倒,他们的邪恶意图将一层一层地呈现得更清晰
·耶稣基督: 我切愿我所有的追随者从下周一开始禁食一直到受难日(圣周五)15
·你们的耶稣:我不會命令你們去強迫人們接受《真理書》。
·天主之母:我圣子的身体被撕碎。
·你们的耶稣: 你们必须对任何侮辱我的天主性的事张眼留意。
·你们的耶稣: 他们俯伏的将不是在我的脚下。
· 你们的耶稣: 你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被赐予因我的名判断他人的权力,因为
·天主之母:你已被派遣为祂的《第二次再临》预备道路。
·你们的耶稣: “反基督”即将隆重其事进入世界舞台.
·你们的耶稣: 许多人将不够坚强反抗堕胎,安乐死和同性婚姻。
·你们的耶稣: 不久,‘共产主义的印记’将以一个特殊的标记出现
·天主之母:这一次,祂将不会一具肉躯之人而来。
·2013.04.20 几时人不相信天主,他就不接受对与错之间的区别
·你们的耶稣:2013.04.26 “反基督”将来自东方,而不是西方。
·你们的耶稣:2013.04.30 一种新型的十字架将被推出
·你们的耶稣:2013.05.02 他们将被指控犯下反伯多禄宗座的罪行,并将因我的圣
·你们的耶稣:2013.05.04 因骄傲之罪导致路济弗尔堕落、被隔绝,并被投入深渊
·你们的耶稣: 瘟疫将比艾滋病蔓延得更加普遍。
·你们的耶稣: 天主子女生存所需的唯一水源将来自“生命树”。
·你们的耶稣:那些遵循在我来之前的先知所主张的天主话语的人,是最先唾污轻
·你们的耶稣:那些遵循在我来之前的先知所主张的天主话语的人,是最先唾污轻
·然后我的教会将崩塌,并且似乎要灭亡了。
·你们的耶稣: 正当他们忘记我时,我的教会将会死而复生,就像我以往的一样。
·你们的耶稣: 我的基督战士将形成最庞大的军旅对抗“反基督”。
·你们的耶稣: 我的讯息也提醒世界注意记载在圣经中的天主圣言。
·你们的耶稣: 我的声音将落在又聋又顽固的灵魂身上。
·天主圣父:我已将《真理书》应许给世界,我绝不会收回我的圣言的。
·你们亲爱的耶稣: 我的使命将得到甚至是那些放弃这些讯息的人的回应。
·你们的耶稣:要提防没有圣神恩赐的假先知,因为他们会把你们引入歧途。
· 你们的耶稣:通过‘质变的行为*’,我临在于至圣圣体中。
·你们的耶稣:你们对异教的信奉与躬行,将把你们导向地狱。
·你们亲爱的耶稣: 我的道路非常简单。
·你们的耶稣: 我其余的圣仆将会签署一份对新的“大一统世界宗教”效忠誓言。
·你们的耶稣: 谎言经常装扮成美好的事物出现的。
·你们的耶稣: 关于我对世人的切望,存在许多混乱困惑。
·你们的耶稣:将在罗马帝国的疆界内,那极大的“可憎之物”会兴起攻击我。
·你们的耶稣: 我切望去形成我世上军旅的核心
·你们亲爱的母亲: 你们绝不可忘记我圣子对天主子女们的爱。
·你们的耶稣: 感恩祭(弥撒)规格的改变将很快在我的教会内推展。
·天主圣父:我知道世界各地的堕胎计划受到了某组人的操控。
·你们的耶稣: 我苦苦思念他们。没有他们,我无法感到完整无缺。
·你们的耶稣: 你们不承受十字架的痛苦,就不能真正地跟随我。
·救恩之母:《救恩圣牌》赋予‘皈依的恩赐’。
·你们的耶稣: 最后一位先知现今已被上天派遣了,所以请不要拒绝这份大礼。
·你们的耶稣: 现在他们正在为“反基督”的隆重登场做准备。
·救恩之母:就好像发生了奇迹,“假先知”似乎死而复生了。
·你们亲爱的耶稣: 往“人文主义”的面具背后看,你们不会找到天主的标记。
·救赎之母:你们必须坚持采用传统的十字架,因为它们快将消失。
·你们的耶稣:决不要接受一种与我被钉的十字架不同的十字架。
·救赎之母:正如天主的圣言能使灵魂团结在一起,同样它也能造成巨大的分裂。
· 救赎之母:有人将很快要求你们分派圣体圣事的替代品,这不是我圣子的圣体
·你们的耶稣:我揭示“反基督”到来的预言,很快就会应验。
·你们的耶稣: 他们在说谎。我的教会绝不能改变。
·你们亲爱的母亲:天主教教会就是会开始产生重大分裂的教会。
·救恩之母:不要容忍异教徒接管天主的教会。
·天主聖父:“反基督”現已準備現身了。
·你们的耶稣:他们很快就会利用圣堂作为交易和谋利的场所。
·你们的耶稣: 那些亦步亦趋效力那条“蛇”过活的人,也知道是我在发言。
·你们的耶稣: 他们会被要求用新的誓言宣誓效忠,保持忠于教会。
·你们的耶稣: 在罪恶的污染尚未根除之前,我的第二次再临不会发生。
·救恩之母:”反基督”将公然宣称自己是虔诚的基督徒。
·你们的耶稣:这火也会被投于地球上的仇敌以及迫害这两位见证者的人身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遥远的史铁生 遥远的民主墙 遥远的文坛

一,遥远的史铁生.二,遥远的文坛.三.遥远的民主墙.
   
   
   新年刚立,我正在为《得胜报》的改版忙活.得到史铁生去世的消息.
   

   史铁生,一个遥远却又真实的记忆.连同这记忆,拉回了我的三个“心跳.”.一个是知青.一个是民主墙.再就是我曾视为生命的文学.因为记忆是没有时间距离的.所以我很容易回到“少女时代”.
   
   那是一个刚刚解冻的年代.因为七九民主墙而因缘际会.80年,我去北京,拜访与民刊.<<今天>>相关的朋友中.自然史铁生对我来说,是最自然,真实,宽怀的.在他地坛附近的家.我们都是插过队的,我们都是经历过文革的.我们哪个年代的年青人,都经历文革的炼狱,.然后又被流放到荒漠之地,在一个精神,文化荒漠之地.从不同的流放地回来.那是一个赤贫,从物质到精神.都可说是赤贫的年代.
   
   我們从遥远的命运之旅而来,聚生在这个时空,各自经历自己的宿命。在一个历史的裂缝里,我们唱着,与未来命运相反的儿歌:“让我们荡起双浆”.。
   
   它从“遥远的清平湾”带回一份礼物:就是他残废了的双腿.我从苏北黄海边的“东大滩”,带回一份礼物.就是“忧郁症”.一位朋友对我说,上帝会恩宠的一种人.就是以最痛苦的方式,赐给他,她最好的礼物.
   
   那年,我对上帝给我们的礼物,都还曚曚憧憧,.当有人嘲笑他的双腿的时候,他会气愤到恨不得抱起炸药去和对方拼命.我则常常在做白日梦:想找个美丽的地方,以美丽的方式自杀.我在他家与他对坐,我们讨论死亡.讨论文学,讨论我们怎么会生到这个世上来?怎么偏偏生在那个年辰?
   
   一对风华正茂的年青人,在首都闹世区,那里津津有味地讨论死亡.这无疑于“白夜.”.
   
   记得我对他描绘我在一打三反运动中的恐怖经历.在荒蛮之地,被推到世界的边缘,,窥见另一领域的奥秘.那时,我犹如儿童,对所经历的天地间的超然经历,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说起那些又兴奋,又语无伦次.他扬脸看着我惊叹地说:天才啊.!
   
   我记得太清楚了,他对我说着,他渴望他的腿能奇迹般地痊愈.他太善良,朋友很多.他的许多朋友给他介绍医生,背他去治腿.不知找了多少医生.直到有一次,一位朋友很热情地来背他上了一个高层楼,然后被那位医生宣布为“无望”之后,他说,:“我有种解脱感.以后再也不需要这么折腾了。”,从此,他活进内心世界.并且写出许多生命体验的作品.
   
   我特清楚地记得他的一个模样:夕阳下,他的眼镜片反射的光一亮一亮的、、屋子里有一半灰暗,一半黄金.他那时真像一个大哲,却又充满孩子气,他笑着,认真地对我说:“我还能活十年.”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很平静,好像是在说另一个人。那时,他经历了求医之后的无望,经历了一个男子丧失了下半身功能的非凡痛苦。我想,自从他的下肢瘫痪以后,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在心灵的折磨中度过。史铁生本来应该是一位身材伟岸。魁伟英俊的男子。
   
   我只见过他两次,第二次与第一次相见,相隔两年.这期间他给我的来信,充满智慧睿语.在我给寄给他的诗的批语上小心翼翼地鼓励我,希望我的“火把节”早日诞生.
   
   第二次去见他时,是为情所困.因为我所苦恼的一位人,是他的一位好友.是一位纯精神的人。他是史铁生的好友。史铁生知道我的苦恼,他小心翼翼地对我谈,他对爱情的理解,他对为情所困之人的理解。那样的善解人意。能够为朋友所信任,真是一个人无上的价值。我也不记得我是如何走出困境的。但是史铁生对我来说,比当年为我所爱的人,更值得我珍惜了。
   
   因为我们几乎是纯精神的人.我想不仅因为我们曾被清教徒般的清贫生活熏陶过.即便在富裕社会,我们仍然是纯精神的.因为我们的定命是,从命运那里吞下痛苦,把精华馈赠给人们。
   
   记起他住的那间北京城,地坛附近的那个小屋。至今仍然另我感到温馨。那小屋只有六七平方米。屋里除了床,和写字台,只有很有限的空间。尽管每一物,每一件,都盖着贫穷的印记。但是从他大脑和心灵里释放出的善意,智慧,却弥漫整个空间,使你不觉得贫穷是多么尴尬。
   
   其实,我不该去打搅他.我知道接待人对他是一件不胜疲累的事.在那个年代,年轻人都惶惶然.从恶梦中惊醒过来,还依旧要救国救民什么的.总是要寻找根据地,寻找一快净土.史铁生宽厚,淡泊,加之疾病的折磨,已经被名利场解除武装了.在他哪儿尽管掏心掏肺.他的家,成了许多困境中的少年人的告解处了。
   
   与他交流实在是一种享受.他那双清纯宽厚的眼睛,在注视你的时候,就把你的忧伤吸走了.然后他的眼睛里重新充满光明和希望.他是那么善解人意,他对你的遭遇的解读,往往一下子就上升到很高的精神层面,以致于,你不觉得你是卑微的。你与所身处的人间监狱般的环境没有关系。你会为他对你的解读而骄傲起来。他的小屋成了我的沙龙、、他的眼睛成了我的医治.这位经历过严酷时代折磨的人,心里不住地涌流出温泉之水.他眼睛里没有阴霾.是那么单纯,灿烂.都说人是环境的产物.他的遭遇,环境可说冷酷的.他到底是环境的产物呢?还是他的心照亮着环境?
   
   
   我们这一代人,可说是毛泽东的殉葬品,但是自古以来恐怕没有一个时代的年青人会有这一代人的那份对时代的痴心。那份对当权者的表错情的时代悲剧。至今没有理清阿。
   
   记得看过一篇纪念他的文章,讲到他因为一位作家朋友龚巧明在西藏遇难,付出极大的代价,为了纪念她,为她奔走,为她难过,伤心。。。那位作家尤犹如一代人表错情的年轻殉道者的记号。她的美丽,高洁,献身精神,就格外让人心痛.
   
   去年冬天,在一个餐会上,一位六四的朋友说,他们(指民主墙一代)已经属于过去,我甚不以为然。正因为,下代人还活在假象中,我不以为,作为劫难时代的余民,我们已经过去了。
   
   史铁生在八二年时说他还有十年,可他实际上多活了近三十年,活着是为了不能忘却的记忆。我不知道如果史铁生没有去插队他的腿会不会残废?史铁生作为荒谬年代的见证,一直活在首都。仿佛是一个象征。我不认为他被戴上官方的一些贵冠会抵消作为荒谬时代见证人的份量。记得他因为《我的遥远的清平湾》出名之后,他成了记者追逐的对象。他对我说,记者们的追逐和造访,对他简直是灾难。
   
   我看到国内在为他开追思纪念会时,挂上一个北京作协副主席的冠冕。感到蛮滑稽的。他的生命和关于生命的记载,已经不需要任何外在的光环了.我想,最后他把他的遗体捐献了,实在是对人生极度痛苦的释放。
   
   他是作家,不是制作文化商品的商贩。所以,他赢得人们的尊重。如今,想来,史铁生是上天赐给这个呆板,媚俗,肤浅的时代的一份叫做“痛苦”礼物吧。
   
   史铁生,谢谢你.你的丝吐完了.你自由了.我刚刚找到我的丝.我相信,我们没有辜负上天给我们的礼物.
   
    
   二 遥远的民主墙
   
   想起遥远的关于民主墙的往事.起先我因我的的一个朋友徐乃建领我认识顾小虎及南京民主墙一伙人了.。.我们的头目顾小虎挑头办底下文学社《人间社.》
   
   当年,我凄凄惶惶地跟在他们后面.参与地下活动.有人从厂里偷来油印机,有人到印刷厂买来下角料纸,每人出五块钱,每人出一篇文章,或一副畫。在一间昏暗的屋子里,连夜印出油印的刊物《人间》。到处送發。也有人花五块钱买。知道我們的人渐渐多起来。接着就认识了北京《今天》的朋友.八十年代初,解冻的消息和氛围是令人欣喜的.年轻人串连,彼此壮胆.好象春天到了.
   
   我相信《人间社,》是当时江苏省最有一批才华的文学,和画家胚子.当时,刚刚解冻.正是举国文学热.文学青年如过江之鲫.
   
   北岛串连到南京来.说是要进行全国的民主墙,民间刊物的串连.那时许多城市,许多人都在串连,为了民间社团,民间刊物而热热闹闹地接生。
   
   在一位朋友家,北岛坐在长条桌子的右端,顾小虎坐在桌子的左端.长条桌两边都是南京民主墙的女生.看他们兴师动众的样子.北岛穿一件风衣.好象挺潇洒.有位女友苏叶赞美道,哟,真是两个王子对垒阿.另一位女友黄旦旋说,顾小虎是真潇洒,不修饰也英俊,.北岛是假潇洒.虚荣.他在诗歌上不会走远。可我感到,北岛其实是心有恐惧.
   
   南京的朋友朴实,无所谓。可能是生于亡国之都,与北京来的朋友相比,少了那份招摇。浮躁。多得是沉郁,淡定。
   
   提到民主墙,想到四五运动。其实当年的四五运动的起头是南京的朋友跑到南京火车站,把一些大标语刷到北去的列车上,一路上把要自由的信息传到北京。他们那时或是户口还没回城,或是刚刚赶上最后一班车考上大学。或是回城在烤鸭店当临时工。这些朋友做了,就做了。从来没有想到要把这些英勇行为制作成自己光荣的历史。我的老友顾小虎就是一个实在人。那时,刚回城找了份临时工,在板鸭店工作。和南大的几个朋友们半夜拿着糨糊桶,毛刷等跑道南京火车站去刷标语。四五运动这把火,少不了他们点得这把火。
   
   后来南京有位后生郭泉,是南京师范學院的老师。拍案而起,书写了许多政见性的文章。郭泉的母亲顾潇也是我們的朋友,顾小虎与顾潇和郭泉母子是朋友。郭泉因为发表不同政见被捕,他陪顾瀟去法院,毫不畏惧地与法院的人辩驳。做了就做了。不象我看到有些从北京来的。太会利用媒体了。有一滴油,要加九份水。
   
   七九民主墙运动不久,当局下达了一号文件了。这時邓小平坐稳位子了。就开始向民主墙下刀。我們从小是被“运动”喂大的。在精神上吃的是“恐怖”。刚刚透一口气。恐怖就張牙舞爪地扑过来了。我們这个文学社成了当时江苏一个大案。据说有五个部门干预。专门成立专案。有宣传部,作协,公安部,文联,统战部。联合处理。宣传部最坚决要求镇压,也就是严惩。但作协,文联不同意。最想不到的是公安部不同意抓人,他们的理由是好抓不好放。看来那时我們还算幸运,因为当时作协,文联的头面人物顾而譚,艾宣,高晓生等都曾经被整肃過。而且顾小虎他爸爸就是作协秘书长。
   
   后来,他们只抓了一个有政治气息的头目做了几天牢。但是从此,我們在文坛就没戏了。
   
   在一号文件的淫威下,我們算是受罪轻的。受罚最严重的是魏京生等人。现在的年轻人想象不到当时的“恐怖”情景。魏京生能当堂自我辩护,而且慷慨陈词,实在让人敬佩。当年除了民主墙的人,没有人知道魏京生。这又要归功于北京人善于利用媒体了。如不是西方媒体报道了魏京生。他可能就在西北监狱阵亡了。魏京生出国后,无论怎么被抹黑,或是他自己犯了什么错,都未曾失去我對他的敬佩。因为我們经历过“地狱”。他是黑暗中的一条汉子。
   
   如果不是“中央一号文件”这把杀手,我相信,中国的精神,文化领域不会堕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因为那是一个社会转型的节骨眼。每每想到此,就会想到两句成语:1,逼民为匪 2。逼良为娼。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