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写给祖国的遗书(诗三首)]
吕千荣的博客
·转:中共拜主子苏联的罪证 您从未看过的场面(组图)
·揭刘云山丑行遭关押 铁流曝被放内幕 习出手 组图
·让中国人民最恐惧的邪恶
·暗杀当局领导人失手 江泽民引爆天津销毁证据?
·北京惊现集体自杀 横七竖八倒地 敌敌畏瓶子满地滚(组图)
·看了网曝的《刮民党》,中国人没有不流泪的
·泄密了!共军八年抗战打击国军3200次 消灭打伤国军14万3000人
·宋征时:江泽民可能七月已经落网
·宋征时:江泽民可能七月已经落网
·七夕,我的思念为何写满了忧伤和心碎
·“逮捕江泽民” 欧美澳世界政要声援告江 网传江泽民党校题字石被连根清除(
·网曝江泽民被逮捕,中共中央党校题字石被连根拔除
·大阅兵前烽火不断 山东再爆炸 阴谋四起(图)
·中信证券8人被查 习两大动作或锁定刘云山之子
·政法委横丝儿肉高官会场打骂副市长 (图)
·转载几文:外媒再揭露江泽民卖国和政变
·转:让人震惊的心痛:我不该参加国军抗日!
·港媒:江曾计划政变 胡耀邦家人急告习 图
·“爱国贼”们是中国人民的公敌
·“爱国贼”们是中国人民的公敌
·传公安大改革 国内保卫局将被撤销
·冤情似海母子阅兵队前高喊打倒共产党 暗杀刘源开价2亿 江派动作不断 英媒:
·人权活动人士呼吁台湾为大陆良心犯提供“诺亚方舟”
·茅于轼质疑中共抗战 称蒋介石消灭百年国耻
·昭明: 江泽民曾庆红强势登场大阅兵,由喜贵掌控天安门中央警卫
·传宋祖英通奸徐才厚 江泽民气得浑身疼
·俄媒:斯大林催生新中国 毛泽东生死在他一念之间 图
·亲爱的人民,不想被人利用当炮灰了
·写给祖国的遗书(诗三首)
·写给祖国的遗书(诗三首)
·山东村民遭强拆烧死 妻被以死威胁 视频曝光
·红色恐怖下的精神病院:八九六四大学生乔忠令、 赵文娣长期被关精神病院迫
·我的推特账号@lvqianrong无故被推特锁住了,求高手指点
·军方背景杂志炮轰江泽民 前政协委员:江倒台临近
·中国访民的不断集体自杀和对民主维权人士上访人维权律师的迫害、抓铺,暴露
·看看中国官民比例和一系列数据,中国还不如奴隶社会
·支持任志强,揭露共产主义给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
·支持任志强,揭露共产主义给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
·支持任志强,揭露共产主义给我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
·关押在北京丰台看守所的上海4人权捍卫者韦开珍、吴玉芬、郑培培、虞春香人
·微博热传:高校女教师给了罗援一闷棍(图)
·呼吁中共进行政治改革,精兵简政,首先撤销公安国保、城管、文联、作协、文
·港媒:江派常委子女等320名官二代被内控 网络热传中共官场买官卖官“价格指
·港媒:8政治局委员批刘云山 历数6罪责
·刘云山访朝泄漏一机密(图)
·从任志强十一撰文:新国家还是新政权?到陈树庆:“颠覆国家政权案”最后陈
·揭秘江泽民、邓小平、毛泽东特权巨额贪腐内幕
·转:刘青:大陆访民在世界面前撕碎中共铁幕
·福建省长苏树林被查 曾庆红手下〝两虎〞全军覆没
·福建省长苏树林被查 曾庆红手下〝两虎〞全军覆没
·转几文:看中共体制对冤民的迫害!谁敢相信这是一个国家政权
·薄熙来狱中揭露周永康想当国家主席 习近平一直被『有关部门』监控、窃听
·中共十六大前夕,毛泽东的私生子华国锋致信中共中央要求恢复身世
·【特稿】试图挽救民族危机 习近平与其他中共领导不同
·江泽民随时可能被公开逮捕的100个征兆
·吕千荣2015年10月14日受迫害的日记
· 全球将建国际法庭调查共产党犯罪,中共却强迫人民讴歌共产主义
·中共文化部微博开通3天 骂贴近40万 删帖者告饶 组图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糜烂性史 图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糜烂性史 图
·美官员关切包卓轩 汪岷、徐文立否认策划逃亡
·中共驻英大使否认是共产党国家 茅于轼回击
·转:公民力量救援团队持续关注四位大陆民主人士滞台案
·控诉中共体制的邪恶———吕千荣2015年10月21日受迫害的微博
·控诉中共体制的邪恶———吕千荣2015年10月21日受迫害的微博
·浙江财经学院教授谢作诗:低收入男人可以合娶老婆
·毛时代不能说的几大秘密
·中共出台“最严党纪” 共产党面临严峻执政危机?
·《北京青年报》头版提出“解散党组织”
·[转帖]越共自动放弃权力 五年内实行全国大选
·揭秘中共党员干部贪腐、淫乱、残暴的罪恶
·7旬访民月前北京仰药自杀如今遭刑拘失联 五中全会前夕维权人士遭稳控 在京
·以惨烈载入吉尼斯纪录的信阳事件前因后果
·惊人黑幕:各级官员瓜分巨额计生罚款
·广州公民张六毛看守所内突然身亡 曾被指“反党”
·金融界反腐揪股灾内鬼 刘云山之子传被双规
·美媒:中共惊天计划被曝光(图)
·转:查建国:一国两府互相承认才能大突破(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53)
·呼吁中共彻查张六毛被死广三看真相,不能让中国中共的司法强权成了屠杀人民
·紧急呼吁国际社会国际媒体关注谷歌公司配合中共删除我一个中国残疾农民发表
·缅甸政府承诺平稳移交权力 呼吁中共深入进行政治改革
·呼吁联合国,美国及欧洲民主国家和记者无国界、国际特赦等海外人权机构对南
·我揭露谷歌配合中共迫害我删除我的申诉控诉等后,谷歌又阻止我向国际媒体发
·《《历史的先声》》全文
·《三亚日报》误称组织部为“贪污和受贿部”
·国际特赦组织:紧急行动:中国政府应立即公开活动人士姜野飞和董广平的去向
·【巴黎恐袭】内幕:中共向IS出售武器
·中共外交部又公开出卖国土,是谁还在延续毛泽东和江泽民两汉奸的卖国政治?
·吕千荣评王默在法庭上的辩护词
·联合国指责中国酷刑何时休
·德国人权专员批评中国 呼吁释放高瑜
·德国人权专员批评中国 呼吁释放高瑜
·中国为何成了魔鬼狂欢的天堂,天使流泪的地域?
·中共江泽民集团又准备谋杀我______吕千荣2015年11月29日受迫害的微博
·吕千荣2015年12月1日受迫害的微博
·罗瑞卿之子罗宇呼吁习近平结束一党专政
·转载两文:解读2015年中国人权严重倒退和习近平的集权给我留下的反思
·揭邓杨两家和总参走私军火 罗瑞卿长子细说党内残酷斗争 图
·习近平与江泽民在军方的真实关系(完整版)
·人头当球,人皮活剥,比IS还要IS?(图)
·联合国委员会呼吁中国停止酷刑及镇压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给祖国的遗书(诗三首)

我叫吕千荣,是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农村青年(残疾证上填写为肢残贰级),男,汉族,1970年3月,我出生于一个祖辈农民的贫农家庭。1995年已凭自己的能力拥有了幸福家庭生活的我,看到当时的地方镇村干部年年层层用殴打关押,赶牛拉猪抢粮等手段随意摊派加重巨额农民负担费用贪污挥霍(当时很多农民连生存都没办法),我就报着一片爱国之心抬起了笔,开始走上了茫茫的上访之路.由于上访材料都是我完成的,上访接谈都是我(因为开始有几位农民我们一起群访的,后来地方政府用全国地方政府惯用的“群体访,分散瓦解”政策瓦解了),所以我也就难免会象所有的上访人一样,只要上访反应的案件凡是牵涉到腐败的都会受到打击报复一样,在我到县地省再到北京上访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不间断地两次被当时的村民兵营长吕清国(已病死)和其弟弟每次两人殴打我一个残疾人把我两次打伤;一次被镇政法委员李卫东和当时的临水派出所长乔永新没有理由抓进临水派出所留置了一天一夜后,又把我转到了临水镇计生办黑牢里关押了近20多个小时。在其他村民的上访反映下才放了我;多次受到当时的县委书记朱读稳和流氓地痞的威胁恐吓和寻衅滋事,以及公安机关一次又一次的非法搜家,包括在有关部门所说的妥善处理期间。由于当时我知道安徽利辛县的丁作明事件和安徽省宿县农民因群访反映“预留地”农民负担案件,造成农民被打死等一些上访人的生命悲剧,所以在我上访一年多的期间里,在我不间断的受到地方的打击报复的情况下,我只有上访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按照《信访条例》给予文字答复(因为牵涉到我多次受到打击报复)这样我才能安心生活。1997年6月3号,我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国家信访局让我到农业部。我到农业部信访室上访后,农业部信访室接访人员就通知北京市公安局过来两个警察把我送到了北京市收容遣送站。
   
   在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我被关押了四十多天后,于1997年7月14号被霍邱县公安局临水派出所警察王家军和霍邱县公安局自称法制科的一个便衣警察和临水镇当时的人大主任薛光西3人,把我从北京市收容遣送站接出,用警车于第二天早上把我拉到了合肥,把车开到了几家司法单位(可能是安徽省公安厅或安徽省劳教局)和合肥市公安局。然后,下午就把我先送到合肥市看守所,送我的警察告诉合肥市看守所的警察说:“这个人是准备劳教的,在合肥市看守所羁押一下”。我就哭喊自己的冤情说:“我是反映农民负担的,自己手残疾这样,妻子怀孕几个月在家无人照顾,我冤枉呀!”合肥市看守所的警察不收我。王家军等人又开着警车把我拉到了一处司法机关(因为我被关在车上,可能还是上午去的机关),他们进去一段时间后,又把我拉到了安徽省戒毒劳教所(安徽省劳教中转站)。当时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的中队指导员听了我的哭喊冤情后,看到了我右手严重肢残的程度后就拒绝接收。那个自称霍邱县公安局法制科的便衣警察就出去打电话了。过了有一段时间后,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的那个中队指导员可能接到了上级电话后就又出来同意接收我了。
   
   就这样,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仅仅因为出于一片爱国之心反映地方农民负担过重和贪污腐败,在不间断地受到打击报复的情况下,要求有关部门依法处理给予文字答复,使自己能够安心生活,就被地方公安机关在自己妻子怀孕几个月无人照顾的情况下,在没有任何劳教手续的情况下,把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非法投入劳教关押了三年多,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受尽了劳教所的迫害。

   
   在安徽省戒毒劳教所省劳教中转站,我被关押了大概一个月左右,我被送到了设在安徽省宣州市周王乡的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后和机电中队合并称为机运中队)。
     
   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运输中队,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人,被宝丰劳教所管教警察强迫从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每天工作十二小时,遇上白班中午饭就在井下吃两个馒头(没有菜)继续干活,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的宝丰大队,小号大队和后来的东风大队,无论是煤矿井下,地面,还是后勤都是两班制,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当时第一次让我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是中队长李金水当班,我说我是一个残疾人被非法劳教我不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这样也违背《残疾人保障法》和《劳动法》。结果中队长李金水命令四个劳教每人提着我的一条腿或胳膊,将我从几百米的斜井往下拖。我看我的头被拖在斜井的石头上马上会被拖死,我才同意下井。
   
   在我被非法劳教了近一年,在我的不断要求下,大概在1998年我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关禁闭期间,中队指导员费勤华和别的司法干警将我带到警察办公室,才向我转发下达了所谓的<<安徽省六安地区行政公署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六劳决字【1997】11号)劳动教养决定书>>让我签收.劳教书上定为“煽动闹事、无理取闹”。我当时用血泪写下了“本人对此劳教决定不服”)。这次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关禁闭二十多天期间,有一天我被当时的严管中队一个年轻的值班干警带到严管队办公室用电警棍电击我,其中用电警棍朝我嘴唇电击一下,并朝我脖子上电击多次。
     
   大概在97年底,我因劳教所实行的煤矿作业两班制,劳教人员每天工作十二小时和自己右手严重肢残不能从事煤矿井下劳动作业,而拒绝下煤矿。被当时的中队指导员费勤华铐站在铁柱上长达二十多个小时,在我无力支撑快要被铐死的情况下,管教警察才将我铐在小屋的窗户上可站可蹲的地方,直到我“承认了错误”同意下煤矿井下劳动才放了我。
   
   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我多次被关严管禁闭,一个人被关在黑牢里,每天两顿饭送进来(每顿一小碗米饭,两三口菜),每次最少关二十多天,最长关四十多天,其中在1999年我在宝丰劳教所感到关节痛,可能再加上我受到迫害的恐惧,我担心自己不能活着走出宝丰劳教所了,所以我的双腿不能走路,我就住进了宝丰劳教所的宝丰劳教所医院。由于我在宝丰劳教所医院同样受到监控迫害,我就在宝丰劳教所绝食了七天滴水未进。后来我被又关进了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黑牢中,在我被又关进了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黑牢中四十多天期间的一天,我被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此时小号大队的运输中队和机电中队已合并称为机运中队)的指导员费勤华和宝丰劳教所医院的叶教导和宝丰劳教所教育科的柳科长(也可能是管理科的贡科长,因时间长了。我不能确定)他们三人把我带到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干警值班室提审我,强迫我承认在因有病住进宝丰劳教所医院期间给陈(音)护士写情书。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承认?叶教导就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并多次电击我的面部鼻子,嘴唇部位的神经部位。当时宝丰劳教所医院的叶教导员每一次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面部神经几次,就要回头看看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指导员费勤华的眼神和动作示意(后来我才知道用高压电警棍电击人面部神经就会把人电击成精神病)。当时我因承受不了他们三人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的折磨,我被强迫在他们做的材料上按他们的要求签了字,他们就不再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了(党和政府如果调查此事,看看我给陈(音)护士写的情书在哪里?就证明了这又是宝丰劳教所安排的迫害我的又一次闹剧)。
   
   也就是这次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严管队被关押四十多天期间,我就被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脑控迫害了。造成了我在宝丰劳教所多次精神失常,而我每一次精神失常,都会被管教警察用绳子捆住我,把我送到宝丰劳教所严管队黑牢里关严管紧闭几十天,造成了我解教多年精神都不能恢复,一看到警察,公安联防,手里拿着电警棍,我就会神经质的恐惧害怕。
   
   大概在1999年底,我有一天晚上迷了。不知找当时的小号大队机运中队的当班干警,中队的管理干事余杰说了些什么?余杰就到开拓中队找来电警棍电击我,其中也朝我嘴唇下部穴位电击了我一下,我当时被电击后大喊:“我不敢了啊!”等当时当班的机运中队长王道银起来后余杰才停手。其中有一次,余杰对我朝嘴一拳,把我的嘴唇打烂肿胀多天之后才好。大概在2000年春节前后几个月期间的一天,宝丰劳教所的警察说我嘴乱说,就在机运中队的保温茶桶里下了药,告诉所有的劳教不要喝保温茶桶里的茶水,我不知道喝了保温茶桶里的茶水,当时我的嗓子就突然干燥的难受,不能说话了。我知道劳教所给我下了药,我就跑到2楼宿舍我的床铺,当时安徽颖上县的一个叫杨雁斌的劳教就跑到楼上给我拿了一个苹果吃,吃了苹果后我就能说话了(杨雁斌是在上海被劳教的,当时上海劳教机关把关不下的劳教卖给了安徽省宝丰劳教所一人一年一千元,当时他在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医疗室帮劳教打针)。
   
   下面我就把我在1999年,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被关押了四十多天期间开始被脑控的症状经过在这里公开:“当时在我被关进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黑牢里一个人关押被宝丰劳教所小号大队机运中队(此时小号大队的运输中队和机电中队已合并称为机运中队)的指导员费勤华和宝丰劳教所医院的叶教导和宝丰劳教所教育科的柳科长(也可能是管理科的贡科长,因时间长了。我不能确定)他们三人把我带到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干警值班室里用高压电警棍电击我面部后不久,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的值班警察就经常两人在我被关押的禁闭室院子里故意聊天说:‘一把手吕千荣对江泽民不满,上面要把他害死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因我右手严重肢残,在宝丰劳教所,干部劳教都经常私下叫我‘一把手’,有时也这样当面叫我)。’因为当时和我也一起关押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另一间禁闭室黑牢里的一个劳教,因当时听到了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的两个值班警察的聊天后,当晚就吃铁丁自杀被值班警察发现了(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劳教被关禁闭都是一个人单独关押一间禁闭室,一关有的就是几十天,这些都是违反法律规定的)。之后几天,警察送给我的一日两餐的米饭里,都有白色的片剂碎药粒在米饭里面。这就让我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禁闭室里极度恐惧,因为我知道我不能活着走出宝丰劳教所了,他们要把我害死了。我就一连多天日夜睡不着觉。有一天,我喝了警察送给我的一碗茶水后,我就睡着了。等我醒来后我也不知道我是睡了多久了。从此,我的大脑、心里都开始有人的声音在说话了,有时是一个人的声音,有时是两个人的声音,偶尔是三个人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心里说话,有男人有女人的声音。他(她)们一会说他(她)们是中国的国安特工,一会说他(她)们是美国的特工;一会说我要爱国,是中国国安特工在监控控制我;一会说美国特工也在控制我等等;一会说他(她)是神、是耶和华主耶稣在保佑我等;一会说他(她)们是鬼、是某某某死过的人等等,每天都极度的折磨控制我。并在一连多天,我都在似睡非睡之间,我的大脑记忆思绪画面就象在放电影一样被翻天覆地的被搅动,在我多年来的记忆思绪的画面一个个的被搅出来后,马上我的大脑、心里就有声音评价、质问我。
   
   我这次从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回到小号大队机运中队后,记得有一次在洗过碗后走到院子里,突然听到在1997年两会期间当时的国家主席江泽民的车队路过天安门广场东边的街道时武警有人高喊‘立正’的声音出现,我当时大脑就被控制住了不能走动了,过了好一会我才正常了。之后就有了几次精神失常,都是因为我的大脑被控制住了造成的。从此至今我就有了下面的这些脑控的症状了(此次在我被关押在宝丰劳教所严管队四十多天期间,我又绝食了六天)。”
   
   现在我就把我在被迫害劳教关押三年多期间的1999年,我在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被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电子脑控后至今的一些症状在这里公开:
     1,我在1999年,被有关部门用电磁波脑控武器电子脑控后,大脑中都有声音(心中也有),有时是两个声音对话、有时是一个声音说关于我的事,最多时是三个声音和我对话,有时心里也有声音,这些声音一会会说他是神、一会会说他是鬼,他(她)是你认识的死过的人等、一会会说他是中国国安特工、一会会说他是美国特工等控制折磨我的思绪。只不过最近几年这些声音少了,偶尔有时有这种声音时,这种声音也弱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