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刘逸明文集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令计划案中还有3200多万元是谁送的?
·骗彩礼仅判退两折,浙江绍兴法院这一判决影响有多恶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9月1日,一条消息突然映入了我的眼帘,让人倍感震惊。知名博主、网络大V、广东信孚教育集团创办人信力建先生被传出于8月21日被抓捕,同时被抓捕的还有他的妻子吴静以及司机、秘书等。
   
   对于信力建这个名字,只要是经常上网看新闻的人,相信都会有印象。对于博客使用和阅读者而言,就更不会陌生。信力建虽然是民办教育家,但是,却十分热衷于公益事业。几乎每天都在博客当中发表文章针砭时弊、谈古论今,或自撰或转发,打开他的凤凰博客,里面的文章已经高达7497篇,访问量高达4亿6千万有余。
   
   维权网的报道中说:在中国企业家中,信力建以敢言而闻名。信力建曾就中国大陆的民主化变革锐利地指出:“目前,要把民主变成坏事的人,都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人。他们不是不懂民主,也不是不懂民主是世界潮流。他们怕把民主变成中国的现实之后,他们的利益就会失去。他们在利益失去之后,还怕上历史的审判台。他们也知道,他们早晚会上历史的审判台,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把民主拖后一点,再拖后一点。他们机会主义的策略就是,我死后,民主洪水滔天,也淹不到他们了。”


   
   著名公共知识分子、网络大V于建嵘教授听到这个消息后说:“对信力健被捕,我很惊讶,也很无奈!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我认为,我们这些朋友,有义务去保障他的合法权利。”
   
   信力建的博文停留在8月20日。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更新过。不过,十分蹊跷的是,博客上又显示他的最后登录时间是8月31日。倘若信力建真在十天前就已经被警方抓捕,那么,这最后的登陆者显然另有其人。当然,也不排除是信力建授权者。
   
   信力建被抓捕的消息,在国内的主流媒体上只字未见,但在微博、微信等网络互动领域却广为传播。信力建的读者得知后,纷纷造访他的博客和微博,进行跟帖,称“言者无罪”,对其表达真诚的敬意。不难发现,信力建始终都没有回复,可以肯定,信力建是被警方抓捕了,否则,他不可能沉默这么久。
   
   通过新闻搜索,得到的关于信力建被抓捕的信息很少,海外媒体当中只有自由亚洲电台一家。而国内媒体则是集体沉默,传播最广,影响力最大的当推一大批左派人士发布的微博信息。其中,吴法天的最为引人注目。
   
   吴法天在微博当中这样写道:听闻著名公知信力建被抓了,大快人心啊。信力建的言论:“曾经有一片神奇的土地,它的工业产值是中国的13倍,它英勇的军队正同友军一起解放南京,它的名字是满洲国。”当时我的师弟、教育部直属机关团委书记吴述纲抨击他的言论还被教育部领导警告。我现在的心情是: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
   
   从信力建平时的文章不难看出,他是一位崇尚自由的知识分子,以现在的意识形态标准来界定,他显然属于自由派人士。对于比较活跃和有巨大影响力的自由派人士,左派往往将其视为眼中钉。平时会拿着放大镜其找文章中的瑕疵,一旦出事,左派阵营便欢天喜地、落井下石。
   
   信力建被抓捕了,对于左派而言无疑又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当吴法天的上述微博发布过后,左派微博用户奋力转发,迄今为止,已经被转发1500多次,点赞1000余次,评论近700条。评论当中,有左派人士甚至称信力建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如此颠倒黑白,实在令人心酸。
   
   左派阵营,从文化水平上讲总体素质极低,从道德水平上讲,更是一塌糊涂、乏善可陈。它们喜欢谩骂,喜欢进行人身攻击,喜欢诽谤对方。薄熙来垮台过后,左派一度失势,很多活跃分子变得异常低调,但是,最近几年,因为官方为毛泽东招魂的意味日浓,所以,左派再振雄风,通过他们的努力,曾一度使得星光大道主持人毕福剑无奈下课。那之后,左派人士跳得更高,开足马力向自由派开炮。
   
   信力建平时针砭时弊,应该说都是比较客观的,他的文章当中,没有过激的言论,因而被称为中国温和公知代表人士之一。正因为如此,信力建虽然让有些人不快但并未被官方打入另册。时至今日,新华网上仍然有关于他的详细介绍,内容相当正面。一些官方电视台,甚至也时常邀请他去做客谈教育或谈时事。信力建在凤凰网上属于最活跃的博主之一,他的文章时常被推荐到首页,可谓好评如潮。
   
   信力建被左派攻击得最猛烈的时候,是在三年前,当时,信力建只是转载了另一位网友的微博,可能一时疏忽,未注明转载,结果遭到包括《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内的左派人士的围攻,该报甚至还发表单仁平的文章,扬言要“让美化日军侵华者付出代价”。事实上,信力建早已多次在其文章中提及二战及日军侵华暴行,对法西斯主义也一贯持批判态度。
   
   那一次,信力建并未被左派打到,可左派一直都对此耿耿于怀,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大阅兵前夕,信力建转发的那条微博再度被左派翻了出来,进行文革式的大批判,被骂作“汉奸”,并向官方施压,要求对其“绳之以法”。
   
   历史上,苏轼因为一首诗而身陷囹圄,抓捕他的人认为该诗是反诗。然而,在乌台诗案爆发过后,就连苏轼的政敌,包括王安石在内,都挺身而出为其鸣不平,最终促成了苏轼的无罪获释,失去自由的时间仅仅五个月。当今左派,不仅缺乏法治精神,而且还奉行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法则,其品质之低劣可见一斑。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称,警方对信力健等人先抓后审,寻找税务方面的“罪证”。根据信力建夫妇以及司机、秘书均被抓捕的细节分析,警方不太可能会用信力建的网络言论来定罪,因为那样就不至于株连家人和下属,最大的可能性还是会从信孚教育集团的经营上寻找突破口。
   
   众所周知,在中国,税赋痛苦指数极高,课重税和重复收税的现象十分普遍,很多中小企业,倘若不偷税漏税,根本无法生存。应该说,没有偷税漏税或者没有偷税漏税历史的企业是凤毛麟角。信力建虽然是信孚教育集团的创办人,但是早就从该集团董事长的位置上退下,如今,他被抓捕,只能解读为警方另有目的。
   
   在四年前,我曾经去广州的希尔顿酒店参加凤凰网十大写手颁奖典礼,当时第一次见到了信力建。信力建给人的感觉是和蔼可亲、精明干练,他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并得到了台下几次如雷声般的热烈掌声。
   
   信力建先生被抓捕,明眼人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他这是因言获罪。虽然司法机关最终给他所定的罪名很可能与言论无涉,而是经济罪名,但仍然改变不了以言治罪的本质。就像记者谢朝平、民主维权人士郭飞雄那样,虽然都是因为言论和维权行动犯忌,但是,却被扣上了“非法经营”的帽子。
   
   信力建在被抓捕前几天还曾在博客当中写过一篇文章《开明与开放是盛唐气象的根基》,可见,他对历史看得透彻,对自由的生活充满向往。可以肯定的是,信力建的生活,看起来光彩照人,实际上却倍感压抑。如今,他被警方抓捕,再度说明在中国,要进行自由写作和言说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奸佞覆乾坤。当局与其空喊依法治国,倒不如先无条件释放政治犯、所有的因言获罪者、所有的依法维权者。秦始皇的焚书坑儒都未能让秦政千秋万代,当局当以史为鉴,尊重民众的权利、尊重知识分子,只有让人的心灵解放了,让权利解放了,人人都敢于讲真话,才能真正开始中华民族复兴的进程。
   
   2015年9月2日
   
   原载《民主中国》
(2015/09/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