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苏明张健评论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中国人最需要的是法治社会
·对共党的洗脑说“不”
·对“24字真言”的批判
·钱真的能通神吗
·一场暴雨揭穿了强大辉煌的谎言
·抗暴维权的方式该改变了
·不能总是共党正确,人民有罪
·口袋里的钱是怎样不见的
·共党大限已到
·要求给六四平反,不如全民造反
·失去了精神、文化的民族不会强大
·共党是个罪犯团伙
·令人恶心的胡锦涛、温家宝
·如果继续容忍共党,国家、民族和人民就没盼头
·胡锦涛自找难堪
·共党用唯物辩证毒害中国人民
·两会与昆明惨案
·每个公民都是政治公民,都该关注国家政治
·苦难的中国人民又何乐之有
·中华民族的精神何在
·昔日的富都,今日的穷国
·习李试图释放的信息是什么
·对自己都绝望了的共党却要人民喊幸福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2015-09-17

   

   从网上零零星星的报道中看,无德无能的习近平似乎时常发怒,而且还好拍桌子,更动辄就对手下说:“办不好这事,就提头来见。”这里看不出习的治大国如烹小鲜的胸怀和气度,反而给人一种蛮横、以势压人、老子说了算且又无商量余地的感觉。这种做法即便是关起门来,仅做一家之长,也会最终落得个妻离子散、家不成家的下场。齐不得家的人出来治国,也必将是弄得国将不国的。

   习在阅兵中行左手礼,被民众发现并认为不妥。习便大怒,又训斥手下。似乎习的手下全是一帮饭桶、废物。于是喉舌出来打圆场,引用《道德经》中的“夫兵者,不详之器。物若恶之,故有道者不处。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又说:“吉事尚左,凶事尚右。”

   在搬弄了一通古圣先贤的遗训之后,到底也没有把话说明白,反而令人起疑。既然兵者不详,有道者不处,那么,习近平又为什么非要阅兵呢?难道是在暗指习近平是无道者?既然吉左凶右,习以左手行礼,难道是把凶事当吉祥了?这倒也符合了共党一贯把丧事当喜事办的传统。

   喉舌的左右之说,完全背离了老子的原意。只提皇帝上朝,面南而坐,他的左边是文臣,右边是武将。但是作为任何一个人,在辨别方向时,首先要知道哪边是北,然后面对北方,才能辨别出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如果身处朝堂,所看到的武将在左,文臣在右。此时此刻的吉凶、左右,究竟是皇上对,还是文臣、武将和百姓们正确呢?更何况在任何一个进步和文明的国家宪法中,和当政的政府的治国大纲中,都是以民为本,以民为先的。孔夫子虽然生于中国,死于中国,但他的中庸之道的学说,中国人忘了,外国人反而学通了,也继承下来了。

   共党历来讲究左、中、右,并且始终反的是右,批的是中,提倡的是左,表扬和升迁的官吏是极左。无德无能的极左们,是共党的宠儿。毛泽东曾多次接见红卫兵暴徒,就很能说明问题了。所以共党的官场上,自始至终流行的一条戒律就是宁左勿右。这六十多年在中国大陆上已经没有了“左之,右之”的说法,更听不到“无不宜之”的话了。

   习近平曾经上山下乡的经历被喉舌们大提特提,但他的红卫兵暴徒的背景却只字不提。当初红卫兵们近乎盗匪的所有罪恶,都被誉为是对毛的无比忠诚。胡曾提出要向古巴、朝鲜学习,实质上是有意打算继毛左之后,再度推行极左路线,他就可以实现个人独裁的梦想了。然而梦想就是梦想,是成不了真的。上过一次毛独裁者的当的中国人,是不会再受二茬罪、吃二茬苦的了。

   习比胡锦涛胆大妄为。无知者无所畏惧的习胆子大,胆大于是才生出妄想。所以上台伊始,就提出做中国梦的治国纲领。其实是他一个人在做梦,推行极左,实现个人独裁的野心。可是三年来,无论是大怒,拍桌子,训斥部下,显然都没能达到“无小无大,从公于迈”的结果。仅仅一个左手礼,就被民众批了个不亦乐乎,更何况去推行极左路线了。看来,习的中国梦同样也仅仅是个成不了真的梦想而已。

   共党这个团伙用人的标准始终是重用听话的奴才,而坚决不用人才的。如此世袭罔替下来,必然造成党徒们一代不如一代。本人始终记得三十多年前,也就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两件事:

   一件是北京建工局开大会,党委书记做报告。只见他始终低着头认真地读稿,枯燥无昧的内容令与会者烦恼。这时突然听到低头念稿的党委书记说:“括弧,念到此处停一停,可能有掌声。”会场上突然静了一下,接着就爆发出了笑声。主持会议的局长马上站起来鼓掌,把这难堪的一瞬间多少算是掩盖过去了。但这个笑话却流传开了。可见这位书记在作报告之前,并没有把由别人代写的稿子认真地看上一遍。

   另一件事则是在三八妇女节,建工部妇联主任上台作报告。在报告即将结束时,这位主任大声地代表妇女们表决心说:“我们妇女们不但要把这半边天顶住,更要把那半边天也夺过来顶住。”这话说完后,会场上有一部分人大笑起来,另外相当一部分人则是莫名其妙地沉默了。直到有人开玩笑地说出了,“总共就只有一个天。妇女都顶住了,男人干什么呢?”的时候,沉默的人也笑了。

   这就是三十多年前共党的局级、部级干部们的水平。那么,三十多年后,共党的干部都成博士的水平,又如何呢?只要看看号称“博士”的习近平在天安门城楼上低头念讲话稿的样子,也就可以明白共党的总体水平,仍然处于低级阶段,毫无提高。

   再去看看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南腔北调地宣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不也是在低头念稿吗?!所不同的是,毛的自我膨胀的野心更加嚣张。在它审批大游行的口号时,它自己加上了“毛主席万岁”的这条口号。二十七年后,无可奈何地由它自己打碎了它的“万岁、万岁、万万岁”和“万寿无疆”的梦想,心不甘情不愿地仍然回归到“不生不灭、有生有灭”的规律中去。

   以习近平这三年来的一切所作所为中,我们不难发现它的不断膨胀的个人独裁的野心。它未必不想要国民也冲它喊万岁,只是由于元老们还没死光,所以不得不有所收敛。

   今年的7月1日,共党的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实行宪法宣誓制度的决定》的议案。誓词的内容是:“我宣誓,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而努力奋斗。”

   誓词七十个字,仍然是差点把宇宙中的好话说尽。可是在现实中,却把宇宙中的坏事做绝。明显的是,誓词的内容与共党的性质、和共党一贯的所作所为,完全不符,且有天地之差。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不是体现人权至上的精神的自然法,而是由共党自己制定出来以维护共党专制的制定法。这部所谓宪法的开头部分,就先入为主地提出了四个坚持的条款。一要坚持马列毛的主义和思想。可事实却是党徒们也不信这些。用一种思想法去控制全体国民的思想,这本身就是违反人本。

   二要坚持社会主义,其中并没有提特色两个字。社会主义的实质是消灭贫穷。可共党却在制造贫穷。加上了特色两个字的社会主义又是个什么东西?共党没有解释,宪法在又没有提。是不是就可以不必去忠实它?

   三要坚持共党领导。这就是彻底否定民主和人权,公开宣布要坚持共党极权统治。

   四要坚持人民民主专政。三十年前就有学者批判了这句话的不通。专政是独裁和镇压的意思,与民主完全是背道而驰的。把民主与专政这两个截然相反的词放在一起,完全是在扰乱和混淆国民的视听。把国民的权利和自由完全置于共党为所欲为的控制中。这种宪法哪里还有什么权威性?

   誓词中的下面的内容,简直就是共党在自搧嘴巴。既然要忠于祖国和人民,又为什么要搜刮民财,卷款外逃呢?廉洁奉公这四个字里,无论如何是没有共党的位子的。说到接受人民的监督,就更可笑。近亿的冤民,每年多少万起的民间抗暴维权事件,都是因为下情不能上达所致。既要人民监督,那么人民监督的机制何在?凡是举报官吏贪赃枉法的民众,出路就是被捕、判刑。这究竟是人民在监督政府,还是共党在监督人民?

   誓词的最后一句话,是把以前的“为建设共产主义而奋斗”,改为“为建设社会主义而奋斗”了。显然,共产主义在1958年的大跃进运动中失败并消失了。可是,却又不是为特色社会主义而奋斗。令人不解的是,是否特色社会主义也失败了,所以也不提了呢?至于社会主义未必富强,但确实是要在民主框架下才能有社会主义。于是,社会才有文明和和谐。

   作为西方文化的三大支柱之一的社会主义思潮起源于基督教。由于工业革命的发生,奔波于城乡之间的人们寻找工作。失业、无业、伤残、病老、工厂倒闭等种种原因,社会上出现了贫穷人口。社会主义思潮的最重要的观点就是认为穷人不是贫穷的根源,造成贫穷的是社会。社会造成了贫穷现象,社会就要去解决这一问题。同时,又促使政府立法并建立一系列的国家和社会的福利、保险项目。所以社会主义者提出的目标和口号,就是消灭贫穷。

   从那以后的两、三百年至今,凡是饿死人的事情,没有一次是发生在民主国家,都是发生在极权专制的国度。对人民的屠杀、镇压,也同样是发生在极权专制国家。奇怪的是,共党如此地喜欢社会主义,却对发明社会主义的基督教如此地仇恨。又是抓捕牧师、信徒,又是去拆教堂的十字架。所以说,共党的社会主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恐怕连习近平也说不清。

   一个号称是共党的最高立法的机构,竟然弄出了如此的一份自相矛盾、难以自圆其说的誓词。习近平应当是宣这个誓的第一个人。总体的水平如此低下,也只能如此了。据说习近平有在共党官场的经验,在福建、在浙江干了不少年。但是,经验归经验,政绩却没听到过。当然了,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政绩工程可能没少搞,但拨乱反正,除弊兴利、造福民众的举动,才是政绩。喉舌们不提,想必是没有。

   如今,习近平一朝登上大宝,便自我膨胀。显露出来力图把中国大陆社会拉向大倒退的野心,倒也符合了《红楼梦》中的一句话:“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但古今中外的事实又告诉我们,猖狂者绝没有好下场。我们且看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2015/09/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