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胜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李咏胜文集]->[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李咏胜文集
·李咏胜文集第7集 乱象中国记事
·中国的路标——致刘晓波
·人民心中的纪念碑
·在中国,有一种治病的仪器叫坦克
·推倒东方柏林墻——写在柏林墻倒塌20周年
·写给东方自由女神林希翎的墓志铭
·黑 暗 的 魔 力
·请记住这些日子和这些事——写在刘晓波受审判之日
·失火的欧罗巴(外一首)
·与莫之许等人关于魏明伦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笑蜀、莫之许关于重庆打黑话题的思想交锋
·与冉云飞对王蒙网络言论话题的思想交锋
·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六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七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八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二十九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一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二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三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四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五
·2009年冬天的童话之三十六
·
·系在春天眉梢上的黄丝带(外一首)
·带罪的歌谣(组诗)
·无诗时代的诗(诗歌)
·历史有时就是这样——卡廷森林大屠杀70周年感怀(诗歌)
·迟来的忏悔——写在中国圣女林昭坟墓前的自白书
·刀丛小诗
·挪威吹来温暖的风(诗•外一首)
·裸 奔 时 代 的 诗
·历史 就这样准备着
·给明天浇水 请别用泪滴(外二首)
·是时候了(外一首)——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祭
·远看央视“今日说法”《一个女人的7本日记》
·希望 就这样升起(外一首)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外一首)
·狱 外 诗 简(二首)
·辛 卯 杂 诗 之 一(三首)
·李咏胜文集第8集《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
·2
·《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东方维纳斯第二部》节选之二
·《东方维纳斯――李咏胜随笔语录精品集第二部》节选之三
·让真理和正义回到椅子上(二首)
·大话小说之一
·大话小说之二
·大话小说之三
·李咏胜文集第9集《书山故人渺 学海无归路》
· 关于社会转型动力机制问题探微——兼与王天成先生商榷
·关于改革转型呼声式微的成因探微
· 习近平反腐面对的“政治生态环境”
· 习近平反腐的致命软肋——权力和利益性反腐
·中国之子遥祭
·习近平反腐的来龙去脉——一石激起高层浪
·从“四个全面”看“中国梦”的愿景及其走向
·习近平反腐的体制性困境与末路
·百年中国的思想高峰——陈子明思想试论
·习近平反腐的悖论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王岐山与福山的“冷pk”:历史并没有终结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之四(上)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之三(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兼论习近平反腐的末路与中国模式的末路
   李咏胜
   
   善良的人若是对政治冷漠,就要给比自己差的人来管治,作为惩罚。


   ——柏拉图
   
   
   (接上期)
   三、中国经济崛起的前因后果
   (一)
   
   关于“政治中国”与“经济中国”问题
   在此,由于本文在前面的述说中,提出了“政治中国”与“经济中国”这两个不同的政治学概念名词,有必要依照我的认识和理解,对它们作出语意上的界定,以免让人产生歧义。但实际上,我使用这两个政治学概念名词的由来,是根据中共自49年建政之后的60余年间,在政治与经济两个方面采取的不同治国之策而作出的事实判断,而非自己的臆想和推测。
   
   政治中国:即指它自1949——1979的第一个30年,是以基本国策向苏联的“一边倒”,而与之形成的整个上层建筑与生产关系格局。其实,也就是政治体制仿照苏联模式建构,经济建设依靠苏联支持援助。而中共在斯大林死之后,却与赫鲁晓夫反对个人迷信和个人崇拜的苏共公开决裂,走向了比列宁更列宁,比斯大林更斯大林的极权主义道路。如换用毛泽东自己的话说,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所以,在那个毛泽东主义取代斯大林主义的时期,没有经济中国存在,只有政治中国存在。中国的一切,就是政治挂饰,思想领先。由此而把所有的中国人,都驯化成了政治的动物和螺丝钉。随之“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政治斗争,路线斗争你死我活,此起彼伏,便成了中国社会的生活常态。所以,中国人在这种“政治使人变得愚蠢”的社会思潮侵染之下,几乎人人都变成了政治斗争的行家里手。以致夫妻之间、父子之间,母女之间,同事之间,师生之间,一旦有了政治观点上的不同意见,便顷刻之间变成了情断义绝的“敌人”。为此,特讲两个网上热传的“民间故事”,作为这一时期人性状况的一个生动注脚。
   
   故事之一说,文革初期,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在北京到处接受批斗。随后,在北京四中批斗薄一波的大会上,薄熙来为了表示自己与父亲划清界限,彻底决裂,竟然亲手打断了父亲的两根肋骨。故事之二说,文革中期,习近平陪父亲习仲勋在中央党校接受批斗。晚上由于饿了找不到东西吃,便悄悄跑回家,不料被母亲齐心发现后责斥道:“快给我回去,不然我们也要遭罪了!”于是,习近平只好冒着倾盆大雨回到了中央党校。虽然,我对这两个民间故事的真实性充满了嫌疑,但对政治中国压倒一切之后所发生的非人性之事,则是深信不疑的。原因是英年早逝的思想家张中晓,早在70年代就对中国社会作出了深刻的预见:“由畜牲变人的机会越来越少,而由人变畜牲的机会越来越多”。(1)所以,在这个政治中国掩盖一切的时期,是人性被政治泯灭,兽性蓬勃生长的时期。或者换用另一种说法,就是只有党性和政治性,没有人性的时期。
   
   经济中国:即指它在1979——2009的后一个30年(包括现在这个后改革时期)是以实行“改革、开放”政策而向美国的“一边倒”,所引起的社会大裂变与经济大繁荣。这个30年,实际上分为1979——1989与1989——2009这这样两个时期。第一个时期,可称为为它的初始化时期,也就是胡耀邦、赵紫阳主政时期。这个时期,由于改革的步伐刚刚启动,深圳经济特区的试验还没有出现奇迹。而内地的城市经济改革,虽然在农村经济改革的推动和促进下,个体私营经济已经开始兴起。但由于旧体制的重重阻碍和钳制,他们的发展还处在艰难困顿之中,新的经济基础和生产力并没有形成。此时的中国经济,力量还非常弱小和薄弱。同时,由于这一时期,由“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拉开序幕的思想解放运动,还处在潮落又潮起的相持阶段,整个社会的政治空间依然处在,思想文化领域及其媒体对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还有着一定的舆论监督权力。
   再则,由于这一时期的中国人,对商品经济还普遍缺乏认识。而大多数政府官员,也还比较清贫廉洁。因此,那时的中国社会,还到处充满着风发向上的活力和公平、正义的阳光。尽管在其中,由于国家“从1985年开始,对生产资料实行价格双轨制。由此而使少数大权在握的政府官及其子女、亲属,成为“官商”、“官倒”的主体。从而在生产资料领域和金融信贷、外汇领域,大肆进行经济犯罪活动。“据测算,1988年我国控制商品的价差总额在1500亿元以上,贷款利率差额在1138亿元以上,进出口汇差额在930亿元以上,仅这三项制度租金的总和就高达3560亿元。在这种巨额制度租金的诱惑下,少数政府官员看到计划物资和紧缺商品供求矛盾产生的丰厚利润,纷纷参与套购国家紧缺物资,非法倒买倒卖和经商办企业。由此产生的‘官商’、‘官倒’和皮包公司,使得我国的这一波腐败风潮在1989年达到高峰。”(2)由此,激起了社会对腐败的公愤。从而,引发了8964那场“反官倒”、“反腐败”、“争自由”的民主运动。但客观地看这一时期的中国,还是毛邓(矛盾)治国路线相互斗争的中国。实际上,也就是政治中国与经济中国并存的中国。
   
   而唯有到“8964”这个历史的大拐点出现之后,政治中国才开始走向末路,经济中国才走向了全盛时期。即,1989——2009及至现在这个后改革时期,就是经济中国压倒政治中国的时期。在这个时期,由于已经没有了任何政治空间的存在,任何有关政治的言说都充满了危险。由此而迫使中国的知识人,逐渐对政治冷漠,放弃了对理想的坚守和追求,纷纷以“告别革命”,“逃避崇高”为遁词,而普遍走向了犬儒与庸俗。于是,随着邓小平的南巡讲话,一个全民不谈政治,只想发财致富的国风随之吹起,并成为裹挟一切的时代大潮。于是,“下海热”、“经商热”、“炒股热”,便成了激动人心的向往和追求。
   
   随之而后,由权力主导的市场经济逐渐兴起,私营企业迅速发展,社会生活呈现出多元化的势头,一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氛围开始全面形成。但与此同时,由于中共在这一时期,采取了扼杀上半身(思想和舆论),放纵下半身(物欲和情欲)的治国安邦之策,迫使中国人“一切向钱看”。于是,政府官员在权力没有任何制约的情况下,纷纷越过法律和道德的底线,利用手中的权力,大肆进行以权谋私和利益寻租、设租。由此而使整个官场,变成了一个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的“癌症楼”。进而言之,就是政府官员几乎都成为了“权力、金钱、美女”皆而得之的“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从而,使整个经济中国,变成了权力和资本肆无忌惮的王道乐土。以此见出此时的政府官员,已经由前一时期的“被腐败” (收受贿赂)阶段,走向了“自腐败”(以权谋私)和“积极腐败”(权力寻租、设租)阶段。因此,我所言说的经济中国,正是以“8964”之后发生的整个社会巨变为横断面,来试图揭示中国问题症结的。同时,也试图折射出这一经济中国时期人的生存状况和境遇。这里,为了说明后一问题的同样重要,再讲两个网上热传的“民间故事”,作为这一时期人性状况的一个生动注脚。
   
   故事之一说,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为了得到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重用,以达到他贪腐和挥霍全军资财的目的,不惜把军中不计其数的美少女送给上司享用,其中包括军中美女汤灿等名演员在内。最后,竟然把20岁的亲生女儿亲自送给徐才厚玩弄。据说当时的情况是:徐才厚和他女儿在里屋尖叫,而谷俊山却坐在屋外谈笑风生,丝毫没有不悦之色。以致,时任总政后勤部部长的刘源听说这事后,也难以抑制愤怒之情:“太无耻了吧,他也不想想,做了这事,他该管谷俊山叫什么呢?谷俊山又该管他叫什么呢?”(注3)
   
   故事之二说,前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是中南海权倾朝野的大内总管。2012年3月18日,令计划之子令谷驾驶的价值560万的法拉利车,在北京保福寺桥的离奇车祸中车毁人亡。原因是令谷在酒后驾车,并在驾车途中做爱,而撞到中间护栏所致。据现场录像查看,令谷当时全身一丝不挂,怀中除了抱着全裸的中央民族大学的藏族小女生外,后排上还有一个汉族女生赤裸向前,在协助他们做性交游戏。事后,两名女生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其中,一名系永久性残废,一名还在复苏中(3)。但第二天,第三天出现在国内媒体的新闻是:令计划依然与国家领导人在一起开大会,接见群众,且神色可亲,没有任何痛失独子的悲痛之情表露出来。而他之所以如此寡情无义,其实就是为了掩盖贪腐无度的罪行暴露出来。以致对他早有政治成见的某位前任国家领导人看了,也忍不住讥讽道:“他才是个政治动物!”
   
   而所有这些,都是在经济中国掩盖一切之后,呈现出的另一个极端状态:即,人性随着经济的高速增长而趋于泯灭,兽性随之蓬勃生长。在此,若将这两个时期的不同略加区别的话:就是政治中国是在枪杆子掌控之下,进行的权力游戏;经济中国则是在权力掌控之下,进行的金钱游戏。或者进一步说:前30年的中国,是政治至上的中国,人是政治的奴隶。后30年的中国,是金钱至上的中国,人是金钱的奴隶。因此,我后面所言说的经济中国,正是在这种特殊国情之下,由奴隶到将军,由侏儒变巨人的发生,发展过程,也是它被尊称为“中国模式”的整个形成过程。但由于它的这一过程,并不像前一时期那样,是靠一个个政治运动来推动的,而是由私营经济实体的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步步向前推动的。为此,为了如实揭示中国经济的这个崛起过程,本文只能从它赖以崛起的重要支柱力量之一,中国私营企业(即新的有产阶级)的兴起和强大说起。因为正是由于它的兴起和强大,中国模式和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才有了产生和存在的社会基础和前提条件。
   (未完待续)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Friday, September9 18, 2015
   关键词: 中国模式 腐败经济学
   http://www.chinainperspective.com/index.aspx
(2015/09/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