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李咏胜文集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奔流的地下河
·
·李咏胜文集第4集:还原牟其中:1995(作者自序)
·第一章 汉水悲歌:中国“民企教父”牟其中“三进宫”
·第二章 假作真时真作假:于法无据的信用证诈骗罪
·第三章 夹缝求生:中国民营企业的艰难跋涉
·第四章 牟其中与南德的崛起
·第五章 逆流乍起:民营企业去向何方?
·第六章 黑云压城:牟其中腹背受敌
·第七章 英雄末路:牟其中无力回天
·第八章 病急乱投医:牟其中误入融资与信用证圈套
·第九章 当代“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十章 坚持与抗争:南德人还在阵地上
·第十一章 迟来的良知与正义
·第十二章 高尚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第十三章 社会浮躁病忧思录
·第十四章 近看牟其中:神还是人?
·第十五章 钢铁是自已炼成的
·第十六章 牟其中的“司芬喀斯”之谜
·后 记 牟其中其人其案启示录:大国之梦在民主与法制进程中诞生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一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二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三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四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五
·附录牟其中狱中来信之六
·
·李咏胜文集第5集:大型中国文化艺术片;电视唐诗三百首
·中国唐诗与世界文化(编剧者序言)
·第一部 唐代十大诗人诗
·第二部 初唐诗
·第三部 盛中唐诗
·第四部 晚唐诗
·第五部 边塞诗
·第六部 咏王昭君诗
·传承中国优秀文化的希望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之中(编剧者后记)
·李咏胜文集第6集:狗眼看现实
·第一章:长夜的歌哭
·关于“和谐”一语的第二个15个是与不是
·人说的话与说的人话与不是人说的话
·性问题的社会变迁
·反腐败也是硬道理
·中国能否闯过腐败这一关?
·从中国人的某些见面语言看社会的变迁
·闲坐说“黄”字
·蓦然回首“十七年”
·虱子与鲁迅笔下的“夏三虫”谁可爱些?
·由小卒步步“将军”而忽然想到
·中国二十世纪最痛的是哪块肉?
·答某晚报记者问
·答某网友问
·戏看国内的某些艺术大家
·棒喝《百家讲坛》
·戏说麻将加裸体的中华文明精粹
·再为宋祖英明星委员的提案唱“赞歌”
·牟其中其人其事揭秘二、三、四
·牟其中和南德运筹东山再起
·谁是今天最“可爱”的人?
·由许霆案遥看中国社会的法制化进程
·另眼细看顾雏军案中的“注册资金罪”
·“夹江打假案” 回眸与反思
·第二章:5.12大地震忧思录
·“逃跑门事件”和“捐款门事件”的理性反思
·话说地震中出现的两个自贡名人
·且向都江堰市光亚学校卿校长敬一礼
·少年英雄不能等于民族精神
·不能因一个“范跑跑”而忘记了众多的“官跑跑”
·道德与美德的审美标准和尺度
·且看“蔡画画”画的是艺术作品还是作秀作品?
·且看四川电视台在地震中的新闻作为
·抗震救灾掩盖下的黑暗社会现实
·魂断中国哭墙
·狗日的地震
·爱的瞬间
·昨夜又惊魂
·第三章:狗眼看人世
·笑看韩寒打虎
·支持韩寒解散中国作协的几大理由
·韩寒与当月女红作家赵凝谁更无知?
·读者打阎崇严,好似王胡打阿Q
·“掌掴事件”的警示:“一家讲坛”是以暴易暴的根源
·“三鹿恶之花”为何能够四面八方地开 ?
·三鹿能否为自己喊声冤?
·诺贝尔奖与中国人的“诺贝尔奖病”
·如何才能惩治这些危害社会公众利益的人民公敌?
·范冰冰呀,本是一朵出于污泥而被染的花
·政府官员和影视明星们纷纷变换国籍为什么?
·台湾前总统陈水扁锒铛入狱给中国人的启示
·杨佳“语录”引起的试错思考
·私营企业破产后,工人的失业问题政府怎能不管?
·痛说那个难忘的1986
·戏说改革30年中那个难忘的1987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兼论习近平反腐的末路与中国模式的末路
   李咏胜
   
   善良的人若是对政治冷漠,就要给比自己差的人来管治,作为惩罚。


   ——柏拉图
   
   
   (接上期)
   三、中国经济崛起的前因后果
   (三)
   
   大腐败大发展——中国私营企业的强大
   
   时至90年代中、后期,私营企业的规模化和产业化效应已经初步形成,在全国各大、中城市里,年产值和利润超过数亿元和数十亿元的私营企业在不断涌现出来。私营企业的生机与活力,开始全方位展示出来。而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国有企业却处在管理混乱,人浮于事、效益低下,入不敷出的生存困境之中。有的甚至出现了职工福利下降,连年发不出工资的状况。因此,面对这一严峻形势,中共在15大之后,开始对国企实行产权改革。在16大之后,再次对国企进行股份制改革,史称,产权改革和股份制改革。而正是国企的这两大改革,为“少数人一夜暴富起来”,提供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契机。因为这两大改革的过程,都是在企业工人无权参与,社会无法监督的情况下,由政府部门全权主导进行的。而改革后的结果是,全体国民数十年来创造和积累起来的巨额国有资产,被大量转移到了少数人手中,进而为权贵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提供了必须具备的资本集中整合条件。自然,也为后来中国经济的崛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然而,对于国企这两大关乎国家经济主动脉的改革,是怎样进行和完成的,大多数中国人至今仍被蒙在鼓里,不知道那些本来有自己一份的国家资产,早已消失无综了。只不过国企的这两大改革,并不是同时进行的,而是前后历经了7—8年左右时间,经过“减员增效”、“抓大放小”、“国退民进”、“资产重估”、“产权改革”、“股份制改革”等阶段和步骤,才逐步完成的。而在这中间,可称为“罪在当下,危害尤深“的问题,一个是“减员增效”,一个是“产权改革”。而所谓“减员增效”,就是将国家计划经济政策造成的企业管理不善,经营无方,资产流失,逐年亏损等方面的政治责任,一股脑地推到无辜的工人头上。于是,在毫无任何社会保障功能的条件下,把全国5000多万曾经为国有企业作过贡献的普通工人,赶出了企业的大门,并美其名曰:“光荣下岗”。从而,到达了既为国有企业减少生产成本,又提供经济效益的目的。而所谓“产权改革”,就是将那些已经经过“工人下岗”而“瘦身”之后的国企,在各种各样冠冕堂皇的理论、政策、措施包装、打扮之下,变成为少数人的私产。
   
   对此,特把国企在这两大改革前后的情况稍作比较:根据国家工商总局1966年的年度报告,全国共有大、中、小型国企4.84万户(含地方国企)。而根据人民日报海外版2014年7月29日的消息, 2013年全国国有企业为15.5万户。这即是说,国企在这两大改革之后,已经减少了三分之二以上。其中,除去因各种原因被政府“关、停、并” 的外,至少有2万多户国企在产权改革中消失了。这部分国企的资产,已经成功实现了资产转移。而这些巨额国有资产转移到哪里去了呢?从当时的社会力量来看,能够参与到这两大改革之中,分享“改革红利”和“胜利成果”的人,只能是有权力和或有资本的太子党、企业领导和私营企业家。除此之外,其他人即便具有经营管理的本事和能力,也是望尘莫及的。
   
   而此时的私营企业,经过十多来的拼搏和奋斗,已经积累起了雄厚的资本实力。有的,甚至已经发展成为地方财政的支柱型企业。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也已经不是那个不知权力也是钱的“吴下阿蒙”,而是深知权力才是大款的人精人杰了。因此,当国企改革这个利益最大化的机遇出现时,无不展示出了他们获取财富的超凡智慧与能力。于是,他们过去那套与旧体制进行“曲线斗争”和“潜规则”的看家本领,又被派上了用场。只不过不同的是,他们过去那种靠关系开辟市场,金钱开辟市场的“旧武器”,已经被升级换代后的“尖端武器”所取代。因此,他们此时打的不是阵地战,而是关系+金钱+房子+车子+美女+股份的立体战。对个别大客户,还要+他们家属定居欧美国家的各种条件。其目的,就是让那些政府官员、国企领导、资产评估官员中饱私囊,私欲填平之后,想方设法把国有企业资产数倍、数十倍地缩水,而后安全转移到他们手里。于是,经过如此这般运筹帷幄之后,那些被迫进行改制的国企,就这样一个个地消失了。关于国企改革中,官商勾结,侵吞国家资产的案例,近年来媒体披露颇多,在此无需详述。但据比较保守的估计,在国企的这两大改革中,至少有60%以上成了私营企业的战利品。而那些有缘参与这一改革的私营企业,都转瞬实现了资本的集中整合,而做大做强了。
   
   对此,为了说明这两大国有企业改革存在的问题,特姑举一例为据。国内某地是一个60年代新起的工业城市,是曾经被毛泽东称之为“这个地方建设不好,我不好睡觉”的地方。从此可想而知,它当时在国防建设中的作用和地位了。那时,国家为了确保它的快速建成,还专门从干瘪的国库中为之挤出70亿元的巨额资金。其中:30亿元用于修建铁路;30亿元用于钢铁基地建设;10亿元用于为满足钢铁生产而必需的煤矿建设。然而,这个在90年代之前曾经饮誉中外,如日中天的工业城市,却由于它的大型国企经营管理的混乱失序,资源的无度开发和恣意挥霍,开始陷入效益下滑,连年亏损的困境之中。以致到了90年代后期,这个当年曾经几度辉煌的“钢铁大腕”,只好被迫进行改制,而成了另一“钢铁大腕”的马仔。而与之依附生存的煤矿企业,更是举步维艰,难于生存。当此之时,这一充满巨大商机的情况,被父亲在当地政府任职的某君看到了。于是,便转身辞去公职,组建起一个以煤炭经营为主的公司。随之以承包经营,合资经营等等方式,先后吞并了乡镇一级的煤矿企业。紧接着,又以股份制方式,吞并了数家国有煤炭企业。于是,此君的企业由此便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势力范围除了覆盖西南各省市外,还拓展到了香港、东南亚和澳大利亚。而有关此君的情况,百度百科是这样介绍的:“他以110万元起家,8年时间从公务员到百亿巨富,身家甚至一度超过‘中国首富’张茵家族。他是此次唯一登上福布斯2008‘亚洲最年轻富豪榜’的中国富豪。随后又以140亿元的财富首次登上胡润百富榜,并进入前50强,排名第41位,成为名副其实的‘黑马’”。而这即是明确告知,此君的8年暴富,可不是西方子虚鸟有的天方夜谭,而是在中国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真实存在的一个天方夜谭。而在笔者看来,它其实只是在中国真正实现了的千万个天方夜谭之一。
   
   至此时为止,我前文不惜赘言的私营企业问题,应该说水清石现了。这即是:中国经济的崛起,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经过30年来起伏曲折的发展过程,才走向成功的。因而在这个发展过程中,私营企业的发展和强大,是其中一个极为重要的基石和条件。换句话说,没有私营企业的发展和强大,就没有中国经济的崛起。因为事实上,中国经济的崛起,是由于私营企业的崛起而崛起的。虽然在这个过程中,私营企业从起步开始,由于旧体制的重重遏制和阻碍,不得不采取种种不光彩和不正义的手段,来达到求生存和求发展的目的。因而,他们如今拥有的巨额资本,不能说来路都是干净和正当的。而相反的是,它们其中有许多部分,都如马克思所指出的那样:资本的每根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尽管如此,并不能由此而掩盖了它在中国经济崛起中的“伟绩丰功。据《新华网》2014年2月28日报道:“2013年中国私营经济贡献的JDP总量超过60%以上。全国至少有19个省级行政区的贡献超过50%,其中广东省超过了80%。”而据国内某经济学家的研究测算,则认为私营企业在JDP中占的比率,远不止这个数,应该在72%以上。由此足以说明,私营企业如今已经取代了国有企业的独尊正统地位,而成为国民经济的主体了。
   
   (未完待续)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September19 , 2015
   关键词: 中国模式 腐败经济学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index.aspx
(2015/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