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孙文广:2015六四“被旅游”纪 150908]
孙文广文集
·阻截上访是违法行为――四致两会公开信2005/3/5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江全退后的两件大事2005年3月8日
·“一胎化”与“大跃进"——三评中共“一胎化”2005年3月19日
·抗议封锁清华BBS2005年3月20日
·上书内参和医院杀生——再评中共“一胎化”2005年3月18日
·建议四五清明悼紫阳2005年3月24日
·软禁中的赵紫阳2005年2月4日
·反对倒退 抵制逆流——抗议封锁清华BBS之二2005年3月27日
·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必须查究——致全国人大政协公开信2007年10月23日
·从“光荣革命”到“橙色革命”——浅论非暴力革命2005年3 月1 日
·访孙文广建议四五清明悼紫阳2005/4/2
·四五运动的经验教训——纪念四五运动29周年2005年3月30日
·英雄山上祭紫阳——四五清明纪事2005年4月10日
·盼国共会谈促两岸媒体交流2005年4月23日
·自由先于民主——再论连战北大演讲2005年5月1日
·我不愿加入政党的说明——读王丹文章有感2005年5月10日
·山东大学分房抗争的启示——兼论维权与草根政治2005年5月14日
·香港六四烛光集会参与记2005年5月28日
·论恐惧与自由2005年6月1日
·许家屯忆六四2004年6月3日
·介绍一篇台湾学者论学运的文章2005/6/2
·六四我和“老鼠”逛天安门2005年6月7日
·问候李洪宽 问候大参考2005年6月13日
·站岗与牛棚——兼论公民人身自由2003年6月23日
·看农民上访有感——感触群体上访之二2005年7月6日
·从上访到请愿、示威——感触群体上访之三2005年7月8日
·谁逼死老农石明理?——四评一胎化政策2005年7月23日
·农民人身自由不容侵犯——五评一胎化2005年7月26日
·标语与计划生育——六评一胎化2005年7月30日
·文艺呼唤自由——评中共的文艺政策2005年7月1日
·视听自由及其他2005年9月10日
·为自由化正名——兼论自由与反自由之争2005年10月11日
·声援高智晟夫妇——兼论退党问题2005年11月23日
·民主是腐败的天敌——评台湾选举县市长2005年12月4日
·为陈方安生叫好——评香港争普选大游行2005年 12月6日
·关于法论功的来信来电――兼答法轮功学员2005年11月
·声援济南律师刘如平2OO5年11月25日
*
*
2006年文章
·建议修宪除去“共产党的领导”2006年2月28日
·致信两会 建议讨论修宪2006年3月4日
·发展农村 “迁徙自由”必须入宪——建议修宪之三2006年3月6日
·官员不该当人大代表——建议修宪之四2006年3月9日
·高智晟孙文广等呼吁废劳教制度(征求签名)2006年3月12日
·致胡温 火速调查苏家屯2006年3月20日
·专访:他要退就要让他退 2006年4月11日
·赞王文怡呼唤人性——兼论法轮功 2006年4月25日
·愿加入法轮功受迫害调查2006年4月27
·江泽民五一出巡和中共权争——兼论十七大前党内之争2006年5月6日
·陈良宇免职和我们的机遇 ——兼评清除江派人物 2006年5月6日
·劳教 酷刑与信仰迫害 ——兼记废劳教签名2006年5月17日
·韩国518与奥运会——纪念六四17周年2006年5月24日
·六四我要去天安门广场朝圣2006年6月1
·“朝圣”与悼念六四2006年6月2日
·纪念六四 重在行动2006年6月2日
·中共不敢面对六四——去广场悼念六四受阻感想2006年6月6日
·专访:为什么写《呼唤自由》?2006年6月6日
·抗议声中送还电脑060610
·一名劳教人员遭虐致死——事发葫芦岛市教养院 主犯被执行死刑060711
·从一例虐杀看废除劳教制度060714
·孙文广否认封笔 驳斥匿名隐退书060716
·沂南声援陈光诚记2006年8月17日
·强烈要求释放高智晟2006年8月17日夜
·强烈抗议监禁高律师家人 ——声援高智晟之二2006年8月21日
·请签名救援高律师——声援高智晟之三060825
·回复贺卫方教授——兼答"隐退书" 2006年9月12日
·电话骚扰遭遇记2006年9月30日
·春蚕到死丝方尽——悼林牧先生 2006年10月17日
·"民建"座谈会发言纪2006年10月30日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政党制度与球赛文化2006年11月19日
·民主党派是不是花瓶? ――与成思危主席商榷之二2006年11月30日
·大国崛起、 走向共和与河殇 ——初看《大国崛起》2006 年 12 月6日
·要颠覆历史观和教科书?——再看大国崛起 2006年12月13日
·呼唤自由前言后记与目录2006
·高智晟已凯旋归来2006年12月23日
*
*
2007年文章
·三个独裁者死于06年——兼论萨达姆之死2007年元旦
·李金平遭绑架——再问人权何在?2007年5月2
·40年后重进派出所——记2006我的维权2007年5月3
·今夜家中通宵明灯悼六四2006年6月4日
·与台湾央广杨宪宏谈反右2007年6月17日
·喜听维新派声音--附何方《我看社会主义》摘录2007 年7月25日
·捍卫公民采录权,反对官僚黑社会----声援艾晓明教授2007年7月31
·快杀段义和是为灭口?2007年8月23日
·警察打劫在济南火车站--兼说奥运与人权2007年8月 18
·五十年后我的忏悔2007年9月15
·声援人权律师李和平2007年10月2日
·给胡、温和十七大代表的信2007年10月11日
·该把“三个代表”从宪法中删除2007年10月13日
·该给温家宝投一票2007年10月19日
·我正在竞选区人大代表----附:致山大党派、人民团体书――参与竞选之二2007年10月22
·山大候选人提名中的不公平现象2007年10月30日
·我的目标不只是“当选”----参选日记2007年10月30日
·该给林牧先生开追悼会——悼林牧先生之二(61017)
·李金平家中设灵堂悼念紫阳先生70115
·李金平归来说平反赵紫阳70119
·致中文笔会07年亚太香港会议7012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文广:2015六四“被旅游”纪 150908

孙文广:2015六四“被旅游”纪
   
   在中国,敏感时期,有些人经常“被旅游”。这种“旅游’,到底有哪些内容?大家不熟悉!我是经历者,现在把2015年六四,我被旅游的经历,写出来,供大家参考。当局,搞黑暗统治,我们要揭开黑幕,让那些见不得人的、侵犯人权的真相公诸于众。也让大家了解实情,有些准备,寻找些对策,知己知彼才是取胜之道。
   
   今年六四之前,济南国保提出要我出去“旅游”,方案是:找个风景区住几天,或去游山逛水,我不想去。我建议去南京、苏州、上海和浙江,他们同意了。

   
   我想利用“旅游”机会,看看社会,也想争取见到圈内朋友。为了准备“旅游”,我买了高档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以便旅途之用。
   
   过去很多年,每到六四,公安都不准我外出,怕我去北京;也不准朋友进门,怕我们在家中聚会纪念六四。他们会派几十个人,到我的楼下、楼上,24小时轮流值班,把我楼上的门,用长凳堵住,夜里值班的人就躺在长凳上睡觉,不准下楼。他们可以代我买东西、倒垃圾。实际是把我家,变成黑监狱,这样做,他们很累。而且在山大宿舍中,设黑监狱,名声也不好,于是想了个办法,就是送我去“旅游”,他们提供一辆车两个人,比较省事。
   
   5月23日,开始“被旅游”
   
   俩公安,一个是济南国保,另一个是山大公安处的人,轮流开车,安排行程、提供食宿,早上九点出发。
   
   上车后,我用新手机给朋友们群发了微信:
   “今天上午开始‘旅游’,途经南京、苏州、上海、浙江。一行四人,驾车前往,比较安全,家中电话无人接听。望亲友勿念。孙文广150523 ”
   
   这个微信发给了济南、苏州、上海等地的很多人。希望让朋友们知道,我的去处 ,以便争取见面。我知道,发出的微信,会被公安窃听。公安问我,我的解释是:家中没人, 朋友找不着,会说我失踪,影响不好,还不如告诉他们,我去旅游了。
   
   离开市区,我又群发了第二条微信:
   “旅游第一天。九点离家, 途经济南西郊劳改队大门口,我建议停下来看看。我在这里呆了四年半,写了几十万字,很有感情,想故地重游。司机(公安)不同意。他们问我:再让你再进(劳改队)去,给你一台电脑随便使用,你愿意吗?我说也可以考虑。”谈笑之间到了泰安。
   
   中午在泰安一家饭店吃饭。
   出发前说好先到泰安,然后到徐州休息一下,当天晚上住南京。但离开泰安。他们径直把汽车开到临沂的孟良崮。
   
   离开后,我在车上又给朋友们群发了第三条微信:
   “下午司机把车开到了临沂的孟良崮,国共内战时期,这里曾有激烈的战斗,中共获得大胜,现在,这里建了个战役风景区和纪念馆,但是,售票处门可罗雀,没看到一个人来买票,工作人员在树荫下睡觉。我说那场战役是中国人打中国人没有什么好看的。回去吧! 当局为什么要花那么多的钱 来记念孟良崮战役?无非是要展示祖辈的伟大、光荣。”
   随后他们又把汽车开到了连云港。这两个地方都不是原来计划的行程,也没有和我商量改变路线。停下车来我才知道不是徐州,也不是南京而是到了连云港。
   
   不久我新买的智能手机出现了故障,既无法打字,也发不出信息,看来有人遥控做了手脚。原来打算用手机随时把见闻、思考传递给朋友,回家后再整理成“游记”的想法破灭了。为了记录行程,我只得在车上用笔留下简单的记录。
   
   5月24日,公安开车绕开南京、苏州去了镇江、上海
   
   这个行程也不是原来的计划。我本想在苏州会见陈瑜的想法破灭了。
   为什么要改变约定的行程,他们没有说明原因。根据我的分析,他们有个指挥中心,这个中心能够截获我的手机发出的各种信息,做出判断,通过手机给司机下达改变行程的命令。因为出发当天我给朋友发出去南京、苏州的信息,他们当天就改变了路线,不经商量,把车开到孟良崮、连云港,又绕过了苏州,所以,这次不是一般的“旅游”,而是“绑架旅游”。
   
   5月25日,到上海,住进天山西路,平塘路口的一个旅馆。
   
   5月26日,到上海浦东,参观了“中华艺术宫”。
   
   上午,我要求去了上海浦东,参观了“中华艺术宫”,上海世博会的建筑很宏伟,现在变成了“中华艺术宫”。看过展览,印象最深的是,这个“艺术宫”,是在宣传中共当局的光荣伟大。
   
   第一个大厅中,第一幅大型油画,题目就是“曙光,中国共产党的诞生”(见图片),油画核心人物是毛泽东。以后的大型油画,分别是江泽民、邓小平等人,多少年来中国的文艺,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就是为政治服务,实际上就是为中国共产党服务。
   
   但是,在展览中,也看到了一个亮点,那是对著名画家俞云阶教授(1957年,被划右派,)的介绍, 比较真实地记录了他过去受到政治迫害的历史,这是知识分子的苦难历史,他的很多检讨、认罪书(见图片),都被保留下来,展览出来,这是很难得的史料,是当时知识分子备受摧残的血泪记录,很有价值。为后人认识、讨论那段黑暗历史,提供了素材。“反右斗争”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那段历史的真相,当局用各种方式,掩盖那段黑暗的历史。
   
   我的老师,山东大学物理系教授束星北。遭遇和俞云阶教授很相似,在反右运动中,和运动之后,备受各种想象不到的摧残和折磨,后来从表面上看,他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但是束先生划为右派之后的资料比较少见。
   
   下午,公安开车返回旅馆,在车上,我收到上海小乔给我打来的电话,说要到旅馆来看我。小乔是独立笔会的会员,是圈内的朋友,8年前我到上海,和她见过面,后来她被逼出国,并禁止入境。她以难民的身份,在瑞典住了几年,不久前偷渡回国,她来看我,我表示欢迎。车上有两个公安,我也不能细说原委,但是,下车之后,济南公安立刻找我谈话,非常严肃地说,不准和小乔见面,我极力反对,他态度强硬。我本来想绕过公安见小乔现在既然公安已经知情,我不妨通知小乔不要来了,我给小乔打回去电话,没有想到,小乔为了保密,用了朋友的电话,我只能叫朋友,转告她不要来了。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使我大吃一惊,小乔已经坐在那里,正和我的老伴儿聊天,我连忙锁上门,和她交谈,但是不到10分钟,山东的国保(他们住隔壁房间),就来砸门,我硬是不开,他竟用脚把门踹开,强行把小乔拖走,我大声抗议,奋力拉她,但是没用, 80多岁的老人,面对强壮的国保,实在无能为力。
   
   总结下午发生的事情,可以看到,我的电话随时被上海公安窃听。他们在半个小时之内,窃听到小乔给我的电话,
   然后对山东国保,下指示,阻止小乔来访,同时他们还用手机定位,明确小乔已经来到我的住处,不惜暴力将其拖走,这个事件的发生,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可见,上海公安,“维稳”效率之高,速度之快,让人惊叹。
   
   我们也要总结教训,小乔为了保密,借了朋友的电话,他忘了我的电话已被上海公安随时监听,并能即刻向山东公安下达指令将她赶走。
   本来计划,在上海通过小乔联系,看看冯正虎、郑恩宠,小乔来访受阻之后,计划只能泡汤。
   
   济南出发之前,我曾经提出要求,要经过南京、苏州,公安没有反对。我也群发了告示,本想在南京看一下中山陵,到苏州看一下陈瑜。这个群发公告被公安截获,我的意图被他们识破,于是他们改变行程路线,绕过南京、苏州,而是从连云港直接去了镇江,到了上海。他们成功地阻止我和小乔的见面、谈话,阻止了我和陈瑜、冯正虎、郑恩宠见面。
   
   应该说,当局掌握的资源非常强大。我们处于分散的状态,和权势集团较量,会非常艰难,将来还有很多路要走,还要很多的策略、技巧,要总结经验教训。
   
   总结这些事件,可以看到,当局是如何利用高科技,和手中的资源,侵犯私人隐私,监控反对派、维权者,通过每一个人的手机电脑发出的信息,进行定位,破坏公民的行动自由权利、会见的权利。
   
   5月27日,离开上海去了浙江舟山
   
   一大早,山东公安对我说,昨天晚上,上海分局、市局,还有山东、北京方面都来电话,要我们离开上海。国保说:要搬到上海郊区乌镇去住。 吃了早饭我们把随身的物品都装上汽车,在上海市区,转了一圈,找到了我家的旧居,和我念过书的地方。然后,他们开着汽车,离开上海。穿越杭州湾大桥,进入浙江,最后进了舟山群岛。国保说去乌镇只是一个幌子。
   
   5月27日,在浙江舟山群岛仅仅住了一个晚上
   
   本来想看看,我在这里念过书的中学校,经过打听才知道,原来在城市中心的学校现在已经被拆迁搬到郊区去了。我原来念书的中学,背后有座小山,现在小山不见了,据说被铲平后,盖了大楼。
   
   5月28日,赶回山东临沂
   
   早上,他们说要换一个旅馆,让我们带上行李,结果公安开车离开舟山。我问到哪里去?他们说到了地点你就知道,上午8点启程,从浙江穿过江苏省,赶回山东。晚上9点到了山东的临沂。13个小时,行程1000公里,这一天真是疲劳不堪。他们说,这是上级的指示,当天要返回山东,说是“浙江不欢迎”。
   
   本想在临沂,可以多住几天,休息一下,也想看看住在这里的朋友李向阳,当即遭到拒绝。在这里只住了一夜。
   
   5月29日,开车送我去了潍坊。
   
   穿越临沂市,看到很多新建的高楼,在众多高楼之间,有一座正在收尾的建筑--“蒙阴革命纪念馆”,周围很多树木,草地,建筑正在收尾这和临沂的孟良崮革命纪念馆一样,都是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建设这种纪念馆,既可增加GDP,为当地官员展示政绩,又可以宣传,中共当局的伟大光荣,还可以给当地官员提供捞取钱财的机会,很多官员,乐此不疲 越是经济落后的地区这种建筑越多。我在这里自拍了一张照片。
   
   5月30日,到潍坊市,休息了两天。
   
   在潍坊我提出,要看一下六四被判刑的老朋友张铭山,不被他们允许,晚间,我强烈要求回济南。
   
   5月31日,回到济南
   
   公安开始对我实行24小时,昼夜监控,晚上两个人,睡在21层,走廊上用一个长凳抵住我的房门,他们睡在长凳上,怕我半夜跑到北京去,纪念六四。
   
   6月1日,“旅游”10天后回家,有机会上网了
   
   我抓紧时间,打出了一篇文章的草稿 题目是:
   “2015去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纪念六四26周年之三”。
   
   下午4点,公安通知,明天9点,出发去青岛,我修改稿子半夜12点才睡下,估计晚上监控人员下班,使我有时间,完成稿件的写作。我想在六四之前,再一次鼓励朋友们,去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
   
   6月2日,发出稿件之后,“被旅游”去了青岛
   
   早晨,5点起床修改稿子,7点半,将稿子发出去,效率很高。9点出发, 公安开车,我要求先去奥体中心游泳,他们也趁机,去了一趟市公安局(就在奥体近旁),回来说,你又发了一篇稿子,而且还准确的说出了稿子的内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