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写给祖国的遗书(诗三首)]
吕千荣的博客
·吕千荣2015年12月1日受迫害的微博
·罗瑞卿之子罗宇呼吁习近平结束一党专政
·转载两文:解读2015年中国人权严重倒退和习近平的集权给我留下的反思
·揭邓杨两家和总参走私军火 罗瑞卿长子细说党内残酷斗争 图
·习近平与江泽民在军方的真实关系(完整版)
·人头当球,人皮活剥,比IS还要IS?(图)
·联合国委员会呼吁中国停止酷刑及镇压律师
·吕千荣2015年12月9日受迫害的微博
·香蕉泡醋减肥的奇迹
·五中全会场内交锋激烈 出现八个“意外”
·中国调了两个师来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维稳,是谁在开国际玩笑?
·对浦志强七条微博的有罪指控,暴露出中国的法律是中共指鹿为马的工具
·万余贪官待杀 孟建柱紧急报告暗示中共无路可走
·平安夜,我却无法去教会敬畏神!在中国,我却被中共迫害的没有教会敢为我受洗
·周金霞:习近平主席,我为什么给你传福音
·江泽民被软禁的最新细节传出
·抓捕渠红霞,拷问中国国保到底是警还是匪?
·揭秘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配合中共攻击抹黑基督教的阴谋(上)
·中共特务徐水良是中共放出来的一条疯狗,中国民运界需谨防
·揭秘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配合中共用谎言攻击抹黑基督教的阴谋(下)
·徐水良在群里的公开辩论中被我当场剥下了中共特务的画皮
·徐水良在群里的公开辩论中被我当场剥下了中共特务的画皮
·再次剥下中国民运首恶徐水良的画皮
·我必向美国政府控诉中共特务徐水良参与中共对我的迫害
·痛剥徐水良这个中共特务美籍华人的画皮
·中国玫瑰团队2016年元旦献词 ——正视历史、开启未来
·中共放出来的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把咬人变成指桑骂槐了
·吕千荣评:告别2015——一块最昂贵的巧克力
·怒揭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破坏中国民运的累累罪恶
·再揭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破坏中国民运的累累罪恶
·从舒向新律师在押期间受虐打迫害,来拷问中共是依法治国还是在土匪治国?
·转几文:重磅再抛 官媒罕见曝光“政变集团”长名单(图)
·最难找的民间方子,家家都需要!(赶快收藏)
·剥光中共特务疯狗美籍华人徐水良疯狂破坏中国民运累累罪恶的画皮
·中共军报自爆“开战必败” 习近平无退路 组图
·呼吁中共当局释放秦永敏夫妇等所有受迫害的中国政治犯
·人肉搜索小平头这个中共特务徐水良的同伙
·中国玫瑰团队受打压 又一成员徐秦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关押
·吕千荣:祝贺中华民国2016年总统大选落幕并警告台独
·给徐水良的回复
·任志强:房产库存任何政策难消化只能炸掉
·江泽民以惊人的贪腐治军(完整版)
·吕千荣向国际社会公开求助的声明
·回复徐水良:我希望你更加努力的配合中共迫害我、诬蔑诽谤我
·709大抓捕令法律界陷白色恐怖
·关注包蒙蒙
·李国芳夫妇向吕千荣控诉:"都是中共政府让我们迫害你"
·从仰华 裴国动 郭飞雄所受到的残酷迫害,来看中共体制性的邪恶
·问问孟建柱和郭声琨: “政法系是谁在给习近平挖坑?”
·北京小红门乡拆迁户起火案7天无结果 死者家属向开发商讨说法
·江西维权人士应立刚被开庭 证据为“六四”图片及九评退党翻墙链接
·微博热传宋祖英演出无耻一幕
·唐荆陵狱中发祝福吁砸烂枷锁 三湖南网民立春拜李旺阳遭扣押
·呼吁关注苏昌兰 ,我的心为那些被中共囚禁迫害的勇士流泪
·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
·从“虎王”江泽民家族贪腐十万亿美元巨款 来看中共的反腐闹剧
·郑恩宠律师,请你收起对中国访民群体的侮辱性言论
·中国只有结束共产主义独裁暴政,中华民族才能新生
·微自由:杭州三自教会领袖被抓
·為出動解放軍鋪路? 中國首次定性港亂由分離組織策動
·红二代罗宇揭秘中共体制邪恶 中共把访民关精神病院迫害
·震惊!揭秘中共维稳体制对中国上访冤民的邪恶恐怖迫害、谋杀,你才知道什麽
·罗瑞卿之子罗宇论中共——邓小平把坦克开上天安门广场,这身军装就没法穿下
·从李登輝给中华民国蔡英文总统的留言中看到了他写不尽的对中华民族的热爱
·淫魔毛泽东竟把找情人的无耻写进了《毛泽东选集》
·郑恩宠,看看中共维稳体制对中国上访冤民的迫害、谋杀,中共支持你对访民的
·吕千荣评:“劉賓雁良知獎2015年度特別獎頒给胡耀邦”
·中共闹剧:谁在和中央唱反调删除了《《王岐山:谁再删帖谁就是和中央唱反调》》
·写给祖国的遗书(诗四首)
·致陈卫珍姊妹的公开信
·中共脑控迫害我干扰我写《写给祖国的遗书:我能不能走出黎明前的黑夜》一诗
·朝鲜用中共援助做了什么?曝邓小平访朝当场发飙
·介子平: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
·小学生作文《习爷爷,我们少先队员个个都姓党》【图】
·周锋锁等支持中国使馆馆址改名的国会提案,劝奥巴马不要否决
·网曝江泽民家族贪腐十万亿美元 邓小平家族贪腐四万八千亿美元
·揭露中共在2016年春节期间对我的迫害、谋杀------吕千荣2016年2月28日受迫
·向国际社会呼救:中共有关部门最近都在脑控迫害、谋杀我,中国电信配合控制我
·转文解读中国:习近平发飙:不要再叫我“习大大”!(图)
·再次呼吁联合国向中国派驻人权观察机构
·支持新华社记者周方实名公开信控告中共网络主管部门
·压制言论自由,民众怒批中宣部
·徐文立:《红色巨谍俞强声出走的前夜》(贺信彤 著)一书推荐词
·全球媒体快讯:美国会众议院通过决议 敦促中国停止强摘良心犯器官
·中共革命家们沒有恋爱婚姻,只有性交
·波兰乌克兰继续去共产主义化 街道改名
·王钢:紧急关注——天津维权人士许乃来极可能已经身亡;9岁半女儿失踪
·文革百种酷刑:人头当球,人皮活剥
·天津维权人士许乃来因绝食在塘沽中医院住院
·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脑控银行运钞车押运员枪杀我-----------吕千荣201
·习近平保卫战/吴祚来
·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共两会闭幕日女访民在天安门喝农药自杀被戴手铐抓走"的
·震惊:长平兄妹何罪之有?
·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人用汽油向我暂住屋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吕
·某党要完了,谷歌计划通过卫星向全球各个角落提供免费wifi
·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上)
·全面揭秘中共的卖国史和杀人史(下)
·枪决赵紫阳父亲的大会 他装胃病不去参加
·国内媒体重磅新闻:高层内部消息:习近平要民主转型
·中共政权六十多年来对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恶!
·再揭中共有关部门又准备安排人用汽油向我暂住屋纵火烧死我们一家------吕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祖国的遗书(诗三首)

我叫吕千荣,是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农村青年(残疾证上填写为肢残贰级),男,汉族,1970年3月,我出生于一个祖辈农民的贫农家庭。1995年已凭自己的能力拥有了幸福家庭生活的我,看到当时的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我就报着一片爱国之心抬起了笔,开始走上了茫茫的上访之路.由于上访材料都是我完成的,上访接谈都是我(因为开始有几位农民我们一起群访的,后来地方政府用全国地方政府惯用的“群体访,分散瓦解”政策瓦解了),所以我也就难免会象所有的上访人一样,只要上访反应的案件凡是牵涉到腐败的都会受到打击报复一样,在我到县地省再到北京上访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不间断地两次被当时的村民兵营长吕清国(已病死)和其弟弟每次两人殴打我一个残疾人把我两次打伤;一次被镇政法委员李卫东和当时的临水派出所长乔永新没有理由抓进临水派出所留置了一天一夜后,又把我转到了临水镇计生办黑牢里关押了近20多个小时。在其他村民的上访反映下才放了我;多次受到当时的县委书记朱读稳和流氓地痞的威胁恐吓和寻衅滋事,以及公安机关一次又一次的非法搜家,包括在有关部门所说的妥善处理期间。由于当时我知道安徽利辛县的丁作明事件和安徽省宿县农民因群访反映“预留地”农民负担案件,造成农民被打死等一些上访人的生命悲剧,所以在我上访一年多的期间里,在我不间断的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的情况下,我只有上访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按照《信访条例》给予文字答复(因为牵涉到我多次受到打击报复)这样我才能安心生活。1997年6月3号,我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国家信访局让我到农业部。我到农业部信访室上访后,农业部信访室接访人员就通知北京市公安局过来两个警察把我送到了北京市收容遣送站。
   
   在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我被关押了四十多天后,于1997年7月14号被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警察王家军和霍邱县公安局自称法制科的一个便衣警察和临水镇当时的人大主任薛光西3人,把我从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接出,用警车于第二天早上把我拉到了合肥,把车开到了几家司法单位(可能是安徽省公安厅或安徽省劳教局)和合肥市公安局。然后,下午就把我先送到合肥市看守所,送我的警察告诉合肥市看守所的警察说:“这个人是准备劳教的,在合肥市看守所羁押一下”。我就哭喊自己的冤情说:“我是反映农民负担的,自己手残疾这样,妻子怀孕几个月在家无人照顾,我冤枉呀!”合肥市看守所的警察不收我。王家军等人又开着警车把我拉到了一处司法机关(因为我被关在车上,可能还是上午去的机关),他们进去一段时间后,又把我拉到了安徽省戒毒劳教所(安徽省劳教中转站)。当时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的中队指导员听了我的哭喊冤情后,看到了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程度后就拒绝接收。那个自称霍邱县公安局法制科的便衣警察就出去打电话了。过了有一段时间后,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的那个中队指导员可能接到了上级电话后就又出来同意接收我了。
   
   就这样,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仅仅因为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农民负担过重和贪污腐败,在不间断地受到打击报复的情况下,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给予文字答复,使自己能够安心生活,就被地方公安机关在自己妻子怀孕几个月无人照顾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劳教手续的情况下,把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非法投入劳教关押了三年多,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受尽了劳教所的迫害。

   
   在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我被关押了大概一个月左右,我被送到了设在安徽省宣州市周王乡的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后和机电中队合并称为机运中队)。
     
   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被宝丰劳教所管教警察强迫从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每天工作十二小时,遇上白班中午饭就在井下吃两个馒头(没有菜)继续干活,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的宝丰大队,小号大队和后来的东风大队,无论是煤矿井下,地面,还是后勤都是两班制,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当时第一次让我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是中队长李金水当班,我说我是一个残疾人被非法劳教我不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这样也违背《残疾人保障法》和《劳动法》。结果中队长李金水命令四个劳教每人提着我的一条腿或胳膊,将我从几百米的斜井往下拖。我看我的头被拖在斜井的石头上马上会被拖死,我才同意下井。
   
   在我被非法劳教了近一年,在我的不断要求下,大概在1998年我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关禁闭期间,中队指导员费勤华和别的司法干警将我带到警察办公室,才向我转发下达了所谓的<<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六劳决字【1997】1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让我签收.劳教书上定为“煽动闹事、无理取闹”。我当时用血泪写下了“本人对此劳教决定不服”)。这次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关禁闭二十多天期间,有一天我被当时的严管中队一个年轻的值班干警带到严管队办公室用电警棍电击我,其中用电警棍朝我嘴唇电击一下,并朝我脖子上电击多次。
     
   大概在97年底,我因劳教所实行的煤矿作业两班制,劳教人员每天工作十二小时和自己右手严重肢残不能从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而拒绝下煤矿。被当时的中队指导员费勤华铐站在铁柱上长达二十多个小时,在我无力支撑快要被铐死的情况下,管教警察才将我铐在小屋的窗户上可站可蹲的地方,直到我“承认了错误”同意下煤矿井下劳动才放了我。
   
   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多次被关严管禁闭,一个人被关在黑牢里,每天两顿饭送进来(每顿一小碗米饭,两三口菜),每次最少关二十多天,最长关四十多天,其中在1999年我在宝丰劳教所感到关节痛,可能再加上我受到迫害的恐惧,我担心自己不能活着走出宝丰劳教所了,所以我的双腿不能走路,我就住进了宝丰劳教所的宝丰劳教所医院。由于我在宝丰劳教所医院同样受到监控迫害,我就在宝丰劳教所绝食了七天滴水未进。后来我被又关进了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黑牢中,在我被又关进了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黑牢中四十多天期间的一天,我被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此时小号大队的运输中队和机电中队已合并称为机运中队)的指导员费勤华和宝丰劳教所医院的叶教导和宝丰劳教所教育科的柳科长(也可能是管理科的贡科长,因时间长了。我不能确定)他们三人把我带到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干警值班室提审我,强迫我承认在因有病住进宝丰劳教所医院期间给陈(音)护士写情书。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承认?叶教导就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并多次电击我的面部鼻子,嘴唇部位的神经部位。当时宝丰劳教所医院的叶教导员每一次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面部神经几次,就要回头看看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指导员费勤华的眼神和动作示意(后来我才知道用高压电警棍电击人面部神经就会把人电击成精神病)。当时我因承受不了他们三人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的折磨,我被强迫在他们做的材料上按他们的要求签了字,他们就不再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了(党和政府如果调查此事,看看我给陈(音)护士写的情书在哪里?就证明了这又是宝丰劳教所安排的迫害我的又一次闹剧)。
   
   也就是这次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被关押四十多天期间,我就被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脑控迫害了。造成了我在宝丰劳教所多次精神失常,而我每一次精神失常,都会被管教警察用绳子捆住我,把我送到宝丰劳教所严管队黑牢里关严管紧闭几十天,造成了我解教多年精神都不能恢复,一看到警察,公安联防,手里拿着电警棍,我就会神经质的恐惧害怕。
   
   大概在1999年底,我有一天晚上迷了。不知找当时的小号大队机运中队的当班干警,中队的管理干事余杰说了些什么?余杰就到开拓中队找来电警棍电击我,其中也朝我嘴唇下部穴位电击了我一下,我当时被电击后大喊:“我不敢了啊!”等当时当班的机运中队长王道银起来后余杰才停手。其中有一次,余杰对我朝嘴一拳,把我的嘴唇打烂肿胀多天之后才好。大概在2000年春节前后几个月期间的一天,宝丰劳教所的警察说我嘴乱说,就在机运中队的保温茶桶里下了药,告诉所有的劳教不要喝保温茶桶里的茶水,我不知道喝了保温茶桶里的茶水,当时我的嗓子就突然干燥的难受,不能说话了。我知道劳教所给我下了药,我就跑到2楼宿舍我的床铺,当时安徽颖上县的一个叫杨雁斌的劳教就跑到楼上给我拿了一个苹果吃,吃了苹果后我就能说话了(杨雁斌是在上海被劳教的,当时上海劳教机关把关不下的劳教卖给了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一人一年一千元,当时他在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医疗室帮劳教打针)。
   
   下面我就把我在1999年,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被关押了四十多天期间开始被脑控的症状经过在这里公开:“当时在我被关进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黑牢里一个人关押被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此时小号大队的运输中队和机电中队已合并称为机运中队)的指导员费勤华和宝丰劳教所医院的叶教导和宝丰劳教所教育科的柳科长(也可能是管理科的贡科长,因时间长了。我不能确定)他们三人把我带到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干警值班室里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面部后不久,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的值班警察就经常两人在我被关押的禁闭室院子里故意聊天说:‘一把手吕千荣对江泽民不满,上面要把他害死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因我右手严重肢残,在宝丰劳教所,干部劳教都经常私下叫我‘一把手’,有时也这样当面叫我)。’因为当时和我也一起关押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另一间禁闭室黑牢里的一个劳教,因当时听到了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的两个值班警察的聊天后,当晚就吃铁丁自杀被值班警察发现了(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劳教被关禁闭都是一个人单独关押一间禁闭室,一关有的就是几十天,这些都是违反法律规定的)。之后几天,警察送给我的一日两餐的米饭里,都有白色的片剂碎药粒在米饭里面。这就让我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里极度恐惧,因为我知道我不能活着走出宝丰劳教所了,他们要把我害死了。我就一连多天日夜睡不着觉。有一天,我喝了警察送给我的一碗茶水后,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后我也不知道我是睡了多久了。从此,我的大脑、心里都开始有人的声音在说话了,有时是一个人的声音,有时是两个人的声音,偶尔是三个人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心里说话,有男人有女人的声音。他(她)们一会说他(她)们是中国的国安特工,一会说他(她)们是美国的特工;一会说我要爱国,是中国国安特工在监控控制我;一会说美国特工也在控制我等等;一会说他(她)是神、是耶和华主耶稣在保佑我等;一会说他(她)们是鬼、是某某某死过的人等等,每天都极度的折磨控制我。并在一连多天,我都在似睡非睡之间,我的大脑记忆思绪画面就象在放电影一样被翻天覆地的被搅动,在我多年来的记忆思绪的画面一个个的被搅出来后,马上我的大脑、心里就有声音评价、质问我。
   
   我这次从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回到小号大队机运中队后,记得有一次在洗过碗后走到院子里,突然听到在1997年两会期间当时的国家主席江泽民的车队路过天安门广场东边的街道时武警有人高喊‘立正’的声音出现,我当时大脑就被控制住了不能走动了,过了好一会我才正常了。之后就有了几次精神失常,都是因为我的大脑被控制住了造成的。从此至今我就有了下面的这些脑控的症状了(此次在我被关押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四十多天期间,我又绝食了六天)。”
   
   现在我就把我在被迫害劳教关押三年多期间的1999年,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被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电子脑控后至今的一些症状在这里公开:
     1,我在1999年,被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电子脑控后,大脑中都有声音(心中也有),有时是两个声音对话、有时是一个声音说关于我的事,最多时是三个声音和我对话,有时心里也有声音,这些声音一会会说他是神、一会会说他是鬼,他(她)是你认识的死过的人等、一会会说他是中国国安特工、一会会说他是美国特工等控制折磨我的思绪。只不过最近几年这些声音少了,偶尔有时有这种声音时,这种声音也弱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