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孙文广:2015六四“被旅游”纪 150908]
孙文广文集
·《百年祸国》香港:大陆的明灯
·《百年祸国》编年目录
*
*
《呼唤自由》2006年香港夏菲尔出版社出版
·《呼唤自由》前言
·《呼唤自由》分类目录
·《呼唤自由》关于自由化
·《呼唤自由》生育自由、国策之灾
·《呼唤自由》争生育自由赞超生游击队
·《呼唤自由》残害生命“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上书 给温家宝——九评一胎化
·《呼唤自由》国策之灾一胎化
·《呼唤自由》信仰自由与法轮功 等待审判的江泽民
·《呼唤自由》悼念六四
·《呼唤自由》表达自由、新闻自由
·《呼唤自由》上访、请愿、示威
·《呼唤自由》学习港台
·《呼唤自由》文艺自由
·《呼唤自由》其他
·《呼唤自由》悼念赵紫阳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
*
2003年文章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30111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3011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30118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301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30207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 30226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30228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30304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30308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30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30316
·人大不赞成票抵制江泽民30325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30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30410
·两国归俘 两重天30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30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3050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30506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30507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30512
·自由平等博爱为何遭删30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30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30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3060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30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30702
·伟哉 香港人3070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30707
·香港——大陆的明灯30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30715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30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文广:2015六四“被旅游”纪 150908

孙文广:2015六四“被旅游”纪
   
   在中国,敏感时期,有些人经常“被旅游”。这种“旅游’,到底有哪些内容?大家不熟悉!我是经历者,现在把2015年六四,我被旅游的经历,写出来,供大家参考。当局,搞黑暗统治,我们要揭开黑幕,让那些见不得人的、侵犯人权的真相公诸于众。也让大家了解实情,有些准备,寻找些对策,知己知彼才是取胜之道。
   
   今年六四之前,济南国保提出要我出去“旅游”,方案是:找个风景区住几天,或去游山逛水,我不想去。我建议去南京、苏州、上海和浙江,他们同意了。

   
   我想利用“旅游”机会,看看社会,也想争取见到圈内朋友。为了准备“旅游”,我买了高档智能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以便旅途之用。
   
   过去很多年,每到六四,公安都不准我外出,怕我去北京;也不准朋友进门,怕我们在家中聚会纪念六四。他们会派几十个人,到我的楼下、楼上,24小时轮流值班,把我楼上的门,用长凳堵住,夜里值班的人就躺在长凳上睡觉,不准下楼。他们可以代我买东西、倒垃圾。实际是把我家,变成黑监狱,这样做,他们很累。而且在山大宿舍中,设黑监狱,名声也不好,于是想了个办法,就是送我去“旅游”,他们提供一辆车两个人,比较省事。
   
   5月23日,开始“被旅游”
   
   俩公安,一个是济南国保,另一个是山大公安处的人,轮流开车,安排行程、提供食宿,早上九点出发。
   
   上车后,我用新手机给朋友们群发了微信:
   “今天上午开始‘旅游’,途经南京、苏州、上海、浙江。一行四人,驾车前往,比较安全,家中电话无人接听。望亲友勿念。孙文广150523 ”
   
   这个微信发给了济南、苏州、上海等地的很多人。希望让朋友们知道,我的去处 ,以便争取见面。我知道,发出的微信,会被公安窃听。公安问我,我的解释是:家中没人, 朋友找不着,会说我失踪,影响不好,还不如告诉他们,我去旅游了。
   
   离开市区,我又群发了第二条微信:
   “旅游第一天。九点离家, 途经济南西郊劳改队大门口,我建议停下来看看。我在这里呆了四年半,写了几十万字,很有感情,想故地重游。司机(公安)不同意。他们问我:再让你再进(劳改队)去,给你一台电脑随便使用,你愿意吗?我说也可以考虑。”谈笑之间到了泰安。
   
   中午在泰安一家饭店吃饭。
   出发前说好先到泰安,然后到徐州休息一下,当天晚上住南京。但离开泰安。他们径直把汽车开到临沂的孟良崮。
   
   离开后,我在车上又给朋友们群发了第三条微信:
   “下午司机把车开到了临沂的孟良崮,国共内战时期,这里曾有激烈的战斗,中共获得大胜,现在,这里建了个战役风景区和纪念馆,但是,售票处门可罗雀,没看到一个人来买票,工作人员在树荫下睡觉。我说那场战役是中国人打中国人没有什么好看的。回去吧! 当局为什么要花那么多的钱 来记念孟良崮战役?无非是要展示祖辈的伟大、光荣。”
   随后他们又把汽车开到了连云港。这两个地方都不是原来计划的行程,也没有和我商量改变路线。停下车来我才知道不是徐州,也不是南京而是到了连云港。
   
   不久我新买的智能手机出现了故障,既无法打字,也发不出信息,看来有人遥控做了手脚。原来打算用手机随时把见闻、思考传递给朋友,回家后再整理成“游记”的想法破灭了。为了记录行程,我只得在车上用笔留下简单的记录。
   
   5月24日,公安开车绕开南京、苏州去了镇江、上海
   
   这个行程也不是原来的计划。我本想在苏州会见陈瑜的想法破灭了。
   为什么要改变约定的行程,他们没有说明原因。根据我的分析,他们有个指挥中心,这个中心能够截获我的手机发出的各种信息,做出判断,通过手机给司机下达改变行程的命令。因为出发当天我给朋友发出去南京、苏州的信息,他们当天就改变了路线,不经商量,把车开到孟良崮、连云港,又绕过了苏州,所以,这次不是一般的“旅游”,而是“绑架旅游”。
   
   5月25日,到上海,住进天山西路,平塘路口的一个旅馆。
   
   5月26日,到上海浦东,参观了“中华艺术宫”。
   
   上午,我要求去了上海浦东,参观了“中华艺术宫”,上海世博会的建筑很宏伟,现在变成了“中华艺术宫”。看过展览,印象最深的是,这个“艺术宫”,是在宣传中共当局的光荣伟大。
   
   第一个大厅中,第一幅大型油画,题目就是“曙光,中国共产党的诞生”(见图片),油画核心人物是毛泽东。以后的大型油画,分别是江泽民、邓小平等人,多少年来中国的文艺,用毛泽东的话来说,就是为政治服务,实际上就是为中国共产党服务。
   
   但是,在展览中,也看到了一个亮点,那是对著名画家俞云阶教授(1957年,被划右派,)的介绍, 比较真实地记录了他过去受到政治迫害的历史,这是知识分子的苦难历史,他的很多检讨、认罪书(见图片),都被保留下来,展览出来,这是很难得的史料,是当时知识分子备受摧残的血泪记录,很有价值。为后人认识、讨论那段黑暗历史,提供了素材。“反右斗争”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那段历史的真相,当局用各种方式,掩盖那段黑暗的历史。
   
   我的老师,山东大学物理系教授束星北。遭遇和俞云阶教授很相似,在反右运动中,和运动之后,备受各种想象不到的摧残和折磨,后来从表面上看,他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但是束先生划为右派之后的资料比较少见。
   
   下午,公安开车返回旅馆,在车上,我收到上海小乔给我打来的电话,说要到旅馆来看我。小乔是独立笔会的会员,是圈内的朋友,8年前我到上海,和她见过面,后来她被逼出国,并禁止入境。她以难民的身份,在瑞典住了几年,不久前偷渡回国,她来看我,我表示欢迎。车上有两个公安,我也不能细说原委,但是,下车之后,济南公安立刻找我谈话,非常严肃地说,不准和小乔见面,我极力反对,他态度强硬。我本来想绕过公安见小乔现在既然公安已经知情,我不妨通知小乔不要来了,我给小乔打回去电话,没有想到,小乔为了保密,用了朋友的电话,我只能叫朋友,转告她不要来了。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使我大吃一惊,小乔已经坐在那里,正和我的老伴儿聊天,我连忙锁上门,和她交谈,但是不到10分钟,山东的国保(他们住隔壁房间),就来砸门,我硬是不开,他竟用脚把门踹开,强行把小乔拖走,我大声抗议,奋力拉她,但是没用, 80多岁的老人,面对强壮的国保,实在无能为力。
   
   总结下午发生的事情,可以看到,我的电话随时被上海公安窃听。他们在半个小时之内,窃听到小乔给我的电话,
   然后对山东国保,下指示,阻止小乔来访,同时他们还用手机定位,明确小乔已经来到我的住处,不惜暴力将其拖走,这个事件的发生,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可见,上海公安,“维稳”效率之高,速度之快,让人惊叹。
   
   我们也要总结教训,小乔为了保密,借了朋友的电话,他忘了我的电话已被上海公安随时监听,并能即刻向山东公安下达指令将她赶走。
   本来计划,在上海通过小乔联系,看看冯正虎、郑恩宠,小乔来访受阻之后,计划只能泡汤。
   
   济南出发之前,我曾经提出要求,要经过南京、苏州,公安没有反对。我也群发了告示,本想在南京看一下中山陵,到苏州看一下陈瑜。这个群发公告被公安截获,我的意图被他们识破,于是他们改变行程路线,绕过南京、苏州,而是从连云港直接去了镇江,到了上海。他们成功地阻止我和小乔的见面、谈话,阻止了我和陈瑜、冯正虎、郑恩宠见面。
   
   应该说,当局掌握的资源非常强大。我们处于分散的状态,和权势集团较量,会非常艰难,将来还有很多路要走,还要很多的策略、技巧,要总结经验教训。
   
   总结这些事件,可以看到,当局是如何利用高科技,和手中的资源,侵犯私人隐私,监控反对派、维权者,通过每一个人的手机电脑发出的信息,进行定位,破坏公民的行动自由权利、会见的权利。
   
   5月27日,离开上海去了浙江舟山
   
   一大早,山东公安对我说,昨天晚上,上海分局、市局,还有山东、北京方面都来电话,要我们离开上海。国保说:要搬到上海郊区乌镇去住。 吃了早饭我们把随身的物品都装上汽车,在上海市区,转了一圈,找到了我家的旧居,和我念过书的地方。然后,他们开着汽车,离开上海。穿越杭州湾大桥,进入浙江,最后进了舟山群岛。国保说去乌镇只是一个幌子。
   
   5月27日,在浙江舟山群岛仅仅住了一个晚上
   
   本来想看看,我在这里念过书的中学校,经过打听才知道,原来在城市中心的学校现在已经被拆迁搬到郊区去了。我原来念书的中学,背后有座小山,现在小山不见了,据说被铲平后,盖了大楼。
   
   5月28日,赶回山东临沂
   
   早上,他们说要换一个旅馆,让我们带上行李,结果公安开车离开舟山。我问到哪里去?他们说到了地点你就知道,上午8点启程,从浙江穿过江苏省,赶回山东。晚上9点到了山东的临沂。13个小时,行程1000公里,这一天真是疲劳不堪。他们说,这是上级的指示,当天要返回山东,说是“浙江不欢迎”。
   
   本想在临沂,可以多住几天,休息一下,也想看看住在这里的朋友李向阳,当即遭到拒绝。在这里只住了一夜。
   
   5月29日,开车送我去了潍坊。
   
   穿越临沂市,看到很多新建的高楼,在众多高楼之间,有一座正在收尾的建筑--“蒙阴革命纪念馆”,周围很多树木,草地,建筑正在收尾这和临沂的孟良崮革命纪念馆一样,都是民伤财的形象工程。建设这种纪念馆,既可增加GDP,为当地官员展示政绩,又可以宣传,中共当局的伟大光荣,还可以给当地官员提供捞取钱财的机会,很多官员,乐此不疲 越是经济落后的地区这种建筑越多。我在这里自拍了一张照片。
   
   5月30日,到潍坊市,休息了两天。
   
   在潍坊我提出,要看一下六四被判刑的老朋友张铭山,不被他们允许,晚间,我强烈要求回济南。
   
   5月31日,回到济南
   
   公安开始对我实行24小时,昼夜监控,晚上两个人,睡在21层,走廊上用一个长凳抵住我的房门,他们睡在长凳上,怕我半夜跑到北京去,纪念六四。
   
   6月1日,“旅游”10天后回家,有机会上网了
   
   我抓紧时间,打出了一篇文章的草稿 题目是:
   “2015去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纪念六四26周年之三”。
   
   下午4点,公安通知,明天9点,出发去青岛,我修改稿子半夜12点才睡下,估计晚上监控人员下班,使我有时间,完成稿件的写作。我想在六四之前,再一次鼓励朋友们,去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
   
   6月2日,发出稿件之后,“被旅游”去了青岛
   
   早晨,5点起床修改稿子,7点半,将稿子发出去,效率很高。9点出发, 公安开车,我要求先去奥体中心游泳,他们也趁机,去了一趟市公安局(就在奥体近旁),回来说,你又发了一篇稿子,而且还准确的说出了稿子的内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