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王先强著作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戰爭開打,共軍必潰
·嘴邊的人民值幾錢
·軍隊不向民眾開槍
·赴死與砍人
·台灣人的驚覺
·習近平自己打自己嘴巴
·舉牌.聚眾.犯罪
·維人骨頭硬
·「果斷措施」怎「果斷」
·中共何以抓高瑜
·杭州餘杭區民眾抗暴
·抹黑博訊愚不可及
·習近平反恐
·中共反恐開新局
·淺談中共垮台前提
·香港人等着給人任宰
·誰最是反華力量
·香港争普选毅行第三天之拾零
·香港早晨街头小景
·香港6、22实体投票站投票拾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钱寳芬女士近照。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只要离家出行,钱寳芬女士胸前便都挂着这条「我要真普选」标语;光是这点坚持,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旺角西洋菜街边摆出的黄雨伞阵。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香港人大都知晓,旺角西洋菜街有个撑黄雨伞、声称响应梁振英购物号召、而实际是进行抗争、争社会公义的「鸠呜团」;无论任何一个夜晚,哪怕是刮狂风下暴雨,只要走去西洋菜街,都可以寻觅得到这个「鸠呜团」。
   这个「鸠呜团」没有严密的组织,没有首领,可每一个夜晚八、九点钟,团友都会主动的从四面八方汇来,在西洋菜街上相聚,结集成一个团体,进行交流、宣传、演说、巡游。团友间互通讯息,白天还有人出动去支持被政府控告的黄雨伞抗争者──学生黄之锋、周永康和一些市民等,此外还参加一些市民的抗争活动。每一位团友,几乎都是一个无畏无惧、坚韧不拔、勇往直前的主将!他们从事政、商、工、社运,也有学生,许多人通晓多国语言,广知天文、地理、历史,知识渊博;他们是一批平民,却又是一批精英!
   钱寳芬女士,是「鸠呜团」中特出的主将。她生、长于香港,文雅、娴静,原是公务员,退休后过平静的主妇日子。2003年,碍于不公,激于义愤,她走上街头,与50万人一起,反对廿三条立法。从此,她成了勇敢的街头斗士。雨伞运动中,她日日夜夜的站在抗争前头,面对黑势力的围攻、谩骂,面对令人窒息的催泪弹和毫不留情的警棍,面不改容,从不退缩。她两次被捕,威武不低头,出来后重回抗争岗位。雨伞运动落幕后,她走进旺角西洋菜街,成为「鸠呜团」中的一员。
   钱寳芬女士与诸团友一起,共同出资出力,筹谋、安排「鸠呜团」的活动,从无到有,从简到繁,搜集各种有关资料,制作各类标语图片,增添音响器材,设计巡游路线,使到「鸠呜团」慢慢的成长和成熟,表现出色,影响社会。现在,无论是在聚集点或巡游途中,她都会站在街头,发表演说,评论社会时弊,抨击不公,主持正义;她滔滔雄辩,词锋锐利,使人叹服。
   钱寳芬女士家住屯门,距离旺角颇远,不计车资,光是车程就得花一个多小时,来回就是三个小时了。因此,旺角活动收场后,她回到家,往往是凌晨一、二点钟了;要是在旺角与黑势力或警方有纠纒时,那就要拖长时间,回到家就几乎天光了。前一段时间,她还必须携带一大堆音响器材,上车下车,繁重、辛苦之甚;之后,有人袭击「鸠呜团」,暴力伤及了她的腰干,这使得她直至今天,还必须靠拐扙支撑方能行走。如此艰难,她仍然是夜夜站在旺角西洋菜街街头!
   最近探访钱寳芬女士,问她既无名,也无利,何以如此苦苦的走这么一条抗争路,前头会有甚么希望?她笑着回答,说自己只顾尽微力,只顾跨步前行,不计回报,不问成果;或许有一天,有人振臂一呼,鸠呜团友散开去,便会个个都是中坚份子,发挥效用。
   细细体味,钱寳芬女士是多么的坚强,无私,心胸是多么的缜密,宽宏;她所思所为,绝不简单平凡。她不理会一些人奇异的眼光,抱着一个坚定的信念,一心向前闯!
   希望是有的,有钱寳芬女士这样的人在,便是希望;这样的人越多,希望便越大!希望正是在这样的香港人的身上!
(2015/09/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