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沧桑-晓剑著(九)]
拈花时评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沧桑-晓剑著(九)

(25)
    
     陕北汉子霍达东第一次走进毛泽东住的窑洞时,绝没有胆颤心惊,也没有受宠若惊,他只是有一点微微的激动,更多的是好奇,或者叫做稀罕。毛泽东点着名要见他哩。
     毛泽东见他的理由是让他这个管陕甘宁边区政府吃饭穿衣的人想点办法,因为有人反映吃不饱肚子,穿不上衣服了。
     霍达东当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国民革命政府,也就是蒋委员长是按照一个军的人马拨来粮铜,地方政府的经费则在地方税中解决,而实际上共产邪党手中的人马早就不只是三万人,地方政府的官员也不是百十号人,更别提云集到延安的数万名学生和中共中央机关的人,粮炯养不起军队,税收养不起政府。

     为了防止共产邪党扩充人马,以免养虎为患,蒋介石对陕甘宁边区进行了经济封锁,使本来就拮据的边区经济更为捉襟见肘。个别士兵开始去偷老百姓家的鸡和地里的庄稼,有些学生嫌边区条件艰苦又跑到西安去了。
     霍达东反对加重边区农民的税赋,按他的原则,共产邪党根本就不能从农民头上去收粮纳税,可他来到延安时,那些税赋已经在实行,他无法取缔,可无论谁向他建议增收税赋,他要不是冷冷拒绝,就是破口大骂:“农民是你大,你敢吸你大的血?良心让狗吃了!”
     不过,下面县里和乡镇的政府并不把他的鸡毛当令箭,他们打着支援抗日前线的旗号,自行设立一些税赋,强令农民缴纳,否则就当破坏抗日处理,一些农民对边区政府产生了强烈的反感。
     霍达东参加了一次在凤凰山下边区政府的大礼堂举行的县乡两级干部会议,一个乡长正在台上唾沫乱飞地介绍如何利用各种办法超额完成税收和军粮任务时,忽然外面暴雨袭来,电闪雷鸣,只见一团火球砸穿屋顶,在屋内转了半圈,直冲那乡长飞去,当场把他劈死在了讲台之上,半边身子被烧得黑乎乎的,而离他只有半尺多远的霍达东则安然无恙,他甚至没有受到惊吓,嘴里叼着的半截香烟都没有掉落下来,他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不怕天打五雷轰哩。  这事在百姓们中间传得沸沸扬扬:
     “老天报应哩,期负农民的乡长让雷给劈死了,他刚说到要再收五万斤粮,那一团火就像长了眼似地钻进他嘴巴中。”  
   
     “这是警告,压榨庄户人家准不得好死!”  
   
     “听说政府管钱、管粮、管收税的肤郡汉子当年就是砸官府粮库出身的土匪,咋不见他出来给百姓们说句公道话?”  
   
     这些流言后来一律被当成谣言,谁再说就由公安局抓去坐牢。不过,还是有个叫李鼎铭的先生站出来,向共产邪党进了一言:精兵简政。这位敢于仗义执言的乡绅立即名声大噪,成为百姓们心中的英雄。
     面对这种经济局面,霍达东颇有点力不从心之感,尽管他想出了个主意,但又不知能否行得通,他曾找李仲海商量过,李仲海摇摇头,说:“怕不行哩。”于是,他也就不再深想。  正好,毛泽东召见了他。
     毛泽东是走出窑洞门口来迎接霍达东的,毛泽东握住霍达东的手,用一口很浓的湖南话笑着说:“他们向我介绍,说你和我一样子高,一样子瘦,果然不错嘛。我看,我们还有一点共同之处,你是陕北的匪,我是湖南的匪,都是造地主老财的反起家的。”
     霍达东笑了,感觉到毛泽东和他之间的距离正在消失。
     进了窑洞之后,霍达东发现毛泽东的生活条件比他强不到哪去,同样只有一张办公桌,墙上挂着幅发黄的地图,所不同的是待客用的不是长条凳,而是几张木沙发,但也陈旧不堪,抽漆脱落,大概是从哪家土财主那里搬来的,一个小门通到里边的拐窑,那肯定是毛泽东的卧室。
     霍达东坐到了木沙发上,准备接受毛泽东关于边区政府财政问题的提问,他昨天夜里已经准备了不少材料,尤其是各种数字都牢牢记在了脑中。
     毛泽东递给他一支香烟,然后自己先抽起来,好一会儿并没有开口问什么,霍达东借这机会,悄悄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已经被一个陕北农民用信天游歌颂为人民大救星的湖南汉子。这是他第一次和这个注定有朝一日要成为一国之君的人挨得这样近,甚至能听到他的呼吸,闻到他身上烟、汗、辣椒混杂于一起的味道。
     毛泽东的头发很长,一副落拓不羁的样子,眼睛虽大,却并不炯炯有神,那目光因过多地观察事物而有些像烟雾一样混浊了,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下巴上那颗瘩子,这瘩子使他显得与众不同,他抽烟的动作很大,抽得很用力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充分地品味到烟对于一个男人的魅力。
     霍达东不是艺术家,他再也看不出毛泽东身上还有什么更多的人们常议论的帝王之相,就连那身灰布制服都那样普通。他倒是感到毛泽东在沉默之时也有一种与他很近似的孤独和寂寞感,这种孤独和寂寞的产生是因为内心世界的纷杂而不被人理解所致,莫非毛泽东和他一样也在某些地方有抑郁之情?准确地说,和他一样缺少母爱。  
   
     毛泽东扔下烟头,又不慌不忙地接上一支,根本不顾及霍达东在思虑什么,开口问:“达东同志,你是陕北人,你对延安有么子了解?”  
   
     没等霍达东回答,毛泽东自己就说了起来:“这里是中国人的发源地哟,咱们的祖先就在这一带茹毛饮血,中山先生诗云:中华开国五千年,神州轩辕自古传。创造指南车,平定童尤乱。世界文明,唯有我先。黄帝陵你去看过没有? 到那里要三叩九拜哟。黄帝这个人了不起,又能治理国家,还懂养生之道,你读过<黄帝内经》没有? 那是后人胡诌的。不过黄帝升天是真的,凡是人都要升天,让你下地狱你干不干?我看是不干。”
     霍达东不知道毛泽东说这一番话是什么意思,但他不能不听,听得不着边际,从中悟不出什么来,不像马圆先生给他讲的道理那么浅显而亲近。
     毛泽东终于转回头来,点上他的第三支烟,笑笑说:“你叫达东,我叫泽东,只达而不泽则东枯矣,你是农民的儿子,我也是农民的儿子,中国农民最伟大,可也最卑微,中国农民最聪明,可也最愚蠢,任何事物都有两个方面,用其优而去其劣就能成功。我听说你不让给农民加重税赋,这好得很嘛。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农民能让咱们登峰造极,也能让咱们万劫不复,农民得罪不得哟。你说说,你有么子办法让咱们边区几十万人马不喝西北风?”
     霍达东忽然觉得他一夜没睡准备的材料全都没有用了,而这时他也才明白,毛泽东之所以海阔天空地谈论一番,就是不想听那些枯燥无味的数字,显然毛泽东是个很实际的人,他只需要结论,不大喜欢过程。
     霍达东也点上了他进这窑洞的第五根香烟,尽量轻松地说:“兵太多,官也太多,就是把农民种的粮全收上来,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精兵简政是条出路……”
     毛泽东一挥手:“书生之见,其心虽诚,却无助于我,可敬可尊,不能照办,兵不能减,这是咱们的老本,没这老本,蒋介石就可以为所欲为,有这老本,蒋委员长就得敬我一声毛先生,官可以减,把他们减到华北一带,再带出更多的兵来,我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霍达东见毛泽东停了嘴,赶快又说:“不减兵就要增田,几十万人马练兵之余,开出些田来,也能养活些人哩。”
     毛泽东的神情专注了些:“你是说学曹孟德屯垦戍边?”
     霍达东听过些戏,还算知道曹孟德是何许人,他点点头:“但不是光种小米。种小米只能解决吃饱肚子的问题,可穿衣、药品、武器光靠这点小米是换不来的,我是说要种点值钱的东西。”  
   
     “好,好得很,看来找你霍达东是找对了人,你能达东嘛,达到我毛择东的心眼里来了。好,你赶快写个计划来,两天,不,明天就直接送给我,边区活得下去活不下去就看你霍达东唆。莫嫌累,这延安府曾有个知州叫范仲淹,是个大文豪,他曾说过人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你霍达东就来个先苦后甜吧,让堂客骂你两句算了!”
     “现在男女平等了,男人不欺负女人,堂客也不能骂丈夫呀!”随着话音,一个穿着利索的年轻女子推门走了进来。
     霍达东知道,这保险是毛泽东的婆姨,在延安上层社会被议论得很多的上海来的女戏子江青。
     不过,当霍达东第一眼看到江青时,觉得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俊俏,也不像人们说的那样风骚,她穿着很朴素的灰制服,留着短发,高挑的身材,但不瘦,有点像李秋枫,脸庞白白的,眉毛挺浓,眼睛挺大,若走在延安街上,和大城市来的女学生们没啥两样哩。
     见到江青,毛泽东咄咄逼人的神情和口吻消失了一些,笑笑说:“我们家是男女平等的典范,我们是和平共处,各掌半边天下。”
     “这可是主席的指示,女子也是半边天了。”江青半开着玩笑,显示出对毛泽东既尊重又亲切的神态。
     霍达东站起来,他觉得该走了,再待下去会让人家夫妻讨嫌哩。他很羡慕毛泽东的家庭气氛,他和凤花可没有这种亲昵欢乐的时候,凤花在他面前总像个孩子,无忧无虑,但却丝毫不能理解他的心思和关注他的生活,一切都以她高兴了算,就是夜间在床上,也是以她的需要为准,根本不管他是否有情绪。
     毛泽东见霍达东要走,没有挽留他,只是说:“宋代龙图阁大学士苏轼曾赋诗:闻说将军取乞银,将军旗鼓捷如神,应知无定河边柳,得共江南雪絮春。我也要向你这个穷财神乞银哟。宋代沈括在延州发现了石油,你霍达东在延安也来点发明创造,日后青史留名。”
     霍达东终于把进窑洞时与毛泽东消除了的距离感重又建立起来了,他觉得自己跟毛泽东根本不可能平起平坐,甚至不可能对等交流。毛泽东像大海,他只能是一条小溪,毛泽东是兽中之王,他只能是条狼,毛泽东是参天大树,他只能是棵小草,毛泽东是太阳,他只能是颗星星,假如有朝一日毛泽东执掌了天下,他只能俯首称臣。他原来想跟同样是农民出身的毛泽东称兄道弟的念头一瞬间就无影无踪了。
     霍达东带着边区政府警卫团一个班的士兵,策马向黄河边疾驰,黄土路上一阵阵尘土飞扬,像是在刮着一阵旋风。他是在执行毛泽东的命令,追回准备东渡黄河的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的一支部队。  
   
     昨天晚上在毛泽东的窑洞里他吃上了由江青亲手烧的、毛泽东最喜欢吃的红烧肉,其实他也喜欢吃红烧肉,但他在昨晚绝对没有吃出什么香味来。
     从他第二次走进毛泽东的窑洞之后,他就没有第一次那么自在和随意了。他把那用了一夜工夫拟好的报告呈交到毛泽东手中后,毛泽东似乎只扫了一眼,就从笔筒中抽出一根毛笔,在上面批了字。
     报告其实写得极为简单,一共只有三段,第一段是说明边区政府财政困难,经济紧张;第二段是说明不能加大税赋,压榨农民;第三段是说动用军队开荒造田,种植粮食及经济作物。关于经济作物的内容附于另外一张纸上。这种经济作物就是陕北特有的那种既能治病,又能提神的中草药,霍达东儿时就和大一块种过,后来为开商号又贩卖过,还险些送了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